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转自 真白萌论坛


   翻译:Raskolnikov


   ……一望无际的湖。


   清澈的水面像镜子一样映照着天空。


   在那光滑的湖面上,我们乘坐的船正滑行着前进。


   “……还没钓到吗?”


   我正坐在船边享受钓鱼的乐趣。


   旁边的少女人偶——玖玖——不满地问道。


   “快给我献上海鲜啊。我想吃章鱼。”


   “章鱼啊……嗯,我想马上就能钓到了。”


   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适当地回答了。


   ……悠闲的乘船旅行。


   阳光明媚,船身适度的摇晃诱发着睡意。


   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的湖,无论看到什么时候都不会腻啊。


   “偶尔这样悠闲一下也不错啊。”


   自从和玖玖相遇之后,不管去哪里,都会被卷入事件中……。


   帮助变成了龙的圣女,和毁灭城市的诅咒装备战斗,最后,还要进入只要持有诅咒装备就格杀勿论的神圣国……。


   虽然比什么都不会发生的“零之诺罗亚”的时候要好,但是还是想有休息的时间。


   “嗯,和平是最好的。”


   打了个哈欠。


   “——嘛,是魔物!”


   ……嗯,突然又变得不和平了。


   船员们的悲鸣响起的同时,船也开始剧烈地摇晃,周围的水花溅了上来。


   然后出现了——无数的章鱼触手。


   让人联想到大树的巨大触手,不知什么时候像笼子一样地包围了船。


   “是克拉肯吗!?”“那是海洋魔物吧!”“为什么,湖上会出现这样的魔物?”


   船员一下子就陷入了恐慌。触手啪嗒啪嗒地破坏着船体,仿佛在嘲笑那些不知所措的人们。


   “绝对不要输给这些触手!”


   强壮的男人们一边这样喊着一边向触手挑战,但面对水中的克拉肯却束手无策。


   “哇!”“啊!”“混蛋!”


   一个接一个被触手缠住的男人们。衣服破损,身体裸露了出来。


   果然,这样是赢不了触手的……。


   “喂,没有其他冒险者了吗?”“克拉肯是S级的啊!”不可能赢的了吧!”“客人中有S级冒险者吗?


   船内的混乱进一步加剧。


   “啊……克拉肯吗?”


   没想到会在湖里遇到。


   我果然运气不好。


   “嗯,钓到了条相当大的鱼啊。这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你想吃那个?”


   玖玖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


   现在不是继续钓鱼的时候了。


   再这样下去,船会被克拉肯吃掉的。


   有没有凑巧乘船的S级冒险者呢?


   “……我本来不想在这里太显眼的。”


   “没关系,快把那个章鱼解决掉吧。船太晃了,我开始晕了。”


   “好吧。”


   把钓鱼竿拿给玖玖,伸手去拿装备。


   在这场骚动中,装备们也在午睡。


   肩靠在一起,睡得很安稳的蓝发双胞胎。


   是史莱姆剑的莱姆和史莱姆盾的史。


   “史,莱姆,可以起来吗?”


   握住两个人的手,双胞胎打开沉重的眼睑,看向这边,忽闪忽闪地眨着眼。


   “嗯,嗯……怎么了?”“……已经到了吗?”


   “不,魔物跑出来了,想借用下你们的力量。”


   “魔物,战斗吧。”“……让我再睡五分钟……不,我会好好起床的。”


   刚说完,双胞胎就改变了形状。


   先是变成蓝色的黏体,再分别变成透明的剑和盾。


   可以自由改变形状和性质的诅咒装备——史莱姆剑和史莱姆盾。


   “哇啊啊啊!”“完了!”“神啊!”


