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站在地平线那边的十字架群。


   突然开口的墓穴,就像通往冥府的入口一样。


   大概是被死者的香味吸引了吧,红色蝴蝶群在翩翩起舞。


   在这样的风景中……我和里卡前辈一个劲地拉着货车。


   “为什么,要像这样拉货车啊……”


   里卡前辈一边露出落寞的表情,一边发着牢骚。


   “嗯,这附近,马车好像过不去。”


   希望建造这个墓地的人能考虑到交通的便利性。


   土地上杂乱无章地插着十字架,十字架的缝隙里的道路,狭窄且复杂地起伏着。地面也凹凸不平,车轮很快就会陷进去。


   而且这个货物并不是普通的货物,所以要更加小心。


   车上的货物被厚厚的布覆盖着。


   工作前听说那是诅咒装备。


   一不小心碰到就出局了。之所以让我们运送这种危险物品,恐怕是因为我们是一次性人员吧。


   在我们身后,监督的审问官目光闪烁。


   有什么事的话,马上就会被杀掉……就在这时。


   “但是,是运送到哪里的呢?这么多诅咒装备。”


   “咒装墓域curse site就在前方。”


   “咒装墓域!难道,那传说中的那个?”


   “……传说?”


   “呀,咒装墓域在那边啊!真想去一次呢!”


   “又不是什么风景名胜……”


   说到咒装墓地,就是诅咒装备的处理场。不管在哪个国家,诅咒装备都会在被严格管理。收集到咒装墓域之后再决定是破坏还是封印。虽说咒装墓域中的诅咒装备基本上都已经被处理完毕,但它仍然是能接触到很多诅咒装备的主题公园。


   “好期待啊!好了,我有干劲了!”


   “行吧。”


   里卡前辈好像没兴趣似的吸了吸鼻子。


   因为干燥,风一吹沙尘就会飞舞,视野也会变红。这附近的沙子里混入了生石灰和盐,眼睛和鼻子痒痒的,喉咙也变得痒。


   “呸!哇,进了嘴里……啊——!”


   里卡前辈吐出了混杂着沙子的唾沫。


   “不过,这附近的沙子太咸了。”


   “因为是发生盐碱化的地方。”


   “盐碱化?”


   “以前,这附近是田地。”


   “田地?这块已经死掉的土地?”


   “正好相反。就是因为耕作而死掉的土地。”


   这附近的地面上稀稀拉拉地积着盐。


   这不是为了驱魔和不死者而撒的东西。如果在干旱地区过度灌溉的话,经常会有盐在地面上凝结的情况,土地就会死掉。


   简直就像是对自然的冒渎——神罚一样。


   所以雷文雅德在神圣国中也被认为是“被神抛弃的地方”。


   “那么,在那之后,雷文雅德为了有效地利用已死的土地,利用墓地来筹集资金。”


   在大城市里出现的尸体,由于土地不足、恶臭、疫病等问题,一般埋葬在土地多余的乡村。雷文雅德在那找到了商业机会。


   结果,建立了这个广阔的墓地。


   在这片土地上有咒装墓域也是同样的理由吧。


   “你知道得非常详细呢。我记得你说过你不是这个国家的人”


   “我查了一下。”


   嗯,全部都是来自史的知识。她为了得到表扬,经常把书上学到的知识说给我听。虽然不太感兴趣,但知道了很多。


   “被神抛弃的地方吗?”


   “所以,会这样一个接一个地会发生咒灾吗?”


   “也许吧。”


   里卡前辈打着哈欠说。


   “嘛,之前也不是这样的。即使调查了,也都是野猫和乌鸦的恶作剧。”


   “是吗?”


   那么,最近情况变了吗?在雷文雅德待了一段时间后才知道,这座城市上出现的诅咒装备数量……太多了。可以说是异常了。


   嘛,能拿到很多诅咒装备,对我来说是件很开心的事就是了……。


   “啊,是这附近吗?”


   里卡前辈用下巴,用力地向前看。


   “啊……”


   在那里的是——广阔的墓地。只是那样的话,和之前看到的景色没有太大的差别。但是,扎在地上的东西不同。


   装备……不,应该说是曾经是装备的东西吗?在荒野中,代替十字架,生锈的剑和枪像墓碑一样树立着,缝隙中出现破裂的头盔和覆盖着铠甲的尸体。


   ——咒装墓域。


   装备的墓地……原来如此,的确是让人想这么称呼的景色。


   我以为是诅咒装备的主题公园……是什么呢?腐朽的装备们像死了一样沉默,总觉得有点恶心。这么多装备,却完全不吸引人。不仅如此,似乎是不安之类的东西也在心中涌动。


   “呼,终于到了。”


   “辛苦了。”


   “诶,我累得出现幻觉了吗?”


