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从一开始就错了

   邻居之间的第一次拜访并没有持续多久,双方进行了友好而亲切的寒暄,除去威士忌的小插曲以外,仿佛一切都在顺利进行。


   可胡小牛等人回到自己家中之后,四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彼此沉默着。


   因为他们每个人都很清楚,这亲切热情背后,依然有难以逾越的客气。


   在江雪眼里,他们是客人,不是朋友。


   但如果只是客人的话,根本没法在18号城市里得到对方的帮助。


   这里面,胡小牛与张天真二人是相对冷静且理智的,不论是转学还是从7号城市前往18号城市,都是这两位提的计划。


   胡小牛此时看着众人认真说道:“或许我们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


   众人看向他。


   胡小牛指着他们的沙发说道:“我们从海城来洛城这么远的地方,都要空运进口的真皮沙发过来,你再看看对面呢,老旧的布艺沙发。我不是要说贫富差异,而是我们现在必须丢掉骨子里的骄傲。”


   张天真摘下自己的黑框眼镜说道:“我听小牛的。”


   “而且,我们也没什么好骄傲的,”胡小牛说道:“你们注意到江雪的手部机械肢体没,那手部细节极其丰富,恐怕是财团才能用得起的,所以我们在表世界拥有财富,但在里世界中,江雪才是拥有财富的那一位。”


   胡小牛继续说道:“也正因为,我们带着骨子里那种骄傲,所以我们没法跟庆尘、江雪、李彤雲、刘德柱这样的人成为朋友。”


   “可我们确实比他们强一些啊,”白婉儿发现胡小牛面色严肃,只好换了语气:“……好吧,那我们怎么办?”


   “明天第一件事情就是去领我们的校服,都不准再带手表,换成普通的卡西欧电子表,”胡小牛说道:“然后放下各位的身段,与同学正常相处。不对,我用词还不够准确,不是放下身段,而是希望各位真正意识到,我们来洛城是寻找希望的,并没有什么骄傲。”


   王芸嘀咕道:“可洛城外国语学校的校服很丑啊,穿自己的衣服也不行吗,我托运了那么多衣服呢。”


   “不行,”胡小牛斩钉截铁的说道。


   他看着两个沉默下来的女生,内心忽然叹了声气。


   ……


   倒计时4天。


   庆尘从梦中醒来,他起身洗漱的时候忽然对着镜子发现,自己腹部线条渐渐硬朗起来。


   并不像健身达人那样有着棱角分明的腹肌,而是出现了腹肌的雏形。


   要知道,他不过才锻炼5天时间。


   呼吸术的神奇,他终于体会到了。


   少年站在镜子前面。


   随着诡异的呼吸频率,镜子里的庆尘脸颊两侧绽放出火焰纹路来。


   前天买了十三斤牛肉花了他五百多块钱,短短两天时间就消耗殆尽。


   他现在如同食物黑洞一般,呼吸术快速消耗着他身体里的能量,然后又快速分解着新获得的营养,重塑着他的身体。


   火焰纹路散去,庆尘感慨难怪李叔同说,辅以呼吸术,一个没有锻炼过的人三个月就能走完别人五年才能抵达的境界。


   这东西太过神奇。


   早上到教室后,庆尘先是一愣。


   只见王芸和白婉儿全都换上了校服,一身清清爽爽的打扮,这样一看反倒有些不像是海城的尖子生了,更像是那些男同学梦想中的白月光。


   一旁坐在课桌前的南庚辰,时不时就会偷偷打量她们。


   庆尘坐下后,王芸忽然笑道:“同学,老师说你是年级里学习最好的,我这里有道数学题不太懂,你能不能给我讲讲?”


   庆尘看了一眼,是一道双曲线方程题,不过题目里陷阱比较多,难度对于普通学生来说不低。


   但问题是,他已经很清楚这两位女孩也是学霸,连物理竞赛题都刷上了,还能解不了双曲线方程吗?


   他想了想说道:“我现在要预习一下今天的课程,要不你们问问南庚辰吧?”


   也不是预习,就是不想浪费时间在虚与委蛇上。


   王芸见他这个态度抿了抿嘴,不过她转念一想,南庚辰跟庆尘关系这么好,其实先跟南庚辰搞好关系也是个办法。


   胡小牛都说了,她们必须用正常的态度与这些人交朋友,不能再带着骄傲了。


   想到这里,王芸干脆搬了椅子坐在南庚辰旁边,然后笑道:“同学,能给我讲讲这道题吗?”


   “好啊,”南庚辰顿时热情起来。


   王芸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结果南庚辰盯着题目沉思了半晌,转头对她说道:“我不会……”


   王芸:“……”


   庆尘在旁边忍着差点笑出声,南庚辰虽然学习也不算差,但也不算好。


   王芸第一次努力付诸东流,铩羽而归。


   她气馁的回到座位上思索对策,白婉儿低声说道:“咱们的目的,是跟他们做朋友,他既然不会做难的,那你就挑一道简单的题问他,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王芸眼睛一亮,这倒是个好办法。


   她选了一道习题册上最简单的题,重新搬着椅子坐到南庚辰旁边:“同学,这道题你能讲讲吗?”


   这次轮到南庚辰来了兴致,他会!


   结果,庆尘眼睁睁看着南庚辰把一道非常简单的等比数列题,硬生生讲了十分钟,直到上课铃响起。


   王芸身心疲惫的回到座位上,自己明明会的一道题,但还得硬生生的假装认真听讲了十分钟,真的很累。


   不过,她觉得自己为了和这俩人成为朋友,这点付出并不算什么。


   第一节课间的时候,王芸到走廊上与同伴们分享了一下进展:虽然庆尘不太好攻克,但南庚辰看起来傻乎乎的,应该挺好对付。


   待到她回来时,突然在庆尘背后听到对方问南庚辰:“怎么样,这位转校生好相处吗?”


   “还挺好相处的,”这时候,南庚辰犹豫了一下忽然对庆尘说道:“不过这两位转校生的学习好像不怎么样啊,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


   王芸:“???”


   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差点当场吐血!


   ……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