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成为诅咒装备的调查员已经过了一周了。


   本来的目的是得到“圣都入市许可证”,但是因为不断获得诅咒装备的情报,所以装备收集也变得顺利了。


   “——咕……谁能抓住这个怪盗塞林斯silence啊?”


   在夜晚的街道上,瞬杀小偷,夺取诅咒装备。


   音喰贝silent shell


   ……吃声音的贝壳。拔掉塞子的话,贝壳周围会出现隔音结界。会吃掉装备者的耳朵。


   等级:S


   类别:首饰


   有效果:封音壳(半径3m以内,设置隔音结界)


   代价:拔掉塞子时,会吃装备者的耳朵。


   ——装备夺取,完成。


   “哦,久违的S级”


   这次拿到的是像贝壳一样的装饰品。贝壳开口的部分长满密密麻麻的獠牙,像马齿般咬住软木塞。


   是宠物类装备吗。非常可爱。


   “那是什么效果啊?”


   玖玖从包里探出头来。


   “好像能形成一个隔音结界。”


   “隔音结界?就算放屁了,周围也听不见?”


   “你明明是人偶,却会放屁啊。”


   “才不会!就算只是假设,也是薰衣草的味道!”


   “我对你放的屁没什么兴趣……嗯,关于效果,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站在脚边的一个叫怪盗塞林斯silence的男人,似乎是在不发出任何声响的情况下行窃。这么说的话,应该是在需要隐藏声音的行动中使用的装备吧。


   试着拔了一下塞子,贝壳开始狂暴起来。就像装备说明上写的那样,是要吃我的耳朵吗?


   比想象中的力气还大,贝壳从手上飞了起来。


   “哇。”


   像箭一样,飞到我的耳朵上。


   瞬间,让变成面具的史莱姆盾,捂住了耳朵。


   几乎同时,噔,贝壳和史莱姆盾发生了碰撞。


   “危险……”


   音喰贝silent shell在啃咬史莱姆盾……不久,它似乎放弃了。啪嗒,一声掉在我的手中,好像很可惜似的咬着牙。


   嘛,虽然是相当危险的装备,但是只要保护好耳朵就没问题了。


   “隔音结界……发动了吗?”


   感觉周围出现了一层透明的薄膜。


   “玖玖大人,哇!”


   玖玖突然叫了起来。是不是精神错乱了呢。


   “好吧,声音听不见了。这样的话,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随便唱卡拉OK!”


   “我不会让你这样做的。”


   不过,这是久违的实用装备。从寄生宫para site以来的第一次。


   如果有这个的话,每次玖玖开始说话的时候,不堵住里卡前辈的耳朵也可以。最近每次堵住她的耳朵,她都会露出非常悲伤的表情……精神上很痛苦。


   “……喂! 谁在那?”


   听到这样的话,是里卡前辈过来了的样子。


   啪嗒啪嗒的特征性的脚步声向我所在的小巷靠近。


   我赶紧把身上戴着的化装套装和怪盗塞林斯放进了暴食包里。


   “前辈,我在这。”


   “啊,找到了!”


   里卡前辈突然现身。


   “怪盗在那边吗?”


   “不,没有。好像逃走了。”


   “啊!好不容易才中奖的!”


   里卡前辈悔恨地跺着脚。


   “诺亚也拿出点干劲来吧。不要摆出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


   “这就是我通常的表情。还真是对不起。”


   “总之,无论如何都要抓住啊!怪盗……赛恩斯science!”(这里里卡把名字读错了)


   “听起来是个理科的怪盗啊。”


   “这就是科学的力量!”之类的。总觉得有点帅。


   在那之后不久,我和里卡前辈继续在街上奔走。


   当然,收获是零。


   ******


   “可恶……又被掠夺者抢先过了吗?”