   罗瑞斯突然从背后出现。


   今天也把审问官的制服穿得整整齐齐,从她的眼睛里放出了人事评价般的锐利光芒。


   “啊,大姐……不要做这种对心脏不好的登场啊……”


   “我只是普通地打招呼而已。”


   理所当然地说了。


   “比起那个,那个货物要到这边来。”


   “嗯……”“知道了。”


   罗瑞斯开始引导着我们。说起来,我可能第一次看到她走路的样子。固定的步伐、固定的步调……连走路的样子都满是事务性的人。


   我们一边拉着车,一边跟着罗瑞斯。


   在指定的地方卸货后,这项工作就完成了。


   “那就赶快结束吧。”


   “……”


   “诺亚?”


   “啊?啊,是的。”


   因为我正犹豫着,所以不知不觉地回复晚了。


   “什么?有什么事吗?”


   “不不……只是觉得,真是厉害的数量啊。”


   眼前的是诅咒装备的山。不是那些已经腐朽的东西,而是还没有被处理掉的东西。虽然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低等级的,但是对我来说就像宝山一样。


   只是,比起听到的信息,我觉得诅咒装备数量太多了。


   “嘛,全国的诅咒装备都集中在一起了。”


   “全国……但是,这个国家大部分的诅咒装备都已经被处理掉了吧。”


   “啊,是啊。”


   里卡前辈眺望着诅咒装备的山。


   “嘛,也确实太多了。我之前来这看过,并没有堆积到这种程度。”


   “是吧。”


   为什么会有这么诅咒装备?神圣国也不是有很多迷宫的国家,很难想象会积累这么多诅咒装备。这样的话,是从国外流入的吗……?


   “嘛,怎么都行吧。”


   里卡前辈好像没什么兴趣似的开始卸货。


   嘛,倒不如说我这种对诅咒装备感兴趣的人才比较特殊。


   我也不能偷懒了。


   将装载在货车上的诅咒装备转移到处理场所。倾斜装货台,哗啦地扔到诅咒装备的山里去。虽然是简单的工作,但需要十分注意。万一不小心装备了诅咒装备的话,马上就会被监督的审问官——罗瑞斯斩首。


   这是一项耗费精神而不是体力的工作。尽管如此,还是想办法完成了工作。


   “……啊!”


   怎么说呢,心情很空虚。


   一想到自己亲手参与处理诅咒装备就……难受。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把这些都抢走。但是,这里审问官的监视特别严格。如果要抢走的话,不慎重地进行,很有可能引发和审问官的全面战争。有什么办法吗……这样想着的时候,无意中看向了诅咒装备堆积的山。


   “……?”


   突然,注意到了一个装备。


   矗立在地面上,燃烧着的鲜红的十字架。这是一个与诅咒的形象相去甚远,带有神圣感的十字架。仅仅是看着,就好像要融化理性一样的魅惑性的装备。


   不知不觉间,目光就被吸引了。


   这么漂亮的装备真的可以就这样被处理掉吗?


   那样的想法,突然涌出来——。


   “——在意吗,那个诅咒装备?”


   “……啊!”


   猛然清醒过来。回过神来,罗瑞斯正在看我。


   看来,我盯着那个十字架看太久了。能不能糊弄过去呢吗?


   “不,有点……我觉得很漂亮。”


   “是吗?”


   罗瑞斯点点头,快速地退了半步。


   这个可以判断为通过吗?我看了一下罗瑞斯的脸,但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仍然是无机质的眼睛,仿佛能看透一切般地朝向看我。


   “怎么了,大姐?”


   旁边的里卡前辈好奇地问。


   罗瑞斯凝视着我们。


   “——掠夺者phantom!”


   突然这么说了。简直就像是在招呼我一样。


   心脏扑通一声跳了起来。但是,总算没有表现出动摇的表情。


   罗瑞斯先停顿了一下,再继续说。


   “你怎么看?关于掠夺者。”


   别装蒜了……虽然一瞬间这么想,但是看到罗瑞斯的脸,我明白了不对。(感觉这句话的逻辑很奇怪)


   是故意的。她正观察着这边的情况。


   “为什么突然这样问?”


