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啊,很适合你呀。”


   接受了来自圣王的咒灾解决委托后。


   在大圣城的米莫的办公室里,我穿上了审问官的白制服。


   这是米莫和慎穿的制服的同款——以前在雷文雅德看到的审问官制服的白色版本。


   虽说是颜色不同,但毕竟是之前看到就会觉得压抑的制服,没想到会有一天自己会穿上这套衣服……人生啊,永远不会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


   “这么说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诺罗亚穿白色衣服呢。以前给人的感觉总是漆黑一片。”


   “不是漆黑呐。太黑的话反而会引人注目。为了能够完全消失在黑暗中,我一直都不会穿太黑的衣服。”


   不引人注目是我选择衣服的重点。


   “也就是说,是阴郁流时尚呢。”


   “……”


   没能还嘴。


   “啊,好了。诺罗亚的朋友也换好衣服了。过来吧……”


   在米莫的催促下,希璐璐进了办公室。


   “那么,失礼了。”


   和我一样,希璐璐也穿着审问官的白制服。大概是因为穿着不习惯的衣服,害羞地扭捏着。


   “怎么样,这件衣服?”


   “不是很适合吗?”


   “……”


   希璐璐无言地摆出了胜利的姿势。


   嗯,希璐璐很适合穿白色系的衣服呢。之前也一直穿着这类的衣服,现在看着也不会觉得突兀。


   “那么,你提出的条件……这样两个都算是满足了吧?”


   “嗯。”


   我接受委托时提出的两个条件。


   第一,“请让我和审问官一起行动”。


   第二,“不要伤害希璐璐”。


   提出这些条件是因为还没有完全信任胡桃和审问官。我和希璐璐说不定会被审问官袭击,所以想通过这样做来保障自己的安全。


   而且,在解决咒灾的时候,和审问官一起行动更有效率。在雷文雅德能作为“掠夺者”活动也是因为能够获得审问官收集的情报。


   “真是的,‘诅咒持有者’居然和审问官一起行动什么的,这可是神圣国建国以来的最大的奇闻吧。”


   “哈,哈哈……有点不好意思呢。”


   “陛下也真是的,搞得大家都不愉快,但又不得不答应……真是的。”


   米莫似乎很疲乏地嚼着棒棒糖。


   “但是,真的好吗?居然放过身为诅咒持有者的我。”


   “……在这个国家,圣王陛下的命令比一切法律都优先。”


   什么都能做啊,那个人。


   “而且,如果可以解决咒灾的话,你一定能如愿以偿的。一定要加油啊。”


   “好。”


   和米莫握手。


   不知为什么,她的手非常冷。


   ******


   换上审问官的制服后。


   我和希璐璐在米莫的带领下来到了训练场。


   虽说是训练场,但更像是戏剧、集会等场合使用的圆形竞技场一样的广场。训练场的各个地方都有审问官在训练。


   仅仅是看一眼,就可以知道审问官们的训练程度之高。本以为在和平的圣都的审问官,比起战斗更注重礼仪的,但似乎并非如此。


   “集合!”


   米莫拍响了手,审问官们不到几秒钟就排好了队。训练精良呢。不过,“这帮家伙是谁”的视线一直在我们身上游走。


   “那么,今天就介绍新伙伴吧。”


   米莫用轻快的语调说到。


   “首先……”


   “我是玖玖哦!正在以顶级偶像为目标修行中!”


   “……”


   “不好意思,我家的人偶很容易引人注目。”


   “咳,咳……”


   米莫咳嗽不止。


   “那么,重新振作精神,介绍这边的两人吧。他是‘诅咒持有者’诺罗亚君,旁边的她是‘诅咒持有者’希璐璐拉君。从今天开始的一段时间里,他们要和我们一起工作哦。”


   “……!!?”


   审问官们,明显地动摇着。


   果然,“诅咒持有者”加入到审问官这件事,是相当具有冲击性的事件。


   “米,米尔纳斯长官!”


   迅速举手的是金发的青年审问官。


   是刚才还和我们在一起的慎。


   “那么,慎君。”


   “为什么骄傲的审问官要和‘诅咒持有者’什么的一起行动呢……!”


   “这是诺罗亚在接受解决咒灾的委托时提出的条件。”


   “什么……!”


   被瞪了一眼。


   “我反对!让诅咒持有者什么的进入到我们的队伍里!‘诅咒持有者’只要存在就会引发灾难!就算这个人不是坏人,诅咒装备也不一定是善良的吧!”


   “嗯,的确是这样。让诅咒持有者成为审问官之类的,简直荒谬绝伦。应该立即斩首才对。”


   “那么”


   “但别误会了,慎君。”


   米莫的声音突然变得冷峻起来。


   “这是圣王陛下的命令。你是要对陛下的命令提出异议吗?”


   “……啊!不,不…我僭越了。”


   慎无言以对了。


   “而且,你们对他们的态度也要注意。虽然两人是新人而且还是诅咒持有者,但这两个人的权限等级是——S哦。”


   “S……?A应该是最高水平吧?”


