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影子

  在这座钢铁猛兽横行的监狱里如何生存?


  庆尘没法指望来路不明的路广义,因为他怕自己顶替原主的身份暴露。


  他也没法指望其他来自同一时空的同乡,因为对方比自己惨多了。


  于是,庆尘坦然将自己的能力告知李叔同,来证明自己是一个有用的人。


  毫无疑问,李叔同就是这座监狱里地位最超然的存在,自己这么做虽然冒险,但却是最好的出路。


  李叔同背着手悠然离开,叶晚和大猫跟在他身旁,而林小笑则嬉皮笑脸的不知道去哪了。


  中午还没到开饭时间,打饭窗口便提前为李叔同开放了。


  叶晚去给李叔同和大猫各打了一份饭菜,大猫挑挑拣拣的吃着。


  这时林小笑不知又从何处钻了出来,他蹬掉了自己的鞋子,光脚蹲在了李叔同餐桌对面的椅子。


  大猫瞥了他一眼,叶晚则皱眉说道:“老板面前放尊重一些。”


  林小笑翻了个白眼:“老板都没说啥呢,叶妈你也管的太宽了。”


  李叔同笑了笑说道:“看来是有点收获?”


  “对,”林小笑兴奋的说道:“太有收获了,您知道吗,这个庆尘在外面干干净净的,一点异常线索都查不到,但这样我反而来了兴趣。”


  “因为太干净了?”李叔同问道。


  “对,就是太干净了。他的资料显示他是18号城市的一名高中生,父母车祸身亡,继承了一笔遗产,没有前科,没有案底,没有亲人,”林小笑说道。


  “他是什么罪名?”李叔同问道。


  “盗窃,卷宗上显示他偷了一个刚刚够量刑的液晶电话,”林小笑说道:“您也知道这18号监狱有一半以上都是重刑犯,一般都是前科累累或者被税务机关抓到才会关在这里,他一个盗窃犯,压根就不该出现在这种地方。”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林小笑竟是连庆尘的卷宗都看过了,这在寻常人眼里恐怕已经算是手眼通天的人物了。


  林小笑继续说道:“而且,我找外面的人问了一下,他这个案子存在争议,据说他声称自己是正常购买的液晶电话,钱也付过了,只是售卖电话的人不知为何没有入账,监控也突然坏了没法还他清白。所以,一旦电话销售员翻供帮他作证,或者他付钱的监控视频出现,那么他立马就能出去。您看,这是多么熟悉的手法,大部分进监狱‘办事’的人,都是这么个套路。”


  李叔同若有所思:“判了他多久?”


  “判了六个月,”林小笑回答道:“这怕是18号监狱历史上最短的刑期了,老板,您不觉得这很有问题吗……他还姓庆!”


  庆这个姓在如今这个时代太特殊了,五大公司垄断着几乎所有的经济命脉,其中一家就姓庆。


  而庆又是个很少见的姓氏,所以如果你在路上突然遇到一个姓庆的人,都会心里嘀咕对方是不是庆氏的人。


  “继续,”李叔同笑着说道。


  “您也知道之前庆氏集团安排进来了一个路广义,”林小笑说道:“这种东西很好查,我当时只是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安排这么一个小角色进来,是想干什么?”


  “我记得那个路广义,”叶晚在一旁说道:“他一直在收拢人手。”


  “对啊,”林小笑笑眯眯的说道:“这路广义进来以后就仗着自己机械肢体精良,一路打压监狱里的土著势力,硬生生一个月就跟其他两个派系对抗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我当时就纳闷了,庆氏是送他来统一18号监狱的吗。”


  “庆氏知道老板在这里,”叶晚下之意是,有李叔同在,谁也统一不了这里。


  林小笑眯起眼睛,说到兴奋处恨不得去抠自己的脚丫子:“所以啊,我还想着庆氏是不是疯了,竟然派一个小虾米来18号监狱搞事。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合着路广义是给庆尘这小子探路来了。不管庆氏想干什么,庆尘才是正主,路广义只是个跑腿的而已。”


  这时候林小笑又兀自纳闷起来:“可他们来这18号监狱是图什么呢,如果庆尘这小子真的贵为庆氏嫡系,又怎么肯来这里?”


  李叔同忽然说道:“庆氏可能要选下一代影子了。”


  叶晚和林小笑同时愣住了:“下一代影子?庆尘是候选者之一?所以他来这里是带着任务来的。”


  偌大的财团既要有面子,又要有里子。


  庆氏的家主是面子,影子则是里子。


  影子专门干脏活,手握权柄极重,是庆氏集团地下世界的主宰,除家主以外没人可以辖制。


  只不过,每一代影子的选拔过程都异常残酷,宛如养蛊。


  “看样子庆氏又要搅的大家不得安宁了啊,”李叔同感慨道。


  说话间,有犯人无意间走了过来,隔着五米多远,叶晚忽然转头看向对方。


  那犯人被这震慑心魄的眼神一盯,不由自主的转身朝其他方向走去。


  李叔同三人都不再接着这个话题讨论下去了,林小笑转而问道:“老板,就算他是影子候选者,也没必要把身份背景搞的这么干净啊,好像跟庆氏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


  此时大家都已经笃定,庆尘就是庆氏的人了。


  到他们这种层次,最不相信的就是巧合。


  “除非,这庆尘的身世里,还藏着更大的秘密,”李叔同说道。


  “老板您猜到什么了?”林小笑好奇道。


  李叔同摇摇头:“只是经你这么一说,我忽然觉得他长得有点像一个人。”


  “敌人?还是朋友?我和叶妈见过吗,”林小笑好奇。


  李叔同说道:“你们没见过他,但以后早晚都会见到的。小笑啊,这世上的关系如果能简单的用敌人与朋友来区分,那就太好了。”


  说着说着,李叔同将桌子上的灰色大猫揽进了怀里,轻轻的揉着大猫的下巴。


  大猫舒服的闭上了眼睛,懒洋洋的趴在了李叔同的腿上。


  他对林小笑说道:“我对这个庆尘更感兴趣了,你去试试他的性格。”


  林小笑惊了:“老板您看好他?他可是庆氏的人!”


  “我只是让你去试探试探他而已,又没有要干什么,”李叔同笑了起来:“而且,从庆氏手里抢人,难道不是更有意思吗?”


  “但我感觉他跟咱们不是一路人啊,”林小笑盯着自己的脚丫子低声嘀咕道。


  李叔同笑道:“一个组织里什么样的人都得有,镇山的虎,远见的鹰,善战的狼,敏捷的豹,忠诚的狗,都有自己的职责。”


  林小笑眼睛一亮:“老板,那我在组织里是什么?”


  李叔同想了想:“划水的鱼。”


  叶晚在一旁平静道:“搅棍的屎。”


  林小笑:“???”


  ……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