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联结表世界的纽带

   这一次,女孩没有穿正式的西装,而是更加休闲了一些。


   对方套着松松垮垮的白色毛衣,下面是一条长长的百褶裙,还有一双小皮鞋。


   当对方坐在那里时,庆尘还能看到对方细细的小腿上,裹着白色的袜子。


   似乎是换了自己习惯的装束的缘故。


   神代空音不再坐立不安,而是很恬静的看着庆尘,大大的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认真的打量着少年。


   庆尘在她对面坐下,双方隔了一张铁桌子。


   四周是灰色的金属墙壁,头顶的是惨白的LED灯带,但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有些阴森的环境,因为神代空音的到来显得有些清新了。


   其实女孩也不是特别漂亮的那种,但看久了就会觉得非常舒服,像沐浴着阳光。


   庆尘迟疑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给你带了一些食物,是我自己亲手做的,”神代空音从椅子旁边拎起一个小布包,里面是一个恒温保鲜饭盒,比叶晚拿的那个要精致一些。


   庆尘默默的打开了饭盒,里面是排列很整齐的三枚手握寿司,旁边则是肥牛饭。


   神代空音说道:“我问了问,监狱里的伙食好像不太好,所以给你做了一些。”


   庆尘问道:“你不怕我是个服刑人员?”


   “我知道你是为了执行任务呀,”神代空音笑着说道。


   “我很好奇,你我应该不算太熟,起码没有熟到天天来监狱探望我,”庆尘平静说道。


   虽然被人关心很好,但庆尘从来不觉得这世上有什么无缘无故的爱。


   这里是里世界,对方又是时间行者,从这两点来看,就注定了庆尘看到对方的第一时间,心中升起的不是好感,而是警惕。


   神代空音想了想低声说道:“这次我是跟长辈一起来的18号城市,他们要求我多跟你接触,而且……跟他们在一起会有些不适应。”


   双方陷入了沉默,庆尘拿起女孩准备的筷子,默默的将饭盒里食物全部吃了下去。


   不得不说,女孩的烹饪手艺很好。


   然后,双方再次陷入沉默。


   期间,神代空音的目光从未离开过少年,直到30分钟的探视时间结束。


   以至于,连昨夜面对那么大阵仗都未慌张的庆尘,都有些坐立不安了。


   这时候,神代空音又小声嘀咕了一句:“他の「裏世界」の人と同じように、粗野で野蛮なの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你说什么?”庆尘疑惑道。


   “没什么,这是只有我们家族才懂得的语言,”神代空音笑了笑站起身来:“那么庆尘君,下次再见啦。”


   女孩似乎已经习惯了彼此的沉默,那种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语言,展露着自己小心思的游戏,也让对方乐在其中。


   ……


   同一时间。


   坐在阅读区里百无聊赖的林小笑正感慨,自打老板需要庆尘隐藏身份后,这个监狱好像又丧失了一些乐趣。


   想去找庆尘聊聊天吧,大家还必须得装作冷漠的样子才行。


   想跟叶晚聊聊天吧,然而叶妈的性格,真是半天都打不出一个响屁来。


   这让林小笑感觉到一阵寂寞……


   至于郭虎禅……他巴不得这光头离自己远一些。


   就在此时,广场旁边的合金闸门竟然缓缓抬起了,只见两名机械狱警押着刘德柱回到了广场上。


   “卧槽,”林小笑一拍脑门,他总觉得自己是忘了点什么。


   按监狱处罚规则,今天是刘德柱结束禁闭的日子。


   可问题是,刘德柱不能回来,因为林小笑知道,自己不能让这小子看到庆尘的面目!


   “老板,这人不能放,”他对李叔同说道。


   李叔同的目光从棋盘上抬了起来,然后说道:“那就重新关起来吧,晚上再说。”


   话音刚落,那两名机械狱警竟是直接将刘德柱带回了合金闸门以外,往禁闭室走去。


   没人知道李叔同是怎么做到的,也没人知道,到底是谁听到了李叔同的命令,然后给机械狱警下达了命令。


   就像是,没人知道他如何走出18号监狱的一样。


   这会儿刘德柱机械狱警架的双脚离地,他怒吼道:“等等,不是要放我回广场那边去吗,怎么回事,怎么又要关我禁闭?我犯了什么事?”