   “S级是和陛下同等级别的权限哦。包括陛下的居室在内,可以进入圣都的所有区域。也就是说……比B级的你身份更高。”


   “……那样的事,怎么可以……”


   这个圣都并没有等级制。大体上,大家都是平等的。


   但,权限等级实质上决定了身份。


   基本上,从外面来的人是G。普通市民是F或者E。一般审问官和圣职者是D或C。


   A是只有成为了审问官长才能达到的等级。


   比A更高的等级是S。


   权限越高,身份越高。


   慎可能也切身体会到了这件事,除此之外什么也没说。只是,无法理解似的盯着我。其他的审问官们也不安地面面相觑,偷偷小声交谈着。


   “好像不受欢迎呢。”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在预想之内。说起来,也没想过和他们搞好关系。


   “呜呜……总觉得,对不起啊。”


   希璐璐无精打采地低着头。还不太习惯暴露在不友善的视线里吧。


   “诺罗亚,快看。这种耍小聪明的女人会让宅男聚会崩溃的。”


   “啊,我才不是什么耍小聪明的女人!”


   “什么啊,这个宅男公主。”


   “什么……!玖玖,你,这个……顽皮四头身!”


   “遗憾!我是五头身!”


   “……你们都太有精神了。”


   看起来,这两个人无论去哪里都能坚强地生活下去吧。


   “那么,我要说的就这些了。都回去训练吧。”


   “好。”


   米莫再次拍了拍手,审问官们一下子都散开了。话虽如此,视线还是会不时地向我们投来。


   “那么,我们去B级区域开始美食之旅吧。”


   “要去调查咒灾了。”


   “啊……稍微等一下。”


   突然被米莫阻止了。


   “如果可以的话,你们也参加训练怎么样?”


   出乎意料的提案。


   “我们一起训练吗?不会碍事吗?”


   “不会的。能和诅咒持有者一起训练,是个难得的机会。”


   “那确实是。”


   在应对诅咒装备之前需要习惯诅咒装备。如果被咒灾的不合乎常理所迷惑的话,只会单方面地被打败。


   “而且应对咒灾,基本上是团队合作。如果要和审问官一起解决咒灾的话,希望你们能尽量和大家亲近,加深关系。”


   “哈……”


   “所谓团队合作,不是诺罗亚最不擅长的领域吗?诺罗亚缺乏协调性呐。”


   “虽然被你这么说的话很生气,但姑且是这样。”


   确实,没有比团队合作更不擅长的了。


   说起来,集体行动也没有什么好的回忆啊……。


   虽然作为冒险者参加的情况很多,但是其他人唯独在嘲笑我的时候,总是能够做到前所未有的互相配合……不,那样的事儿还是忘掉吧。


   “让他们参加训练吗?”


   也许是听到了,慎皱起眉头走近了。


   “因为这是和‘诅咒持有者’实战的机会。”


   “原来如此。”


   慎想了一会儿。


   “米尔纳斯长官。我来做模拟战的对手。”


   提出了这样的申请。


   “我的实力仅次于米尔纳斯长官。测量他们的实力,这不是正好吗?”


   不,大概只是想把我们打倒吧……。


   “原来如此。但是,不是进行模拟战哦。还有更好的方法呢。”


   “啊……如果是实战的机会的话。”


   “所以,正如那句话所说。接下来要做的是‘实战’哦。”


   米莫嗜虐地笑着。


   “在这里的审问官全员,和这两位诅咒持有者战斗吧。当然你们可以使用装备。”


   “啊,是和所有人一起吗?”


   “诶,我也要参加吗?”


   突然乱来啊……。


   怎么说呢,那个?我们参加训练的目的,不是为了加深关系吗……?


   “……可以吗?在这里的人装备框都在3以上……而且都是持有B以上的装备的精锐。这样战斗的话可是会死人的哦?”


   “因为是实战,当然要互相残杀哦。”


   “……啊!”


   所有的审问官都露出了紧张的表情。


   不,我没有杀掉你们的意思……。


   但是,真是麻烦啊。现在再说不想参加训练什么的,很难说出口啊……。


   “太好了,诺罗亚!这是合法打倒他们的好机会!”


   “你这样的积极性是美德啊。”


   总之,随便解决吧。这样想着,我就开始准备了。


   审问官们一个一个地分散开来组成了队伍。


   无孔之围,是不想让我们溜掉的意思吧。


   “不要轻易的被杀掉哦。”


   慎拿出了超出身高的突击枪。


   缠绕着白色的闪电的机械枪身。


   这把枪,难道是……。


   “吓了一跳吧,这把枪是……”


   “啊,是雷枪lance bolt!等级A,攻击力410。有着罕见的雷属性,装备之后圆锥形的枪身周围会缠绕着闪电,这是这把枪最大的特征。而且由于这个闪电,即使攻击被防御住了也能给对方造成追加伤害和麻痹状态。这填补了以一击必杀为主要攻击方式的突击枪的弱点,简直是划时代的构思。在古代装备文明中最繁荣的佩内凯斯王朝……”


   “……已经够了。或者说……为什么比装备者知道的还要详细啊!”


   “怎么会。知道这些很普通啊。”


   顺便说一下,雷枪lance bolt在个人想枕着睡觉的装备中排名前10。粗细和长度刚刚好,看起来也很凉爽,是最适合在难以入睡的夜晚的伴侣。


   “算了。你们就变成这把雷枪的锈迹吧!”


   哇,干劲十足……。


   其他的审问官们也杀气腾腾。感觉不还手的话真的会被杀掉了。


   另一方面,这边的同伴。


   “哼,哼,哼!”


   “呜呜……为什么连我也……”


   不知为何正志气满满地打着拳的玖玖和战战兢兢地紧贴在我背后的希璐璐。怎么说呢,只会觉得不安啊。


   “那么……彼此都准备好了吗?”


