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哇,好大♪好可爱♪”


   一进入寄生宫para site,拉维利亚就兴奋地到处跑。


   “好厉害的豪宅!从今天开始住在这里吗?”


   “嗯……那样的话对护卫很方便。而且这里是安全的。”


   在接受了护卫拉维利亚的委托后,我把拉维利亚请到了寄生宫。


   她是与圣都咒灾相关的人物。这也是将魔物引到圣都的原因之一,也是寻找“诅咒持有者”的最大线索。


   而且,审问官一方并不想放弃这个“诅咒持有者”的线索。而对于拉维利亚,现在到圣都之外也很危险,所以拉维利亚被圣国正式保护。


   现在,我正担任着拉维利亚的护卫……。


   果然要一直守护着拉维利亚是不可能的。毕竟晚上要睡觉的。


   因此,在圣都的空地,经过同意后放出了寄生宫。


   这个寄生宫可以说是便携式的房屋,原本是迷宫来着。


   无论对手是人类还是魔物,都能保证绝对安全。


   “……还真是有着很多诅咒装备呢。”


   米莫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到底有多少种诅咒装备呢?”


   “装备了10个以上哦。”


   “……一般认知的装备框最多只有7个啊,一口气突破界限什么的。话说回来,在这种程度居然还能活着也是相当不得了啊。”


   “最近,我都是根据代价来挑选装备的。虽然说无论怎样的代价都是欢迎的,但毕竟生命只有一次,所以也不能那样做……至少想将代价低的孩子装备起来。”


   “原来如此……是变态吧?”


   “在说什么?”


   “没什么。”


   总觉得莫名其妙就被黑了,一定是心理作用吧。


   “那么,我有工作要回去……拉维利亚就拜托了哦?”


   “好的,交给我吧。”


   米莫慌慌张张张地出去了。


   不愧是审问官长,果然很忙吧。


   嗯……应该不是把麻烦事强加于人然后逃之夭夭吧。


   “又带了一个新女人进来……”


   房主(?)的库库从地板上出现了。


   神出鬼没的幽灵女孩。可能是刚起床,用睡衣的袖子揉着眼睛。


   “诺,诺君!”


   突然被拉维利亚抓住肩膀。


   “诺……你是指我吗?”


   “诺君就是诺君哦!这个可爱的孩子,到底是谁啊?”


   “……”


   马上,拉夫莉亚就缠上了库库。


   突然出现的库库很少见地吓了一跳。


   “从地板上跑出来,身体也是透明的,是幽灵吧?是瞒不了拉布的眼睛的!话虽如此,拉布还是第一次看到幽灵呢!幽灵,来初次见面的lovely吧!看,lovely♪啊,不对,不是那种lovely,而是这种lovely!嗯,对对,相当有潜力的lovely哦!这样一来,和拉布就是朋友了!直至死亡将二人分离之前都是朋友!虽然这么说,但是另一个已经死了呢!手♪”


   “……”


   “……库库。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不要突然变淡哦。”


   “……这个人好可怕。”


   库库在害怕着。


   “第一次见面就让幽灵(?)感到害怕了……”(玖玖)


   “一般来说,幽灵才是威胁的一方吧。”


   玖玖和希璐璐在奇怪的地方对拉布感到钦佩了。


   “那么,诺君,这孩子是谁呢?”


   “这个孩子是库库。是这所房子的主人一样的存在。”


   “这样啊,请多关照,库库!”


   “嗯……”


   “啊,从今天开始拉布也要住在这里了,所以已经不是朋友而是家人了吧。对了,幽灵吃饼干吗?刚才在路边摊买来的那个……对了,被玖玖都吃了,啊哈?你说什么?啊,自我介绍啊!拉布的名字是……我在自我介绍的时候想起来了,面试的时候,最初的两秒就决定了对那个人的评价,也就是说自我介绍的诀窍是……”


   “……库库,她叫做拉维利亚。”


   “……这个,能不能不和她相处吗?义务?”


   “嘛,姑且暂时需要一起生活……”


   “……世态炎凉。”


   库库露出了苦涩的表情。


   “啊,对了,库库!现在开始可以吵一点吗?”


   “嘛……你是说要更吵吗……?”


   “啊,虽说很吵,但也不是讨厌的吵闹哦?实际上拉布磨牙症很严重,可不是那样哦♪只是,拉布在做音乐吧♪也就是说,是有创造性的噪音,或者说是嘈杂的艺术。但是确实有人讨厌这样,所以好孩子的拉布应该在确认了这一点之后再演奏,这样怎么样?可以吗?”


