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人生不能重来,但可以回放

   庆尘这辈子都没见过八千多块钱,他没有要转账,而是坚持让对方拿了现金。


   金店里的老头一边点钱,一边嘀咕道:“小小年纪还挺谨慎,不过干你们这行的谨慎一些没错,下次再有收获了还来我这里,量大的话我给你每克涨5块钱,有多少收多少。”


   老头似乎把庆尘当成了小偷,但庆尘并没有反驳。


   他把钱递给庆尘,然后看着庆尘在灯光下一张张手动验钞,水印、钞线、盲纹、斜视暗字,一个检查点都没漏下。


   最后庆尘从一叠钱里抽出两张:“这张50和20,麻烦换一下。”


   老头牙有点疼:“你们这行来卖金子的一般拿钱就走,还很少有人像你这么仔细。”


   说着他拉开旁边的抽屉,换了两张出来。


   “想好好做生意,以后就别拿假钞来糊弄人,”庆尘说道。


   “行吧,常来啊,”老头无奈。


   庆尘接过钱扭头就走,豁了牙、上了年纪的金店老板看着他的背影心想,这少年以后绝对能有大出息,成为一代贼王。


   他在胡同里转了七八个弯,才坐上回家的公交车。


   又在农贸市场里买了十多斤牛肉,三斤鸡蛋,还有一些蔬菜。


   叶晚曾说过,他现在必须变成一头凶猛的食肉动物。


   回到楼栋时,他一抬头便看见李彤雲在二楼对他偷偷招手。


   庆尘想了想,反过来给李彤雲招了招手,示意她有话下楼说。


   江雪是明面上已知的时间行者,自己老去对方家里可能会被人注意,但李彤雲只是个小姑娘,来他家里说话倒是没那么惹眼了。


   李彤雲进门后第一句话便是:“庆尘哥哥,新来的邻居是什么人啊,你跟他们说过话没。”


   “是从海城转学过来的,为刘德柱而来,”庆尘分享着他的信息:“我听过他们用英语对话,海城应该对应的是里世界7号城市。”


   “庆尘哥哥你还能听懂英语?”李彤雲疑惑道:“听力这么好吗?”


   “还行,”庆尘没有在此事上过多解释,而是继续说道:“他们住在这里肯定是为了你妈妈,这些人穿越到7号城市没有根基,所以就想来18号城市寻找机会。当然我觉得可能没这么简单,他们在7号城市里,甚至可能有仇家。”


   来到里世界后有没有仇家,这不是时间行者自己可以决定的。


   如果没有仇家,那以对方在海城本土的势力,为何不直接寻求本地其他时间行者的帮助?


   根据庆尘从网络上得到的信息,海城有一位超凡者,还有一位7号城市青龙社的话事人,按说已经不错了。


   但胡小牛等人没有花钱去找这些人帮忙,而是舍近求远来到洛城找刘德柱。


   大概是他们惹的人,海城时间行者无法摆平吧。


   李彤雲想了想说道:“7号城市是陈氏财团的地盘,18号城市是李氏财团的主场,他们会不会惹了陈氏?”


   庆尘想了想说道:“没关系,他们现在用英语肆无忌惮的交流,我再听听就知道了。”


   “他们就当面说给你听吗?”李彤雲仰头问道。


   庆尘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因为他们没你聪明啊。”


   这时候李彤雲跑到庆尘家洗手间,抱起庆尘换下的衣服就跑:“妈妈刚才交代我把你换下的衣服拿上去洗,哥哥你别为难我啊,我也是听妈妈的话。”


   说完,李彤雲便开门跑上楼去了……


   庆尘笑了笑,然后回头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家,开始孤独的训练。


   没人监督,没人喝彩。


   庆尘所能做的就是告诉自己,不要停,往前走。


   他曾听人说,离群索居者,不是神明,就是野兽。


   那他既然还无法成为神明,先当一头野兽也不错。


   ……


   倒计时五天。


   庆尘早早来到学校把自己桌子与南庚辰互换,这样他就变成了王芸的邻桌。


   南庚辰进班后对他暧昧一笑,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还以为你真是一点心思都没呢,没想到竟然这么主动。早说嘛,早说昨天就跟你换了!”


   庆尘瞥了他一眼,对方这是以为,自己换位置是想跟王芸离得近些。


   事实上,自己只是想听王芸和白婉儿的交谈罢了。


   不过,这么想才是最好的,他希望王芸也能有一样的想法。


   这样一来,对方与白婉儿用英语交谈的时候,就不会顾忌他。


   南庚辰见他不说话,以为是庆尘害羞了,于是便低声用八卦转移话题:“昨天穿越群里又进来个大师,他说自己在里世界学到了科技算命的技术……”


   庆尘问道:“你算了吗?”


   “算了啊,才5块钱一次,”南庚辰说道:“算命的说我65岁能得一笔大钱,而且是我这辈子都没见过的数额。”


   庆尘迟疑了一下:“是你儿子烧给你的吗?”


   南庚辰:“……??”


   庆尘没好气道:“你能不能把你那个穿越群给退了?听着就头疼,一个正经时间行者都没有,不对,有一个吧,还是里世界专门给富婆拉皮条的。”


   南庚辰嘴硬道:“万一还有真的呢?”


   这时,王芸和白婉儿走进教室。


   当她们看到庆尘与南庚辰换了位置后,果然愣了一下。


   白婉儿用英语问道:“他们两个怎么换位置了?”


   王芸笑了笑:“谁知道呢,不用管他。”


   “等等,”白婉儿又问:“老师不是说他学习好吗,他会不会听得懂我们在说什么?”


   王芸转头认真看着庆尘。


   却见庆尘低头看着数学竞赛真题卷子,验算、填答案的动作丝毫没有停顿。


   王芸这位海城尖子生,甚至跟着庆尘的解题步骤观察了一会儿,然后确定对方每一步都没错,并不是装装样子。


   王芸这才说道:“海中老师说过,小城市的学生就算英语成绩好,想要用英语沟通交流还是很难,因为他们完全是为了考试的,高考听力又不算正式成绩。你看,他做卷子根本没有分心,偷听我们说话没法算的这么快。”


   “也是,”白婉儿点点头。


   忽然间,王芸用英语忧虑道:“你觉得,胡小牛说咱们到18号城市就能躲开陈乐游,能信吗?”


   白婉儿摇摇头:“不知道,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十分钟后,待到这两人终于停止交谈,庆尘才缓缓停下笔来。


   果然,这四人在7号城市是有仇家的。


   自己判断的没错。


   当然,王芸也没有说错。


   饶是庆尘这种人,也很难一边高强度验算数学题,一边偷听分析对话。


   但他与别人不同的是,那些曾经发生过的声音,都记在他的脑海里。


   他的人生确实不能重来,但可以回放。


   ……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