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川州人

   熟悉的声音。


   有人在用力的拍打着合金闸门,有钢铁猛兽在囚室里怒吼着,新人们,欢迎来到18号监狱!


   庆尘从硬板床上坐起来,嘴角流露出一丝微笑来。


   他在心里默念,新人们,欢迎来到18号监狱。


   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再次穿越回来的那一刻,庆尘真切感受到了自己内心中的雀跃与兴奋。


   这里有他熟悉的人,熟悉的规则,以及未来的期盼。


   仿佛他本就该属于里世界,而不是表世界。


   这里没有让他不想回忆的往事,也没有需要牵挂的人。


   自己只需要往前走,哪里都是新的方向。


   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臂,却愣住了。


   回归倒计时160:20:09.


   减去他睡觉的时间,这次倒计时竟是七天!


   这太意外了,庆尘甚至都已经习惯了48小时倒计时,结果规则却突然改变。


   为什么呢?


   有什么规律?


   看来这穿越的规则还需要继续探索。


   庆尘来到合金闸门前,合金闸门应声打开,就像是准确的迎接他一般。


   走廊外的囚犯们见到他,纷纷上身微屈,以鞠躬的方式打着招呼。


   相比表世界,这里才更像是他的主场。


   庆尘伫立在走廊里,隔空给路广义打了招呼,对方立刻心领神会。


   待到所有囚犯排队下楼后,路广义立刻开始着手控制新囚犯的事情。


   他知道,这就是庆尘的意思。


   虽然这样会让其他两个势力怒气飙升,说不准哪天就会因此爆发冲突。


   但他进18号监狱就是为了给庆尘开路的。


   做马前卒就要有马前卒的觉悟,过河的卒子不能后退。


   功成活,功败死,一身荣耀得拿命换。


   当下,李叔同也默许了路广义的行为,他似乎也想看看庆尘打算干什么。


   今天来了七名新囚犯。


   在路广义抓新囚犯的时候,其中六个人似乎都是二进宫了,选择直接认命。


   有经验的囚犯都清楚,忍过去就好,如果反抗的话可能会更难受。


   然而路广义在抓最后一个新囚犯的时候,那新囚犯竟是在不停的躲闪。


   可是这位囚犯身上一个机械肢体都没有,以他普通人的身体素质,哪跑得过那些钢铁猛兽?


   就在路广义将将要抓住他的时候,新囚犯急了:“莫挨老子!你抓老子干啥子,格老子爬!”


   这货一边说还一边跑着躲避抓捕,嘴里一直骂骂咧咧的:“你莫惹老子哈!老子一耳巴子甩死你个胎神!”


   庆尘:“???”


   这一口地道的川州话直接给他听愣住了,要知道里世界是没有方言的,全民都在讲普通话啊!


   不光是庆尘愣住了,连带着路广义等人也都一脸懵逼:“这孙子特么是在说啥?你们能听懂吗?”


   大家面面相觑:“大概能听懂,但没完全懂。”


   当全世界都在说同一种口音的时候,便显得方言是如此的格格不入与突兀……


   庆尘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货是个穿越者!


   因为庆尘自己说的普通话,洛城的普通话也相对普及,所以他之前根本没意识到,原来方言才是暴露表世界存在的最大隐患……


   这一刻庆尘甚至都能想象到,那些携带着方言口音的穿越者,会面对什么样的状况。


   可是这货一嘴的川州方言,怎么会穿越到18号监狱呢,按照庆尘和何小小之前总结的规律:全国只有19个城市密集出现穿越者,而且同一个穿越者似乎都穿越到了差不多同一个位置,所以应该是洛城的人才会穿越到18号城市这里啊。


   难道自己总结的规律有问题?穿越的落点是随机的?


   不对,肯定有特殊情况。


   他看了一眼楼下的李叔同三人,这三人表情明显有了变化,一个个全都凝重了起来。


   庆尘觉得,只要对方不是傻子,绝对能从这接二连三的变故中察觉到些什么。


   里世界的人知道表世界,是早晚的事情,因为穿越者太多了!


   李叔同看着不远处的闹剧,转头对林小笑说道:“去抓了他,仔细审问一下,包括之前的黄济先、刘德柱,我觉得他们可能来自同一个地方。”


   “明白,”林小笑凝重道。


   一口独特的川州方言,让李叔同把这段时间出现的所有奇怪事情,全都串联到了一起。


   这一次,他没有再坐视不管,而是直接让林小笑出手。


   话音一落,川州人应声而倒,陷入梦魇之中。


   林小笑走到路广义面前,平静道:“让开,人给我。”


   然而,纵使面对林小笑这样的人物,路广义也硬着头皮说道:“我们老板开口才可以。”


   说着,路广义转头看向还在三楼走廊阴影里的庆尘。


   囚犯们愕然,路广义自己不就是老板吗,怎么还有老板?


   直到此时此刻,路广义身边的囚犯才明白,原来庆尘不是一个好运的少年,偶然结识了李叔同。


   对方本身就是一尊真神。


   姓庆,又是路广义的老板!


   想到这里,不少曾打过庆尘主意的囚犯,竟是当即打了个寒颤。


   只要生活在这里世界东大陆上的人,就没有人能无视庆氏这个庞然大物。


   这是一个所有人都只能活在五大财团阴影下的时代。


   没事的时候,大家可以纵情享乐。


   但真的与这庞然大物遭遇时,大家便会回忆起自己人生中,曾被财团支配过的恐惧。


   无人可以幸免。


   林小笑看着路广义笑道:“你知道我老板的身份还敢站出来阻拦,倒是有点硬骨头,挺好的。”


   庆尘也不愿路广义为难,他点点头示意放行。


   林小笑排开人群,单手拎着那名川州人往外走去。


   庆尘看到监狱一侧厚重的合金闸门缓缓为林小笑抬起,待到对方穿过之后才缓缓合上。


   看样子李叔同等人竟能在18号监狱里出入自由!


   可既然是出入自由,那对方为什么不离开这里呢?


   他缓缓下楼走到李叔同对面坐下:“林小笑去哪了?”


   “出了点令人意外的事情,”李叔同把大猫揽进了怀里缓缓说道:“虽然我现在也搞不清是什么意外,但应该是一件超出我想象的事情。以往,我身边如果接连出现身份不明的人,我会觉得可能是有人做了周密的计划,想要从我这里得到点什么,但这次好像不一样,对方没有计划,好像也……没有脑子。”


   庆尘听后默默无语半晌。


   这时候庆尘意识到,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先不说那位川州的同乡,单说刘德柱这货肯定就抗不过林小笑的审问。


   首先刘德柱不过是个温室里的学生,意志力并不强。


   其次,林小笑还掌握着神秘的梦魇能力,这种能力在审讯过程中搞不好会让人不知不觉就说出真相。


   表世界暴露已经是必然,而且会很快。


   可他什么都不能做。


   他有卡农的谱子,但他很清楚面对李叔同这种杀伐果断的人物,一个谱子无法挽回什么。


   庆尘只能等待。


   ……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