   “嗯,我家隔音很好……还有,大概演奏乐器会比较安静……”


   “库库,我爱你!lovely♪”


   “……”


   想要拥抱的拉维利亚。库库回避掉了。


   “决定了!拉布,一生都要住在这里♪”


   “……住手……住手……”


   库库用迫切的目光向我寻求帮助。


   但是,抱歉。我好像不能阻止她。


   “拉布,一辈子是不行的。拉布是公主哦,诺罗亚大人也在旅行中……”


   “那么,拉布和诺君结婚就没问题了♪”


   “……诶?”


   希璐璐的声音从来没有这么冷过。


   不知为什么她的笑容很恐怖。而且,气氛很凝重。


   我为了转换气氛,咳了声。


   “总之,虽然有点早,先吃晚饭吧……”


   ******


   在圣都的第一天一转眼就过去了,窗外已如同被帷幔笼罩。


   “♪”


   希璐璐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哼着歌梳着头发——突然,门打开了。


   “小希,一起睡吧!”


   “!?”


   是拉维利亚。


   没得到希璐璐的同意就跳进了房间,然后毫不客气地跳到了床上。


   “呼~呼~”


   脸贴在希璐璐的枕头上,发出似乎很舒服的声音。


   “那个,拉布,这是我的床……”


   “啊,看,这有个蜥蜴!”


   “!?”


   “开玩笑啦!话说回来,你还真不擅长蜥蜴呢。”


   “因,因为很像龙啊……”


   “啊哈♪小希,果然很可爱♪”


   “啊,请不要突然抱住我。”


   “不好吗,不好吗♪”


   “呜呜……”


   因为激烈的身体接触,希璐璐有点不知所措。


   正这样想着时,拉维利亚突然变得老实了。


   “嗯……怎么说呢,好久没像这样说过话了呢。”


   她感慨道。


   “确实是这样啊。时隔五年左右吗?”


   “五年了啊。都过了这么久了。”


   五年前,希璐璐正好被选为桑浦尔的圣女。


   那之后很忙,一直都不能离开桑浦尔。


   但是,这样见面……也许是因为拉维利亚的一举一动都很孩子气吧,让人回忆起往昔的时光。


   “真没想到小希会来圣都啊。听说在桑浦尔被龙抓走了。”


   “啊……”


   “这么说来,我也参加了龙的讨伐队。虽然最后还是被它逃走了呢。”


   “……是、是这样啊。”


   虽然说的很轻松,但是明显不是一个国家的公主应该去做的事。


   这已经超越了“疯丫头”的程度。


   “不过没事就好了♪但是,发生了什么事呢?”


   “……嗯。”


   稍微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其实,被龙拐走什么的是假的。”


   “假的?”


   “那个……”


   应该说自己已经成为了“诅咒持有者”了吧。


   但是,说了的话,现在的关系一定会被破坏掉的。


   所以。


   “其实,我……我和诺罗亚大人私奔了。”


   “私奔!?是指和诺君结婚了吗?”“


   “是的。”


   断言了。


   “现在正在大赞的蜜月中。”


   “那、那……小希已经迈上了大人的阶梯……”


   拉维利亚的脸变红了。


   “我还以为会比小希先结婚呢……”


   “为什么会这样想?”


   “因为小希,看起来不像是会恋爱的样子。小希是那种理想太高,或者说是永远在等待白马王子的类型。”


   “呜……”


   “而且,就算找到了理想的对象,也会执着地让对方扫兴。”


   “呜呜……”


   “但是,诺君就是小希的理想呢。好棒啊,白马王子。好嫉妒啊。”


   “嘛……那不是挺好的吗?”


   总觉得有点抱歉。


   “这么说来,小希……变化很大啊。那也是因为和诺君相遇的缘故吧?”


   “有吗?”


   “以前明明很调皮的……现在变圆滑了。”


   “嗯,那不是以前吗?而且,拉布也没资格说我。”


   以前,明明是个很老实的孩子。总是在意别人的眼光,提心吊胆地生活着。


   喜欢音乐这一点倒是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


   “……拉布什么都没变。改变的是拉布以外的人。”


   “啊?”


   “嗯……”


   拉维利亚开始迷糊了。


   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果然累了吧。


   “喂,小希。”


   迷迷糊糊的声音嘟囔着。


   “现在幸福吗?”


   “……是。”


   “这样啊”


   很高兴地笑了。


   “……在某一天……拉布也能这样吗?”