   但不论他如何挣扎,最终都被带回了禁闭室……


   刘德柱内心有些悲催。


   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无法与外界交流、没有手机、没有游戏的日子,太难熬了。


   刘德柱很想结束这一切,可他结束不了。


   每次穿越倒计时结束,他就会被世界规则强行拉进里世界中,然后蹲几天监狱。


   没想到自己小小年纪,就承受了自己不该承受的一切。


   忽然间,他面前的合金闸门打开了,空洞灰暗的走廊里,一个带着猫脸面具的人伫立着,静静的注视着他。


   “你……是谁?”刘德柱迟疑了一下,他有些害怕,但仔细一看对方并没有拿凶器之类的物品,手里依然是监狱中的阅读器。


   是这监狱里第三位时间行者,刘德柱反应过来了。


   庆尘缓缓走进禁闭室,随着一声液压传动响起,合金闸门在他背后缓缓关闭了。


   “你要干什么?!”刘德柱在密闭的环境里有些惊恐了。


   彼此沉默了几秒,庆尘在阅读器上缓缓写了一句话:“我看到新闻了,你被当成了我。”


   刘德柱瞪大了眼睛:“大哥,我不是故意抢你风头的。我已经想好了,以后绝对不再吹牛,这次出去我就承认,自己不是简笙遇到的那个时间行者。”


   庆尘在阅读器上写道:“不用。”


   “啊?”刘德柱按照自己的逻辑思维推测,还以为是自己抢了这位神秘大佬的风头,所以大佬有些不高兴了,但看样子并不是这样。


   他想了想,弱弱问道:“那大佬你想怎样?”


   “公开承认,”庆尘用阅读器回答道。


   “不行不行,”刘德柱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我现在都已经被骚扰怕了,大佬你是不知道,我家住二楼,前天我洗澡的时候忘拉百叶窗了,结果一扭头发现对面楼上有人用摄像机对着我!还有,我骑车回家,竟然有狗仔开车跟着,对方嫌我骑得慢,还开车上来说我应该骑得快一些,这样拍出来会好看!”


   庆尘没理会他的抱怨,而是在阅读器上回应:“你知道自己的刑期是多少年吗?这个不是我判的,是里世界18号城市法庭审判的。”


   刘德柱愣了一下,他确实不知道自己的具体刑期,穿越过来就在监狱里了。


   庆尘在阅读器上写道:“99年零7个月。”


   刘德柱:“???”


   庆尘解释道:“根据新闻,你犯了抢劫罪、盗窃罪、走私罪、贩毒罪、杀人未遂罪,数罪并罚。”


   “卧槽!”刘德柱当时差点就吐了。


   这时,庆尘还从阅读器上调出了他被审判的新闻,这个阅读器是李叔同的,所以拥有阅读新闻的权限。


   刘德柱呆呆的看着阅读器,上面清清楚楚写着他的事迹,并说这是近两年来18号城市的最高刑期。


   他有些绝望,原本还心存侥幸觉得,自己熬一段时间等刑期结束就好。


   庆尘继续写道:“当然,我觉得……”


   忽然间,刘德柱问道:“大佬你一直用写字跟我交流,是害怕被我认出声音吧。所以,你是我认识的人吗?或者跟我距离很近?”


   这一刻,刘德柱展示了自己原本的智商,一个没有被穿越冲昏头脑、在禁闭室里冷静之后的正常人类智商。


   庆尘冷冷的看着对方,然后在面具下开口说道:“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与李叔同都认为,你其实是被社团推出来顶罪的。里世界社团经常做这种事,被联邦治安管理委员会盯上之后,就会随机挑选一个倒霉蛋出来承担所有罪责。”


   刹那间,刘德柱觉得对方气息变了,气势也变了。


   无形中就有一种压迫感,让人呼吸不由自主的紊乱起来。


   这声音偏中性化一些,却非常有磁性。


   刘德柱思索,如果自己听到过这种声音,就一定会记得。


   但他的记忆里,对此并没有什么印象。


   庆尘问道:“现在听到了我的声音,可以继续沟通了吗?”


   “抱歉大佬,是我误会了,”刘德柱的气势又弱了下来。


   庆尘俯视着刘德柱:“现在我来见你,是为了与你做个交易,你来冒充我,而我帮你脱罪。”


   他先是摧毁了刘德柱的希望,现在又给了对方希望。


   这么做,是因为刘德柱如今,完全可以成为他联系表世界的纽带。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