   船大幅度倾斜,乘客们发出了绝望的哀嚎。克拉肯紧紧地咬住了船体。已经没有时间了。


   “史,保护住船体。”


   “……嗯……保护住了。”


   史莱姆盾变成薄板,紧贴在船体上。看起来像是完全靠不住的装甲……但克拉肯的牙齿,粉碎了。


   克拉肯似乎不知所措地反复咬了好几次,但结果并没有产生什么额外的变化。防御力3000的盾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击穿的。


   “那就趁现在赶快结束吧。”


   克拉肯的弱点大概是两眼之间——大概相当于人类的眉心。克拉肯有三个心脏,九个大脑,很难正面打倒他。但是,如果破坏掉眉心深处的魔石,克拉肯就会当场死亡。


   不过,明明光是想要攻击到藏在水里的克拉肯的眉心就已经很吃力了,克拉肯的外皮居然还像岩石一样坚硬。


   绝对不是能轻易打倒的敌人……。


   “显示克拉肯的魔石。”


   向探知装备——罗盘眼——发出指示,确定了克拉肯魔石的位置。


   靶子很大。应该能一击必中吧。


   “莱姆,伸长一点。”


   “知道了。”


   面向湖面,伸长了史莱姆剑的剑身。


   碰到硬物的手感。


   紧接着——袭击船的触手突然停了下来。然后,红色的触手……渐渐变白了。


   这是克拉肯已经死了的证据。


   “讨伐完毕。”


   打了个哈欠。


   之后触手失去了力量,扑通一声掉进了湖里。


   “呃……?”“克拉肯……?”“到底是怎么……”


   对于克拉肯突然死亡,船内的人们似乎更加混乱了……总之,大家好像都没事。被触手缠住的男人们也都解放出来了。


   这样的话,就解决了吧。


   “喂,诺罗亚!再这样下去的话,章鱼会沉下去的!没有网吗!”


   “啊……算了,不吃章鱼了。看起来这么难看,也不会好吃吧。”


   “什么啊!你知道章鱼不能被吃掉的痛苦吗?”


   “不,我不知道它有多痛苦。”


   “道歉吧!快向全国的章鱼道歉!”


   “你是章鱼吗?”


   因为玖玖会记仇,所以还是先把克拉肯的尸体收纳在暴食包里吧。暴食包吃进去的东西会保存在亚空间里面。这样的话随时都能吃到新鲜的克拉肯……嗯,我不想吃就是了。


   总之,到了陆地就在市场上买正经章鱼吧。


   一边想着这些,一边继续钓鱼。


   “诺罗亚大人……”


   “嗯?”


   琥珀色头发的少女摇摇晃晃地走来。


   是在船舱休息的希璐璐。她有着会吸引周围客人目光的美貌,但现在脸色有点不好。


   “希璐璐,晕船已经没问题了吗?”


   “不……但是,稍微冷静点了。”


   “嗯,我刚才因为克拉肯而造成的紧张,现在也冷静下来了。”


   “说到克拉肯,是刚才的摇晃的原因吗……?啊,这么说来,船员告诉我晕船的话要喝生姜水。”


   “真是有用的小知识啊。”


   话说回来,明明刚刚才有克拉肯来袭击,现在周围却完全没有动静。


   “克拉肯?只是船摇晃得严重了点罢了!”就是这样的气氛。


   也许是受和我一起旅行的影响吧,希璐璐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骚动。明明在几天前还因为哥布林而混乱的少女,现在已经变得非常坚强了。


   “嗯,有点头晕……”


   “没关系吧,希璐璐?”


   “是的……居然能被诺罗亚大人看护……真的是美好的人生啊。”


   “看起来是没问题的样子。”


   “噗!晕船什么的太傻了!”


   “这让我想起了你两个月前说过的名台词。”


   “玖玖也是……骑着我的时候,不是经常吐吗!”


   “遗憾!最近能够全部都吞进去了所以很安全!”


   “哇,我也能一点不剩地吞下去了啊!”“


   “不,那个……两个人都出局了,冷静点吧。”


   安抚两人很麻烦啊。虽然关系不好的两人能够友好相处是不错,但请不要在公众面前喧哗。让人很普通地感到害羞了啊。


   “比起那个……怎么了,希璐璐?你是有什么想说的吗?”


   “啊,是的!诺罗亚大人,好像快到目的地了!”


   希璐璐有点兴奋地指着船的前方。


   只看得到地平线……不,露出了一点点白色的东西。


   不是岛——那是城市。


   湖上漂浮着一座雪白的城市。


   “……终于到了吗?”


   ——圣都圣克蒂亚sanctuary。


   索农神圣国的首都,也是女神教的圣地。


   然后……是我们的目的地。


   ******


   ——世界的中心是哪里?