   ******


   在圣都的第二天。


   从今天开始,正式开始拉维利亚的护卫工作。


   拉维利亚是这次咒灾中最关键的人物。她的护卫是解决咒灾的重要事项。而且,在解决咒灾后,也会入手可爱的诅咒装备吧。


   “好!”


   我充满干劲地穿上了审问官的白制服。


   就这样意气风发地走向玄关大厅——。


   “……诺罗亚大人,拉布不见了!”


   “……啊?”


   很快就出现了工作失败的可能性。


   “啊,怎么回事……?被拐走了吗?在这个寄生宫里应该是安全的才对……”


   既不会被魔物袭击,也不会被拐骗。


   所以才让她在寄生宫里过夜的。


   “被盯上性命的时候,也不太可能一个人出去……”


   “是不是一个人在捉迷藏吗?”(玖玖)


   “又不是你。”


   “咦?我实在不经意间被当成傻瓜了吗!?”


   “比起那个……库库,在吗?”


   “……干嘛?”


   幽灵少女从床上跳了起来。可能是还没到睡觉的时间——也许是心理作用吧——眼神很清醒。


   “拉维利亚在这个房子里吗?”


   “没有。刚才一个人出去了。”


   “……假的吧”


   不由得想抱头啊。


   没想到,竟然是最不可能的答案……虽然知道她很自由散漫,但没想到竟然到了这个地步。


   “这才是护卫工作的第一天啊,感觉前途坎坷啊。”


   “是啊,感觉就像玖玖增殖成了两个人。”


   “两个我,那不是做梦才会有的场景吗?”


   “……那可真是噩梦啊。”


   不管怎样,现在在外面的拉维利亚随时都有可能被魔物袭击。


   必须尽快找到……。


   ******


   “——显示拉维利亚 福蒂。”


   一边在圣都内奔跑,一边向罗盘眼发出指示。


   左眼的针指向了一点。罗盘眼会有反应就代表着拉维利亚还活着。也就是说,还平安。


   但是。


   “果然在城市里,使用罗盘眼会变得很困难啊……”


   太阳已经升到了高处,街上人也多了。即使不是这样,建筑物之类的障碍物也很多。人这么多的话,无论如何搜索都很困难。


   “啊。”


   看到了认识的脸。


   “慎!”


   “……嗯?嗯……什么啊,是你啊。”


   金发的审问官副长慎。


   一看到我,他本来清爽的脸露出了厌恶的神色。


   “我很忙。没工夫管你。”


   是正好在市内巡逻吗?


   尽管如此,我还是很在意,毕竟他身边一个部下都没有……。


   不,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慎,拉维利亚不在了!”


   “……哈?”


   慎停下了脚步。


   “……难道被拐走了?”


   “不,好像是她自己跑掉了。似乎是想一个人去什么地方。”


   “……骗人的吧,是真的吗?”


   “遗憾!是真的!噗噗!”*注1


   “你为什么这么得意?”


   “真是的,你都干了什么!你是她的护卫吧……该死!”


   慎急得挠头。


   “算了。诺罗玛 配塔,你刚才说了什么?”


   “没什么。”


   “她的权限是E。等级D以上的区划她进不去。我和部下一起去等级F的区域搜索,所以……”


   “是诺罗亚。”


   “……你去E级的区域。”


   “啊,好。”


   “做得到吧……就算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找到她!”


   慎一说完就一副焦急的样子跑开了。


   “那家伙果然是傲娇呢。金发的角色不是腹黑就是傲娇,现在流行这样的固定套路啊。”


   “你这话说的太过分了。”


   总之,有更多人来搜索真是帮了大忙。花的时间越多,被魔物袭击的风险就越高。


   “好吧,我们也赶紧去找吧!”


   “比起这个,我想吃海胆了。”


   “你就不能看看气氛吗?”


   ******


   “找到了,在这边!”“……发现目标。”


   分开行动的双胞胎回来了。


   “干得很好,两人都干得很好。”


   “辛苦了。”(玖玖)


   “是莱姆找到的哦。”“……我不会让出第一发现者的宝座哦。”


   “总之,可以先带我去吗?”


   “好!”“……我明白了”


   在双胞胎的引导下,我跑到了拉维利亚的身边。


   “就在那。”“……是那个。”


   “啊,找到了。”


   街上聚集着谜之团体——而拉维利亚就在人群的中心。


   总觉得很普通地,像是旅行的吟游诗人一样,在路上唱着歌。


   “那么,下一首歌要唱什么呢♪踩到猫脚了♪”


   “好可爱!”“等了好久啊!”“哇!哇!”


