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世界的中心

  监狱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都隐隐猜到,郭虎禅这光头大汉进来后会和李叔同起摩擦,所以大家都想看看会发生什么。


  此时此刻,郭虎禅顺着众人的目光,直奔李叔同而来。


  他用宏亮的嗓门说道:“咱也不用拐弯抹角了,我这次来就是为了ace-005号禁忌物,你告诉我它被收容在监狱哪里,我取了就走。”


  李叔同拍了拍大猫示意它自己去一边,然后才温和笑道:“面对前辈要客气一点才不容易吃亏啊。”


  郭虎禅浑不在意的说道:“你把ace-005号禁忌物给我,我自然会对你客气一些。”


  李叔同好奇:“黑桃组织怎么也突然对禁忌物感兴趣了,听你这语气,我还以为你加入禁忌裁判所了呢。”


  郭虎禅缓缓来到李叔同对面五米远的地方站定:“我黑桃想要对抗那些庞然大物自然不能放过一切助力,你骑士组织与我们目标殊途同归,应该明白我们的处境。”


  李叔同笑道:“可为什么先来找18号监狱的这只禁忌物呢?”


  “外界传闻说陈氏财团与你做出约定,只要你能收容镇压它,就给你在18号监狱里的绝对自由,而由你李叔同亲自收容镇压的禁忌物,必然格外强大,”郭虎禅说道。


  “你误会了,我可没和陈氏做过什么交易,”李叔同耐心解释道:“不要因为道听途说就胡乱做出判断。”


  庆尘默默的听着,上一次看见禁忌裁判所这五个字,还是在何小小的攻略视频里。


  而这禁忌裁判所,似乎是专门为禁忌物而存在的。


  他意识到,郭虎禅所说的禁忌物,应该也是自己来寻找的东西,那或许就是自己身处影子之争的考验任务。


  这时,郭虎禅再次往前踏了一步:“ace-005在哪?”


  李叔同摇头:“我知道,但我不会告诉你。”


  “为什么?”郭虎禅再踏一步,他身上纹身似的图腾竟仿佛活了起来,疯狂扭动着的变幻图案。


  咚的一声,所有人都感觉到当这一步踏下的时候,连地面都在轻微颤抖。


  李叔同笑了笑:“没有为什么,因为我还挺喜欢ace-005的。”


  三千多名囚犯开始骚乱起来,他们在18号监狱里憋闷太久了,随时随地都有警卫力量看管着他们,无形的秩序仿佛枷锁一样捆绑着所有人,而现在……是久违的混乱。


  钢铁苍穹上的72台金属风暴,有36台因此开始迅速转动。


  囚犯们惊呼起来,以往怎么也得暴动个半小时,机械警卫控制不住场面之后金属风暴才会启动。


  但这次不一样,还没等他们暴动起来便直接启动!


  此时,除却漩涡中心的李叔同与郭虎禅,只有庆尘心无旁骛的抬头看着钢铁苍穹。


  混乱中没人注意到他后撤了几步,然后转身走向另一个方向。


  刹那间,郭虎禅箭步向前一拳砸出,铜钟似的拳头瞬间奔向李叔同面门,动若雷霆。


  随之而动的,是金属风暴的枪管,一时间36台冰冷机器开始迸射枪火,无差别对18号监狱所有囚犯进行火力压制。


  不是金属子弹,而是橡胶弹。


  这36台金属风暴纯粹为镇压用,而另外36台,才是真正的大杀器。


  如雨似的橡胶弹倾盆而下,囚犯们被打的人仰马翻。


  郭虎禅拳风如雷,18号监狱里雷雨交加。


  可是就在下一瞬那拳头忽然停了,只见李叔同笑意盈盈的抬手在面前,生生的止住了轰鸣的拳势。


  李叔同站在郭虎禅面前一动不动,稳如苍山。


  他回头想看看庆尘有没有事,毕竟这少年和他们不一样,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可是李叔同忽然愣住了。


  因为他身后两米外的庆尘,正平静的坐在他平时所坐的餐桌旁,那是他每日里看象棋残局的地方。


  36台金属风暴使用橡胶弹无差别的镇压着监狱里的暴动,弹道密集交织着,庆尘却坐在所有弹道的射击死角里。


  18号监狱里唯一的射击死角。


  大雨倾盆。


  却一滴都没落在少年身上。


  就仿佛那少年才是世界的中心。


  ……


  来自钢铁苍穹上的黑雨,渐渐停歇了。


  除庆尘、叶晚、郭虎禅、李叔同、林小笑以外,所有囚犯都痛苦的抱头趴在地上。


  大家浑身疼痛着,有些人趴下的慢了,竟被金属风暴打的鼻青脸肿。


  与这些人的狼狈相比,安然坐在餐桌前的庆尘,竟是有一种超然物外的脱尘气质。


  不知道为何,李叔同总觉得自己明明才认识这少年没几天,却越看越喜欢。


  对方的心性与能力,都不是同龄人能够拥有的。


  这就是庆氏将要选出来的影子吗。


  自己这边何时才能找到这样的后继者?


  想到这里,他用手掌将郭虎禅的拳头推了出去,这举动看似随意,可郭虎禅的身形却直接向后退了五六米才堪堪站稳止住。


  郭虎禅没再莽撞,而是原地盘坐着调整呼吸。


  这场战斗从头到尾,他也不过是让对方身上的白色练功服晃动了几下而已。


  过去总有传闻说李叔同堪称当世半神,但对方成名年代已经非常久远了,以至于郭虎禅这种年轻一代高手根本没有亲眼见过。


  这次黑桃组织让他来18号监狱找ace-005禁忌物,另外看看李叔同如今实力到了什么地步。


  现在郭虎禅已经明白,自己和李叔同之间的差距,仍旧如鸿沟一般。


  李叔同将目光从庆尘身上挪开,转而看向郭虎禅笑道:“还打吗?”


  浑身图腾已归于平静的光头大汉瓮声瓮气说道:“不打了不打了,打不过还打什么,放心,就算你不说,我也一样能找到ace-005禁忌物。”


  庆尘感觉这光头有点意思。


  明明刚刚还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样子,现在却突然认怂了。


  对方倒是没看上去那么凶悍,一架打完之后反倒光棍了起来。


  前后态度的转折有点大啊。


  然而郭虎禅想的是,既然李叔同知道禁忌物的位置,那他就跟着对方,万一对方哪次说漏嘴了呢?


  “没事的,慢慢找,”李叔同浑不在意的点了点头。


  他不再管郭虎禅,而是走到庆尘的餐桌对面坐下:“这个位置是计算出来的吗?”


  庆尘摇摇头:“我的计算能力虽然比普通人强不少,但暂时也无法承担如此庞大的弹道计算,只能猜个大概。”


  李叔同也摇摇头:“猜个大概不足以支撑你如此精准的找到这个位置。”


  “短暂的计算让我只锁定了4个区域,而你每日必坐的位置刚巧就在这选项里,所以剩下的也就不用算了,”庆尘平静说道。


  庆尘坐在这里是赌,但他又赌对了。


  这种基于概率与判断的选择题,他向来做的很好。


  ……


  夜的命名术月票已经第九了,让我意外的是,我似乎成了改规则后最大的受益者……新书可以投月票后,我的新书竟然五万字就到了第九……


  大家牛逼!


  感谢大家,还是那个承诺,进入前五立马加更三章!新书期没法爆更太多,但上架一定爆更!


  ……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