   “只是闲谈。”


   没有时间思考了。这是她事先准备好的话。


   “那么,你觉得怎么样?”


   用锐利的目光注视着我们。就好像把刀刃刺在脖子上一样。


   恐怕……怀疑我们中有一个是掠夺者。


   嗯,被怀疑了吗?为什么?应该再控制一下行动吗?


   不,现在比起那个,应该回答问题。但是,怎么回答才好呢?怎么回答才是正确的……?可恶,能忍受这样充满压力的闲话吗……。


   “我是他的超级粉丝!他是守护大家的正义的伙伴。”


   里卡前辈爽快地回答。大概是没注意到吧。


   里卡前辈对掠夺者的期待依然很重。


   多亏了那个无忧无虑的话语,我稍微有了冷静思考的余地。


   “诺亚呢?”


   “我……”


   我不认为掠夺者是正义的伙伴。总觉得,即使是谎言,那样说也是有些抵触。


   “不太清楚。”


   结果,得出的答案就是这个。


   “不知道吗?”


   “啊,为什么?”


   果然,不能接受吗?


   “那个,在我们普通人看来,确实得救了……我想是这样。但是。”


   “但是?”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好事。”


   “嗯。”


   罗瑞斯交叉起手臂。


   “我觉得是件好事。”


   “诶……?”


   “不管掠夺者的目的是什么,如果能减少诅咒装备的伤害的话,那都求之不得。特别是如果因为正义而引起了机能不全的话,掠夺者是必要的恶……不,可以说掠夺者才是正义的伙伴吧。”


   “正义的伙伴?”


   “是的。”


   语气好像有点燃起来了。是和冰一样的罗瑞斯不相称的声音。


   “是啊!果然,大姐也是这么想的吧!”


   里卡前辈高兴地跳起来。确实,这两个人的回答完全一样吗?虽然看上去正相反,但本质其实很相似。


   “嗯。”


   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罗瑞斯做出了含蓄的沉默。


   “我并不是怀疑,但是为了慎重起见,检查货物也可以吗?”


   “对,检查货物?”


   “嗯,虽然很不好意思。”


   “可以,请把货物交给我。”


   糟糕……大意了。我的货物里有太多不能看的东西。


   “那么,这个……”


   “嗯?”


   罗瑞斯首先调查了里卡前辈腰包。


   “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吗?”“


   “是的。”


   “诶?”


   “这是什么?”


   罗瑞斯拿出了一本女性杂志。


   “不要随身携带与职务无关的东西。”


   “啊,等一下!不要拿出来!住手!”


   里卡前辈红着脸,啪嗒啪嗒地夺取杂志。


   但是,身高差很残酷。


   “那是工作需要的东西!所以带来了!”


   “嗯……《受欢迎的可爱装备搭配,魅力值爆表♪》《盛夏准备!快速特化式·短时间减肥☆》《装备减法,这就是我的新公式》……”(公开处刑)


   “不要再读了!”


   “为什么工作需要受欢迎的可爱装备搭配,请务必告诉我。”


   “嗯,啊……那个……”


   “真是的。说起来,你是……虽然嘴上说想当审问官,但有在审问官手下工作的自觉吗……”


   絮絮叨叨……罗瑞斯继续着说教。


   过了一会儿,里卡前辈已经变成了一片雪白的灰。看起来相当的阴郁……。


   罗瑞斯满意地点了点头,把视线转向了这里。


   “可以给我看一下那边的包吗?”


   “……嗯。”


   我没有表情地把包递了出去。


   罗瑞斯透彻地检查着里面。


   “这个是?”


   表情绷紧了。


   她把手放进包里,然后拿出来的是——玖玖。


   嗯……果然很在意啊。


   玖玖好像正好从午睡中醒来,但是很少见地会看气氛。只是,玖玖不擅长长时间一动不动。开始流汗了。


   “人偶?”


   “是的,只是个人偶。”


   清楚地回答。动摇了的话就输了。


   “……为什么在工作中?”


   “因为是兴趣。”


   “哇……这样恶趣味的人偶,你会随身携带吗?”


   玖玖身体微微一动。糟糕,玖玖对坏话作出反应了。


   “做得太真实了,感觉有点恶心啊……”


   嘟嘟!


   “话说,黏上食物残渣什么的不脏吗……?”


   嘟嘟嘟!


   “嗯……这个人偶出乎意料的啊。”


   嘟嘟嘟嘟!