   向罗瑞斯做了调查报告之后。


   里卡前辈像是闹别扭似的踢着路边的小石子。在我们报告的时候,怪盗塞林斯好像被抓到了。虽然说是悄悄地放在卫兵的岗前,但似乎比想象的要快,大概是被审问官回收了。


   “诺亚偷懒是不好的。在我上厕所的时候,突然大喊大叫……”


   “哈,哈哈……对不起。”


   “我一点也不气馁。真是的,诺亚总是……”


   里卡前辈的说教开始了。今天说教比平时长。我一边向前辈道歉,一边跟在前辈的后面。


   “但是,”


   或许是说教结束的信号吧,里卡前辈的声音的音调有点变化。


   “掠夺者……最近,怎么说呢,总是和我们的调查目标重合啊。”


   “是太巧了。”


   “嗯,好复杂啊。”


   “复杂?”


   “如果是掠夺者,就算成果被他抢走了,我也不会生气。你看,我不是掠夺者的粉丝吗?”


   “我是第一次听说。”


   不,确实以前经常抬高掠夺者。


   “呵呵,不吃惊吗?我竟然……”


   “什么?”


   “我是掠夺者的朋友。”


   “诶,啊!?”


   不,确实是认识的。


   但是……诶?暴露了吗?什么时候开始的?明明没有表现出那样的样子……。


   “呵呵呵,吓了一跳吧?”


   “是的,我还以为心脏停止跳动了。或者说,停了4秒左右。”


   “是吗?”


   “然后……你是什么时候注意到的?”


   “结交的时候的事儿吗?正好一周前左右吧。”(这一块原文应该是多了个问号)


   “从第一天开始?”


   “嘛,第一次见面的瞬间,就吓了一跳。”


   “初次见面?”


   “只看了一眼,啊,我就觉得一定没错。”


   “只是一眼?。”


   “嗯,这就是命运的相遇……”


   “……嗯?命运的相遇?”


   总觉得对话的意义有点偏离。


   而且里卡前辈不知为何扭捏着手指。


   “掠夺者什么的……不是吗?不帅吗?”


   “很帅吗?”


   “嗯,嗯……你看,很厉害。和糟糕的‘诅咒持有者’对峙,守护着很多人。就像正义的伙伴一样,我觉得很厉害……我也想变得那样坚强……”


   是恋爱中少女的脸。


   “呃?”


   我举手了。


   “顺便问一下,你真的认识掠夺者吗?”


   “真是的呢!真的!我曾经得到过掠夺者的帮助……还有,我和掠夺者也说过话!”


   “原来如此,只是说说话就认识了吗……哈。”


   “你叹什么气啊!?”


   大体情况都明白了。


   追捕装备狩猎的时候看到的红发少女——那时候虽然很暗看不清楚,但是她是里卡前辈吧。和调查装备狩猎的里卡前辈偶然碰面也不奇怪。回想起来,在那种适合袭击的绝佳的点,普通人不可能在那里徘徊。


   而且,对话什么的……只是嫌麻烦。因为一般人在身边的情况下很难战斗。并不是专门帮助了里卡前辈。


   不过,里卡前辈也到了会想说“我认识名人”的年龄了吧。


   “啊,和名人近距离接触的话,不知不觉就成了粉丝了呢。”


   “我不是那种轻松的心情。”


   “是是是。”


   “为什么要摸我的头?”


   里卡前辈瞪着我,我装作没注意到的样子应付过去了。


   对话自然而然地中断了。


   “啊……我这边。”


   里卡前辈在岔路上停了下来。


   “我忘记说了,明天是休息日。”


   “休息?那不是都市传说……”


   确实,招聘广告上写着“一年休息120天!”“每个月只加班20小时!”。


   “嘛,最近工作太多了,才是这样的。”


   里卡前辈把小小的身体拉伸开来。


   全力表现出假日前的解放感。


   “……即使把身体伸长了,也很小只啊。”


   “嗯?”