   ……什么啊,这个热烈的气氛。


   明明是突然的街头演唱会,粉丝们却闻着味过来了。这样的聚集方式真是不得了。倒不如说,为什么我会找不到她呢?


   不管怎么说,能在出事之前找到真是太好了。


   “拉维利亚!”


   “……啊。”


   看到我时,她露出了恶作剧被发现了的孩子的表情。


   “被你发现了,来的太早了!明明才第二首歌!”


   “比起这个,一个人行动太危险了……”


   “喂。”


   粉丝们挡住了想要靠近拉维利亚的我。


   “审问官大人要找我们的拉布碳有什么事吗?”


   “啊,不,我是她的护卫……”


   “说什么呢!守护拉布碳是我们的任务!”


   “就算你们这样说……”


   注意到时,我已经被粉丝们包围了。他们虽然很害怕,但还是静静地瞪着我。


   审问官果然是让人讨厌的人啊……。


   虽然平时没什么,但是一到紧要关头就很麻烦啊。


   “虽然很遗憾,但是唱歌的时间到此为止了!大家,要lovely哦♪”


   “啊,早了!”


   该死,又被拉维利亚逃走了。……好像在逃避和我一起行动。


   我也慌慌张张地想要追赶。


   “你想逃吗?”


   不行,拉维利亚的粉丝们太碍事了。


   “莱姆!”“是Aye aye sir!”


   将史莱姆剑变形,挂在建筑物的突出处上。


   然后一口气缩短——以这样的气势飞上屋顶。


   如果是在屋顶上的话,拉维利亚的粉丝跟不上来吧。


   “显示拉维利亚 福蒂。”


   罗盘眼再次指示了拉维利亚的位置,我在屋顶上追踪着。


   不久,在针指向的方向上发现了一个木桶。是个放置在非常不自然的位置的木桶。而且细看就会发现,它在蠕动着。


   “拉维利亚,出来吧!我知道你在木桶里!”


   “啊,被发现了吗?啊,啊……你为什么会在屋顶上?怎么上来的?从那里看到的风景是什么样的?拉布很在意啊!”


   就这样被她糊弄过去就不好了。


   “你被魔物盯上了!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的!”


   “但是,我想要一个人的时间。我想自由地生活。”


   ……真是个任性的公主。


   “这就是所谓的少女心吧。我知道呐。”


   “……?为什么你会知道?”


   “诶……我是少女嘛。”


   “哈哈哈……”


   “我没开玩笑……”


   嘛,现在不是陪玖玖开玩笑的时候了。


   对于拉维利亚来说,大概是因为她到现在为止都平安无事,所以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吧。


   “总之,我们先谈谈吧。我并不打算剥夺拉维利亚的自由。”


   我从屋顶上跳了下去,向拉维利亚走了过去。


   “为,为什么,拿着剑呢?”


   “为了保护你。”


   “但是……和拉布在一起很危险哦?可能会被魔物袭击……”


   “只要像这样就没问题哦。”


   我把史莱姆剑的剑身伸长了数倍。


   就这样——向着拉维利亚挥舞过去。


   “!?”


   血沫飞溅。


   在她的背后——啪嗒啪嗒。


   被斩成两半的魔物们沉到了水沟里。


   正打算袭击拉维利亚的魔物们。


   “看起来,我还是有点擅长打倒魔物。”


   “……”


   终于意识到自己被袭击了吗?拉维利亚的脸上血色减退。果然之前太乐观了吧。


   “现在,知道你现在处于多么危险的状况了吗?”


   “……嗯,嗯。”


   “你是被人盯上了性命。虽然到现在为止都得到了别人的帮助,但今后可不一定每次都会有人来救你。所以才需要护卫啊。”


   “……”


   “总之,不用在意我。关于你的私生活,我尽量不干涉。所以……”


   ——希望能保护你。


   正打算这样说的时候。


   “……哇,真棒啊。诺罗亚 雷塔。”


   “……啊!”


   被突然响起的掌声打断了。


   回头一看,在隐蔽的胡同里,站着一个阴沉的男人。


   隐藏在帽子后面的脸上,只能看到单片眼镜镜片的光。


   手里拿着一本书,在那一页上——是街道全景模型……。


   “什么啊,这个怪异程度MAX的家伙!?”


   “嗯……虽然有点抱歉,但我也是这么想的。”


   这样可疑的人,我觉得再普通一点的打扮会不显眼一点哦。我想从1开始给他讲解不显眼的时尚。但是,现在不是做那种事的时候吗?


   我把拉维利亚护在了身后。


   “你是谁?就是你教唆魔物袭击拉维利亚的吗?”