   如果被这么问的话,很多人都会指向图上的一点。


   就是这里。


   漂浮在广阔湖泊中心的白色城市——圣都圣克蒂亚sanctuary。


   “啊……不愧是圣地啊。”


   从船上下来,踏上了白色的道路。


   视野中耀眼的白色和湖面的蓝色的形成对比。仿佛不白是一种罪过,城市彻底地被染白了,只有建筑物和道路的间隙间还隐藏着几条天蓝色的水渠。


   壮丽而神秘的水城。连空气都感染了神圣的气氛,清澈而寂静地笼罩着这座城市。看到这种情景,谁都会自然而然地产生一种虔诚的心情吧。


   “雪白的墙壁,竟然……好厉害!”


   玖玖也很少见的因为食物以外的事情而兴奋。真少见啊。


   “雪白!”“……白色。”


   史和莱姆也手拉着手,啪嗒啪嗒地在周围跑来跑去。


   看来,已经到了连装备们也能感受到风情的日子了。


   不由得自言自语。


   “我要在这留下我来过的记号!”


   “诶?”


   “走吧,史,莱姆!在墙壁上刻下‘玖玖参上’!”


   “耶!”“……参上。”


   “……不用参上了。”


   “唔叽!?”


   把玖玖塞进了包里。


   “真是的……你们是不懂礼仪的游客吗?”


   嘛,让装备去遵守人的礼仪,也许有点勉强吧。


   “哇,好怀念啊……!白色!惊人的白色!”


   不愧是希璐璐,从看到圣都开始就一直情绪高涨。


   “这么说来,希璐璐不是第一次来圣都了吧?”


   “是的!以前每年都会来!”


   这么说来,希璐璐原来是教会的相关人员来着。


   因为是原圣女,身份应该相当高吧。和圣都关系匪浅也不奇怪。


   “宗教活动少的夏天……我们称之为‘暑假’,到了那个时期每年都会来。所以,这里就像是第二故乡一样。”


   “诶。”


   “真的很怀念……拉布love,你过得还好吗……”


   望着城市远处的希璐璐。


   沉浸在童年的回忆里吗?


   “第二故乡吗?”


   对于被赶出第一故乡的希璐璐来说,这里可能不仅仅是个令人怀念的地方。因为自称“人偶大师”的人寄来的神秘信件,不情愿地来圣都了……如果希璐璐高兴的话,来这也值了。


   “话虽如此,真的能顺利地进入啊。”


   “什么啊?你想要更刺激吗?”


   “不。”


   只是稍微的,有一点点出乎意料的状况发生的话会更好吧,只需要一点点。


   前几天,雷文雅德raven yard的咒装审问官——罗瑞斯发行的许可证没问题地起了作用。结果,我顺利地进入了这座城市。


   据说圣都是世界第一安全的地方。


   但,对于拥有诅咒装备的人——“诅咒持有者”——来说,是个会把dead or dead 四处张贴的咒装审问官的根据地。


   也就是说,这里对我来说是敌人的心脏部位。我不认为事情会简单地进展。最好从现在开始提高警戒级别比较好。


   我不是来观光的。如果不小心的话……。


   “那么,从哪家店开始呢?对我来说,夏天的话,超辣系的比较好。”


   “莱姆想吃冰淇淋!”“……我也希望是凉爽系的。”


   “啊!那样的话,我知道很多隐藏的好店哦!”


   “太好了!偶尔不是很有用吗,蛐蛐爬虫类!”


   “不是爬虫类!是人类!”


   看着这些叽叽嘎嘎地欢闹着的女孩子们,我想要立刻开始观光心情达到了100%。


   “不,我不是来观光呐。”


   “那你为什么来?”


   “是去见那个所谓的人偶大师吧……”


   “那个和观光哪更个重要?”


   “绝对是前者。”


   “我不这么认为。”


   “被否定的话会有点难过的啊。”


   总之,为了见“人偶大师”一直努力到现在。


   这和我的过去有关,除了我以外没有兴趣也没办法……。


   对我个人而言,是相当重要的事。如果不是那样的话,身为诅咒持有者的我也不会进入神圣国。


   “总之,先去接触在这个圣都的‘人偶大师’吧。”


   如果给当地的鉴定装备者看一看信的封蜡的话,就能知道是谁送来的信了吧。不过,也许在那之前会先和对方接触会……。


   一边思考着这些事情,我一边下定决心前进——。


   “啊,诺罗亚大人,那里是……”


   “唔噗!”“噗!”(这里是诺罗亚和玖玖发出的声音)


   好像是撞上了看不见的墙。


   “诺罗亚大人!”


