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狗仔的不眠夜

   “基因药剂?”李叔同奇怪道:“给里面这人的吗?”


   “是的,”庆尘点点头。


   “为什么,”林小笑好奇:“搞基因药剂这玩意还挺难的,不是白白便宜他了吗?”


   “我需要用他向表世界的人证明,我确实可以给那些人带来想要的东西。而且他确实也应该有一些自保能力,不然被人抓住太容易刑讯了,”庆尘回答道。


   刘德柱很没骨气,林小笑一审,他就全招了。


   让这么一个人当自己的防火墙,去面对表世界的那些人,庆尘心里还是有点没底。


   所以他换了另一个思考的角度:既然他被抓住就会招供,那就让人抓不住他!


   林小笑想了想感慨道:“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庆尘看向李叔同:“我需要在自己身边竖起一层又一层的堡垒,这样才能确保自己的伪装与安全。刘德柱这个防火墙虽然不结实,但现在我能用的也就只有他了。”


   庆尘身边倒是有江雪、李彤雲、南庚辰,但这都是他的朋友,用来当防火墙与堡垒会害死他们。


   所以,刘德柱是当下最好的选择,也是刘德柱自己选的。


   他看向李叔同:“老师你还欠我一次交换条件,我用来换一支基因药剂。”


   李叔同饶有兴致的问道:“你都已经是我的学生了,并不需要拿条件交换啊。”


   “总不能一辈子都被人扶着走路吧,”庆尘回应道。


   “有意思,”李叔同忽然觉得,自己或许是因为对方的清醒与倔强,才最终选择对方当做自己的继承者。


   这是一种非常优秀的品质,能让人走的更远。


   李叔同再次说道:“不过,你帮我带了象棋谱,我又多欠你一次。所以这次我可以给你找基因药剂,但我仍旧欠你一个要求。”


   “谢谢老师,”庆尘认真说道。


   ……


   第二天,就在倒计时只剩下1小时的夜里,刘德柱面前的合金闸门再次打开。


   他看着那熟悉的猫脸面具,还有对方手里拿着的手提箱。


   “这是……”刘德柱惊诧莫名。


   “我接下来说的话你要记住,”庆尘冷冷的看着他,交代着回到表世界后的注意事项。


   直到说完,他才打开箱子显露出里面两支冷藏的注射器来。


   一支是用来做皮试的,看看药剂在体内的排异状况。


   另一支是基因药剂,蓝色的液体被紧紧密封在注射器的透明玻璃壁中,摇曳出令人心醉的波纹。


   注射器上,还有李氏-FDE-005的字样。


   庆尘把箱子留下,临走前说道:“先打皮试针,如果感觉到撕裂般疼痛,那说明药剂没有排异,可以再打第二针。第一针会疼15分钟,第二针可能会疼5个小时。但如果你连注射的勇气都没有,那就没有什么价值了。”


   李氏FDE基因药剂,从001到005序号,想要不断强化自己就必须先从005开始注射,再依次注射004、003、002、001.


   每次注射必须间隔1个月,依次晋升,逐渐强大。


   不然第一次就打FDE-001,人类会直接死亡。


   本来林小笑拿给庆尘的时候连箱子都没有,还是在他要求下,对方才又去找了个箱子。


   庆尘的解释是,放在箱子里的基因药剂,看起来才更有逼格。


   这种基因药剂有很大的优势:排异概率低,见效快,不损伤身体器官。


   不过,这种基因药剂也有它的缺陷,如果说005对应的是F级,那么001就对应了B级。


   这就是FDE基因药剂的天花板了。


   而且,FDE-001、FDE-002药剂非常稀有,市场上几乎很难找到。


   林小笑说,这是世上所有捷径里最快的路,但却最短。


   于是庆尘才明白,原来自己走的路途虽然最远,但也最长。


   ……


   “喂,你们说他打完皮试后,还会给自己注射基因药剂么?”