   “对不起,没什么。”


   “下次再这样说的话,我会生气的哟。”


   “感觉下巴会被准确命中clean hit。”(这个词的意思是漂亮的安打,但直译的话看着太别扭了)


   感觉会受伤严重。


   “那么……明天是久违的家庭服务吧。”(家庭服务大概的意思是为了家人而尽力。平时工作很忙的人,休息日和家人一起出去吃饭,玩什么的。)


   “家庭服务?那是什么?”


   “啊,你这样问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啊……想做对家人有好处的事情之类的。”


   “原来如此。”


   有好处吗?


   因为没有家人,所以不熟悉,但是也有这样的文化啊。


   令人钦佩。


   “话说,诺亚……之前就很在意,那个手镯是什么?”


   “啊?”


   回过神来,里卡前辈的视线一直盯着我的左手。


   正确地说,是左腕上的手镯——寄生宫。


   “看起来很高级的手镯呢。买的,那个?”


   “啊,不,这是……这是在幽灵屋住一晚的纪念品。”


   “啊,不要把什么东西都带出来啊!”


   里卡前辈突然跳了起来。


   “你没有被诅咒吧?那个手镯……”


   ——嗤嗤嗤……。


   “刚才是不是有笑声?”


   “呃……”


   “刚才绝对有!”


   ——嗤嗤嗤……。


   “啊!又来了!”


   “……我没听见呢。”


   “为什么会?”


   里卡前辈有点泪眼。


   “是我很奇怪吗……?”


   “没错。”


   “被这样断言了!?”


   “你一定是累了。明天请一定好好休息。”


   “……这样啊。”


   里卡前辈脸色发青,摇摇晃晃地回去了。


   总觉得,做了坏事啊。用手指敲了敲手镯。


   “喂,库库。不要戏弄前辈了。”


   “是被戏弄的那一方的错,她应该悔改。”


   “什么啊,这欺负人的理论!”


   算了,就这样吧。明天怎么过呢?


   没想到会放假,所以没考虑过要做什么。休息日是必须在前一天就好好安排好日程的。


   久违地去武具屋转转吗?还是在图书馆学习?也可以说将训练剑的日课延长。还有就是开拓诅咒装备新的利用法……。


   抱着这种想法的时候。


   突然想起了里卡前辈说过的“家族服务”这句话。


   家庭服务。做对家人有好处的事情。


   嘛,虽然不是家人…但也希璐璐和装备们也都辛苦了。


   偶尔也应该做些有好处的事。


   ******


   “明天休息吗?”


   回到旅店,在晚餐的时候聊了明天的事儿。


   希璐璐突然露出笑容。符合年龄的兴高采烈。


   “那么,明天一天就能在一起度过了吧!”


   “是啊。”


   “太好了!”


   看起来很开心。说起来,希璐璐几乎一整天都是在家里做副业的吧。那应该很寂寞吧。


   难得的休息,也不忍心让希璐璐像往常一样度过。


   还是应该试着实践一下家庭服务吗?


   “对了,希璐璐。明天有什么计划……”


   “没有。”


   “咦,副业……”


   “没有。”


   “是吗?”


   回答得太快了,有点可怕。


   “算了。那一起去森林怎么样?”


   “森林约会吗?


   喀哒一声站了起来。


   “……?嗯,我想做些对今后有好处的事情”


   “对今后有好处的事……”


   “嗯。希璐璐就像家人一样。”


   “家人?”


   “所以,我想把希璐璐不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


   “都告诉我?”


   “是,是的。”


   “我知道了!马上准备吧!”


   “诶,明天才去呐。”


   “我等不及了。”


   希璐璐把晚饭扔在一边,开始收拾行李。


   真是情绪高涨啊。如果能让你这么高兴的话,应该早点做吗?


   家庭服务啊。也许听到了好事。


   “……好的,那个?”


   玖玖若无其事地一边抢着希璐璐的晚饭,一边发呆。


   “什么好?”


   “你不明白就好……呼哇”


   玖玖抻了抻腰,走进了用篮子做的迷你床。


   吃了晚饭就困了吗?这种自由的生活方式真令人羡慕。


   “诺罗亚大人!准备完毕!”


