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命只有一条

原本生活里出现超越凡俗的事情时,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


  就像是一则成年人的童话。


  你小时候没收到的霍格沃兹录取通知书,好像距离自己并不遥远了。


  然而这条恶性新闻就如同一盆凉水,浇灭了许多人心中的热情。


  只有这个时候,大家才能意识到这个世界远没有那么美好。


  或许世界会变,但人性不会。


  未来科技太值钱了,且不说那些仿生机械肢体的材料与结构,单说机械肢体接驳神经元的技术,就足以让许多人疯狂。


  这是真正的未来科技,与其去期待外星科技,倒还不如直接掠夺近在身边的东西。


  而且最关键的是,那些穿越又回归的普通人,在面对一些武力组织的时候,哪怕自身拥有了机械肢体也一样不堪一击。


  死者在家中暴毙,凶手用一柄匕首从他肋下捅入了心脏。


  这柄匕首与机械肢体相比,毫无技术含量。


  这不是童话,反而更像是一则成年人的讽刺寓故事。


  一时间,许多因为热度而冲动着暴露身份的穿越者开始害怕。


  一部分人带着机械肢体归来,担心自己也被暗算。


  另一部分穿越者例如庆尘这种没有机械肢体倒还好,但谁知道别人会不会觊觎一些其他的东西?


  现在,日媒上竟然有人发出猜测,或许杀掉一个穿越者,就能够替代对方取得穿越资格。


  这个猜测实在太疯狂了!


  在它没有证实可行与不可行之前,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恐怕将荡然无存。


  之前还兴致勃勃的南庚辰,终于不再想去哪里请庆尘吃饭的问题。


只听南庚辰小声嘀咕道:"好不容易有个改变命运的机会,咋突然就成恐怖惊悚游戏了。 ”


  要说南庚辰和庆尘俩人也算是同病相怜,都摊上个赌博的爹,搞得家里鸡飞狗跳。


  南庚辰相对好一些,起码父母还没离婚,家里房子也都还没有变卖,日常生活是可以保障的,就是没什么零花钱。


  庆尘更惨一些,什么都没了。


  平日里同学聚会的话,大家也不会喊他俩,毕竟连打个台球的台费都给不起。


  南庚辰有喜欢的女孩,但因为没零花钱,搞得有些自卑也不敢跟那位女同学说什么。


  所以俩人其实都挺渴望赚钱的,南庚辰之前还写小说给杂志投稿,想赚点稿费来着,结果石沉大海。


庆尘见南庚辰灰心,反倒觉得是件好事:"这新闻你也看到了,我是说假如,假如你也穿越过去了一定要小心一点,回来了也别乱说话。 ”


"嗯我知道了,"南庚辰点点头,他有些感慨的说道:"你说咱俩为啥会这么穷啊? ”


庆尘想了想说道:"别人爸爸拼命的时候,你爸在打牌。 ”


南庚辰虽然有点埋怨亲爹,但被庆尘这么一说还是有点不舒服,他不服气道:"那你爸呢? ”


庆尘:"奥,我爸在拼命的打牌。 ”


南庚辰:"......"


两人之间陷入了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后南庚辰问道:"对了,你爸是怎么进去的? ”


"我举报的,我希望他在里面能好好反思一下,"庆尘平静回答道。


南庚辰愣了一下:"要不,你把我爸也举报了吧? ”


  庆尘:“???”


  这时,上课铃响了。


  上午第二节课是英语,但进门的却是地理课老师。


  洛城外国语学校的名字里都带着外国语仨字,必然要重视外语。


  英语老师地位较高,基本每个班的英语老师都非常优秀,学校里还请了外教,初中开始就会每星期给学生上外教课。


  并且,学校里有几个班级甚至专门设置‘日语’‘德语’等小语种科目的,不学英语。


  只见中年地理老师陈彦东在讲台上说道:“你们班主任杜老师有点事请假了,第二节换成地理课,英语挪到明天上午第三节去。”


  庆尘听到这话便愣了一下,也许是今天的事情冲击太多,他总觉得班主任请假好像没那么简单。


  难道杜一泓老师也是穿越者?


  可这么多穿越者集中在洛城,那全国得有多少啊?


  不对不对!


  庆尘低下头来不让别人看到他的瞳孔,顷刻间,他的瞳孔骤然收窄。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像是电影似的在脑海里闪过,所有信息都在刹那间汇总,归纳,整理。


  手臂上刚刚出现倒计时的第二批穿越者。


  知道自己将要穿越后,惊慌失措的小女孩在父母陪同下接受采访。


  出来直播带货的穿越者主播。


  一条条信息,像是天上飘下了落叶,而庆尘则信手将一片片“有用”的落叶从空中拈起。


  下一刻庆尘愕然抬起头来,今天所发现的穿越者就像是点状分布似的,集中在十多个城市里。


  甚至某些城市的居民在网上发出疑惑,为何自己城市里一个穿越者都没见。


  也就是说,穿越者的分布,可能是非常集中的!


  集中在十几个城市里!


  分析量太大了,庆尘忍不住一阵晕眩。


  下午五点四十最后一节课结束,庆尘再次逃课了。


走之前,学习委员大喊:"庆尘,明天该交书本费了,别忘了啊。 ”


"知道了,"庆尘挥挥手。


  然后,他便在南庚辰羡慕的目光中快速离开了教室。


  暮色黄昏里,刚刚下课的学生们奔向食堂吃饭,等待着晚自习的到来。


  而庆尘则快速从人群中穿过,从校园围墙的一处角落翻墙出去。


  回家,脱掉校服换上自己不常穿的衣服,然后带了一顶鸭舌帽出门。


  他在手机上搜索了银润中央花园的地址,距离学校大概有六公里的样子,那是黄济先所在的小区。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某种冲动促使着他想要去看看,虽然也不知道对方具体住在哪栋楼哪个单元,但他就想去看一眼,想知道黄济先回归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在里世界又遭遇了什么事情。


  庆尘没有多余的钱打车了,兜里仅剩下五毛钱,在他下次和福来超市张大爷下棋之前,这就是他的所有积蓄。


  跑步吧。


  以往庆尘并不是很重视锻炼身体,也就在学校里跟着跑跑操。


  但他现在忽然意识到,不锻炼不行了,自己必须拥有强健的体魄才可以面对足够危险的世界。


  要知道。


  命这个字在中华汉字里从来都没有过同音字,或许这本身就暗示着,命只有一条。


  必须珍惜。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