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倒计时

中年女子快步走到福来超市门口,她看向老头:"张大爷,庆尘怎么又来找你下棋。 ”


  语中双方也是认识的。


只是张大爷的语气就没那么客气了:"你自己的儿子,你问我? 他没生活费了,只能靠下棋给自己赚点小钱吃饭。 ”


中年女子张婉芳愣了一下:"可我每个月都有给他爸爸打庆尘的生活费啊。 ”


这话把张大爷也说的愣了一下:"那我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


  张大爷思忖着,张婉芳也不是什么穷人,看样子给庆尘的生活费也不算少了,但为什么那少年还把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庆尘可不像是败家子啊,一天天过日子都精打细算的,饮料都从来不喝一口。


"可他这时候不是应该在上晚自习吗?" 张婉芳问道。


张大爷这时候才想起:"他好像说他在等人。 ”


"不行,我得回家里看一眼,"张婉芳说道。


说着,她便要拎着蛋糕快步离开,却听她身旁的男人忽然说道:"婉芳,昊昊今天生日,我们已经订好了位置的,吃完还得带他去看电影呢! ”


张婉芳回头看向男人:"庆尘可能逃课了,我不管不问也不行吧。 ”


"他都十七岁了能管好自己,再说了,还有他亲爸呢,"男人说完之后便缓了缓语气:"其实等周末再去看他也行的,今天我们先陪昊昊? ”


张婉芳听了这话便皱起眉头,只是几秒后终究是一声叹息:"行,今天先陪昊昊过生日。 ”


......


  市府西家属院的林荫小道里,庆尘默默的在香樟树下行走着。


  与现代都市的高层楼房风格不同,这院子里都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四层小矮楼,没有电梯、没有燃气,时不时下水道还会堵塞。


  家里是不能使用大功率电器的,因为会跳闸。


  庆尘走进昏暗的门洞,无视了墙上如同牛皮癣一般的开锁、卖房广告,掏出钥匙打开了一楼的家门。


  76平米的房子,两室一厅,一楼的屋子采光很不好。


他掏出手机翻开通讯录,然后拨了出去:"喂,爸......"


电话那边的声音已经打断了他:要生活费找去,我没钱,她现在有钱的很。 ”


  说话间,电话的那一边还传来搓麻将的声音。


"我不要钱,"庆尘低声说道:"我已经很久没找你们要过钱了。 ”


"那是干什么?" 男人不耐烦道:"又要去学校开家长会? 找去,这种事情 . . . . . .


  还没等对方说完,庆尘这次主动挂断了电话。


  他轻轻的靠在紧闭的家门上,然后掀开自己校服外套下的衣袖。


  他怔怔的看着自己小臂上,宛如液晶显示屏似的白色数字与符号:倒计时55813。


  白色数字像是镶嵌在他血肉与皮肤中的荧光纹身,不论他怎么揉搓,都没有办法将它抹掉。


  细看它们,庆尘还看到那数字中有特殊且细密的纹路,像是机械的零件在相互咬合着,充满了未来科技感。


  数字在无声的变动着。


  倒计时55812。(应是5:58:12  经常冒号会掉 凑合着看吧)


  倒计时55811。


  还剩下5小时58分钟11秒,这一切都似乎在提醒着庆尘,5小时58分钟后,会发生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明明没有声音,庆尘却分明在心里听到了秒针跳动的声响。


  庆尘看了一眼挂断电话的手机,又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房间。


  他不知道5小时58分钟后自己将迎接怎样的人生,他只知道,他能依靠的只有他自己。


......


  时间是个很沉重的度量单位,生命的长度,文明的广度,都习惯以它来标记。


  时间的概念存在于每个人的生活中。


  所以当你人生中出现任何一个倒计时的时候,不管它倒计的是什么,都会让你产生一些紧迫感。


  还有5个小时,没人知道这倒计时的终点是什么。


  可能是危险?


  也可能是另一种人生?


  庆尘没法确定,他只能先做最坏的打算。


  所以他必须在这倒计时走完之前,准备一些事情。


  如果真有危险来临,那他要让自己起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有一些抵御危险的能力。


  庆尘换上一身干净的灰色外套,用兜帽的阴影遮住了自己的模样。


  趁着夜色。


  他出门朝农贸市场方向走去,洛城里十月的天色已经暗的很早了。


  居民楼里传来炒菜的声音,蔬菜与油汁碰撞后发出的爆裂声响,紧接着便有诱人的气味飘散出来。


鸡蛋、猪肉、羊肉的味道,如同一条条信息要素似的涌进庆尘脑海,当某一天他需要这些信息的时候,就可以从脑海中抽取出某一根"存档"。


  他在五金店买了钳子与铁锹,在粮油店买了一袋米和一袋面,以及食用盐。


  他还在药店买了几盒抗生素,在超市买了电池与手电筒、压缩饼干。


  在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的时候,他只能尽可能的准备充足一些。


  这些东西,几乎花光了庆尘所有的积蓄。


  庆尘拎着东西回家之后便进了厨房,他先将案板上可用的刀具,都放在了屋子里最趁手的地方。


  菜刀放在枕头下面,剔骨刀则放在床头柜上。


  倒计时2小时43分11秒。


  他确认了一遍门窗都关严了,于是便坐在床边开始沉思:是否要寻找帮手?


  找谁呢?


  母亲有了新的家庭,父亲是个赌徒。


  其实当几个小时之前庆尘发现自己手臂上出现倒计时的时候,只有17岁的他,下意识便想要在父母那里寻求帮助。


  但他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庆尘拿出手机试图对着自己手臂上的白色倒计时拍照,结果却发现,明明自己肉眼可见的白色纹路,却根本没有出现在手机屏幕中。


  昏暗的房间里没有开灯,窗户并不隔音,因为是一楼的关系,所以他还时常可以听到外面行人经过的脚步声。


  外面的脚步声,屋里的呼吸声,微弱光亮的手机屏幕,一切都是那么的宁谧而又诡异。


  这种诡异而又离谱的事情,找普通人帮忙恐怕是没用了,而且自己在学校也没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


  就算有,也不应该将普通人卷进这种事里吧?


  所以,要找帮手的话,只能再想其他的办法。


  等等,庆尘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起身走进客厅翻找起来。


  两分钟后,他默默的看着手里的观音菩萨吊坠。


  然后认真的摆在面前,拜了九下。


  最后一项准备工作,做完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夜的命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