   “啊,主人!”“……顺便问一下,玖玖姐姐大人也没事吧?”


   “不,虽然HP没有减少……这到底是什么?”


   看向周围,什么也没有。


   因为不知道撞到了什么所以很混乱。


   “那个,是结界。”


   希璐璐向我解释了。


   “在这个圣都,每个区域都有一个结界。”


   “结界……”


   确实,仔细看的话,能隐约看到透明的膜一样的东西。旁边立着的标志上写着“权限等级D”。


   “要进入各自的结界中,需要相应的‘权限等级’……我们拥有的入市许可证的等级是G,所以大多数地方都几乎不能进入。”


   “啊……是这样啊。”


   在进入圣都之前,我曾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这个圣都被很多的结界守护着,因此有着“结界都市”的别名。而且,都市内每个区域的权限也都由结界来划分。


   虽然听说过,但没想到会是这样啊。


   “结界不会太复杂了吗?”


   再看看周围的情况,每一条路、每一座建筑物,都建立了不同的结界。这样的话,对于权限低的人来说,简直就像迷宫一样。如果不一边确认标识一边走的话,就连路都走不顺。


   “正因为如此,才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


   希璐璐苦笑。


   “从外面来的人,别说攻城了,就连到达城墙的都没有。”


   “……这样啊。”


   自从这个城市建成以来,已经有七百年了吧……在这期间,一次也没有被攻击过,我觉得我明白了其中的理由。


   如果说这个不便有着这样的意义的话,也只能接受。


   “嘛,总之,只要我们的美食之旅没有障碍的话什么都可以。爬虫类,带我去隐藏的好店!”


   “啊……那家店可能是在E级的区域……”


   “……诺罗亚,把血舐丸拔出来。我要把这个城市的结界驱逐掉。”


   “我可不做哦?”


   希望不要做没有特别意义的破坏活动。


   “但是,看起来很难在这座城市生活啊。”


   “习惯了就不会了。”


   “是这样吗?”


   只是,要是在城市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


   这个结界也许会成为最大的障碍吧……。


   ******


   进入圣都后一会儿。


   穿过白色的街道,来到了视野开阔的广场。


   “哇……”


   从这个广场上,可以望见耸立在圣都中心的巨大城堡。


   ——大圣城。


   那是一座白色的城堡,仿佛是将教堂和城堡混杂在一起的建筑。


   “这座大圣城高度在两百米以上,被称为‘世界最高的城堡’。”


   希璐璐立刻进入了解说状态。


   “大圣城是这个圣都的地标,同时也以圣王的居城闻名。为什么能修这么高呢,和圣都为什么会浮现在眼前一样,圣都七大不可思议……”


   “啊,嗯。”


   总觉得,希璐璐变成观光指南了呢。


   平时都老实而不显眼,所以到了这里才会希望能帮上忙吧。


   “比起那个,诺罗亚。那个喷泉的地方有钱哦?快点捡起来吧?”


   “嗯,不会去捡哦?”


   “主人,快看!捡到了很多硬币!”“……奖金。”


   “所以说,你们是没有礼仪的游客吗?”


   把硬币放回了原处。


   “这个硬币是别人为了许愿而抛下的东西。”


   “……?我知道的哦?”


   “那是常识吧?”“……我想用别人的钱吃饭。”


   “这样的话性质更恶劣了。”


   或者说,那个……真奇怪啊。我们就不能普通的观光吗?


   稍微有点自我厌恶了。


   “那个,打扰一下?”


   “嗯?”


   突然,路上的阿姨跟我打了招呼。


   好像是圣都的居民。穿着与城市相配的白色长袍,佩戴着写有权限等级的徽章。


   “你们,难道今天是第一次到圣都?”


   第一次到圣都。


   “是啊。”


   “哎呀,果然!来得正是时候呢!”


   “正是时候吗?”


   “是啊。”


   阿姨指着广场的一角。


   在那里的是一群正跪着祈祷的人。


   “今天圣王陛下会时隔数年再次出现。看,大圣城的最顶层不是有阳台吗?就在那里!”