   “……没有理由回答哦。”


   “哈?初次见面的自我介绍是常识吧?”


   “……没有理由告诉你们哦。”


   “那就叫‘眼镜光束’吧。”


   “……啊?”


   “什么,光束?是什么啊,lovely♪”


   “啊,不是……”


   “试着发出一发光束吧!光束!光束!”(玖玖)


   “光束♪光束♪”


   “……马尔斯Mars。”


   用非常复杂的表情报了名。总感觉有些抱歉呢。


   “然后……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十有八九,这个名叫马尔斯的男人是引发咒灾的犯人。他手上拿着的书,肯定是可爱的诅咒装备吧。


   这样的话,就不知道特意亲自出面的理由了。


   “……诺罗亚 雷塔……我判断你很危险。”


   马尔斯叽叽咕咕地讲起来。


   “……我看了你的行动,和其他的审问官明显不同。习惯与魔物战斗,纯粹的战斗力也不是一个等级。这也难怪,查了一下应该原本是S级冒险者吧……”


   “声音有点小,听不清楚!什么啊,这是听力测试吗?”


   “嘘!你的声音太大了,我更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了。”


   “也就是说……你的存在可能会障碍我的计划……”


   不知不觉声音变大了。


   让你费心了,真的很抱歉。


   “阻碍计划……这么说来,你是想排除掉我吗?”


   “……别那么摆架子。我只是来和你谈谈而已。”


   “显示这条街上说谎的人。”


   为了慎重起见,我确认了一下,罗盘眼没有反应。


   只是来谈一下,是真的吗?


   只是……如果马尔斯手上的书是武器的话,如果我们做些什么的话,应该马上就会攻击过来吧。


   既然拉维利亚还在我身后,那就只能先听他说了。


   “……我的要求只有一个。我想让你从这场咒灾中抽身。”


   “要抛弃拉维利亚吗?那种事……”


   “据传闻,你好像对装备很挑剔……我们的组织,不管是限定装备、违禁装备、诅咒装备,什么都可以准备。”


   “!?”


   限定装备、违禁装备、诅咒装备……?


   啊,多么甜蜜的诱惑啊。


   确实,拉维利亚也不愿意我保护她,卷入这次咒灾的理由也是因为想要诅咒装备……


   话虽这么说,但是拉维利亚出了什么事的话,我会睡不好的啊。


   拉维利亚是希璐璐的朋友,而且也不能对认识的人见死不救。


   所以。


   “你以为我会被诱惑,那就大错特错了!”


   “看上去很勇敢,但刚才的30秒你很烦恼吧?”(玖玖)


   “如果能马上回答的话,拉布也会觉得很帅……”


   被盯着看着。


   “……虽然不希望如此,但看起来交涉还是破裂了啊。如果可以的话,我本来想和平解决的。”


   马尔斯累了似地叹了一口气。


   “那么……你会对这个选择感到后悔的。”


   说完就转身回去。


   “啊,想卷着尾巴逃走了!”


   “不要跑。”


   连忙追了上去。


   马尔斯的诅咒装备大概是操纵魔物之类的。


   但是,用罗盘眼确认了一下,附近没有魔物。


   现在的话——可以速战速决。


   “玖玖,针!”


   “久违的出场呢!”


   光之针出现在我的手中。


   这是为了夺取别人诅咒装备的针。


   我接近了马尔斯,准备把针刺进玖玖的心脏——。


   “——重写。”


   “……啊?”


   他用手指移动书页上的模型,眼前的景色突然变了。


   应该在前面的路——往旁边滑动。


   对于意料之外的事情,没能马上对应。


   没有立足点,浮游感。


   真糟糕,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诺君!”


   拉维利亚向我伸出了手。


   但是,那只手却没有碰到我……。


   我掉进了水渠里。


   “……噗咕”


   沉到水里去了。


   由于撞到水面的冲击,肺中的空气泄了出来。


   虽然想马上回到地上……不行。水面渐渐被影子遮住。被什么盖上盖子了吗?


   糟了,喘不过气来。黑得什么也看不见。难受。


   这个时候才意识到,我应该更加警惕的。会主动接近过来的敌人,肯定会准备对策的。


   而且,又让拉维利亚孤身一人了。


   不早点回去的话……焦躁感膨胀了。


   这么说来,这是第一次进入深水。当然,我也不会游泳。连动都动不了。


   怎么说呢,诶……?在水里不是会自动浮起来吗?船不是也浮在水面吗?好奇怪啊,一直在下沉……。


   “……嘿!”


