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试探与新闻

   课间,王芸、白婉儿、胡小牛、张天真四人在走廊上汇合。


   来来往往的同学们大多数穿着校服,而他们四个人因为校服还没发的原因都穿着自己的服装,显得格外醒目。


   只不过,同学们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都会刻意避开一些。


   这道理就像是公交车上有很多空位,一个美女单独坐在后排,大部分人都不会选择跟她坐在一起,除非没座位了。


   胡小牛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纯金迪通拿腕表,距离上课时间还有8分钟,他低声问道:“先说你们那边,有什么异常吗?”


   白婉儿笑着看了王芸一眼:“别的异常没有,就有一位男同学专门为王芸换了座位。”


   “你别瞎说啊,”王芸拍了一下白婉儿的胳膊:“万一人家没别的意思呢。”


   “你自己心里清楚,”白婉儿语气暧昧道。


   然而这时,胡小牛忽然问道:“他是不是时间行者?因为判断你们是时间行者,所以才换到了你们身边?”


   其实胡小牛很清楚,高中男生就算心里暗生情愫,也不至于主动到第一天就和别人换位置靠近心仪女生。


   所以,胡小牛第一时间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王芸与白婉儿相视一眼:“应该不是吧?”


   “你们要知道这里是洛城,十九个时间行者聚集地之一,身边藏着时间行者很正常,”胡小牛分析道:“小心一些,他万一能听懂咱们用英语交谈,可能会出大事。”


   “他应该是听不懂的,”王芸说道:“我们当面议论他,他做数学卷子都没停过。”


   “这样,”胡小牛说道:“你们下节课观察一下,他会不会经常低头看自己的手臂。明白我的意思吗,一个人手臂上突然出现倒计时,不管是出于好奇还是新鲜感,都会时不时的去看一眼。这种习惯要在他彻底习惯后,才会慢慢改掉。”


   王芸想了想答应道:“好,我观察一下。”


   一节课后,四人又在走廊上汇合。


   “怎么样?”胡小牛问道。


   王芸摇摇头:“45分钟,他一次手臂都没看过,哪怕是无事可干发着呆,都没有低头看过手臂。”


   胡小牛松了口气,张天真问道:“会不会是他猜到,可能有人会观察他,所以他故意不看手臂?”


   胡小牛沉思了一下:“暂且先排除他是时间行者的可能,一般少年心性没那么克制隐忍,也不可能想的如此周全吧。如果他真是你说的这样,那也太可怕了。”


   张天真开玩笑说道:“那他有可能是真的喜欢王芸。”


   “对了,你们那边怎么样,有进展吗?”王芸问道。


   “没有,”胡小天平静的摇摇头:“刘德柱太能装傻了,我们现在还没法从他身上打开缺口,必须慢慢培养感情了。”


   “要不先从江雪身上打开缺口吧,”张天真说道:“这样一来,起码在我们抵达18号城市前,能通过她了解一下18号城市的现状。”


   “只能这样了,不过那边好像也不太好相处,”白婉儿说道:“等等,你们记不记得昨天那个小姑娘喊庆尘哥哥,肯定是我们班的那个庆尘,这两家人关系应该很近。”


   “要不就先从这个庆尘着手?”张天真问道。


   “嗯,就从庆尘着手,再通过他认识江雪,”王芸点点头。


   ……


   第二节大课间回来,庆尘正坐在教室里低头刷手机,记录着所有与时间行者相关的信息。


   这时旁边传来声音:“庆尘、南庚辰,给,这是我们刚刚去学校超市,给你们带的水。”


   南庚辰转头看去,赫然是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农夫山泉,瓶子外面还结着密密的水珠。


   因为手指沾了水的关系,对方纤细白皙的手指更加晶莹剔透了一些。


   班里同学偷偷朝这边望来,有人心里在想庆尘与南庚辰什么时候和转校生混的这么熟悉了?


   转校生竟然还给他们买水。


   南庚辰愣愣问道:“这是……给我的吗?”


   白婉儿明媚的笑道:“当然了。”


   “好的,谢谢!”南庚辰激动起来。


   只是这一刻,庆尘低头看着手机,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似的。


   手机上一则新闻:国内成功捣毁一处反非法拘禁窝点,并成功解救出12名已在网络上承认身份的时间行者。


   其中,还包括某位突然失踪的知名网红。


   新闻中报道,犯罪分子将这12人绑架到郊区废弃工厂之中,以恐吓、威胁的手段,得到12人在里世界的身份信息。


   并以他们的家人生命安全作为威胁,胁迫时间行者为他们用身体携带物品,以药品塞入直肠、胃部、口腔的方式,穿越表里世界。


   在案发现场,执法部门缴获大量里世界药品,其中基因药剂居多。


   据悉,现场的两种基因药剂并不能增强体魄,但可以改善家族性遗传疾病:遗传性先天失聪、遗传性先天心脏病。


   目前执法部门已逮捕4名犯罪嫌疑人,仍有9名在逃,据嫌疑人口供了解,9名在逃嫌疑人均为时间行者。


   这则新闻实在太震撼了。


   早先关于时间行者犯罪还在国外,如今国内也出现了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下,恐怕再也没有人敢公开声称自己是时间行者了吧?


   从今天开始,所有时间行者都必须沉默。


   就像是所有人都置身在黑暗森林里。


   “庆尘?”旁边王芸等了好一会儿,见庆尘没有理她,便再次出声提醒。


   庆尘回过神来接过矿泉水:“谢谢,不过以后不用这么客气的。”


   “咱们是邻居吗,以后多多关照,”王芸笑着坐下。


   班里同学一听就炸了,什么情况,庆尘和这两位转校生还是邻居?!


   庆尘安安静静的坐在位置上,只一瞬间就想明白对方打的什么注意了。


   他没有理会同学们羡慕或异样的目光,也没有去理会某些男同学的起哄。


   他只是慢慢开始了解王芸、白婉儿他们的性格。


   这些人在精英教育的光环下,过早的见了世面,有了自己的算计。


   然而归根结底对方并没有吃过真正的苦,对方身上的城府都是从大人那里学来的,还没有被社会验证过。


   所以几个小时前她们还爱答不理,几个小时后就突然转变态度,显得格外生硬。


   此时,王芸笑了笑:“看什么呢那么专心,喊你都没反应?”


   说着,女孩弯下腰来凑近了看他手机,当她突然接近时,对方身上莫名的香水味扑进庆尘鼻孔里。


   对方似乎有意为之。


   但当女孩看到手机上的新闻时,身体僵住了。


   ……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