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经历过痛苦的人生,才会更高等

  林小笑问道:“既然你能抗拒梦魇,为何还要进来?熬过五分钟不睡你自然就能摆脱梦魇的召唤了。”


  “我以为你有话要说,所以就来了,”庆尘说道:“这次想要测试什么?”


  “从今天开始就不是测试了,而是老板要我带你走一段路,”林小笑回答道。


  “带我走一段路?”庆尘疑惑:“什么意思。”


  “用梦魇给你演化人性,让你经历一些苦难,”林小笑说道:“不过你现在如此轻松的就抗拒了梦魇,看样子以后梦魇也没用了,得老板亲自带你。”


  庆尘若有所思。


  这种梦魇跟上次不同,反而更像是老师给学生安排的课程。


  不过这时候林小笑说道:“别想了,老板现在依旧只是欣赏你而已,往后你能不能成老板的学生,还说不准呢。”


  “你在羡慕我,”庆尘说道。


  “羡慕,”林小笑坦然承认了:“不是谁都能成为老板的学生,起码我和叶晚就不行。”


  “为什么?”庆尘不解。


  “因为我俩都没熬过第一关,”林小笑说道:“但老板觉得,你应该能熬过去。”


  “熬过去?”庆尘愣了一下。


  林小笑神秘一笑:“那是一条向死而生的路,每一次提升自己都需要走一遭绝境,感受一次痛苦。”


  “那为什么是我?”


  “因为老板说你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


  “既然如此痛苦,那你为何还要羡慕?”庆尘问。


  “因为那是一条修行之路,拥有无限的潜力,而我和叶晚的上限早已注定,”林小笑有点向往的说道:“那条路虽然痛苦,但你要明白,经历过痛苦的人生,才会更高等。”


  庆尘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而是问了其他的疑惑:“李叔同先生多少岁了。”


  “问这个干嘛?”林小笑奇怪道。


  “没事,就问问,”庆尘说道。


  他有此一问是因为:如果他来到里世界的时候,表世界的时间相对他而处于静止,那么也就是说,他要比寻常人苍老的更快。


  不是说他身体机能衰老的快,而是他把生命平分给两个世界了。


  到时候他的同龄人才四十岁,他却已经是六十多岁的面貌与身体机能了。


  所以他想知道,李叔同那种超越凡俗的能力,是否可以让人延年益寿。


  林小笑看了他一眼:“你猜猜看?老板的年龄可不好猜。”


  庆尘想了想说道:“40岁?”


  “说小了,”林小笑说道。


  “60岁?”


  “不对。”


  “120岁?”


  “停停停,别猜了,再猜把老板猜走了,”林小笑说道:“老板今年52岁。”


  庆尘顿时震惊了,要知道李叔同的外貌看起来不过三十五六岁的样子。


  “瞧你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老板这种人就算活到一百多岁我都不奇怪,”林小笑说道:“我们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跟着他了,这么多年我都没见他变过样子。”


  “你们为什么跟着他?”庆尘问道。


  “没有为什么,我、叶晚,还有许多人,都是孤儿,”林小笑躺在燥热的沙子上,他将胳膊枕在脑袋下面仰望天空,天色忽然黑了,空气也没那么热了:“你生在庆氏,所以不会明白外面的人生有多么惨烈,成为孤儿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也许是父母走在路上刚好遇到了社团成员,发生了口角,也许是你刚发了工资被人盯上,也许是工厂里化工材料泄露污染,也许是用神经连接虚拟网络时被黑客攻击,反正大家就这么随随便便就死了。”


  “然后你付不起房产税,保险公司又拒绝赔付,银行把你的房子拿走,把你赶到大街上,没人会管你的死活。”


  “那个时候你的人生已经灰暗无光,社团想要抓你去当毒骡子运毒,更恶毒的虐待你然后拍摄视频做成虚拟人生去卖钱。”


  “这种时候有人出现在你面前说‘跟我走吧,我给你一段新的人生’。”


  “不管他是谁,你都会跟他走的。”


  庆尘静静的看着林小笑,这一刻他才明白,原来自己的人生与对方的人生相比,那点苦难并不算什么。


  “他为什么收养你们?”庆尘好奇道。


  “因为我们是可用之人,”林小笑说道:“他要做的事情,一个人做不来。”


  庆尘愣了一下,他至今还不知道所谓的骑士组织与黑桃组织的目标是什么,也不知道黑桃要抗衡的庞然大物是什么,是五大公司吗,还是其他的?


  但李叔同收养林小笑、叶晚他们,明显是存了利用的心思吧,但林小笑他们好像并不介意。


  说到这里,林小笑起身:“行了,早点休息吧。”


  梦魇散去,庆尘依旧在昏暗的囚室里,躺在冰冷的床板上。


  如今他已经见过李叔同神秘莫测的层次了,那他手里的卡农,是否足够跟对方换取这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机会?


  庆尘不确定卡农够不够分量,而且他也没办法解释卡农的来源。


  再等等。


  等待和希望,人类的所有智慧都包含在这两个词汇里。


  ……


  倒计时240000.


  18号监狱的某个角落里。


  “有人吗?放我出去啊,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有人用力的拍打着合金闸门,高声呐喊着。


  洛城穿越者刘德柱正被关押在一间单独的囚室里,与寻常囚犯的牢房不同,这房间里竟还有一个监控摄像头紧紧盯着被关押人员。


  从他找李叔同刷任务后,便被关在了这个隐匿的角落,再也无人问津。


  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也看不到日出日落,刘德柱只能依靠机器人的送饭时间来判断,外面现在是几点了。


  他拍打合金闸门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自己没有力气,嗓子也有点哑了才停下来。


  这座监狱好像就只剩下他自己似的,没人回应他的请求与愤怒。


  刘德柱想不明白,别人在里世界都过的风生水起,又是机械肢体又是社团成员啥的,怎么到自己这里就变成了这样?


  而且自己来之前还刚跟同学们吹过牛,说自己是穿越者。


  等24小时后回表世界了,自己该怎么跟同学们说?


  同学们问,你在里世界是什么身份?


  自己怎么该怎么开口啊?


  说自己在一个里世界的行政单位里有个铁饭碗,什么都不用干,每天就有饭吃?


  说自己已经转职成功?转职囚徒?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