   “米尔纳斯长官,我们随时都可以。”


   “我们也,姑且算是吧。”


   “那么,马上开始吧。”


   米莫敲响了钟。这是开始的信号。


   审问官们比想象的还要慎重,观察着我们的状况。


   确实,审问官在和“诅咒持有者”战斗之前,一定会先调查的。因为以前在审问官的手下做过调查员,所以很了解那方面的情况。恐怕审问官们不习惯和没有情报的敌人战斗吧。


   这样的胶着状态持续一段时间后,最初行动的是——出乎意料的是,希璐璐。


   “诺罗亚大人,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希璐璐摆出祈祷的姿势,背上长出了雪白的翅膀。


   身体一下子变形,变成白龙。


   可以变身为装备者最害怕的姿态的诅咒装备——野兽&蔷薇。


   有了那个装备,希璐璐随时都能变身成白龙。


   “龙!?”


   对于突然出现的龙,审问官们陷入了恐慌。


   趁着这个机会,希璐璐一下子振翅高飞。


   “小心点!她打算从空中攻击过来!”


   慎大声呼喊道。


   但是……她大概只是想逃跑而已。希璐璐没有好好地战斗过。


   因为是龙,所以潜在能力应该很高……那一点被希璐璐毁灭性的运动能力抵消了。


   “……明明是龙,却是个胆小鬼?”


   “嘛,对我来说,一个人战斗还比较轻松。”


   希璐璐也是预见到这一点而离开的吧。


   当然最大的理由肯定是因为害怕。


   “可恶,先解决地上的‘诅咒持有者’!”


   随着慎的指示,审判员们一齐逼近过来。或许是因为他判断多对一的话会比较有利。


   “史,自动防御模式。”


   “……好的。”


   手镯变形成史莱姆盾,延伸出蓝色的枝条。


   然后,铮——


   在我的周围,展开了无数的盾。


   在空中飞舞的盾牌,将审问官的攻击全部防御住了。


   “什么……啊!”


   最早挥枪的慎惊讶地跳起来了。


   他没想到A级的枪会这么轻易地被防御住。


   其他审问官的攻击,也没有能够触及到我的身体的。


   如果这样就丧失了斗志就好了,但好像不太可能。


   “既然这样,就要以比他的防御更快的速度!”


   审问官们的攻击更加激烈了。


   “嗯,真是个麻烦的敌人啊……”


   “是吗?”(玖玖)


   “嗯,手下留情好像很难啊。”


   审问官们技艺高超而且数量众多。


   说真的,没有谨慎还击的余地。但以我的装备的攻击力,如果不调整到相当纤细的力量的话,很容易会不小心就杀掉某人的……。


   “这次要使用和平时不同的装备吗?”


   “诶,没有轮到莱姆吗?”


   “啊,之后还会有出场的……大概。”


   我一边安慰着变成手镯的莱姆,一边思考着应对方式。


   这次不能使用我的主要战斗力的诅咒装备。


   只是……有其他的吗?


   “小美,你现在能吐出些什么吗?”


   “咕!”


   我发出指示后,小美元气满满地回复了我。


   咚——从口中很有气势地吐出了水。


   “呜——!”


   与其说是水,不如说吐出的是巨浪。不是蛐蛐小提包能容纳的水量,审问官们被突如其来的浪卷走了。


   趁着这个机会,我拿出了放在暴食包里的东西。


   嘣!水沫飞溅,小美吐出来的是——。


   “什么……!”


   ——克拉肯。


   生活在海里的S级魔物。


   面对突然出现的巨大魔物,审问官们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这只是在路上狩猎到的克拉肯的尸体。身体变得雪白,触手无力地趴下了。


   但是……也有死掉比较方便的情况。


   有专门为这种情况准备的诅咒装备。


   “——以死爬冠之名 命令死者。”


   死者之王的证明——死爬冠。


   让人联想到恶魔头盖骨的王冠。


   我头戴着死爬冠,跳上了克拉肯的尸体。


   “——战斗吧。”


   只一句话,克拉肯就仿佛恢复了生气似的,蠢蠢欲动起来。大树般的触手,向审问官们袭击过去。


   “哇,哇……!”


   慎立刻把雷枪插到克拉肯身上,但仅仅是那样触手是不会停下来的。


   虽然还能移动,但毕竟已经是尸体了。不会感到疼痛,即使被击中要害也不会停滞攻击。


   “喂,要好好珍惜食物呀!会遭报应的!”


   “你还打算吃那个啊。”


   玖玖果然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果然,尸体的话力量还是会下降的。”


   很早前就测试过死爬冠了。当时试着操纵了克拉肯,并没有袭击船的时候那么强大了。


   我觉得操纵魔物尸体是个好主意。如果顺利的话,无论何时都可以召唤出最强魔物军团。


   话虽如此,不愧是S等级的魔物,轻松就打败了审问官。几乎所有的审问官都被触手打飞,昏倒在地。


   “果然,审问官并不习惯和魔物战斗啊。”


   “看起来很从容啊……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


   “这是‘诅咒持有者’的战斗方式。”


   “可恶……嘿!”


   “爆米花好吃!咕嘟咕嘟!”


   “可恶……可恶……!”


   慎一边骂着娘,一边挥舞雷枪。但是,那枪没有缠绕着闪电。现在已经变成了只有攻击力高的大个子(可爱)而已。


   “什么……!难道最初在训练场上水是为了封住雷枪吗……!”