   “啊,好快。”


   “我事先对发生这样的事情做了准备!”


   “你是超能者吗?”


   就在刚才,我还在想家人服务呢。


   我的行动都能提前预料到了,是这样的意思吗?


   嘛,要是你有兴趣就好了。


   ……总比被讨厌好。


   ******


   “也就是说,帐篷首先要记住这两种搭法。河的附近因为担心山洪所以要避开。还有就是,尽可能地在周围撒上避开魔物的铁粉和避免野兽、虫子的大蒜醋……。”(大蒜醋什么鬼)


   在稍微远离雷文雅德的森林里。


   我在讲解搭帐篷的方法时,希璐璐怯生生地举起了手。


   “那个,诺罗亚大人?”


   “怎么了?”


   “总觉得,像是冒险者讲座一样。”


   “我就是为了这个来的。”


   “诶?”


   “诶?”


   希璐璐呆住了。


   真奇怪。还没有理解到我的意思吗?


   “以防万一,现在开始做的是冒险指南。”


   “这样啊……”


   对希璐璐有好处。这样想的时候,我只能想到冒险指南。总之,希璐璐也是冒险者,如果传授冒险的经验和技术的话,对今后会有好处的。嘛,和是不是冒险者没有关系,这是普通的旅行也能使用的知识。


   虽说前不久还是G级,但我有近十年的冒险经验。


   这样也算是老手了……除了战斗以外。


   这么仔细地解释了,不知为什么,希璐璐哭了起来。


   “呜,又被诺罗亚大人欺负了……”


   “我没欺负你啊。”


   没有进行斯巴达教育。我是夸奖主义。(在教育方面,并不是强迫,而是通过夸奖鼓励的手段督促)


   “啊,累了的话就休息吧。也走了很多路了。”


   “啊?还没关系……”


   “休息的诀窍是在要在感到累之前做。”


   累了以后,反而需要时间来恢复体力,关键时刻就不能动了。而且,一开始就不想让她太勉强。特别是初学者,因为还没有把握好自己的节奏,所以很容易因为勉强自己而受伤。


   因此,决定在刚做的帐篷里休息。


   身为冒险者,休息时也要全力以赴。一边警戒周围,一边保持膝盖能够随时活动。


   “嗯,那个……”


   希璐璐那边,可能是因为对不习惯的户外活动感到紧张,手忙脚乱地摆弄着头发。为了不让自己身体变冷,她改变几次坐姿,然后。


   “……嗯”


   像下定决心似的闭上眼睛,撞上了我的肩膀。


   “……”


   希璐璐的脸像发烧一样突然变红。


   “啊,啊……诺罗亚大人,这是。”


   “没关系。不用说我也知道”


   “诶!那个……”


   “贴在一起的话,体温就不会下降的那么快了。”


   “……”


   确实,希璐璐的想法是正确的。虽说是休息中,但不要让身体冷下来是很重要。身体一变冷,运动就会比预想的迟钝。


   虽然是冒险者的基本,但也注意到了还没有教过的东西。真有出息。


   “啊,那个……”


   希璐璐微微抬头看向我。


   “……只有两个人?”


   “诶,玖玖和双胞胎也在哦?不过她们都已经厌倦了,就睡了。”


   “……”


   “啊,对了。水壶已经空了吧。我去给你打点水。”


   我是个机灵的男人。


   往附近的河里走,尽量在水流快的地方往锅里倒水。


   然后,用包裹木炭的布过滤垃圾,放入水壶里。


   “这是河水吧?能喝吗?”


   “嗯。在还不习惯的时候,我觉得会出现呕吐、腹泻、发热以及血便等症状,”


   “嘿嘿?”


   希璐璐的动作突然停止了。


   “呕吐、腹泻、血便……”


   “啊,没关系。因为有回复药。”


   “那不一样……”


   嗯,会抵抗也是没办法的事吧。但是,这也是训练的内容。这次就狠下心来吧。


   “希璐璐。你知道对于冒险者来说,除了装备之外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是真爱吗?”