   玖玖要暴走了!


   “什么,你很紧张吗?”“


   “就是这样的人偶啊!活灵活现很可爱!”


   “是吗……?”


   或许是因为“可爱”这个词起了作用,玖玖的振动停止了。


   只是,总觉得在发呆。连我这边的心情都不知道……。


   罗瑞斯好像还很在意玖玖。


   “咦,好像嘴周围有酱汁呢。而且还很新……”


   “刚才给她吃饭了。”


   “给娃娃吃饭……?”


   露出了像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东西一样的表情。罗瑞斯相当的惊慌。


   “……说谎会不走运的。”


   “……知道了。”


   虽然是自己说出的话,但还是希望那是假的。


   “诺亚,为什么要对人偶……”


   “这在我的故乡很普通。”


   “我以前就在想,到底是怎样的故乡啊……?”


   对不起,故乡……。


   “那么,接下来可以让我看看那边的包吗?”


   罗瑞斯指的是暴食包小美。


   一下子就出局了。有獠牙和舌头的包明显是诅咒装备。


   不能递给她。那么……。


   我下定决心把包放到手里。然后,把那个拿了出来。


   “嘛,又是人偶吗?”


   大尺寸的淡蓝色人偶——由史莱姆盾的史变形而成的。


   接着,又拿出了一个淡蓝色人偶。这是莱姆。


   “两个一样的……?”


   “不一样。这些孩子是双胞胎”


   “……是吗?”


   罗瑞斯突然向后退。


   “还看吗?”


   “不,不,不用了。那个包的大小的话,其他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不想触碰那种糟糕的东西,这样的想法在脸上清晰地表现出来了。


   “总之……不要随身携带与职务无关的东西。”


   “是!”


   “为什么看起来很高兴呢……”


   “啊,被罗瑞斯骂了很高兴!”


   “……”


   不管怎样,似乎总算是糊弄过去了。


   ……赢了。


   但是,我觉得我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那么,大姐,就这些吗?”


   “不,还有一个。你们晚上没有工作吧。”


   “诶,是需要我们去调查的工作吗?”


   “不是调查。你们……”


   罗瑞斯说了出来。


   “——请协助我狩猎掠夺者phantom。”


   ******


   今天早上,在审问官的事务所里,好像有掠夺者寄来的预告信。


   今晚,大教堂上离天空最近的石头,我会来夺取它。


   因此,晚上。


   雷恩雅德的天空中,暗云像烟一样笼罩着。


   我和里卡前辈在审问官严加戒备的大教堂里埋伏着。


   话虽如此,我们的位置是大教堂回廊的角落。总之,是为了填补警备的漏洞而设置的位置。


   “里卡前辈,我买了咖啡哦。”


   “牛奶呢?”


   “没有放进去。”


   “那就好。”


   “真的好吗?没放进去哦。”


   “当然。这是大人的味道。”


   里卡前辈接过金属杯,豪爽地喝了一口。


   “……啊。”


   “啊,果然很苦吗?”


   “嗯!嗯!”


   “原来如此,因为太苦了,所以咽不下去。”


   所以说过了要加牛奶呐。因为在奇怪的地方会很追求虚荣。


   “呼哈哈……这是什么啊!?”


   “是大人的味道。”


   “呀,这咖啡绝对是便宜货。怎么说呢,就像煮叶子?是不是太轻视咖啡了?”


   “诶,就像煮叶子?”


   “没有更好的咖啡吗?适合大人的高级品咖啡?”


   “咖啡什么的,哪个都一样吧?”


   嗯……就是因为是这个,所以才算是外行。”


   里卡前辈一边耸了耸肩膀,一边把杯子还给了我。


   “恩。剩下的全部都是诺亚的份。前辈请客哦。”


   “啊,谢谢。”


   明明是用我的钱买的,算了。今晚好像会是一场持久战,正好。为了提神,一点一点地喝咖啡。


   “啊,好想回去啊……”


   “你难得没有干劲啊。”


   “因为,这样只是杂事嘛。事到如今,也不可能有什么成果。”


   “嘛,几乎都是代替卡卡西的工作就是了。”(突然冒出来个卡卡西什么鬼啊)


   “至少,在能看到掠夺者的地方就好了。”


   里卡前辈坐在柱子旁边,无聊地托着腮帮子。


   “……为什么掠夺者会发出预告信呢?”


   “为什么呢?”