   “啊,是的。”


   圆形竞技场的中央的凹陷代替了容器,水浸没到脚踝的程度。


   如果在这里放出闪电的话,自己也会被牵连。而且,就算做好自爆觉悟向克拉肯放出闪电,克拉肯也不会停止行动。


   因为那是最麻烦的装备,所以首先封住行动了。


   “只是,还有一个理由。”


   “……还有一个?”


   “是的。”


   惊喜surprise。


   “——为了隐藏史莱姆哦。”


   我这样说的瞬间——。


   “呃……?”


   慎和其他审问官的身体一起摇晃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翻着白眼,倒在了水里。


   倒下的审问官们的背后——是史莱姆触手。


   是史莱姆剑的史。


   在审问官们被克拉肯吸引注意力的间隙,偷偷地在设置在水中了。史莱姆和水的外观很相似,不直盯着看的话是不会注意到的。正因为如此,才在没有被慎他们察觉的情况下设下陷阱。


   顺便说一下,虽说很难手下留情,但那也只是刚开始的时候会这样。


   如果敌人数量减少,注意力也不集中的话就没问题了。


   审问官全部昏倒了……。


   “我赢了,可以吗?”


   我向米莫确认了一下,她好像有点无言以对了。


   “啊,啊。是啊。”


   这样点了点头。


   “不,本来就猜到你会赢……但,不是吧,明明手下留情了,居然你和其他人都连一点伤都没有。”


   “啊,顺便说一下,因为是对‘诅咒持有者’的训练,所以试着使用了各种各样的诅咒装备,有参考价值吗?”


   “是啊,是啊,谢谢关照。只是,希望他们能继续努力战斗。感觉大家的心都被击垮了。”


   “哈?”


   总之,能顺利地结束真是太好了。


   和审问官们的关系加深了吗?


   嗯……只要没积攒额外的仇恨就行。


   好吧,总之……。


   “辛苦了,史,莱姆。”


   “哼哼”“……呼”


   摸了摸头,慰劳变回人类形态的双胞胎。


   “你不慰劳我吗?不平等!”


   “不,你……从中途开始,就只是在吃爆米花而已吧。”


   而且在旁边很吵。


   “能顺利获胜真是太好了……”


   然后很快,希璐璐也飞回来了。


   一边拍打着翅膀,一边在我身边着地……才怪。


   “啊。”


   在地上的水坑里滑倒,扑通一声摔倒了。


   史上第一个可以摔得如此老练的龙。


   “嗯,龙和克拉肯啊……你们好像和魔物有很大的关系呢。”


   米莫突然目光变得锐利起来。


   “难道你有操纵魔物的诅咒装备吗?”


   “是啊!”


   “不要总是像呼吸一样撒谎啊。”


   一旦解除了死爬冠的命令,克拉肯的尸体就会瘫下来的。希璐璐也在接吻后变回了人类的形态。


   “我能操纵的只有尸体。活着的魔物是不行的。”


   “我也是能成为龙的普通人……”


   “光是这样,我觉得就很不正常了……啊,这样就好了。”


   “……?”


   “顺便说一下,那个克拉肯从哪里来的?”


   “刚才在这附近钓到了。是今晚的晚饭吧。”


   “不,不是钓到的……乘船的时候被袭击了,所以就入手了。”


   “S级的魔物,很难对付啊……但是这样啊,终于连S级的魔物都出来了吗?事态比想象的要紧迫呢。”


   “事态?这么说来……不会吧。”


   “没错,那个克拉肯恐怕也是——现在正在发生的咒灾的一部分。”


   米莫露出严肃的表情。


   “现在圣都内会出现异常的魔物啊。说起来,这附近本来是不可能存在魔物的啊。”


   “魔物……”


   原来如此,所以你问我有没有可以操纵魔物的诅咒装备嘛?


   通常装备无法说明的现象——咒灾。


   我好像也是那个咒灾的嫌疑人之一。


   “圣都的结界对魔物不通用。到现在为止还勉强由审问官们来处理……正如你看到的那样,他们只针对对人战进行了专门训练。如果出现一只S等级的魔物的话,会像刚才那样根本无法还手吧。这样下去的话,圣都什么时候沉没也不奇怪吧……”


   “什么……”


   繁荣了七百年的这个美丽城市——沉没。


   ……所谓的咒灾就是这样的。


   只需要一个诅咒装备,就能轻易地毁灭城市。


   我已经见过好几次那样的状况。


   “所以,我也拜托你了……”


   米莫深深地低下了头。


   “——我们需要你的力量。无论如何,请协助我们拯救圣都。”


   ******


   “可恶,我不承认我输了!骄傲的审问官是不会屈服于”诅咒持有者”的!”


   训练结束后。


   我们为了调查咒灾,马上就去了街上。


   ……但是,同行的慎,似乎还没从训练时的事里走出来。


   “喂,‘诅咒持有者’!”


   “我?”


   “是你们!”


   “啊……我也包括在内!?”


   “你们这样卑怯的取胜方式真让人作呕!”


   “超开心的!胜利后的果汁,果然最美味了!咕咕咕——”


   “可恶,你!”


   “不,那个……我并没有高兴啊。”


   “就算你赢了我们,也不会认同你们的!不要小看我们!”“


   “……怎么回事?”


   怎么说呢,好像被当成眼中钉了。


   刚才的训练果然应该在举行联欢会后进行,感觉和审问官之间的隔阂更加深了。慎因为对我们不服气才过来搭话,但是其他的审问官们明显地对我们感到胆怯了。为什么只是目光相对就会拿出钱包来啊。


   “说起来,和‘诅咒持有者’一起行动本身就很奇怪!审问官拯救了这个世界,是值得骄傲的英雄!”