   “嗯,不对。”


   差太远了。


   “正确的答案是‘冒险能力’。”


   “冒险能力吗?”


   “简单来说,就是生存能力。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都能生存,这很重要。”


   为了打倒魔物,有时会在迷宫和森林中徘徊好几天。虽然冒险者的专业是战斗,但是如果在开始战斗前就死了的话,就没有意义了。就算活着,如果在拉肚子的话,是打不倒魔物的。


   “也就是说,必须要有对生水的耐性。”


   “……啊。”


   水这种东西,光看是无法判断是否安全的。动物喝了就放心了,如果有鱼或者虫就更好了……像这样的判断标准,全是自我安慰。虽说是澄澈,但不能掉以轻心,说到底能不能喝也有个人差异。而且如果被粪便和尸体污染的话,喝了也会拉肚子的。


   虽说如此,但没有每次都煮开的时间。虽然也有净水装备,但基本上都是面向贵族的……最起码,流动的河水不能饮用。(不知道是什么标准)


   因此,提高生水耐性的训练就像成为冒险者的”龙门”一样。


   “诺罗亚大人,请告诉我一件事。”


   不久,希璐璐似乎下定决心似的问道。


   “——喜欢拉肚子的女孩子吗?”


   “什么?”


   “看到正在拉肚子的女孩子,会很兴奋……没有吗?”


   那个……我被怀疑是变态了吗?(原文是スカトロマニア,两女一杯的那种,不要问我是啥)


   “没什么特别的兴趣。”


   “那么,那么,有要成为这种人的预定吗……”


   “你在说什么?”


   结果,还是决定普通地煮开。


   ******


   冒险讲座开始后一段时间,我来到了稍微开阔一点的河边。


   是自然形成了堤坝,河水应该经常泛滥吧。


   附近没有碍事的树,面积非常大。


   “好的,这附近正好。”


   我把左臂向前一伸。卷起袖子,让绿色手镯接触空气。


   像被朝露浸湿的嫩叶一样,有着湿润绿色的手镯。


   “库库。”


   “要干嘛。”


   总觉得得到了无力的回答。


   与此同时——手镯裂开了。


   以破裂般的气势膨胀的手镯。


   眨眼之间,一座小而整洁的住宅就出现了——。


   回过神来时,我已经推开了宅邸玄关的门。野营以前也做过寄生宫的实验,进展得很顺利。这样的话,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自由地进出房子。嘛,虽说是自由,但也必须要有相当大的平地。


   “哦,房子……突然……?”


   希璐璐把眼睛瞪圆了。


   果然,第一次看到不可能不吃惊。实在是太脱离现实的景象了。


   “这就是那个幽灵屋。”


   “幽灵屋?”


   “嘛,现在完全没有幽灵屋的感觉。”


   “感觉是气氛很好的房子。”


   “要看场所的嘛。”


   身处墓地,才有可怕的气氛吧。在阳光充足的河边悠闲地建着,不会联想到幽灵。


   而且……外观也有点奇怪吗?


   “但是,真的能把房子搬走啊……”


   到现在,希璐璐还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虽说已经接触过了诅咒装备,但还不习惯这种不合乎常理的东西吧。


   另一方面,之前进入过的玖玖和双胞胎。


   “我来玩儿了!”


   “库库,来玩吧!”“……上次的复仇”


   马上进入了房子。


   我和希璐璐也跟着装备们进入了里面。


   “啊,哎呀……好厉害的房子……”


   虽然希璐璐的嘴在颤抖,但我也同样吃惊。


   寄生宫里比以前更漂亮了。


   和之前给人一种危险而华丽的感觉不一样,现在已经变成了清爽的空间。


   以前昏暗的宅邸,现在拉开了窗帘,充满了明亮的阳光。


   如果这个空间会反映了库库的心情的话……一定是很好的变化吧。


   “……又带了别的女人进来。”


   说了这样的话,就从地板上出来的。库库好像还是老样子地神出鬼没。大概是白天还在睡觉吧,睡衣一样的家居服有点乱,绿色的头发也有点睡乱了。


   “对不起,把你吵醒了吗?”


