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所有捷径里,最远的那条路

   林小笑是一个聪明伶俐的人,却并没有太深的城府。


   当对方回到餐厅却对刚才审讯结果闭口不谈时,庆尘心中便已经有了答案。


   因为那些信息并没有什么不能说的,里世界早晚会全都知道穿越者的事情。


   除非……审讯结果里,有秘密涉及到了在场的某个人。


   庆尘在想,里世界的人会如何看待表世界呢?


   且不说别人,李叔同是一个掌控力非常强的上位者,这种人怎么会让事情往失控的方向行驶?


   不管之前积累了多少的好感,在上位者面前都不值一提。


   庆尘也不是笃定李叔同会杀他,而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然而李叔同也是极聪明的人,林小笑什么都不用说,他就懂了。


   “小笑,带着我们黑桃的朋友去其他地方,”李叔同吩咐道。


   “我哪也不去,”郭虎禅忽然意识到,这里可能有大秘密。


   然而叶晚骤然张开透明力场,将李叔同和庆尘笼罩其中。


   一旁想要偷听的郭虎禅猝不及防下,竟是被力场弹的踉跄出去。


   待到光头想要冲回来,却发现叶晚与林小笑已经挡在他的面前。


   林小笑笑眯眯的说道:“还想留在这里找禁忌物ACE-005就别往前走了。”


   “不听就不听!”郭虎禅生气道。


   此时,李叔同平静的看向庆尘问道:“所以,你这几天让路广义审问新来的囚犯,就是在找他们吧?”


   庆尘想了想说道:“没错。”


   “倒是比我想象的镇定一些,”李叔同感慨道:“我在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不如你。”


   “不是镇定,而是慌张无用,”庆尘说道。


   “虽然小笑还没告诉我审讯结果,但我知道一定是大秘密,”李叔同说道:“我在面对不可控的事情时向来毫不留情,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活不过明天?”


   “想过,”庆尘抬头看着周围的一切。


   令人新奇的钢铁穹顶,反射着光泽的黑色金属风暴,分散在监狱四处的机械狱警呆呆持枪伫立着。


   还有嬉皮笑脸的囚犯们,一瘸一拐龇牙咧嘴的新人们。


   庆尘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能看到这一切,所以便想多看几眼。


   他忽然低头对李叔同笑着说道:“这几天相处其实还挺愉快的,如果可以的话,倒是希望可以重新认识一下。”


   “第一天下棋的时候你赢了我,所以其实我还欠你一个要求,你有什么要求现在可以提,”李叔同说道。


   庆尘想了想:“能再吹一次送别吗?”


   “不换自己一命吗?”李叔同笑了。


   “我的命,不用换,也换不了,”庆尘说道。


   “好,我一直很喜欢你的胆气,这首曲子算我送你的,那个要求你随时都可以提,”李叔同让叶晚取来了口琴。


   送别的曲子就像是庆尘点给自己的,悠扬的曲子让监狱的气氛都宁谧了一些。


   “谢谢,”庆尘说道。


   说完,他便独自回到牢房里,躺在冰冷的床板上静静等待着。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从白天到黑夜。


   庆尘听到监狱里广播提醒所有囚犯列队返回牢房,然后一扇一扇合金闸门关闭,液压传动的声响结束了18号监狱一天的喧嚣。


   将一切都隔绝开来。


   下一刻,整座监狱忽然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之中。


   然后,庆尘牢房的合金闸门又重新打开。


   黑暗中,有人给他戴上了黑色头套,将他架到不知何处。


   几分钟后,架着他的两个人把他放在了某处,然后便相继离开。


   液压声再次响起,像是关闭了什么,又隔绝了什么。


   庆尘默默的躺在黑暗里,他甚至没有起来看看自己在什么地方。


   这里只有他的喘息声,亮着的也只有他自己可以看见的倒计时,没法照亮任何地方。


   时间缓慢而又沉重。


   庆尘知道当一个人身处密闭黑暗的环境里,会有怎样的反应。


   你不知道身处何地,没法与任何人交谈,这个时候孤独与恐惧会将一个人完全的吞没。


   并丧失时间的概念。


   没有时间,才是最恐怖的。


   很多人甚至抗不过24小时,曾有实验悬赏100万让人在里面待五天,却没人能拿到那一百万。


   钱财确实诱人,但99%的人都摔倒在72小时到来之前。


   然而。


   恐怕李叔同等人想不到,庆尘从来就不害怕孤独。


   自打父母离异后,他就开始与孤独相伴了。


   庆尘清楚的意识到,缺水才将是他最大的敌人。


   回归倒计时146:09:02.