   “……总觉得,不好意思啊。”


   米莫苦笑。


   “慎君虽然很优秀,但也总是将审问官视为英雄。这个想法比其他人严重得多,所以很难接受诺罗亚你们啊。”


   “诶,憧憬英雄,有什么不好吗?”


   “我没说不好。只是太过了,固执于正义而无法变通。到了实战的时候,只不过是刚才训练的翻版而已。”


   “嗯……让我自己考虑一下。”


   慎一下子就沉默了。


   看来,无法违抗米莫。


   “呐,现在是什么心情?呐,什么样的心情?要吃冰淇淋吗?”


   “你……!”


   “你没必要一次又一次地煽动他吧?”“


   是这样啊,英雄吗?


   身披华丽装备,英姿飒爽的英雄。


   结束了古老的战乱的‘救世英雄’的故事,我从很早以前就听过很多。即使直到现在也仍然想成为那样的英雄。


   但是,最近……成为诅咒持有者之后,也有些死心了。能像慎那样一直保持着成为英雄的愿望,总觉得很羡慕他啊。


   也许,我和慎有相通的地方。


   不过……。


   “我绝对不会认同你的,诺罗!”


   “我的名字是诺罗亚啊。”


   “哼,你的名字什么的根本不值得记!”


   “你是小孩子吗?”


   ……如果被敌视到这种地步的话,关系不可能再变好了吧。


   总觉得前途坎坷啊。所以才说我不擅长集体行动的。


   嘛,为了解决咒灾,审问官的情报收集能力是必要的,现在暂时先忍耐一下吧。


   “ 啊……差不多该停止聊天了。魔物已经出来了。”


   突然,走在前面的米莫停了下来。


   视线的前方,有东西从水渠中出现——。


   “……海蛇sea serpent?”


   是海生A级魔物。


   虽然是小型个体,但是从城市的水渠里突然出现,应该是史上第一次吧。而且附近还有半鱼人和青蛙外形的魔物。


   已经有审问官开始和魔物战斗,但是明显地被压制了。比起在海上遭遇,讨伐难度确实会下降。但即使如此,这也是会在水里窜来窜去的魔物。


   “有点糟糕啊。我记得,这附近的广场上,现在……”


   “……嘿!可恶,我来助阵!”


   最先跑出来的是慎。


   雷枪缠着闪电,扎进了水中。


   “麻痹吧,雷枪!”


   水渠中闪着电光。啪嗒啪嗒地撕破大气的声音响彻四方,海蛇倒了下来。虽然没有留下伤口,但确实地使它们昏厥了。


   “这些家伙,就拜托你们了!”


   “啊?”


   “米尔纳斯长官,这边的几匹已经打倒了!让我去那边吧!”


   “这样啊,拜托了。”


   “啊?。”


   慎带着部下急急忙忙地跑了过去。


   看到这样的景象的希璐璐,吓得愣住了。


   “那个……一直是这样的状态吗?明明我之前来这里,完全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


   “嘛,魔物大量出现是一个月前开始的。”


   “这么说来,没有针对魔物对策的设备呢?”


   突然很在意,所以问了一下。


   在其他城市,为了防止魔物入侵,一般都会被墙壁和栅栏包围。而且,就算魔物进来了,也有很多能马上处理的装置。


   “圣都没有这些。”


   “啊,真的吗?”


   “诺罗亚大人……这附近的湖上,原本只有弱小的魔物。而且因为会定期进行驱除,所以本来到之前为止,圣都里没有出现过一次魔物。”


   “而且也有着将敌人挡在外面的结界,也没有必要筑墙了呢。”


   “也就是说……人类对策世界第一,魔物对策世界最低的城市吗?”


   “也可以这么说。”


   总觉得,这座城市相当扭曲啊。


   “……运气真不好啊。”


   希璐璐低下头。


   “能够召唤魔物的诅咒装备居然流入了圣都什么的……”


   “你是笨蛋吗?”


   “什么,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希璐璐,我们最清楚了吧?诅咒持有者是不可能碰巧流落到圣都的。”


   “啊……”


   只是进入圣都也很难了。入市许可证不能用正规的手段得到。即使想办法进入了圣都,这里也是审问官的巢穴。对于“诅咒持有者”来说,没有比圣都更危险的地方了。


   如果没有坚定的目标,是不可能会主动来到这里的吧。


   “是啊,正如诺罗亚所说。”


   米莫点头。


   “这个魔物大量出现是——战争。这不仅仅是事故和灾害。很明显是敌人向圣都发起了攻击。”


   “怎么会……”


   受到打击了,希璐璐闭紧了嘴。对她来说,圣都就像是第二故乡。不可能不觉得悲伤吧。


   “但是,是这样吗……只要找到召唤魔物的诅咒装备就好了吗?”


   正好有最适合寻找的东西的诅咒装备。


   ——罗盘眼。


   会指向想要寻找的东西的方向的假眼。如果七天之内找不到要找的东西的话,就会立刻死亡,所以不能随便使用……如果只是把检索范围指定为圣都内的话,也能降低风险吧。


   “显示‘圣都内能操纵魔物的诅咒装备’。”


   立刻向罗盘眼发出指示,针有了反应。


   左眼中的针指向了一点。


   方向是——大圣城。


   “诶……?”


   那里可是审问官的根据地。而且,要进入大圣城也需要很高的权限。


   在那样的地方,为什么会有诅咒装备……?


