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怎么赚钱

   黑衣人出现之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们身上。


   不止是庆尘所在的高二3班,甚至连对面教学楼上都有人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学生们一个个扒着窗户朝这边看来。


   其实也不怪学生们惊讶。


   当庆尘第一次与对方照面的时候,对方给他的压迫感让他记忆犹新。


   这种独特而又锋利的气质,在学校里是异常醒目的。


   庆尘始终都将身形藏匿在南庚辰旁边,不过他多虑了,对方都没有往自己教室里多看一眼。


   此时庆尘大致有了推断,能够让学校教务处长配合的组织,一定有官方背景,这或多或少的让人安心了一些。


   只不过,黑衣人们将刘德柱带离后,第一节课快下课的时候又将他放了回来。


   一下课,周围班级的学生全都冲了过去,一大堆人围着刘德柱问道:“那些黑衣人是谁啊?”


   刘德柱也懵懵的:“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教务主任石青岩只说让我配合他们就行。”


   “那他们找你干嘛?”学生问道。


   “先是让我登记了家庭住址和联系方式,还有紧急联系人的电话,”刘德柱回忆道:“然后告诉我现在不能离开洛城,后面可能要给我们这些穿越者集中训练一下什么东西,他们现在还在筹备,不确定什么时间能筹备好。”


   “洛城穿越者多吗?”同学们问道。


   “好像还挺多的,”刘德柱说道。


   “他们找你还有什么其他事情吗?”


   “奥对了,”刘德柱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他们拿着几张十字路口监控拍下来的照片,问我有没有见过一个人。照片里的人年纪应该不大,照片是晚上拍的所以有些模糊,对方穿着灰色的卫衣,带着鸭舌帽,看不清长相。”


   就在其他同学还听的津津有味时,庆尘却忽然皱起眉头。


   因为刘德柱所描述的人,可不正是他自己吗?


   “为什么要找他?”同学问道。


   “黑衣人说他也可能是个穿越者,曾出现在另一个穿越者家门口,”刘德柱说道:“对方倒也没有瞒着,只说这个穿越者有些特殊,反侦察能力很强,不是我这种普通学生能比的。如果见到相貌相似的人,一定要先给黑衣人打电话,自己不要去随便接触。”


   庆尘默默无语,他没想到自己给黑衣人们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或许是对方后来又调取监控,所以确认自己的反侦察行为了。


   只不过,对方为什么要问刘德柱呢?


   还没等他想明白,就有一个同学问道:“那他们问你这事干嘛?”


   “奥,他们说根据监控录像追踪线索,对方的活动区域应该就是这方圆三公里,只不过咱们这一片小区老旧,道路也狭窄老旧,很多地方没有监控或者坏了,所以线索就断了。”


   庆尘心中轻轻松了口气,对方线索断掉并不是巧合,而是他当天专门换了一件两年都没穿过的衣服,又故意避着监控走。


   看来自己时刻做好准备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刘德柱说道:“也不是只问了我一个人,还问了学校的一些老师,他们怀疑那个穿越者如果还是学生,那很有可能就在咱们学校里,只不过老师们也没认出来。”


   因为身边出了个穿越者,洛城外国语学校里传的沸沸扬扬。


   每节课的课间,都会有人成群结队的从刘德柱班级门口“假装路过”。


   其中,还有不少好看的女生在教室外窃窃私语,让刘德柱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南庚辰坐在教室里羡慕的看着窗外:“人家穿越过去就到了大佬旁边,还跟大佬说了话,说不定哪天就成超人了。人和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庆尘瞥他了一眼:“羡慕?”


   “你不羡慕吗?”南庚辰嘀咕道:“之前还说赚大钱请你吃饭来着,现在看样子也不行了。”


   “那就踏踏实实上学呗,还有那么多普通人好好生活呢,也不一定非要成为穿越者,”庆尘说道。


   南庚辰欲言又止。


   他现在是既不想别人发现自己穿越者的身份,给自己带来危险,然后少年人的心性又想让别人羡慕自己。


   所以就在穿越者与普通人的身份之间反复横跳、掩耳盗铃。


   快到晚上时,学习委员来找到庆尘和南庚辰:“庆尘,书本费就你俩没交了。”


   庆尘想了想说道:“我爸妈不在家,我想晚两天再交。”


   学习委员点点头又看向南庚辰:“南庚辰,你的书本费呢?”


   南庚辰不好意思道:“我也晚两天……”


   学习委员没说什么走了。


   其实班里人都知道南庚辰和庆尘家庭条件不太好,但大家也不会因此多想什么。


   同学聚会什么的不喊他俩,也不过是知道他们囊中羞涩不会出来而已,倒也没有看不起的意思。


   高中时代就很势利眼的学生,比例还是很少的。


   而且庆尘还是学霸,本身学霸在高中时代就带着一种无敌的光环。


   很多人以为高中生天天在想着:这个同学的家里好有钱,我要跟他玩,那个同学家里好穷,我不跟他玩。


   但事实是,高中生们的心思还没有那么复杂,大家想的事情大致一样:是特么谁发明的函数?嗯?让我看看是谁的选择题只得了15分,草,是我自己!


   这时庆尘看向南庚辰:“你怎么也没带书本费?”


   “我妈被我爸气的回我姥姥家住了,这钱只能找我爸要啊,”南庚辰嘀咕道。


   “你爸没给?”庆尘问道。


   “没。”


   “他咋说?”


   南庚辰说道:“他让我把书还给学校……”


   庆尘:“???”


   忽然之间,一个书本费难倒了两个苦哈哈的穿越少年。


   这也提醒了庆尘,自己该赚钱了。


   他倒是可以继续用象棋去欺负那帮老大爷,可问题是那也不够啊,而且大家现在都学聪明不跟他下了。


   所以,还得想想怎么从里世界赚钱才对。


   没道理守着宝山却一次次空手而归。


   ……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