   “嘛,切斯特那家伙脸色通红,相当生气啊,真是太棒了。不过他如果要抢的话,像往常一样无言地做就好了。”


   “是啊。”


   “话说回来,要偷宝石啊,不像是掠夺者啊。”


   “会不会是缺钱呢?”


   “没有。因为掠夺者可以用手创造出黄金。”


   “什么啊,也太厉害了。”


   现在又能用手变出黄金了,已经不是人类了。


   “啊,你有空就去给我买点果汁来。”


   “不喝咖啡吗?”


   “我已经从咖啡什么的毕业了。”


   “好厉害的跳级啊。”


   我无奈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只是……我要顺便去一下洗手间,可能会晚一点回来。”


   “又是厕所?”


   “喝了咖啡后,肚子痛起来了。”


   “嘛,马上就要到预告的时间了。在那之前请回来哦。”


   “我会妥善处理的。”


   我苦笑着离开了大教堂。


   穿过广场,去有咖啡店的新城——而不是都是石建筑的显眼的旧城。


   在寂寥的灰色街道上,悄悄地换上掠夺者的服装。


   “我也想喝咖啡啊”


   “下次我再给你买。”


   我一边说着,一边拔出音喰贝的塞子,交给了玖玖。玖玖慌慌张张地按着想要吃我耳朵而乱闹的贝壳。


   半径3m以内设置隔音结界,隐藏声音的诅咒装备。


   用这个的话,就不用被别人听见了。


   “即便如此,预告信什么的……模仿得相当俏皮啊,这个‘掠夺者’。”


   “是啊。”


   我耸了耸肩。


   “真的是谁出的啊……预告信什么的。”


   至少,我没有这样做过。


   是谁冒充了“掠夺者”的名字,发出了预告信。也许是想把罪名转嫁给掠夺者……难道是要挑衅审问官。就算只是装成掠夺者的样子,也足以转嫁罪责了。


   “嗯,最有可能是单纯的恶作剧吧。”


   关于预告信,还有很多疑点……。


   “多亏了这个,现在很容易就能潜入事务所,对吧?”


   穿过水路,沿着旧城墙遗迹的街道前进,马上就能看到城墙。


   咒装审问官的事务所——厚重的城堡。


   但是,现在……大教堂那边戒备森严。司令官的切斯特也因为“掠夺者”的挑衅,在大教堂里防备着。


   现在是潜入城堡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嗯……我的目的除了收集诅咒装备以外,还有一个。


   那就是得到“圣都入市许可证”。


   为了和寄来神秘信件的发件人见面,我想去圣都……不过因为圣都有结界,没有许可证是进不去的。发行那个许可证的少数地方中的一个就是这个雷文雅德的审问官事务所。


   “显示‘圣都入市许可证’。”


   向罗盘眼发出了指示。指针马上指向了事务所的最顶层附近。


   那附近的是——切斯特的司令室吗?啊,和预想的一样。


   事务所内的地图和警备的配置,进入了几次后就记住了。入侵路径也已模拟完毕。


   当然,不会堂而皇之地从正门进去。我绕到了事务所的背后。


   虽说是城堡,也并非没有死角。特别是这个城堡,由于维持费的问题,大部分被拆除了。而且,警备网也会出现死角。


   这个城堡的死角是建在城堡一个角落的巨大的监视塔。在圆柱形塔身的背后,有着从这个城堡的任何地方都看不到的位置。


   我把右手的镯子——史莱姆剑朝上,射出了淡蓝色的锚。


   “啪”的一声,淡蓝色的黏体挂在了塔的窗框上。


   一口气缩短了史莱姆剑,登上了塔。


   这个城堡的窗户上,到处都有铁栏杆。不能从窗户侵入。能进入的地方,除了一楼的门外有一处……只有监视塔的顶部。


   从窗框到窗框——眨眼之间,登上了塔的顶部。


   从弩台的间隙窥视,那里有一个正在监视的审问官。好像没有干劲,单手拿着酒瓶打瞌睡。因为切斯特不在而放松了呢,还是……你做梦也没有想到过,会有入侵者从监视塔的顶端进入审问官的根据地呢?