   这样困惑的时候,突然——。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悲鸣。有很多人的样子。


   声音的方向是……广场吗?


   “诺,诺罗亚大人,刚才审问官们去的是……”


   “……和广场是相反的方向。”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慎他们不在广场上。广场现在警备应该很薄弱……。


   “走吧,希璐璐!”


   “好!”


   “啊,等等,现在去……”


   不知为什么米莫要阻止我们,不过我们没有理睬她。


   朝着听到悲鸣的方向跑去。一路上,虽然会经过权限级别较高的区域,有着S级权限的我们无视掉了这些,从最短的路线到达了广场。


   然后,马上就能到达广场了——。


   “什么……”


   看到在那里的景象,我们不禁哑口无言。


   “——大家好,我是拉维利亚Loveria哦♪~今天也lovely?”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lovely——!”


   在舞台上,拿着扩音器装备麦克风的穿着轻飘飘衣服的少女。


   朝着那个少女,高喊着的人们。


   “那么,马上开始唱吧!可爱、可爱、调味料♪”


   “哦哦哦哦哦哦!(。・∀・)ノ゙嗨!(。・∀・)ノ゙嗨!(。・∀・)ノ゙嗨!(。・∀・)ノ゙嗨!”


   伴奏鸣响,少女兴致勃勃地开始唱歌。


   配合着那首歌,一群人大声地加入了合唱队伍。


   “……这是什么?”


   我的思维有点跟不上了。


   或者说,那个……魔物呢?


   “……所以说了等一下啊。”


   米莫慢吞吞地跟过来了。


   “米莫。这是……是咒灾吗?”


   “我知道第一次见到这个会让人混乱,但还是请先冷静下来。”


   她叹了一口气。


   “这是偶像的演唱会。在舞台上唱歌的她,是拉维利亚 福蒂Loveria Forti……是圣都的偶像哦。”


   “啊,偶像……?”


   “在叫我吗?”(玖玖)


   “没有。”


   重新看向舞台。


   一只手拿着扩音装备,边唱边跳的粉发少女。


   然后,对着少女狂热的粉丝们。


   “我们的公主今天也很漂亮……”“拉布!”“……啊,刚才和我对视了!”“喂,后面的别唱了!已经听不到拉布的声音了!”


   这就是偶像吗……虽然知道偶像这个概念,但还是第一次看到实物。某个自称偶像的人偶除外。


   “那个,不用去阻止吗?现在有魔物在很危险啊……”


   “……你以为我没有去阻止过吗?”


   “啊,是。”


   “已经阻止过了哦。只是,我这边也没法太强硬呢。即使是那样的她也……姑且算是邻国的公主啊。”


   “那是,公主……?”


   重新看向了名为拉维利亚的少女,头上确实戴着头饰。


   嗯……姑且有着公主的要素,姑且。


   “而且,就算阻止了也只会开始游击活动。比起那样,现在这种给予许可但是放在眼皮底下管理的形式会比较好。如果能限定聚集的场所的话,警备也会比较轻松。”


   “哈!?”


   “而且,最近因为咒灾,市民也越来越忧郁了。这样的放松机会,姑且也希望能够保存下来?”


   似乎有各种各样的想法。


   啊,这和我们没关系吗?


   “总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回去开始调查咒灾吧。”


   这样说着,想立刻离开这个地方。


   “……拉布?”


   希璐璐嘟囔着。


   不知为何,呆呆地看着拉维利亚。


   “嗯……!?”


   拉维利亚那边一看到希璐璐,也像是被突然拍了脸颊一眼愣住了。


   “诶,小希……?”


   停止唱歌,一直盯着希璐璐。


   由于演奏停止而开始嘈杂的观众们。


   在那之中,两个人像是时间停止了一样的视线相交。


   “……嘿!让开!”


   突然,拉维利亚从舞台上跳下来。


   观众们一下子让开了道路,拉维利亚就这样跑到了希璐璐身边——。


   “小希!”


   “拉布……!”


   拉维利亚华丽地摔倒了。


   后退的希璐璐,将拉维利亚抱住了。


   感动的再会……吗?


   “果然是小希♪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嗯,嗯。如果抱得更轻一点的话,我就非常好……”


   “我很担心啊!一直都不来圣都,去桑浦尔之后就行踪不明。”


   “嗯,谢谢你的关心……”


   “啊,你还记得拉布吧?没有忘记我吧?是在暑假经常一起玩的拉维利亚哦。小希还是那么可爱呢♪就被可爱传感器lovely sensor吓了一跳!啊,这么说来,为什么要cosplay审问官呢?你有那样的兴趣吗?”


   “C-O-S-P-L-A-Y?不,这是……”


   “啊,旁边的是男朋友吗?小希你居然已经!我以为能比小希先交到恋人,不过算了吧!比起这个,小希的男朋友,你们是一见钟情吧♪”


   “一见钟情?”


   “啊~lovely?”


   “啊,好。”


   啪的一声被击掌了。


   然后,拉维利亚把目光放在了肩上的玖玖。


   “啊~!那个人偶,好可爱♪可以摸吗?摸一下也可以吧?已经摸到了呢!”


   “啊?啊,啊……”


   “……啾!”(玖玖)


   “哇,比看起来重啊♪超lovely♪”


   玖玖被抢走了。


   “这个人偶有名字吗?是有的吧?因为是搭在肩上带着走的关系,所以不可能没有!虽然名侦探小拉布正在推理!啊,拉布的推测是楚基。所以,我可以叫她楚基吗?我可以叫吧?”


