69、可不可以住在你家

   闯王,这个ID的拥有者似乎掌握了很多信息。


   就连当事人庆尘也不曾知道,庆氏的陆地巡航者号浮空艇,还有ACE-009禁忌物。


   虽然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但能够被拿出来对付李叔同,应该异常恐怖。


   可这个闯王到底是谁呢?


   当下表世界里,境内最有信息权威的就是何小小,但对方做的是攻略,而闯王则更像是一个战地记者。


   两相比较,论实时性肯定是闯王更胜一筹。


   仅仅两个小时的时间,闯王账号的关注数量就超过了三千多万!


   庆尘坐在班级里,关注着新闻的走向。


   因为非法囚禁案的曝光,如今的时间行者们已经集体失声,生怕被人惦记上时间行者的身份。


   但闯王这个ID似乎是偏偏选在大家集体失声的阶段,出来发声。


   所以一下子就汇集了诸多的目光。


   庆尘判断,这时候跳出来的应该都不是傻子了,要么对方有昆仑这类的组织背景,压根不怕散兵游勇,要么就是像何小小一样,掌握了隐匿踪迹的科技或能力。


   穿越是一件优胜劣汰的事情,像刘德柱这种刚开始彪呼呼的,如果不是在监狱里被机制保护着,怕是早就死了。


   就像那些被里世界组织刑讯而死的穿越者一样,回归时,回来的只有伤痕累累的尸体。


   庆尘一直等待着,想要看一下,会不会有人爆出闯王的身份信息。


   先前某个时间行者出来故作神秘,结果一个多小时就被黑客找到了IP地址,甚至还爆出一连串的身份信息,还有幼儿园的同学出来声称自己被这个网红打过……


   这是信息时代,没有金刚钻的话,迟早被人找出来。


   可是,一上午过去了闯王依旧神秘。


   这足以说明问题。


   “看样子,马上会有越来越多的时间行者横空出世,”庆尘内心里判断:“而这些时间行者跟之前的网红不同,他们掌握着对抗表世界的技术,有着自己的隐匿技巧。”


   下午第一节课间,庆尘去上厕所时无意中看到,胡小牛曾带过的昂贵手表。


   此时已经带在了刘德柱手腕上。


   而且,胡小牛、刘德柱、张天真三人谈笑风生,仿佛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好朋友似的。


   庆尘皱了皱眉头回到厕所里把门关上,自己明明专门说过,不要手表,这刘德柱竟是没听自己的嘱咐。


   他躲在单间里给刘德柱发了消息:之前你提到的那四个海城转校生,跟他们沟通是否有进展?


   直到下一个课间,刘德柱才躲到厕所回了一条消息:大佬不要着急,这四个人虽然有钱但比较抠门,暂时没有进展。


   庆尘哭笑不得,他一开始还以为对方是没听懂自己的建议,结果现在看来,对方是打算自己昧下那块手表啊。


   这货先从胡小牛那边多骗一点东西,然后只给自己带一部分,最后还能从自己这里骗到一些好处,例如基因药剂。


   最后刘德柱赚的盆满钵满,庆尘和胡小牛反倒成了对方的赚钱工具。


   不得不说,庆尘忽然感觉刘德柱这货的智商突然上线了!


   要不是自己就在隔壁班,怕是真被对方给忽悠过去了啊。


   恐怕,刘德柱也压根没想到,这第三位时间行者会在自己隔壁班吧。


   毕竟洛城再小,也有六百多万常住人口……


   其实刘德柱的反应也算是在情理之中,没有谁和谁的合作就能永远一帆风顺。


   在合作过程里,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小心思,这才是真实的人、真实的世界。


   没道理自己给了点恐吓和好处,对方就死心塌地的替自己当靶子、当防火墙。


   不过庆尘知道,刘德柱不是一根硬骨头。


   这时候刘德柱发来消息:大佬,海城的同学想了解,怎么在18号城市快速立足,我们能提供什么帮助。要不,咱们先给他们一些甜头吧?


   庆尘回复:“比如呢,一块手表吗。”


   原本蹲在厕所里发消息的刘德柱,豁然抬头。


   手表这两个字太关键了,以至于他瞬间便明白,对方已经知道了一切。


   这第三位时间行者,是自己班级里的同学吗,又或者是校友?


   记忆里走廊上的学生来来往往,课间操时,操场上人山人海。


   可刘德柱身上一阵冰冷,就像是一双眼睛正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透过人群静静的看着自己。


   刘德柱双手颤抖的回复消息:“大佬我错了,你惩罚我吧,您放心,我等会就把手表还回去,而且绝不乱说……”


   几分钟后,刘德柱从厕所里出来,外面等着他的胡小牛有点纳闷:“怎么上了这么久?晚上咱们去酒吧玩玩怎么样,我来洛城以后还没去过酒吧呢。”


   刘德柱深吸一口气说道:“酒吧就先不去了,我在这里想先给你拜个早年,一祝你顺心如意,二祝你全家安康……”


   胡小牛愣愣的看着刘德柱:“……???”


   说完,刘德柱还把手表塞进了胡小牛手里,并压低了声音说道:“合作继续,但以后咱们都用金条交易。”


   说实话,刘德柱这时候肠子都悔青了。


   他不确定,对方是在自己附近看到了实情。


   还是说,对方在诈自己。


   可他不敢赌啊。


   不然一天半后回到监狱里会面对什么,他都不敢去想……


   ……


   刚收拾完刘德柱,庆尘的微信里突然多了一条好友申请,他打开一看,竟是李彤雲加了他。


   可是记忆里,李彤雲之前并没有手机啊。


   庆尘点了通过好友,李彤雲直接发来消息:“庆尘哥哥,昆仑给我妈妈发了警示信息,说之前那九名在逃疑犯很可能已经进入洛城境内。最近24小时里,已经有两名时间行者失踪了,你一定要小心。”


   猛然间,庆尘内心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按照新闻所说,那九名在逃嫌疑犯手段相当凶狠恶劣,这种人来到洛城,怕是要有不少时间行者遭殃了。


   他回复李彤雲道:“你妈妈现在还能联系上吗?”


   李彤雲回复道:“我现在和妈妈在一起,她没有危险。我就是想问问,晚上可不可以住在庆尘哥哥家呀,我和妈妈打地铺就行。”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