   我一边用音喰贝消去脚步声,一边从审问官的背后绕过。


   从监视塔到楼梯。或许是为了让监视人员的报告马上传达到,监视塔和司令室挨着很近。下了楼梯,马上就到司令室所在的楼层。


   稍微从墙壁探出头来确认走廊。果然,警备比平时少。留在事务所的审问官也大多被分配到楼下警备了。


   话虽如此……走廊里仍然配置了几个审问官。


   虽说数量很少,但走廊上没有死角。被发现就出局。如果盗取了许可证的事暴露了的话,圣都的审查不可避免的会变得严厉。必须不露馅地拿到手再回去。


   我从背后接近了巡视的审问官。


   “……吃吧。”


   暴食包就像同意一样舔了舔舌头——吞了下去。


   ——收纳。


   牙齿咬合的声音,被隔音结界消去了。因为在暴食包里时间是停止的,所以之后偷偷放回去的话,被吞下的人应该什么都不知道吧。


   目前,一切都如预想的那样。剩下的就是隐藏在隐蔽处,接近司令室了。


   “司令室在这里吗?”


   “这就是那个男人的巢穴啊。”


   站在一扇门前。


   带着铁饰的双开门。因为就在罗瑞斯的办公室附近,所以已经看惯了。


   左眼的罗盘眼也指向了这个门的后面。这里肯定有许可证。


   我从门下插入了丝状的史莱姆盾。


   “里面怎么样,史?”


   “……没有人。”


   “那钥匙就拜托你了。”


   “……明白了。”


   有调查过这个司令室的钥匙,不是装备式的。装备式的话,没有对应的钥匙装备就不能打开。


   如果不是那样的话……不管是什么钥匙,只要从里面打开就可以了。


   随着门闩打开的声音,我马上打开了门。


   吱——!


   门上的一对蝴蝶,发出巨大的摩擦声。(???指的是门把手吗)


   不由得吓了一跳……没关系。在隔音结界的范围内。


   慢慢地关上门,我环视了一下房间。


   “总觉得是个恶趣味的房间呢。”


   “……同感。”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胡乱装饰的勋章。其他的家具和美术品也用黄金装饰。很有切斯特的风格。


   他可能会在司令室里闭门不出,这里面有床,也有饭菜盘。


   “比起那个,许可证呢?”


   罗盘眼的针指向架子的抽屉。


   抽屉锁着……这也不是装备式的。一般来说,是里面有障碍物的钥匙孔。如果是正确的钥匙,可以避开里面的障碍物转动。锁孔深处的机关横向滑动,由此取下固定的栓子……就是这样的结构。


   也就是说,只要转动钥匙孔里面的部件就可以了。


   如果是这个构造的钥匙孔的话,只要有可以自由变形的钥匙就可以轻松打开。


   “史,拜托了。”


   “……好,让史来处理困难吧。”


   让史进入钥匙孔,一瞬间钥匙孔就转动了。秒杀。


   打开抽屉,里面放的是——金属制的卡片。


   那简直就是……让人联想到冒险者卡片。


   “这样就完成任务了吗?”


   “不……”“怎么样?”


   试着拿了一个,果然没错。


   卡片上有“填写栏”。和冒险者卡片一样。这样的话,只有卡就没有意义了。这种卡片系的身份证需要用对应的笔记装备填写。


   冒险者卡的话,用行会职员专用的笔记装备填写。


   如果是圣都入市许可证的话……也就是说,用审问官专用的笔记装备来填写。


   这样一来,卡才能成为许可证。


   “我服了……”


   好不容易拿到了许可证……来这里却又不得不延后去圣都时间了。


   虽然前进了一步,但情况一点都没改变。


   然后,就在这时。


   “……”


   突然传来了向司令室靠近的脚步声。


   糟了,已经到房间旁边了。急忙关上抽屉,想离开那个地方,但是没有逃避的地方——。


   “——可恶,掠夺者phantom!”


   没过多久,门就突然打开了。


   进入司令室的是这个房间的主人的切斯特。回来得比想象的早。在那里一边生气,一边踢开家具和日常用品……。


   我好像没被注意到。


   ……千钧一发。立刻使用史,贴在天花板上是正确答案吗?心还嘣嘣嘣直跳。


   “掠夺者!为什么不在预告的时间来!又逃走了吗?绝对不原谅你……绝对不原谅你……!”


   啊,谢谢您说明情况。


   果然预告书是谁的恶作剧啊。嘛,现在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我从天花板上下来,向门走去。


   幸好门开着。切斯特忙于向家具宣泄,一时看不到他的身影。现在是机会。


   逃出司令室,跳到走廊。


   成功了,先让我喘口气——。


   “……呜。”“啊。”


   突然,和谁撞上了。那个时候,背撞到了门。


   吱吱,门吱嘎一声。


   不好,在隔音结界之外……!