   “……不,她是叫做玖玖。”


   “哇哈哈?好像吸鼻涕的声音啊!但是,这是lovely要点♪啊,看!玖玖,闭上眼睛很lovely,那么,快闭上快闭上♪”


   “……诺、诺罗亚、救命……”


   “对不起,我做不到。”


   我实在跟不上她机关枪般的说话方式和过于自由的节奏。


   渐渐地,我明白了……这孩子是和玖玖一样的类型。


   “……那个男人,初次见面居然就这么lovely!”“……未经委员会同意的lovely行为违反规则!”“……就连作为干部的我们,明明都还没这么lovely过啊!”


   注意到的时候,观众们的视线都集中在了我们身上。不知为何被怨恨地注视了。虽然拉维利亚没有在意,但对我来说太苛刻了。


   “啊,对了!好不容易和小希见面,现在去咖啡店纪念重逢吧!lovely!果然今天的拉布很可爱呢!想起来就马上行动!猪突猛进!但是,在圣都跑是很危险的,所以要好好地走过去!拉布真厉害♪”


   机关枪一样的说着,同时使劲地拉着希璐璐的手臂。


   “啊,那个……音乐会呢?”


   “好的好的!反正每天都在做!”


   “每天都这样吗?”


   “嗯?最近喉咙有点干,身体也很痛,这种危机是机会吗?还是神赐予我的考验?我每天都很lovely哦♪”


   “那个,那个很普通吧……不是身体想要休息的信号吗……?”


   “那么,马上咖啡店Let's go♪拉布啊,知道最近新开的好吃的店!你知道那里的薄煎饼上有冰淇淋吗?你不知道吧?是小希离开圣都后才开的店……啊,这么说来,那家咖啡馆想叫做Canary,在古语里是‘狗’的意思!讨厌,拉布真聪明!看,大家也一起说说看吧!预备!”


   “——拉布,聪明!”


   “谢谢大家!”


   “……啊,不要啊。”


   希璐璐被拖着走了。


   顺便提一下,玖玖也被若无其事地拐走了。


   “那个,先把那个人偶还给我……”


   跑向了拉维利亚那里。


   这个时候,因为拉维利亚的冲击忘记了。


   要说现在是什么状况……。


   “……啊!诺罗亚君,小心!”


   米莫突然叫了起来。


   与此同时,从拉维利亚旁边的水渠中溅起了飞沫。


   从水渠中出现的是——海蛇。


   是刚才审问官才讨伐过的魔物。


   “……啊!”


   被海蛇盯着的拉维利亚,愣住了。海蛇瞄准了那样的她——张开了嘴。


   不好,要被袭击了……!


   “呜……!”


   米莫急忙去支援拉维利亚。


   行动比想象中还要快——但是,来不及了。


   “莱姆!”“知道了!”


   让手镯变成了史莱姆剑,伸长剑身。利刃像是被射出一样飞快地伸长,贯穿了飞到拉维利亚身旁的海蛇的头。


   “呀!”


   海蛇掉在地上,来回地翻滚。


   我立刻抱住了拉维利亚,用史莱姆盾保护着她。


   也许是已经受到了致命伤,海蛇的行动立刻停止了。


   “没事吧?”


   “诶……?嗯,嗯……”


   拉维利亚目瞪口呆。


   为什么盯着我的脸呢?


   “……那个……你……?”


   “嗯?”


   “……不,不,没什么。谢谢你的帮助”


   不知道是不是还没搞清楚状况了,态度有点迟钝。


   尽管如此,差一点就出事了。在拉维利亚附近真的是很幸运啊。


   但是……事情还没有就此结束。


   “……”


   从水渠里不断地出现魔物。一只海蛇还只是个开始。从未见过的水生魔物们嘈杂地爬上了广场。


   “哇啊啊啊!”“是魔物啊……”“什么啊,这个数!?”


   观众们四处逃窜。


   “呃……我来保护观众!诺罗亚这边的魔物就拜托你了!”


   “我知道了!”


   再次和魔物对峙。于是,我突然感到了违和感。


   “呃……!什、什么……?”


   所有的魔物们的视线都投向了拉维利亚。广场上明明有很多人,魔物们却只看着拉维利亚。


   很明显,它们就是瞄准拉维利亚而来。


   “……诶!”


   魔物们不管我,都直接向拉维利亚飞去。


   瞬间将史莱姆剑的剑身伸长数倍,一刀斩断了魔物群。


   除了海蛇以外的魔物等级都很低。打倒并不费工夫。


   “什么,怎么了……?”


   面对不断袭来的魔物们,很头疼。


   简直就像各种各样的魔物有着一个目的一样在移动着。如果是同样种类的魔物还好说,这么多种类的魔物不可能互相协助。


   “……被操纵了吗?”


   “嘛,现在想也没办法。”


   玖玖在混乱中跑回了我的肩上。


   因为那里是固定的位置,所以表情很满足。


   “总之,现在先打倒魔物吧。”(玖玖)


   “……好。”


   我重新调整了史莱姆剑。


   一直歼灭所有魔物,花了不多的时间。


   ******


   “——那么,拉维利亚君。关于刚才那件事,能说给我听听吗?”


   魔物袭击事件之后。


   我们带着拉维利亚进入了附近的咖啡店。


   “刚才的事情”当然是指魔物们瞄准了拉维利亚的事情。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魔物会再次袭击,所以店周围的审问官们都很谨慎地进行着警戒。


   “现在这个圣都内正出现魔物异常现象,你知道吗?然后,那些魔物,都特别地瞄准了你。你还能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吗?”