   而且,看起来坏事接二连三的来了。


   一个黑影似的东西向我逼近。


   光是轮廓就知道了——那是一个海蛇。


   糟了,在水中不能好好战斗。


   稍微有点恐慌了。


   “……噗噜……喔噜。”


   玖玖啪嗒啪嗒地拍着我的脸。不知为什么,手指着上面。


   试着将视线投向手指的前方。


   “……”


   ——光。


   水面闪闪发光……逃生口。


   看到那个,稍微恢复了冷静。


   我朝着玖玖点点头,使史莱姆盾膨胀成救生圈。然后为了逃离魔物,急忙朝着光的方向前进。


   果然,逃生口确实存在。但是——。


   “……嗯……”


   被透明的墙壁阻挡着,无法到达逃生口。


   ……是结界吗?


   凝神一看,可以看到几层薄薄的四方型的冰块堆叠。


   恐怕,是在圣都的地基上使用结界吧。


   这就是圣都飘浮的理由吗?如果不是这个时机的话,我会更佩服的。


   “……嗯”


   不行。虽然结界之间也有缝隙,但是空间没有大到足够让人通过。


   试着用史莱姆剑斩了一下,结界也纹丝不动。


   已经喘不过气来了。意识渐渐远去。


   这时候,魔物逼近了眼前。


   张开满是牙的嘴,向我扑来。


   “……?”


   突然,在这时。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不可思议的笛声……。


   ******


   马尔斯离开后,拉维利亚瘫在了路中间。


   自从诺罗亚掉进水渠里后,已经过了几分钟了。


   在这期间,为了救他尝试了很多次,但是都不行。


   水渠上面的建筑物和道路都铺得紧紧的,几乎是盖着盖子的状态。仅有的空隙,也不是能让人通过的空间。


   不管是多么强大的人,都会被杀死的陷阱。


   “……啊!”


   因为自己的原因而使别人不幸。


   如果不保护自己的话,就不会死在这种地方。


   他比谁都坚强,是个被大家所爱的人。


   “……为什么?”


   视野模糊。


   为什么总是这样。


   认为是好事而做的事情,却总是事与愿违……。


   “……对不起……对不起……”


   说着道歉的话的时候。


   突然,在那朦胧的视野中,看到了它。


   小小的影子。突然从水渠上的缝隙中飞出来的是——张开满是牙齿的嘴,向拉维利亚飞过来。


   “……啊。”


   ——魔物袭击。


   即使注意到了这一点,拉维利亚的身体还是像被鬼压床一样动弹不得。


   完全没有警惕。


   而且,也没有办法阻止突进的魔物——。


   “……诶,啊?”


   啪嗒。


   魔物掉在了拉维利亚的怀里。


   魔物张着大嘴……。


   “哇!?”


   “噗哧。”


   “嗯?”


   诺罗亚和玖玖突然出现了。


   ******


   “……诺君……你们……”


   从水渠中逃脱后,我又呛了一阵。在无意识中,好像喝了很多水。眼睛也痛,鼻子也酸。


   “真是的,受不了了!衣服和头发不都湿漉漉的吗!我一定要向那个眼镜光束要洗衣费!”


   “……比起衣服和头发,我更希望你能在意我差掉死掉的事。”


   一边叹气一边看向周围。


   是马尔斯干的吗……周围一带的建筑物和道路杂乱无章地连接在一起,一片混乱。市民们也渐渐聚集过来,开始骚动起来。


   “……又是”


   “……都乱七八糟了。”


   地形完全变了。如此不现实的景象,竟然能如此轻易地出现……不愧是诅咒装备啊。


   但是,我还以为他持有的是控制魔物的诅咒装备呢……。


   “诺,诺君……?”


   “咦?”


   注意到时,拉维利亚躺在身下。被暴食包小美吐出来时,不知怎的就把她推倒了。


   大概是哭了吧,拉维利亚的眼睛真的红肿了。


   “啊,拉维利亚……没事吧,太好了……”


   “诺君!”


   “哇”


   突然被抱住了。


   “我还以为你死了!我还以为你死了!”


   “……我还以为这次死定了。”


   说实话,这次我真的以为自己死定了。


   看到魔物的嘴时,才突然联想到暴食包,找到了活路。


   虽然人不足以通过空隙,但是如果是暴食包的话说不定能做到……将我暂时吞下去,之后再吐出来不就好了吗?