   “啊,在顶层啊。”


   抬头看看。


   嗯……完全看不见。


   “那个,我看不清楚。”


   “圣王陛下是看不到的!但是感受到哦!”


   “原来如此。”


   “是啊,你也应该来参拜圣王陛下啊!我们现在能在这个地方相遇,一定是因为陛下的指引!”


   老大娘把脸贴了过来。


   回过神来,刚才还在祈祷的一伙人,也悄然将视线投向了这里。


   “哥哥,是第一次参拜陛下吗?”“没关系,只有一开始会感到害怕。”“马上就能中彩票啦!”


   “啊,好。”


   是个不合时宜的集团。


   对圣王的崇拜太强烈了,搞得我很害怕啊。总觉得和最近遇到的食尸鬼群很像,不过比那个时候更恐怖。这完全就是邪教劝诱啊。


   “希,希璐璐。”


   向习惯圣都的希璐璐求助。


   “来吧,诺罗亚大人!一起参拜吧,来吧!据说参拜圣王陛下有助结缘哦!来吧!”


   “……”


   不行,那边也一样。


   话说回来,希璐璐原来是圣女来着……普通的信仰很深啊。


   “……希望能中彩票。”


   “希望主人能更常摸我。”“……希望主人大人能觉醒成萝莉控。”


   然后,回过神来发现已经没有站在我这一边的了。


   “哈,哈哈……就只有这一次。……”


   结果,屈服于同伴的压力。


   嗯,我想这也算是制造共同回忆吧。


   跪下,就那样向圣王祈祷。


   “……希望世界和平。”


   还有,希望能交到装备女友。


   就个人来说,最喜欢精钢铠那样稳重的装备类型。喜欢的等级当然是SSS,如果没被谁装备的话,就更好了。虽然表现出似乎已经习惯了战场的氛围,但实际上却不习惯战斗,稍微攻击一下就会受伤的纤细感觉,就是这样的反差萌吧……对吧?如果能满足这方面的要求的话就太感激不尽了。


   “就只有这个吗?”


   嗯,果然和平是最好的。相信祈祷一定会传达到。


   一边这样坚信着,一边站了起来。


   “——你是诺罗亚 雷塔吗?”


   注意到时,不知为何已经被穿着白色军服的集团包围了。


   “诶?”


   虽然颜色不同,但我对那件军服很有印象。


   这是将“诅咒持有者”问答无用直接杀掉的治安组织——咒装审问官的制服。


   对于发呆的我,审问官们一起把武器拿出来。


   “这是来自圣王陛下的传唤。一起去吧。”


   ……突然,来了和平结束的通知。


   ******


   ……在圣都祈祷世界和平的时候,被咒装审问官包围了。


   嘛,本来应该反抗的,但是还没搞清楚状况。


   因此,决定老实地被带走了。


   看来,圣王传唤的并不是谎言,被带到了圣王的居城——大圣城。


   顺便一提,希璐璐可能被认为是无关人员逃过了一劫。


   “那个,所以……为什么我会被圣王召唤呢?”


   突然问了一下,金发的青年审问官不高兴地回头看过来。


   “不知道。陛下崇高的想法,我们无法推测,也没有必要告诉你。你只要遵从陛下的命令就可以了。”


   “哈!”


   “不满吗?但是,像你这样的‘诅咒持有者’,根本不可能被允许谒见陛下……虽然能被圣王陛下指派工作很激动,但还是想拒绝掉这份工作……”


   “啊,诺罗亚快看!那里有野生的海鲜!马上去抓吧!”


   “啊,嗯。待会儿去吧。”


   玖玖突然叫了起来,审问官们吓了一跳。我也吓了一跳。


   也许是因为我已经暴露了的缘故,玖玖也决定不再隐藏了。比起这个,我觉得我有离开的借口了。


   “什么时候?几点几分几秒,这颗星转了几圈的时候?”


   “不,我不知道。”


   “喂,喂,那个人偶。现在是我在说话……”


   “吵死了,现在是我的回合!那种事你也不明白吗?你两年内会秃顶的。”


   “诶……我会秃顶吗?”


   “话说,为什么诺罗亚就这样老实地被带走了啊?是兴趣吗?很开心吗?”