   米莫用沉重的声音说。


   但是,拉维利亚却没有听。


   “诶~玖玖能说话呢!Lovely♪”


   “嗯。你在看什么啊,这个轻浮的女人。想用那种装出来的可爱胜过我,还真是早了一千年呢!”


   “咦,一千年!玖玖,我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开始,就觉得你很不一样!”


   “……你很有眼光嘛。我可以考虑让你成为我的弟子一号哦。”


   “是的,师傅!请让我今后一生一直追随你!”


   “……啊,那个,你们在听我说话吗?”


   “啊,这个薄煎饼真的很好吃呢。感觉有点上瘾了。”


   “是吧?我就觉得小希的话会很喜欢!小希,总是没吃什么好东西……啊,这个也尝尝吗?”


   “我开动了!”


   “莱姆也要吃一口!”“……我也是。”


   “当然,双胞胎也欢迎哦!来吧,来吧♪嗯,两个人都很幸福!真是lovely♪”


   “这样的话,大家换着吃吧!我想吃各种各样的味道!”


   “这什么啊!居然能想到让世界变得lovely的想法♪”


   “……”


   手舞足蹈的女孩子们,还有被无视的米莫。


   “……啊,那个……我的话……听我说……”


   “我在听哦!米莫也在,非常开心!”


   “……啊。”


   米莫绝句了。


   拉维利亚明明才刚受到生命威胁,现在却仍然我行我素。虽然现在这个瞬间也可能会被袭击,但与其说是有胆力,不如说是转换得快……不,只是没有危机感吗?


   “嗯,米酱,怎么了?你失落了吗?打起精神来,拉布什么都会听你说的。你看,什么都可以跟拉布姐姐说哦♪”


   “……谢谢你的关心。总之,能先听我说吗?”


   “说?说的是什么来着?是说给鸡吃米的话,鸡蛋的蛋黄就会变白吗?这是一个很可爱的故事,拉布也想看一次……啊,说到鸡蛋,以前小希暑假想养小鸡,都哭了……”


   “等一下……!那个,那个不是说好不说吗!”


   “希尔姐姐哭了吗?”“……哭了吗?”


   “这算什么!赶紧去街上传播吧!”


   ……谈得毫无进展。


   “那个……我想谈谈你被魔物袭击的事情。”


   “啊,怎么了?”


   “呃,你有什么线索吗?”


   “嗯,线索啊……我只觉得‘好像经常被袭击♪lovely♪’”


   “……那有lovely的要素吗?”


   “……或者说,你现在不是被袭击过的情绪吧。”


   “而且,每次都有审问官的人帮我,我觉得挺好的。”


   “你是在这种状态下开演唱会吗……”


   希璐璐惊讶不已。


   确实,胆子很大啊。


   “啊,这么说来!最近跟踪狂也经常出现哦?”


   “诶……跟踪狂!”


   “最近,一直跟在我后面?不过我想粉丝肯定会守护着我,所以没怎么在意呢!”


   “我觉得不在意不行啊……”


   跟踪狂吗……总之,是重要的信息吗?


   以拉维利亚的情况,一般跟踪狂的可能性比较高。


   “暂且……好像没有更多的信息了”


   米莫好像很累似的垂下来肩膀。


   “……好不容易才接近了咒灾的核心,却没能得到什么重要的情报啊。”


   “嗯,不过至少是前进了一步。”


   “那的确是。因为到刚才为止连敌人的目标都不知道。”


   大量产生魔物的敌人。


   那个敌人瞄准的是——拉维利亚。


   “我们一直以为是在瞄准圣王陛下……但是,试想一下,陛下是不会从大圣城的最上层出来的。就算魔物再怎么能无视结界,水栖的魔物也无法到达圣王身边吧。”


   “但是,瞄准拉维利亚的动机是什么呢?”


   “能想到的可能性,首先有三个吧。是个人仇恨,还是权力争夺,还是……制造攻击神圣国的借口吗?”


   “嗯,不会是第一个!因为拉布是大家都喜欢的lovely偶像!大概是第三个吧!”


   “就这些?名侦探玖玖推测是出于女人的嫉妒。”


   “那我就选没人选的第二个吧。”


   “漂亮的分开了啊……那么,公平抽签决定吧!”


   “……不,就算用抽签决定也……”


   嗯,不行。完全搞不懂她们在说什么。


   在考虑动机前,我想我应该可以先缩小范围……。


   这样的话,还是直接调查犯人比较省事。


   我偷偷地用手碰了左眼的罗盘眼。


   “显示‘在圣都内的想杀了拉维利亚的人。’”


   偷偷看向罗盘眼。


   但是——没反应。有点出乎意料。


   犯人不在圣都内吗?但是,装备的效果也有有效范围啊……。


   “……诺罗亚,你有在听吗?”


   “啊?”


   因为埋头思考,不知不觉反应慢了。


   “什么,你们说到哪了?”


   “……如果连你都不听我说话的话,我很难过的啊。”


   “对不起……”


   “算了,现在在说关于今后的事情。拉维利亚君和现在发生的咒灾有关。也就是说是最重要的人物。所以——”


   米莫喘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我想把拉维利亚君的护卫交给你。”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0装备栏的最强剑士 但是、诅咒装备(可爱)的话能随意装9999个(我的诅咒装备不可能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