   当然,我承认我有赌的成分……不过能够符合预期真是太好了。


   “对,对不起……都是因为拉布,才变成这样的。”


   “不,这不是你的错。”


   “是啊,不好的都是那个眼镜光束。”


   “但是,如果不做拉布的护卫的话……”


   她似乎在因此自责。刚开始还以为只是个任性、我行我素的女孩子……看起来并不是啊。


   拉维利亚是一个能为别人流泪的心地善良的少女。


   真的……可不能让她被杀害啊。


   那么,我也下定决心了。


   我抱紧了拉维利亚,啪嗒啪嗒地拍着她的背。


   “比起那个,拉维利亚。我可以继续刚才的话题吗?”


   “刚才是指,在遇到眼镜光束之前……?”


   “嗯,虽然是这样……非常自然的‘眼睛光束’的名字已经确定下来了呢。”


   因为眼镜光束这字眼的原因,很难继续进行正经的话题。


   为了转换气氛,我咳了一下。


   “那是关于做你的护卫的事。”


   “……果然会不想做下去了吧?毕竟你差点就死掉了……”


   “不,我希望你能认可我做护卫。”


   “啊?”


   她愣住了。


   “明明差点就死了,还愿意做我的护卫……?”


   “嗯。”


   “刚才明明差点被装备钓走了……?”


   “嗯……”


   继续这种话题的话,就太尴尬了。


   “但是……我有考虑过了哦。我认为我必须保护你。不过,为了保护你,我必须陪在你身边。”


   “……为,为什么?”


   拉维利亚红着脸,提心吊胆地问。


   “为什么诺君……都这样了,还想着要保护拉维利亚……?”


   “嗯,为了解决咒灾。”


   “啊,这样啊。”


   当然,虽然也有必须要保护拉维利亚的心情,但是老实回答还是会抵触。


   “……盛大地把flag折断了。”


   嗯,我不明白玖玖在说什么。


   “嗯,有关护卫的事情。”


   拉维利亚突然缩紧肩膀。


   “拉布也没其他意见了……”


   “你能理解真是太好了。”


   没想到从第一天开始就被拒绝护卫,也没想到差掉被引发咒灾的犯人杀掉。


   不过,多亏了那样的事件,事件圆满地平息了。


   “那个……诺君。”


   “嗯?”


   “难道……在马哈里奇……”


   “啊?”


   “……啊,不,没什么。大概是我的心理作用吧。”


   似乎是想要糊弄过去的样子,嘿嘿地笑着。


   怎么说呢,笑得有点勉强。


   而且……刚才说的是“马哈里奇”吗?


   是我故乡的名字。虽然没有特别说出来的打算……。


   “什么,什么啊,这个惨状!”


   “诺罗亚大人,在吗?”


   传来了耳熟的声音。


   “啊,是小希的声音。”


   “也有傲娇黄毛呢。”


   “那是指慎吗?”


   希璐璐和慎吗?是分头行动搜索拉维利亚的两人。


   “正好。”


   得告诉他们找到拉维利亚了。


   “希璐璐!慎!在这边!”


   “什么呀,原来是你啊……”


   “啊,诺罗亚大人——啊!


   两个人看到我的瞬间——凝固了。


   “喂,你……你在对护卫对象做什么啊!她可是一国的公主啊!”


   “……诺罗亚大人,出轨了吗?”


   “什么?”


   突然意识到了。


   我想在正和拉维利亚拥抱在一起。而且,拉维利亚的眼睛也红肿了。原来如此,被误解也是理所当然的。


   “呼。”


   我平静下来,尝试和拉维利亚分开。


   ……但,不行。拉维利亚抱得相当紧。


   “……哔♪”


   往下一看,拉维利亚正恶作剧般地吐着舌头。


   是什么意思呢?


   “喂,你到底要抱到什么时候啊!”


   “……请冷静下来。这也是作为护卫的重要工作。”


   “你这是在滥用职权!”


   我被慎骂了。


   “果然,就不该让你这种人当护卫!”


   “……我也这样觉得。”


   “为什么?”


   好不容易才得到了拉维利亚的认可。


   真是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


   和马尔斯接触后。


   我们和米莫汇合,在寄生宫举行会议。


   “那么……”


   米莫表情严肃地说。


   “……议题是‘新出现的性骚扰问题’吧。”


   “不对。”


   “就是!这个男人竟然做出了猥亵护卫对象的行为……!”


   慎砰地敲响了桌子。


   “米尔纳斯长官!关于护卫的人选请再考虑一下!我绝对比这个男人更适合护卫的工作!”