   “不,虽然并不开心……但看起来好像没有敌意呢。”


   压低了声音。


   审问官们似乎对我很警惕,但并没有表现出要攻击的样子。说起来,如果有敌对的话,在搭话之前就会打过来吧。


   而且比起和这些弱鸡敌对,我更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对不起啊,居然这样迎接你。”


   “啊?”


   苦笑着搭话的是一个小个子审问官。


   穿着厚厚的白制服的小女孩。紫发双马尾,嘴里叼着棒棒糖,不知为什么很眼熟……在哪里见过呢?


   “啊,还有自我介绍呢。初次见面,啊,也不对。”


   “啊,莫非?”


   “是在雷文雅德raven yard像个孩子一样迷路的小鬼!”


   小鬼吗?


   “……我不是迷路的孩子也不是小鬼。我是大人哦。”


   女孩似乎很不服地嚼着糖果。孩子气的动作。


   “我是米莫 米尔纳斯。是审问官长。”


   “哦,长……?”


   “喂,真是的,‘这样的孩子?’什么的,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


   “不,我没有。”


   “为什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


   “啊,是你吗?”


   脸皮太厚了。


   对方姑且算是掌权者。不好好谄媚的话……


   “比起那个,我很喜欢你啊。虽然各种各样的计划都被打乱了,最后搞成了这样独特的接待……本来是想以国宾待遇来迎接的。”


   “国宾?”


   “你收到邀请函了吧?”


   “邀请函……难道是说那个谜一样的信吗?”


   在埃姆多伯爵宅邸的时候,突然收到了一封信。


   在那个引导下,我来到了这里。


   “发出这封信的‘人偶大师’就是圣王陛下本人。”


   “啊……”


   “陛下很喜欢游戏呢。顺便一提,我的兴趣是给别人施加试炼。如果邀请函看起来像是奇怪的文件的话,恐怕这也是陛下游戏的一环吧。”


   米莫苦笑着。


   “嘛,尽管如此,我还是打算给你指派向导的哦。你离开家乡后马上就去找了。只是,没能好好见面呢。”


   “向导……”


   “啊,是在森林里遇到过熊吧!这么说来,可能那个就是向导啊。”


   “我觉得那只是普通的熊罢了。”


   虽然是A级魔物伊比尔熊。


   就算让他带我过来,我也只会觉得目的地是地狱啊。


   “然后,你到达雷文雅德的时候,我亲自去接你了……但因为骚乱,回过神来的时候你已经不在了。”


   “……啊!”


   这么说来,火葬十字骚动之后,为了不被审问官抓住急忙离开了……。


   “没想到,竟然靠自己的力量到达了圣都。一切都出乎意料。不过虽说只是个假名,但毕竟还在被通缉,不得不有这样的警备力量啊。”


   “莫非,我……做了很多多余的事吗?”


   “嘛,也有很多人因此得救了,只看结果的话不是很好吗?”


   确实,如果我不去的话,雷文雅德会灭亡的吧。


   “不管怎么说,圣王陛下都很欢迎你。不用那么担心。”


   “……那就好。”


   “既然说是欢迎,那准备了饭菜吧?没有章鱼料理可不行!”


   “你这么有精神真是太好了。”


   虽然还有疑问,但圣王就是我要找的人……吗?


   这样的话,就不能不见面了。


   “到大圣城了。”


   注意到时已经来到了城门前。


   周围没有城墙,从城门前可以看到大圣城的全貌。


   虽然在远处看的时候也很惊人,但是在近处看的话,更加扣人心弦啊。有着抬头看会脖子痛的大小。而且,即使在附近看也找不到一个污点。


   是一座梦幻般壮丽的城堡。


   “那么,我们进去吧。”


   米莫引导着我穿过了门。


   我跟着她。


   “噗!?”


   撞到结界了。


   “啊……对不起。我忘记给你权限证了。”


   “……”


   “不,真的是我不小心。所以,请不要用被打到的小狗那样的眼神看我。”


   米莫把卡交给了我。


   和圣都入市许可证一样。


   “但是,这样的权限证,不装备也能起作用吗?”


   “这样的话没关系。因为是陛下为你做的。”


   “哈……?”


   不经意地接受了——。


   “……!?”


   ——啪嗒啪嗒,电流在全身游走。


   “诺罗亚!?”


   突如其来的一下,身体不由自主地跳了起来。


   这是——强制装备!?