   “谁啊!”


   切斯特发出怒吼。我马上试图藏在门后面。


   “什么,掠夺者!你为什么在这里?”


   没赶上。完全暴露了。


   切斯特一副恶鬼的样子,向这边跑来。


   “啧。”


   被撞到的人一边咂嘴,一边马上关上司令室的门。


   “我已经等了你一百年了!一定要逮到你!”


   传来了迎面撞到门的声音。悲鸣。又传来了有什么东西倒下的声音。


   “来,这边。”


   “啊……”


   突然被拉了手。


   情不自禁地看着对方的脸……哑然


   因为太不适合审问官的巢穴了。


   像夜晚一样的黑色斗篷,像月光一样的苍白假面。


   那个身影,正是——掠夺者。


   *


   我和”掠夺者”,从切斯特的那里逃了出来,跑进了一个房间。


   房间外面响起了切斯特的怒吼和警钟声,审问官们的脚步声顿时喧闹起来。


   已经是逃也不行躲起来也不行的状况了。


   然后,终于……切斯特进了这个房间里。


   “——喂,你!为什么在这里!”


   切斯特一进入房间,语气就变得粗暴。


   “明明掠夺者出现了,为什么还满不在乎地坐着呢……罗瑞斯!”


   罗瑞斯就像受够了一样,叹了口气。


   “什么呀,你有什么不满吗?”说清楚!”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


   “啊?”


   “我是指挥全体的立场。也就是说,这里是我的工作场所。”


   “我才是司令官。”


   “那么,请坐在椅子上。我也去现场吧。”


   “呃……垃圾。”


   切斯特忌讳地咂嘴。


   “比起那个,掠夺者没有来这里吗?”


   “要是他来了的话,我早就报告了。”


   “没有说谎吧?”“


   “没有理由提供虚假信息。因为掠夺者是我们的敌人。”


   “哼……好吧,我相信你。”


   切斯特露出讥讽的笑声。


   “比谁都憎恨诅咒装备,你这么说过……是吗?”


   “……”


   “只是,别想奇怪的事哦?你……因为我们永远不可能成为正义的伙伴。”


   “……我知道。”


   明白了的罗瑞斯,身体紧绷着。


   不久,脚步声渐渐远去,门关上了。


   “呼,那个男人真是的。”


   接着,传来了罗瑞斯锁上门的声音。是为了防止别人从外面进来,还是……是为了防止人从里面出来呢?


   “那么,差不多该出来了也没关系……掠夺者。”


   “……啊,好。”


   我也从办公桌下面爬了出来。


   “嗯,传闻是……掠夺者用手创造出亚空间,潜伏在其中。”


   “什么啊,那也太厉害了。”


   手能做的事太多了吧,掠夺者……。


   “那么,有件事要说……”


   罗瑞斯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水壶。


   “总之,番茄汁怎么样?”


   “番茄汁?”


   “对恢复疲劳很有好处。有这个的话可以坚持24小时。”


   罗瑞斯在茶杯,啪嗒啪嗒啪嗒……倒入红色果汁。把蜂蜜倒进去,用茶匙咕噜咕噜地搅拌。


   总之就是恢复疲劳的能量饮料吧。现在也很累了。


   客气的话也很失礼,我也喝了一杯。


   “味道怎么样?”


   “……太甜了。”


   “这样才有效。按年轻人的说法,喝了这个会长翅膀的。”


   “啊。”


   总觉得有种被劝着吃了危险的药的感觉。


   我一口气喝干茶杯里的东西,然后问她的意思。


   “比起那个,真的可以吗……行吗?像你这样立场上的人,帮助我隐藏什么的。”


   为了不暴露真面目,试着改变声音和语调……不行。不管怎么说,语气都不太好把握。总之,只要不使用敬语就可以了吗?


   “在那种情况下也是没办法的吧。而且……被看到了就糟糕了啊。”


   罗瑞斯的视线朝下看去。


   黑色斗篷和蓝色假面被粗暴地塞进办公桌底下。


   “那是掠夺者的变装道具?”


   “是的。这是街上卖的东西。”


   “啊!”


   我好像听里卡前辈说过,最近掠夺者的商品很流行。


   “但是,为什么要装扮成掠夺者呢?发出了那个预告信,难道……”


   “……那是……”


   罗瑞斯坐在椅子上,稍微思考了一下。


   “是啊……我还是告诉你吧。”


   “我?”


