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杀人者

   倒计时40:20:00.


   庆尘一如往常那样走出合金闸门,他看到走廊上的囚犯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似乎很诧异自己时隔五天后重新出现。


   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穿梭于走廊,而是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


   等待着监狱广播,然后随着队列下楼打饭。


   囚犯们立马相信了前几天的传言:这少年惹怒了李叔同,被关在小黑屋里待了好几天,还经受了一些折磨。


   所以,这少年现在已经失去了18号监狱里的特殊待遇。


   不过囚犯依然不敢轻易招惹他,因为李叔同可以得罪庆氏,但他们不行。


   吃饭的时候,路广义和庆尘坐在远离李叔同的地方。


   庆尘低头吃着饭,仔仔细细的咀嚼着,确保食物都被嚼碎了才咽下去。


   他现在的肠胃很脆弱,必须注意。


   吃饭的过程里庆尘一句话都不说,除了沉默便只剩下沉默。


   他这边,李叔同那边,泾渭分明。


   仿佛前几天还是好友,今天便已经形同陌路。


   囚犯们窃窃私语,八卦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李叔同与庆氏闹掰了?


   大家又猜测,李叔同镇守的禁忌物到底是什么,值得对方如此警惕与暴躁。


   此时此刻,只有郭虎禅还大大咧咧的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他端着餐盘坐到庆尘旁边,乐呵呵的说道:“你是怎么得罪李叔同了,竟然被他折磨成这样?”


   庆尘抬头看他:“坐我这边,难道不怕得罪李叔同?”


   郭虎禅浑不在意的说道:“我黑桃连财团都不怕,还怕李叔同?”


   “那你来找我干嘛?”庆尘似乎对郭虎禅这个满嘴跑火车、乱许诺的壮汉不太感兴趣,所以聊天的时候都没有看对方一眼。


   “我跟别人不一样,别人可能是看重了你背后的庆氏,但我不一样,我看重你的能力!”郭虎禅说道:“我是认真的,想要邀请你这种有志之士。”


   “没兴趣,”庆尘平静的说完便起身了,他将餐盘扔给路广义去洗,然后孤身一人朝着阅读区走去。


   没走两步似乎体力不支的样子朝地上摔去,还好他及时用手撑住才没出丑。


   庆尘起身继续往前走去。


   不知不觉间,他身后不知何时跟上了两名囚犯,正漫不经心的向他靠近。


   然而就在下一刻,前方原本还虚弱的庆尘,竟骤然回身看着两人。


   少年目光清澈却格外的有压迫感,像是将两人看穿了一样。


   两名囚犯愣了一下,他们彼此相视一眼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刹那间,两人各自从裤腰带里摸出一支磨尖的牙刷柄朝庆尘冲来。


   庆尘眼中,两人的机械腿上,液压传动轴骤然发力,他甚至可以看到有蒸汽从对方的钢铁肢体上喷射出来。


   那不是机械肢体带来的物理反应,而是不知道机械肢体何处的机械构造挤压了空气,将空气里的水份瞬间气化!


   可他们才刚刚飞跃起身扑来,却同时眼睛一闭昏迷了过去。


   庆尘站在原地侧了下身子,任由这两人与自己擦肩而过,飞到了自己身后,并在地面上翻滚了十多次才终于停下。


   两人没能再站起来,他们的意识已经被林小笑的梦魇死死缠住。


   庆尘蹲在他们身旁观察,路广义则走来用机械手臂掰开了他们的口腔,并硬生生将两人的后槽牙掰了下来。


   囚犯们纷纷愣住了,大家都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他们都不知道这两名囚犯为何要对庆尘动手,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倒下的。


   路广义将一枚后槽牙捏在手里给庆尘看,那分明是一枚银色的毒囊。


   这一刻庆尘明白了,之前死的那三名死士根本不是来找李叔同的,对方的目标……是自己。


   今天这两名死士是五天前进来的,跟川州人简笙一起。


   那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简笙身上,但即便那时无比混乱,庆尘也注意到了这两人的奇怪之处。


   起初他并没有在意,可是在黑屋的第四天,庆尘越是孤独却越是清醒,以至于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异样都在他脑海里过了一遍。


   于是他给了对方一个机会,一个自己落单且虚弱的机会。


   以此确定那些死士到底为谁而来。


   如果这俩人不动手,那他也会把这俩人揪出来,如果这俩人动手,那么答案便立刻水落石出。


   算算时间,第一批死士跟他是一起进来的。


   所以,其实当他第一天穿越过来的时候就有人想杀他,若不是他第一时间找到李叔同,让对方心有忌惮,自己早就死了。


   这后面进来的死士似乎得到死命令,就算拼着自己死掉也要杀掉自己,才会这么急迫。


   到底是谁想杀自己呢,其他影子候选者吗。


   庆尘不能确定,但这是最有可能的答案。


   看来,影子之争比自己想象的要更加凶险。


   庆氏财团里专门做脏事的影子自然是不择手段的,敢于排除异己的人,才配当影子。


   这场黑暗里的九人赛跑,从一开始比的就不是谁执行任务更强,而是谁更毒辣与果断。


   这时,四台机械狱警整齐划一的跑了过来。


   不过它们并没有去为难庆尘,而是直接将这两名死士抬了出去。


   庆尘知道他们将面临极其严苛的审讯和刑罚,因为他刚刚经历过。


   “老板,现在怎么办?”路广义问道。


   “等待他们开口,”庆尘说完便与林小笑隔空对视一眼,然后朝阅读区走去。


   ……


   夜晚,18号监狱又恢复了宁静。


   正当庆尘躺在床板上想事情的时候,他囚室的牢房合金闸门竟自己打开了。


   他并没有惊奇,而是悄无声息的走出去,李叔同、叶晚、林小笑已经在楼下的健身区等着他了。


   这是大家约定好的,李叔同要教他的东西不能被别人知道,好在9点以后所有囚犯都必须强制回到牢房里,这给了庆尘充足的时间学习……如何成为一个超凡者。


   李叔同看着面前的庆尘问道:“有什么想问的吗?学习前可以先处理点别的事情。”


   “谁想杀我?”庆尘问道。


   “还没审出来,”旁边的林小笑说道:“这两个人骨头挺硬,在梦魇里都能咬牙不松口。俩人是真犯了事进来的,没人安排,所以这方面也查不出什么来。机械肢体似乎是专门替换过的,就为了不让找出他们机械肢体的售卖地、生产地。不过你放心,给我7天,我给你一个交代。”


   “谢谢,”庆尘点头。


   李叔同想了想说道:“总归是庆家的那几个晚辈,想争影子之位,危险是必经之路,这个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为什么都要争影子这个位置?”庆尘不解:“就算九死一生也在所不惜?”


   李叔同笑了笑说道:“因为,不知道庆氏从哪一辈开始定下了规矩,当过影子的人,才能当家主。”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