   圣都S级权限证【诅咒】


   ……吓了一跳吗?但是,这不是危险的东西哦?有了这个就可以进入圣都的所有区域了?


   等级:S


   类别:首饰


   效果:授予S级权限


   代价:不能伤害圣王。


   “这是……”


   到底是什么?和至今为止的诅咒装备相比,气氛太不一样了。


   “……原创的诅咒装备?”


   我只能这么认为了。但是,那样的东西真的存在吗?


   诅咒装备的制法应该已经失传了。而且原本应该厌恶诅咒装备的圣王,为什么要制造诅咒装备……?


   不能理解的事情太多了……。


   “——那么,现在去见陛下吧。”


   总之,先问问圣王本人吧。


   ******


   据说圣王在大圣城的最顶层。


   我们进了大圣城的楼梯塔,一个劲地爬上了纯白的螺旋形楼梯。


   大圣城不仅是外侧,内侧也相当美丽。虽然不算华丽,但很考究。也许是因为有作为教堂的功能吧,给人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庄严感。


   “那么,我们就到这里了。”


   金发的青年审问官停了下来。看来城堡内每一层也都有着不同的结界,他的权限水平,无法继续前进。


   “……米尔纳斯长官,请小心。这个男人很危险。”


   “慎君,他不是坏人。而且,对于陛下的客人,这种态度真是太糟了。”


   “但是……不,对不起”


   名为慎的青年突然抬起了头。


   “呐,现在是什么心情?呐,什么样的心情?要吃爆米花吗?”


   “停下来吧。”


   “唔,咕……!”


   慎青筋暴起,目送着我们离开了。与其说是目送,不如说是完全被瞪着。


   然后最顶层的走廊。


   这里也是像白冰一样纯白的走廊。


   “说过圣王陛下喜欢游戏吧。”


   米莫在走廊上轻快地走着,突然说道。


   “与其说是游戏,不如说是喜欢结果不确定,这样比较正确吧。她厌倦平淡的生活。毕竟她在不能踏出的房间里,渡过了很长时间了。”


   “也就是说,是家里蹲啊。”


   “嘘。”


   “陛下拥有可以说是天赐的先见,虽然这对她来说也是不幸的源头。对她来说,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注定的……会感觉无聊也很正常吧。”


   “哈!?”


   “但是,那样的陛下……只对你有特别的兴趣。”


   “对我?”


   “因为这个原因,好像让你吃了不少的苦呢……不如说今后会更加辛苦吧……无论如何,请不要讨厌她。”


   米莫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


   这是一扇几乎要仰视的纯白之门。


   米莫想敲门,伸出了手来。


   “——没有那个必要?”


   从房间里传来了少女的声音。


   然后,门从内侧打开了。


   门的另一边是——纯白的空间。


   地板、天花板、墙壁……白色。


   而且像镜子一样被打磨过。


   在房间里人偶骑士们列队,站在其中心的——


   ——有个坐着轮椅的少女。


   悠闲地坐在像宝座一样的轮椅上的少女。


   一眼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纯白的头发、纯白的王冠、纯白的礼服、彩虹色的眼眸……。


   一个一个异样的零件,但更引人注目的是——。


   她身后伫立着的巨大的人偶。


   让人联想到女神像的人偶。从指尖延伸出好几条线,与坐轮椅的少女的身体相连。就好像木偶师和提线木偶的立场发生了逆转一样。


   “……好可爱。”


   不由得说出了这样的感想。


   这个少女全身都装备着高等级的装备。


   巨大人偶、衣服、王冠、轮椅、假眼……全部都是装备。


   简直就是个伪造的人偶。


   如果连少女的本体都是装备的话,我大概现在就会在这里求婚了吧。


   是吗,这就是圣王吗……。


   “进来怎么样?”


   圣王向一动不动的我微微歪了歪头。


   我回过神来,慌慌张张进了房间。


   米莫从房间外面把门关上,我和圣王面对面了。


   对方是国君。是世界性大国的王,也是世界第一宗教的领袖。因为不知道面对这样的人物的礼仪,行动不禁变得可疑了。


   总之,先下跪比较好吧……也有过这样的想法。


   “你就是给我的诺罗亚发骚扰信的家伙啊!总之,先上菜!话在那之后再说!”


