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赛博城市

   回到18号监狱里,路广义便凑上来问道:“老板,庆言说什么没?”


   “没有,”庆尘摇了摇头:“继续按我的计划进行。”


   所谓庆氏家族的其他势力排挤,亦或是影子之争,当下对于庆尘来说都不重要。


   今天他也没有反驳庆言的任何攻击性语言,因为你只有强大的时候,回应的态度才有价值。


   呼吸术带给他的惊喜,不仅仅是开启通往超凡者的大门。


   昨天晚上他明明已经累到走不动路,可今天早上睡醒不仅精神百倍,还身体行动自如,一点疲惫都没有。


   这种感觉太神奇了,是他在表世界不曾感受、见到、听说过的。


   路广义低声问道:“您跟李叔同真的闹掰了吗?”


   庆尘看了他一眼:“嗯,闹掰了,不过咱们执行任务本来也没打算借助外力,不是吗?”


   “没错,”路广义说道:“老板您还有我呢。”


   ……


   夜晚,倒计时5:59:59.


   18号城市第7区。


   江雪正缓缓走在华灯初上的城市里,对于她这种表世界的人来说,这里就像是一座巨大的迷宫。


   当她抬起头来仰望天空的时候,看到的不是雾霾、蓝天、白云,而是高耸如云、参差坐落的钢铁森林,还有五彩缤纷眼花缭乱的全息霓虹。


   烧烤店的全息招牌投影在空中旋转着,行人远远就能看见硕大的合成肉串,还能闻到店里飘出的孜然味。


   天空中一条机械海豚骤然出现,像是从海底钻出了海面。


   当它缓缓游弋过楼宇时,尾巴一甩溅起全息的蓝色浪花。


   那浪花朝地面落下,若是第一次看到的人肯定会忍不住遮住脑袋,防止水花落在身上。


   可是,那浪花落下十多米后,便变成绚烂的烟花消散了。


   直到此时,天空才显露出虚幻又炫目的广告字体:“柚子手机,给你最好的全息通讯体验。”


   楼与楼之间,还有数不清的廊桥连接着。


   从地面看去,那些廊桥就像是一条条绳索,将楼宇全都捆绑在一起。


   江雪一路走来,与无数的里世界人擦肩而过,所有人看到她胸口的祥云标志,都会下意识的让开道路。


   那是李氏的标志。


   她走进一栋建筑的电梯,按下32楼。


   透明的电梯快速攀升着,她转身俯瞰外面,一栋又一栋建筑出现又隐没,偶尔还有浮空车呼啸着从电梯外的空中飞过,不知道飞去哪里。


   银色的浮空车线条流畅,四个本应是轮胎的位置变成了喷射涡轮,喷射着蓝色火光。


   叮的一声,32楼抵达,江雪出了电梯,顺着一片宽阔的空中广场朝云雾大厦一楼走去,她的诊所就在那里。


   只是还没等她进入大厦,门口就有人将她拦了下来:“你好,江雪小姐。”


   对方一身严谨笔挺的西装,领带上打着精致的金色领带夹,夹子表面也有祥云标志。


   不仅如此,对方身后还有两人分别提着两只黑色密封箱。


   江雪愣了一下,这正是之前入股她诊所的李氏财团外围成员,张天真。


   “你好,有事吗?”江雪弱弱问道。


   “你好是这样的,”张天真斯斯文文的说道:“公司对于顺利入股的事情表示高兴,为回馈您,特意命我送来了李氏财团最新款的机械手臂。不仅如此,还给您安排了一位机械肢体安装方面的专家,给您进行特殊培训……”


   江雪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表世界的时间行者们常常在说财团有多么可怕,但她怎么觉得公司非常和善啊,不仅送钱入股,竟然还白送机械肢体,甚至给她找最好的专家进行培训,仿佛知道她不会机械肢体安装一样。


   她开始怀疑起来。


   结果张天真突然说道:“我看出您也有些疑虑,所以我就解释一下,您两年前曾无意中帮助过一位中年女士,她是我们李氏财团的成员。她找了您两年时间,最近才找到您的消息,所以这都是她的馈赠。”


   江雪迷迷糊糊的点头:“奥奥,是这样啊……”


   至于两年前自己有没有帮过谁,她哪里知道?


   这一点,李彤雲正是利用了时间行者的记忆盲区,她知道江雪对自己的过去一无所知。


   而且,她也很清楚自己妈妈就算迷茫也不敢多问,这样也撇清了她的关系。


   此时,江雪已经不再怀疑其他,欣喜的接受了李氏的馈赠:“这两个机械手臂……”


   张天真解释道:“这是现在市面上最高端的产品了,不仅内藏高能武器,还有超强的续航时间,神经元接驳同步率可达到97%。”


   “谢谢,太感谢了!”江雪更加欣喜了。


   ……


   倒计时00:30:00.


   只剩下最后半个小时。


   健身区里叶晚带着庆尘做着卷腹,并结合六套训练动作来提高他的核心爆发力量。


   练完核心力量后,还有心肺功能的针对性训练。


   黑夜很长,训练很苦。


   按照叶晚估算时间,只需要再练半个月时间,庆尘就能开始负重训练,那才是见真章


   只不过时间对于庆尘来说像是将要割裂似的,他这会还在接受叶晚的训练,半个小时后就要回到表世界去了。


   然后不知道多少天后,半夜再回来接着训练……


   这时候,李叔同忽然出现在健身区,他看着庆尘问道:“你是不是等会儿就要重返表世界?”


   “嗯,”庆尘点点头:“怎么了老师,有事吗?”


   李叔同说道:“我要亲眼看一下穿越世界这种人间奇事,说不定能发现什么秘密。”


   “好的,”庆尘浑身被汗水浸透,叶晚给他拿来功能补充剂与牛肉,供他训练途中补给。


   不得不说,呼吸术辅以训练,好用归好用,但对身体能量的消耗实在太大了。


   一会儿不吃东西,庆尘就感觉饿得慌。


   他如同一头饕餮似的,疯狂的吃、疯狂的练。


   这时候,庆尘忽然发现李叔同神情里有一丝犹豫。


   他好奇问道:“怎么了老师,还有什么事吗?”


   “那个……是这样,”李叔同想了想说道:“你能不能给我多记几个象棋残谱带过来?”


   庆尘错愕了两秒,继而笑道:“没问题。”


   这一刻,他才觉得李叔同那平日里上位者的气息淡了一些,多了一些人的味道。


   就在叶晚与李叔同的注视下,庆尘将U盘含入嘴里。


   接着,他心中一动,然后从兜里掏出已经揉成一团的金条。


   叶晚惊诧道:“我说路广义胳膊上的金条怎么没了。”


   李叔同:“……”


   刹那间,庆尘脸颊上的火焰纹路向耳侧蔓延,他体内曾游走的那股气息,在他的意志支配下包裹住了手中的金条。


   李叔同脸上出现了讶异的神色。


   倒计时10.


   9.


   8.


   7.


   6.


   5.


   4.


   3.


   2.


   1.


   世界归于黑暗。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