   禁闭室外的昏暗走廊里,庆尘低声问道。


   他离开后并未走远,而是安静等待着。


   从15分钟之前,刘德柱的惨叫声便没有停下过。


   说实话,连庆尘都有些低估皮试那一针的威力了,光听刘德柱这惨叫的动静,他就能猜到有多疼。


   “不好说,”林小笑说道:“基因药剂带来的疼痛是扎在骨子里的,很多人打完皮试就放弃了,因为他们真没信心扛过第二针的五个小时。”


   一旁的叶晚说道:“世间一切获得都有代价,想要提升实力就必然痛苦,哪怕是见效最快的基因药剂。”


   “觉醒者呢?”庆尘忽然问道:“不是说,觉醒者有可能一夜之间就超凡脱俗了吗?”


   “觉醒者大多是受到了超强的外在刺激,”叶晚解释道:“也有可能是在痛苦的环境里常年累月的积蓄了痛苦。”


   渐渐,刘德柱的惨叫声终于停息了。


   三个人安静的站在走廊里窃窃私语,等待着下一次惨叫声响起,那证明刘德柱鼓足了勇气,给自己推进了第二针。


   只是,庆尘高估了刘德柱的意志力,对方扛过皮试后,再也没有勇气打第二针了。


   许多人总梦想着变强,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做好准备去面对变强的代价。


   但只有到真正疼痛的时候,他们才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


   然后退缩。


   这时,叶晚忽然从兜里掏出一根金条递给庆尘:“给,老板让我给你的。”


   庆尘摇摇头:“我说过的,不想被人扶着走路。”


   叶晚将金条揣回了兜里,瓮声瓮气说道:“跟老板想的一样,你不会要。”


   “那为啥还拿出来?”庆尘不解。


   “象征性的意思一下吧……老板说了,你可以不要,但他作为老师,不能没给过。”


   庆尘:“……”


   这时,林小笑又从裤兜里掏出两只薄薄的黑色设备,半个巴掌大,像是缩小版的手机。


   他塞到庆尘手里,庆尘疑惑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一个给你,一个给刘德柱,这玩意是伪基站通讯器材,拥有独立的信道建模、信道估计、均衡、检测、译码、CSI反馈、预编码、调制、信道编码能力。不过使用功能很单一,只能相互发送文字,里世界中一般只有间谍为了避免被人从基站截取信息才用的,”林小笑回答。


   叶晚补充道:“不过你需要注意,这个用的是里世界无线充电技术,你在表世界是没法给它充电的。每次穿越时记得把它带回来,刘德柱的也一样。”


   “你怎么知道我需要这个?”庆尘问林小笑。


   “不是我给你的,是老板让我给你的,”林小笑耸了耸肩:“老板说,做老师的总得有些事情考虑在学生前面,这玩意可以帮你在表世界隐藏身份,以你的性格肯定需要。不过老板也说了,这玩意换你最后一次交易机会,以后再想让老板帮你,就拿表世界的东西来换。至于表世界什么东西有价值,你自己考虑。”


   交易,就像是李叔同作为老师跟学生玩的一个小游戏。


   他知道庆尘自尊心强,不愿意成为精神乞丐,而他也乐意保护这种自尊。


   庆尘看了看手里的通讯器材,然后转头问道:“以我的性格肯定需要……我什么性格?”


   一旁的叶晚突然说道:“老板可能是觉得你比较阴吧。”


   庆尘:“……”


   走廊里长久的安静后,庆尘看了一眼只剩下1分钟的倒计时:“看来他是不会自己注射了,动手吧。”


   说话间,大汗淋漓几近虚脱的刘德柱,眼睁睁的看着合金闸门重新打开。


   然后叶晚和林小笑二人冲了进去。


   “别,别!有事好商量!”刘德柱怒吼着。


   下一刻,叶晚死死的将他按在床上,而林小笑则一把抄起注射器,狠狠的扎在了他的屁股上。


   “卧槽!”


   刘德柱趴在床上的身子,一下就绷直了!


   不仅如此,趁着他张嘴哀嚎的时候,叶晚又将通讯器材直接塞到了他的嘴里……


   倒计时00:00:00。


   归零。


   刘德柱甚至还没来得及在里世界发出自己的惨叫,时间行者们的世界便陷入了黑暗。


   疼痛不会被黑暗吞噬,它会一直伴随着刘德柱回到表世界去。


   庆尘相信,对方回归后开口的那一嗓子,绝对能让小区里的邻居全都惊醒。


   今晚对洛城狗仔们来说,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