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学霸与学神

   胡小牛看着庆尘离开,他感受了一种熟悉的味道。


   不是说他见过庆尘,或者庆尘像谁,而是对方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就像是他们自己将一些同学拒之于圈子外时,那种表面客气礼貌,骨子里却骄傲的态度。


   这倒是让胡小牛有些意外,他看了看庆尘所住的这栋楼,然后问道:“你们有没有发觉他有些奇怪?”


   一旁带着黑框眼镜的张天真说道:“王芸和白婉儿都还挺漂亮的,而且还是他的新同学新邻居,但他看都不看,似乎也没有交谈的兴趣。”


   “是的,”王芸点点头:“倒不像是普通男生的青涩,更像是想要避开我们。”


   “我今天问旁边的南庚辰了,他说这位同学成绩一直稳定年级前三来着,有点骄傲也是很正常的,学霸不都这样嘛,”白婉儿笑了笑:“咱们‘海中’的学神们也这样啊。”


   胡小牛笑着摇了摇头:“小城市的学霸,天花板太低了。”


   事实上胡小牛并不是刻意嘲笑,而是他们很清楚,如今超一线城市的教育,比小城市领先多少。


   小城市的学霸读英语没问题,可口语和听力就差远了,哪怕是洛城外国语学校这样打着外语名号的学校也同样如此。


   但某些大城市的重点中学,校门口随便拉一个人都能英语交流无碍。


   竞赛奖不知道拿了多少,寒暑假都在北极体验生活。


   那仿佛是两个世界的人生。


   “算了,不用考虑什么学霸学神了,咱们跟他也不会有太多交集,只是恰巧住在一起的邻居而已,”王芸说道:“进屋说。”


   他们说话间,已经打开102的房门。


   工人们已经撤走了,屋子里只用了一天就焕然一新。


   屋内倒是没有重新装修,因为时间太短暂,所以便加急给地面全都铺上了固定的地毯,墙壁上也进行了防**雾处理,再贴了一层壁纸。


   这对于他们四人来说,算是勉强可以住了。


   “其实我们住酒店就可以啊,也不一定非要住这里来。大家的目标是刘德柱,江雪到现在为止好像并没什么特殊的,”白婉儿说道。


   胡小牛说道:“不要这么短视,既然咱们决定从7号城市前往18号城市,那就要在18号城市里尽量交些朋友,你没看何小小的攻略吗,尽量组队。”


   王芸还是有点惆怅:“你们非要慢慢跟刘德柱搞好关系,在我看来直接花钱买信息、资源也行的。”


   张天真摇了摇头:“既然选择来洛城那就做好吃苦的打算,这是我和小牛一开始就说好的。我们在7号城市没有任何根基,所以能做的就是利用表世界的能量,去影响里世界。”


   胡小牛是这群人的主心骨,他点点头说道:“现在是想办法与刘德柱搞好关系,所以收起来大家平日的作风吧。没钱虽然万万不能,但钱也不是万能的。你们要明白,世界上比我们还有钱的人很多,等到再有人想要花钱从刘德柱这里买资源的时候,交情就是我们最大的优势。”


   “对了,你们那边进展怎么样?本来说咱们四个要在一个班里,结果非说高二4班人满了,”王芸问道。


   胡小牛回答道:“刘德柱还挺好相处的,只不过试探着问他很多东西,他也不愿意说。”


   张天真说道:“其实你看着他很好相处,但问题是他什么都不愿意给你透露,看起来傻乎乎的其实非常精明,是个大智若愚的人。”


   “嗯,大智若愚评价的很好,”胡小牛总结。


   “对了,”王芸忽然说道:“你们听说没,秧秧也打算办理转学手续了。”


   “秧秧?”白婉儿等人一愣。


   秧秧,插秧的秧。


   一个很朴实的名字,但看白婉儿等人的反应,宛如这名字在海中这所海城顶尖中学里,有着独特的位置,所以才能让大家吃惊。


   张天真忽然说道:“等等,我记得有人说过,秧秧的姥姥姥爷在洛城?她不会也转学到这里吧。”


   “先不想这些,也没听说秧秧成为时间行者,”胡小牛说道:“先去拜会一下新邻居。”


   说着,他从屋里翻出一个精致的盒子作为见面礼,带着其他人一起上二楼了。


   咚咚咚,胡小牛敲门。


   屋里传来声音:“小雲,你去开门,可能是你庆尘哥哥。”


   接着,小雲甜甜的声音传来:“庆尘哥哥稍等一下,我来给你开门。”


   卡啦一声,门打开了。


   王芸笑意盈盈的说道:“你好呀小朋友。”


   砰的一声门又重新关上了,门里李彤雲说道:“妈妈,不是庆尘哥哥。”


   江雪奇怪:“那是谁啊?”


   李彤雲回答:“不重要。”


   屋子的隔音效果并不怎么样,胡小牛听见里面传来汪汪特工队的动画片声音,然后这扇门便真的再也没有为他们打开。


   王芸和白婉儿俩人相视一眼:“庆尘哥哥……这名字有点耳熟?”


   这时候他们还没意识到,这楼里的邻居,一个是李氏财团的嫡系血脉,一个是李叔同的单传弟子,他们辛辛苦苦跑洛城来,结果一个正主都没找对。


   ……


   此时,被李彤雲念叨着的庆尘,正站在洛城十字街南边的某个胡同里。


   小胡同有些年头了,建筑都是中式的,青石板的道路两旁都是灰墙黑瓦。


   下雨时,雨滴在瓦片上汇聚,然后顺着瓦楞往下坠落。


   老金店门口挂着两个红灯笼,门口放了一块黑板:高价回收礼品、黄金、虫草、人参。


   庆尘带着卫衣的兜帽问道:“金子怎么收?”


   里面正编竹筐的老头抬眼斜了他一下:“有发票吗?”


   “没有,”庆尘摇摇头。


   所谓发票,就是买黄金时的发票,这玩意能证明你黄金的来历。


   一般回收黄金都需要这个,没发票就可能是有问题的金子,正规典当铺都不收的。


   老头看了他一眼,放下手中竹筐说道:“没发票很难办,你要诚心卖的话220一克,我不问你从哪搞来的。”


   今天金价是380一克。


   庆尘想了想说道:“成交,39克。”


   8580元,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了,起码能解燃眉之急。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