   带着这个如不敬化身一样的人偶的时候,礼仪之类的都早已经不是主要问题了。


   圣王完全无视了玖玖,呆呆地盯着我。


   “很想见你呢,诺罗亚 雷塔?”


   “啊?啊,是我。”


   真是不可思议的语调。


   给人一种在黑暗中摸索着语言的印象。不知道是真的想提问,还是在试探我,还是单纯的没有自信……我思绪有点紊乱。


   “你……”


   想问的事情太多了,说不出话来。


   她提前回答,好像预料到了那个。


   “我是圣王的胡桃呢?后面的人偶是朋友的霍内特呢?”


   指着背后的巨大人偶。


   纹丝不动的女神像,看起来没有友好相处的意思。


   “是朋友吗……”


   “就像是你和玖玖的关系呢?”


   “不,我像是玖玖的主人。”


   “诺罗亚就像我的宠物一样。”


   “关系很好?”


   “不对。”


   我不想被人认为是玖玖的同类。我可是真人。


   “比起这个,给我寄信的是胡桃吗?”


   “也可以这么说吗?”


   回答得不完善。


   “信上写着‘知道她吗’‘会死掉’等。你……你知道我些什么吗?”


   为了这一个问题,我一直在行动。


   当然,不会免费告诉我吧。如果有这样的志愿者精神的话,应该会在信上写下答案了。特意叫我到这里来,也就是说还有其他目的。


   而且,这个想法是正确的吗?


   “你的想法可能是正确的哦?”


   胡桃这样说了。


   “那么,能告诉我你叫我来的目的吗?”


   “你觉得是什么?”


   “……是想利用我的力量之类的吗?”


   “30分?”


   “真是微妙的分数啊……”


   “满分十分哦?”


   “答案过于正确,已经突破极限了吗?”


   这是一个过激的评分。


   “已经!语无伦次了啊!再这样下去的话,我的愤怒会达到极点的!”


   “我觉得已经达到了。”


   “喂!我这辈子都不跟你说话了!”


   玖玖气得脸红了。


   胡桃继续华丽地无视了她。


   “那么,你擅长解决咒灾吧?”


   “啊?嘛,说起来算是。”


   我觉得我比别人拿手。毕竟已经经历了很多次了。


   “那么,希望你能解决圣都的咒灾。”


   “圣都的咒灾?”


   “最近,圣都发生了异变?是只靠我们无法解决的规模哦?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圣都会很危险吧?”


   “哈!?”


   不完善。


   就像没人气的占卜师会说的话。


   “呃,也就是说……叫我出来的目的是为了解决圣都的咒灾吗?”


   “也可以这么说吗?”


   “……”


   还是不完善。


   这么说来,米莫说过“圣王喜欢不确定的东西”。或许,仅仅只是语调,也能表现出这样性格吧。


   “如果你能解决的话,我会告诉你你想要的信息的。不管是关于你的事还是关于‘她’的事情?”


   “如果不合作的话?”


   “会死吗?”“


   “请不要以那种随便的感觉杀掉一个人啊。”


   “那就坠入地狱?”


   “是占卜师喜欢说的句子啊。”


   叹了口气。怎么回事儿呢,总觉得交流困难啊。


   除此之外,叫我出来,肯定还有其他隐藏的目的吧。


   “……诺罗亚,没必要听这种胡言乱语的家伙说的话。”


   玖玖拉着我的衣服。


   确实,如果抱着“安全、慎重、不失败”的精神去做的话,这里也许应该先观察一下状况。


   但是……在那之前,有一件事必须要问。


   “胡桃。”


   “……?”


   “引发这场咒灾的诅咒装备……可爱吗?”


   “大概是SSS等级吧?”


   “我接受。”


   立即决定了。


   帮你解决咒灾也不错吧。也不是参与坏事,对我也有很多好处。没有应该拒绝的理由。


   话虽如此,但也不能被牵着鼻子走。


   “只是,想要我接受委托,还有两个条件——”


   “……诶?”


   胡桃似乎是感到有趣般眯起了眼睛。


   “向我提出条件,你是第一个人哟?好啊,你说吧?”


   “谢谢。那么,第一个是——”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0装备栏的最强剑士 但是、诅咒装备(可爱)的话能随意装9999个(我的诅咒装备不可能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