   这手臂上的倒计时可以帮助他计算时间。


   第一天。


   庆尘放缓了呼吸频率,他开始在脑海里回忆电影,他先看了一部《肖申克的救赎》,又看了一部《巴比龙》,全都是有关越狱与信仰的。


   那些都是他曾记在脑子里的影片,却不需要设备来重播。


   因为没有水喝,神经元混淆食物和水分的需求,他开始感觉到疲惫。


   回归倒计时122:09:02.


   第二天。


   庆尘睡了一觉,在脑海里重看了八部电影。


   他默默的躺在地板上闭着双眼,享受着黑暗。


   饥饿感和口渴开始侵袭,但他就像是摒弃了自己的外部感官一般,不为所动。


   回归倒计时98:09:02.


   第三天


   饥饿感开始灼烧他的意志,侵蚀他的精神。


   庆尘这次看了12部电影,一分钟都没睡。


   身体内水份流失让他饱受折磨,因为失去水份的关系,他的身体开始骤冷骤热,皮肤也开始干涸。


   他的记忆力开始衰退,脑海里的电影变成断断续续的幻灯片。


   旧时光里的记忆开始交相辉映。


   庆尘睡不着了。


   回归倒计时:74:09:02.


   第四天。


   庆尘的饥饿感开始消退,他睁开眼睛看着无尽的虚无与黑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很久没看时间了,似乎看时间也成了没有意义的事情。


   然而,从始至终庆尘都从未说过一个字,未发出一声呐喊。


   黑暗里,世界始终寂静着。


   他没计算过自己多久没睡,但这好像又不太重要。


   庆尘用着自己的沉默,对抗着世界的寂静与黑暗。


   ……


   18号监狱里已经是昏暗的黑夜,堡垒之内的灯光转变成了昏暗的微光。


   连蜂巢上的无人机都仿佛陷入了沉睡。


   李叔同坐在昏暗的阅读区长桌尽头闭目养神,林小笑在一旁看了眼时间:“老板,四天了。”


   “嗯,”李叔同点点头。


   这时,远处传来虚弱的拍门声,路广义在某扇门里骂骂咧咧、断断续续的说着:“李叔同,你把我老板关哪去了,我路广义不会放过你的,庆氏也不会放过你的。”


   从庆尘消失的第一天,路广义就发现了不对劲,在18号监狱里大闹了一场,差点引来第二次金属风暴。


   于是,庆尘消失了四天,路广义也在牢房里被关了四天。


   直到这第四天,路广义才终于消停了一些。


   林小笑没管路广义的骂街,而是继续说道:“老板,庆尘在里面四天时间,一句话都没说过,也没有崩溃的迹象。”


   “他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从第一天开始放缓呼吸频率,避免水份快速流失,熬过第四天并不稀奇,”李叔同说道。


   “即便如此,能够不声不响熬过四天的,也是凤毛麟角了,他不像是在受刑,反而更像是在等待。但他已经四天没喝水了,再不喝水他会死的,”林小笑焦急道:“老板您惜才,放他一马吧。”


   原本看不惯庆尘那身傲骨的林小笑,竟是反过来给少年求情了。


   因为他也知道,庆尘正在经历着什么。


   叶晚忽然说道:“老板,黑屋可能拿他没什么办法,放他出来吧。”


   只是,李叔同想了想后竟然说道:“换水刑。”


   “老板,他现在极度缺水,一见到水会下意识的去喝,这样他会死的,”林小笑急了。


   水刑,就是将一块毛巾蒙在受刑人脸上,然后往毛巾上淋水。


   水刑就像是个单向阀。水不断涌入,而毛巾又防止你把水吐出来,因此你只能呼一次气。即便屏住呼吸,还是感觉空气在被吸走,就像个吸尘器。


   林小笑很清楚,正常人都扛不住水刑,更何况庆尘这种渴了四天的人?