   “是的。只是,在说话之前,我有一个建议——”


   罗瑞斯从正面看着我的眼睛。


   “——要不要和我一起成为共犯?”


   一瞬间,我愣住了。


   被这样盯着,稍微有点慌张。


   “共犯是怎么回事?”


   “一起堕入邪道吧。是那个吧,扬基人?巴黎人?或者其他之类的东西。”(巴黎人莫名被黑。在八十年代时不良少年少女被统称为扬基,而这个巴黎人实际上是party people的简记,形容在各种各样的机会聚集在一起开心地吵闹的年轻人)


   “巴黎人是冤罪啊。”


   “啊,我想到了一个口号。‘两人份的掠夺者!’‘Max Heart!’怎么样?”(应该是光美的梗,不过我没看过,不确定)


   “我觉得还是放弃邪道比较好。”


   这个人绝对不适合。


   “说起来,为什么要走邪道呢?”


   “说明的话会变得很长啊……首先,注意到这座城市上诅咒装备太多了吗?”


   “那倒是。”


   确实很多。在咒装墓域中看到的诅咒装备数量也明显异常。


   “那个诅咒装备是……大部分都是审问官放置的。正确地说是,切斯特维尔。”


   “啊……”


   “证据就是这个。”


   罗瑞斯啪的一声把袋子放在了桌子上。和变装套装一起放在刚才桌子下面。打开那个袋子,里面出来的是——各种装备。


   “不会吧……这些全部都是诅咒装备?”


   “是的。被蓄积在事务所的地下。是今后要流传到街上的一部分。”


   “……装成掠夺者的样子,是为了让他背负夺走装备的罪吗?”


   “是的。”


   “那么,发出预告信是……大概是为了减少事务所的警备吧。你很清楚切斯特会被挑衅激怒。”


   “没错。”


   罗瑞斯爽快地回答。与其说没有胆怯,不如说本性是正直的人吧。


   “但是,为什么切斯特……要把诅咒装备放在街上吗?”


   “为了出人头地。”


   “出人头地?”


   “咒装审问官是实力主义。越是狩猎诅咒装备,地位就越高。”


   “自导自演什么的?”


   “谁都不抱怨的话。”


   “很合适呢。”


   “错的不是体制,而是人。这条街的审问官……腐败了。不,切斯特维尔腐败了……”


   她似乎在假装平静,但却充满了无法隐藏的愤怒。但是,与其说是义愤填膺,倒不如说是近乎于浑然一体的怨气。


   “切斯特维尔在诅咒装备的流通方面是专家。他以‘送去咒装墓地’为名,开拓了世界各地的诅咒装备聚集在这座城市的流通渠道。然后,给成为伙伴的人喂食,反抗的人强行将其当做‘诅咒持有者’……建立了现在的地位。”


   “强行,‘诅咒持有者’……”


   “我无论如何都想阻止这种状况。不,必须阻止。”


   罗瑞斯握紧拳头。


   “我想做的事情只有一个……驱除这座城市所有的诅咒。但是,只有我力量不够,这座城市的正义也引起功能障碍。要改变这个城市,你的……需要掠夺者的力量。”(这里的正义指的是审问官体制)


   “我的力量……”


   “当然作为共犯,你也有好处。你在寻求诅咒装备的信息。然后我站在总管收集诅咒装备情报的立场上……”


   罗瑞斯说:“而且……”接着,视线移到了我怀里。


   “圣都入市许可证。我有填写的权限。”


   “……”


   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个目的。


   啊,从司令室出来的时候,慌慌张张地拿着许可证……。


   “你不觉得我们的利害关系一致吗?”


   “……确实,有一点道理。”


   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建议,罗瑞斯也没有撒谎的样子。


   只是,还有一点疑问。


   “诅咒装备,我可以拿走吗?如果不预先处理的话,可能会被我恶意使用哦?”


   “……是的,对吧”


   罗瑞斯的眼神稍微动摇了一下。


   “但是,你很强……太温柔了。”


   “温柔吗?”


   “不杀死诅咒持有者,只夺取诅咒装备。我不认为那样的人会恶意使用。而且至今为止也没有收到过恶意使用的报告。”


   我被信任着吗?


   但是……我觉得好像还隐瞒着什么。


   “那么,怎么样?可以和我共犯吗?”


   “我——”


   想了一会儿,我得出了答案。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0装备栏的最强剑士 但是、诅咒装备(可爱)的话能随意装9999个(我的诅咒装备不可能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