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歹徒

   “其实……我也不是真打你零花钱的主意,我就随口问问,”庆尘有些尴尬的说道。


   这一刻,连他自己也有点害臊。


   真是想钱想疯了啊……


   不过,庆尘已经意识到,李彤雲也在怀疑他是穿越者。


   或许是因为自己对里世界太感兴趣,老是问东问西,又或许是自己猜穿了她。


   当他毫不犹豫说自己不需要里世界金钱的时候,对方打消了怀疑的念头。


   今晚总体来说庆尘是很有收获的,起码确认李彤雲的穿越者身份了。


   如今自己身处庆氏影子之争里,多一个朋友总好过没有朋友。


   虽然李彤雲只有十岁,但说不定哪天就帮上忙了。


   就像他当初第一次穿越前拜菩萨一样,准备工作必须做在前面。


   趁着江雪还没洗完碗筷,李彤雲低声对庆尘说道:“我在表世界真没什么零花钱,要不庆尘哥哥你换个条件吧?”


   “换什么条件?”庆尘问道。


   “我哪知道,反正你不能告诉我妈妈,”李彤雲再次压低了声音。


   “行吧,这事你先欠着,”庆尘看了一眼厨房里江雪的背影:“你记得在里世界照顾好你妈妈,我看大家说,里世界还挺混乱的。”


   “嗯,放心,”李彤雲心满意足的说道:“等你以后有机会穿越到里世界,我保护你们!”


   庆尘有些哭笑不得,小孩子的承诺是如此纯真又简单。


   他跟江雪打了个招呼便下楼了,相比楼上,自己家里就显得冷清了许多。


   没有亲人,也没有人交谈。


   庆尘打开手机看了眼班级群,里面依旧是没有营养的盲目讨论,高二3班里的穿越者,应该就只有他和南庚辰了吧。


   他又打开微博,赫然发现有两条热搜正在快速攀升:国外有神秘组织出价悬赏,天价购买机械肢体和里世界的未来科技物品。


   有人截图放到了网上,对方甚至还列下了物品清单:NECE抗衰老药物,EDE-002基因药剂……


   其中,甚至还有许多癌症类别的靶向药,都是表世界尚未研发出来的。


   这些未来科技物品的清单其实有一个共同特性:救命、续命、永葆青春、增强身体机能。


   该组织声称已实验过药物的功效,确实可对表世界人类生效。


   他们甚至公开向穿越者传授携带方法:将药片用保护膜包裹后含入口腔,或者吞入腹中、塞入直肠。


   庆尘看到这里便皱起眉头,这些人为了从里世界带东西回来,竟是直接用了毒骡子的方法。


   要知道靶向药、抗衰老药物这种东西的价值难以估量,一个富豪如果身患癌症马上就要死去,而他唯一的希望就是里世界的救命药,那他会出什么价?


   什么价格才能与生命等同呢?


   当然救命的东西还有很多,例如仿生肾脏、心脏,可这东西没法携带。


   庆尘有些感慨,就在自己还琢磨着如何成为超凡者的时候,有人就已经做起了生意。


   但这方法,他现在可没法用。


   你想要实物交易,必然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当然也可以直接用U盘带回技术,但是一般穿越者谁能接触到里世界的核心科技?未来也许可以,但现在似乎还没这样的人。


   庆尘到现在为止,在那个18号监狱里连外界的信息都很难接触到。


   最重要的,还是与李叔同搞好关系。


   等等,庆尘忽然意识到,这个神秘组织还收购机械肢体!


   前几天还刚刚有穿越者被人割去了双腿,现在这些人开天价收购,怕是会更加助长这种针对穿越者的犯罪吧!


   此时庆尘忽然想起自己放学回来时,在院子里看到的那两个陌生男性!


   他悄无声息的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一条细细的缝朝外面看去。


   只是,原先还在外面蹲着的两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庆尘只犹豫了三秒钟,便立刻拨打了110:“喂,你好,我这里是行署路4号院12号楼,我晚上的时候发现两个很可疑的男性,我觉得他们不怀好意。”


   他犹豫是因为,如果自己判断错了,那自己就报了假警。


   电话对面的女接线员确认道:“您在行署路4号院对吗,我再跟您确认一下,您看到了两名陌生男性在小区里了……”


   话还没说完,楼上忽然传来了李彤雲的尖叫声!


   “请马上出警,谢谢!”庆尘说完便挂了电话。


   他判断的没错,这两人就是冲着江雪来的。


   在他从两人面前经过时,那两人一共看了四个方向,其中一个就是江雪家的窗户!


   庆尘来到厨房里拎起他之前买的工兵铲,在将要出门的时候,他又犹豫了。


   他只是个普通的17岁学生,他见过死亡但他依旧是个普通人!


   对方是两个成年人,甚至不止两个,自己是否能对付?


   咔哒一声,庆尘拧开门把手,拎着工兵铲便冲了出去。


   他不是什么烂好人,他很自私,他看见同学在18号监狱里疯掉也无动于衷。


   但坐视李彤雲这样的小孩子遭遇毒手,庆尘办不到!


   某一刻他在想,就算自己拥有了超凡脱俗的能力,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勇气,那就算自己得到了能力也没什么用。


   只不过就在他开门的时候,却见那一名中年男子竟是从楼梯上翻滚了下来。


   对方胳膊不规则的扭曲着,早就趴在楼梯斜坡上昏迷不醒。


   在他旁边,还散落着一柄弹簧刀。


   庆尘再抬头向上看去,赫然看到面带血迹的江雪正站在楼上,白色长袖T恤也被一条条血印染红了。


   女人的一只袖子被撕扯破了,露出对方亮着蓝色光芒纹路的机械手臂,纤长而有力,优美却坚硬。


   对方浑身都在颤抖,眼神却渐渐坚毅起来。


   母亲保护女儿的心情,寻常人是理解不了的。


   此刻的江雪有种别样的魅力,有点硬核。


   江雪看了看庆尘,又看了看他手里的工兵铲,平复了一下心情才说道:“谢谢。”


   她知道庆尘是来帮忙的,能在这种时候出手帮忙的人,她必须记住。


   “只有一个人吗?”庆尘问道。


   “还有一个,跑了,”江雪回答。


   “小雲有事吗?”庆尘问道。


   江雪说道:“被吓坏了。”


   庆尘皱眉:“你先照顾小雲。”


   说完,他冲出楼道正看到一个身影在夜色中狂奔而去。


   江雪想要阻拦他,可还没来得及开口,少年就已经消失于夜色中。


   不过她忽然发现,对方是往另一个方向跑的。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