   当水刑开始的那一刻,一个极度缺水的人会如饥似渴的去饮水。


   可是,那透过毛巾的水不仅会流进庆尘的肚子里解渴,还会灌进肺叶里,摧毁对方最后的生机。


   然而,李叔同似乎已经下了狠心。


   “生与死都看他自己的选择,没见过真正的死亡,怎么走我的路,”李叔同平静问道。


   ……


   倒计时50:09:02.


   第五天。


   黑屋被人打开了,庆尘毫无波动的被人架了出去。


   有人将他放到一张椅子上,然后用厚厚的毛巾盖在他的脸上。


   冰冷的水浇在毛巾上,挡住了所有氧气与生机。


   庆尘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抿着嘴。


   他努力抗拒着自己喝水的冲动,不让自己被眼前的诱惑摧毁。


   旁边,林小笑与叶晚相视一眼,他们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庆尘竟然还能保持清醒的意志,知道自己在面对什么,知道用最后的意志去争取一个活命的机会。


   庆尘感觉到水正从他鼻腔流入,灌满身体。


   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个梦。


   曾年幼的他在梦里被人牵住了手掌,那手掌温热而柔软。


   公园里。


   仿佛阳光下有暖暖的海水包裹住身体,金色的阳光缓缓的翻涌着。


   牵着他的女人忽然头也不回的问道:“小尘,你爸爸外面有人了,不要咱们了。”


   “妈,我想吃冰糖葫芦,”年幼的他开口对前面的女人低声说道。


   女人回头看着他怔立良久:“好,妈妈给你买糖葫芦。”


   女人眼眶红红的,去买了糖葫芦给他:“小尘你在这里吃糖葫芦,妈妈去上个厕所。”


   可是,女人这一去便没再回来。


   庆尘从正午等到日暮。


   他开始哭,可哭并没有什么用。


   有人帮他找来了警察,可庆尘不愿意跟着警察走,他相信妈妈还会回来。


   直到天黑,女人回来了,抱着他痛哭出声。


   年幼的庆尘只当对方是迷路了,现在才找到他。


   水刑中,庆尘的大脑竟是逐渐清醒过来,原来自己不是第一次被舍弃了啊。


   似乎自己古怪的记忆能力也是从那时候开启的。


   可,记忆太好并不是什么好事,那每一种痛苦,他都记得。


   清清楚楚。


   庆尘感受着缺氧的大脑,还有抽搐的肢体,水流开始朝肺叶倒灌进去,可他却依旧像是雕塑似的坐在那里。


   没有挣扎,也没有乞求。


   黑暗里有人在说:“跟妈妈走吧。”


   庆尘轻声回应道:“不用了,妈妈。”


   黑暗里的声音再次说道:“跟妈妈走吧。”


   庆尘的声音坚定了起来:“不用了,我说不用了,妈妈。”


   刹那间,他脸上湿掉的毛巾被人揭去。


   昏暗的光线此刻也显得有些刺眼,他模糊的看到,林小笑正焦急的拍打着自己的背部。


   李叔同静静的站在他面前问道:“为什么不曾乞求,我还欠你一个要求。”


   庆尘迎着刺目的光,倔强的看向对方,他将气管里的水都呛了出去,然后坚定说道:“因为你们并不需要一个软弱的人。”


   某一刻,李叔同忽然又想起对方第一次下棋时的模样,也是毫无退路的勇猛与倔强,像一匹荒野上独行的狼。


   他知道了,这就是他要找的人。


   李叔同又问:“你能忘记我今天对你做的一切吗?”


   “忘不了,”庆尘说道:“但我不介意。”


   “很坦诚,很好,”李叔同转身朝审讯室外面走去:“从明天开始我亲自教你,我带你走这人世间所有捷径里,最远的那条路。”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