   “嗯……决不饶恕,应该悔改。”


   “那么?”


   “那?”


   歪着头。


   还是一如既往的我行我素呢?


   正因为如此,幽灵(?)才抓不住啊。


   库库在揉了揉无精打采的淡紫色的眼睛之后。


   “嗯”


   这次突然……开始凝视希璐璐。


   “啊,那个,怎么了?”


   希璐璐提心吊胆地问。


   被初次见面的幽灵(?)盯着,好像很紧张的样子。


   “呀霍。”


   “啊,那个……呀霍。”


   “我是库库”


   “哇,我是希璐璐。”


   “友谊的握手。”


   “哈,好。”


   “——是残影。”


   “!?”


   立刻就被玩了。


   “那么,今天做什么?”


   无视失魂落魄的希璐璐,迅速改变话题。


   “来玩吧!”“……来了”


   史和莱姆精神饱满地说。


   “以爬虫类为中心的女子会吧!扑克牌和赌博硬币的话我带来了!”


   玖玖回答了,不过她带的物品明显是男子会的物品。


   “只是来玩而已……?”


   库库有点困惑。


   “不是的!”“……我住在这里。”


   “也会开睡衣派对哦!参加费用稍后再给!”


   “住在这里?睡衣派对?”


   似乎在向我询问意见。因为很突然,所以让你困惑了吗?


   “嗯。难得来一次,我想在这个房子里住一晚。”


   库库也成为了伙伴,所以想一起度假。


   这也是一种”家庭服务”吧。


   “也没说过没有目的就不能来了吧?”


   “但是……”


   “有什么不行的地方吗?”


   “……没有预约的客人,有点…”


   “什么时候开始实行预约制的?”


   “那么?是迷宫才有的谜团……那边是?”


   “哎呀!嗯!喘不过气来了!滚开!哼!”(玖玖和希璐璐又打起来了)


   “恩,完全没意思。”


   不行。不知不觉地被她带着走了。


   而且玖玖太吵了,影响到我们的对话了。


   “然后……”


   然后,库库若无其事地继续着。


   “真的……今天也来玩吗?”


   “嗯。”


   “年轻的时候就一直玩的话,将来就不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大人了。”


   “不,就算你这么说。”


   “嗯。”


   库库好像理解了似的点点头。


   “原来如此,是闲人啊……”


   “不是那样的。”


   “说谎。诺罗亚的全身都能感受到闲人波动。快迸发出来了。”


   “所以说才没有迸发出来啊。”


   “如果将诺罗亚身上的闲人要素剔除的话,还会留下什么呢?”


   “全部都是!?”


   “是怎样的呢?”


   “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在挑衅吗?”


   “嗯?”


   歪着头。


   “但是,如果那么想玩的话……没办法,我就陪你玩吧。”


   “……哇!”


   结果,我们决定让步。


   库库的脸只有一瞬间,看起来很高兴地松弛了……脸上露出了笑容。


   但是,因为害羞,马上就用扑克脸藏起来了。


   “那你玩什么?”


   “说到女子会,果然是酒和赌博啊!”


   那样的女子会令人讨厌。不,我并没有对女子会抱有特别地幻想。


   “捉迷藏!”“……读书会。”


   “我什么都……”


   “我也没什么。”


   “这样最麻烦。你应该悔改。”(大概是像别人说随便的时候的那种心情)


   “就算你这么说。”


   “没办法,我来决定吧……”


   结果,这天和库库她们玩到了睡觉为止。


   家庭服务是这样的吗?我不太清楚。


   嘛,我觉得是个不错的休息日。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0装备栏的最强剑士 但是、诅咒装备(可爱)的话能随意装9999个(我的诅咒装备不可能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