   “冷静下来,慎君。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


   “不要无视我说的话啊!。”


   “现在可不是可以继续这样悠闲下去的时间啊。敌人已经开始行动了,这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袭击。”


   “不过好像有开玩笑的时间。”注2


   “那么,之前那个诅咒持有者就是袭击者啊……”


   米莫无视了我,把茶点扔进了嘴里。


   “首先报告一下,‘马尔斯’也好,‘眼镜光束’也好,入市记录上都没有啊。”


   “你还去查了眼镜光束啊。”


   “关于他的诅咒装备的力量,还有很多未知数……恐怕是‘地图操作’之类的东西吧。将建筑物和道路之类的人造物,像拼图一样漂亮地分开,重新配置。”


   “……地图操作。”


   我想起了和马尔斯对峙时的事。


   简单地就把街道弄得乱七八糟的诅咒装备。


   看起来马尔斯完全掌握了诅咒装备的力量。


   “大概眼镜也是诅咒装备吧。”


   “眼镜暂且不说……这样麻烦的敌人还是第一次遇到啊。”


   “地图操作”——可以自由移动人造物。


   那是在城市里具有相当优势的力量。


   特别是浮在湖面上的圣都。如果失去了立脚点,我们就无法行动了。即使是再次战斗,也只是重演之前的那次。


   而且……如果马尔斯因为失败而自暴自弃的话,他甚至可能有能力将圣都本身沉没。


   这样的话,这个寄生宫也……弄不好的话,现在就可能会掉进湖里。


   场地太差了。


   “据说马尔斯使用了‘地图操作’的力量时结界也在运转。这样的话……恐怕用那种力量钻了结界的空子,侵入了圣都吧。”


   “钻了结界的空子……也就是说,那家伙完全不受结界的影响吗?


   “不,不是那样的,慎君。他连G级的权限都没有。如果想在城里行动,就必须一个一个地推动结界……如果做了那样华丽的事情,马上就能找到他的位置。从至今为止一直没被发现的事情来看,圣都内唯一没有设立结界的地方——大概是潜伏码头里的水渠里吧。”


   “原来如此……我马上让部下们去调查。”


   “还有,问题是……‘魔物操作’的力量啊。”


   米莫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又把糖果扔进嘴里。


   “如果马尔斯的诅咒装备不仅能移动人工物,还能移动魔物的话,只是那样的话还好……不过既然已经有马尔斯入侵的先例了,那么就算有多少诅咒持有者混进来也不奇怪吧。”


   “这么说来,我记得马尔斯曾经使用过‘我们组织’这个词……”


   “这不到处都是漏洞吗。这可真是座难攻不落(笑)的城市啊。”


   七百年来一直守护着圣都的结界,轻易地被突破了。


   应该说诅咒装备很恐怖呢,还是应该说敌人很恐怖呢……。


   “只是……为什么敌人要袭击拉维利亚呢?”


   米莫突然朝着拉维利亚看。


   与史莱姆的双胞胎天真无邪地玩闹着的拉维利亚。在这个时候,既不是公主也不是偶像,只是个普通少女而已。


   “我倒不觉得他会是那种为了杀掉某个人而故意侵入圣都的人……”


   “如果说有多个敌人的话,个人恩怨的可能性就很小了。这样的话,背后可能有人在牵线搭桥……”


   “这种可能性很高呢。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所谓‘诅咒持有者’说到底只是个棋子。就算把一两个棋子打倒了,也几乎没有意义……”


   米莫无精打采地叹了口气。


   “嘛,就算是悲观的推测也没办法。我们应该做的事,只是迅速地杀死‘诅咒持有者’而已。”


   “……是啊”


   ——杀了吗?


   对了……在这个国家,所谓“诅咒持有者”就问答无用地杀掉。


   但是,只有杀掉敌人这一条路吗?至少马尔斯能沟通,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和平解决。


   “……怎么了?”


   回过神来时,米莫正盯着这边看。


   简直就像是品评无机质的视线,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不会吧……你不会对那些诅咒持有者产生感情了吧?”


   “……不”


   我慌忙摇头。


   可能是因为和敌人有过实际接触而迷惑了。


   虽然我明白审问官杀死“诅咒持有者”的理由,但我也能理解“诅咒持有者”的心情。当审问官和“诅咒持有者”正面冲突的时候,我该站在哪一边呢——。


   突然想到了那样的事情。


   ******


   注1:似乎是什么问答节目的梗,但是没有搜到。原文是”残念でしたぁ! 真実でぇす! ぴーすぴーす!”


   注2:这句话是诺罗亚说的,但是完全不符合诺罗亚的性格,怀疑是写错了哦。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0装备栏的最强剑士 但是、诅咒装备(可爱)的话能随意装9999个(我的诅咒装备不可能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