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转自 真白萌论坛


   翻译:Raskolnikov


   不吉利、奇怪、仿佛被诅咒的夜晚。


   街道沉入夜幕之下,变成了黑漆漆的令人毛骨悚然的阴影。在朦胧的薄雾中,稀稀拉拉的灯光跳跃着,如同一群翩跹起舞的蝴蝶——。


   我在大教堂的钟塔上俯瞰着城市的夜景。


   “诺罗亚……还没找到目标吗?”


   突然,少女熟悉的声音响起。


   这座钟塔的顶端并没有其他人。


   声音的主人,从我的腰包里探出头来。


   诅咒人偶 玖玖 瓦拉朵露——手掌大小的少女人偶。穿着晚会用的高雅的黑色礼服,黑发和红眼,让人联想到喜欢恶作剧的猫。


   “你赶紧把事情办了吧,我很怕冷的。”


   “再等一下吧。知道在哪个方向了……”


   “哼……街上流传的“迷之英雄”大人,好像很忙呢”


   “说是英雄,其实只是个通缉犯而已。”


   我耸了耸肩。


   算了,赶紧把事情办完吧。看着玖玖耍赖也很麻烦。


   我再次将视线投向街道。这是一座几乎没有人的城市。与其说没有人住,倒不如说整个城市看起来都在屏住呼吸。


   “真是阴森的街道啊,大家在一起举行葬礼吗?”


   虽然玖玖说出了直率的感想,不过,我也有相同的想法。


   “大概是受到了‘装备狩猎’的影响吧。”


   “zhuangbeishoulie?啊,是那个吗?吃了芥末就会很激动的家伙?”(不懂什么梗)


   “嗯,完全错了。”


   装备狩猎是指,在附近袭击这个城市的道路魔。


   好象在夜晚袭击路人,破坏掉那个人持有的装备。


   虽说不会夺去生命……在以装备决定人生的社会了,这是致命的打击。因为如果没有装备,工作和满足兴趣就会变得很困难。


   还有,最重要的是。


   装备狩猎,是诅咒装备的持有者——也就是说,是被诅咒了。


   所谓诅咒装备,是指那些一触碰就无法解开的讨厌的装备……这样对待相当的常见,不过当然不是那样的装备。


   诅咒装备有很强的力量。付出残酷的代价,而给予装备者的力量,如同天灾一般。处理起来非常困难。据说,就连诅咒装备的对策专家——诅咒装备审问官也在被装备狩猎单方面地戏耍。


   难怪这个城市的市民们对此保持警惕。


   因为如果走夜路,突然遇到装备狩猎,会变得很麻烦。


   不过,我的情况有点不同。


   我是为了找到那个“装备狩猎”特意在夜晚来到街道的。


   并且,也有那个价值。


   “找到了——”


   在夜晚的街道上晃荡的黑衣男子。


   他一边举起巨大的镰刀,一边偷偷地在阴暗处移动。从远处看也不会看错。与目击信息一致,左眼的“针”也突然指向了他。


   那家伙就是——装备狩猎。


   “那就是今天的目标?”


   “嗯,是的。”


   “嗯……”


   玖玖好像没兴趣似的不停地摆弄头发。


   “目标是夺取那家伙的诅咒装备吧?”


   “当然。”


   微微一笑。


   是的,我绝对不是正义的伙伴。打倒坏人,给城市带来和平……我没有考虑那么高尚的事情。我的目的,是抢走诅咒装备持有者所拥有的诅咒装备。


   我从包里拿出斗篷和面具。


   仿佛能融入黑夜的黑色长披风。遮住脸上半部分的,乌鸦头一样的绿水晶面具。这是玖玖设计的变装套装。不用花太多时间就能实现伪装。


   穿上斗篷,带上面具,带上帽子——准备就绪。


   “通缉令上的样子啊。”


   “被通缉也不是我的本意。”


   现在需要面对装备狩猎,可不能迷路了。在这样复杂的街道中,即使凭借罗盘眼拉 申根的力量寻找方向,实际找到也会花很大的劲。


   所以,像乌鸦一样迅速。


   “我们走吧。”


   下面的钟发出庄严的响声。


   是葬礼的钟。仿佛被那声音所迷惑,我从塔身上跳了下来。


   ******


   索农神圣国


   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国家。


   这个国家由教会统治,因最严格的诅咒装备限制的而闻名。


   一旦触碰了诅咒装备,人生就结束了。


   如果是其他国家的话,持有诅咒装备只是非法这种程度……在这个国家没有逃掉的话,就会被诅咒装备审问官杀死。那个诅咒装备是否危险,接触诅咒装备是否是故意的,这些都不会被考虑。


   没有审判也没有质询,突然就在路边被砍头了。


   持有诅咒装备——就死定了。


   这就是神圣国的态度。


   当然,对我来说这也是个艰难的地方。普通装备一个都不能装备,但是诅咒装备的话可以装备9999个……这样的我,没有诅咒装备就无法生存下去。没有装备的活着,在这个世界并不简单。


   还有,最重要的是……我喜欢诅咒装备,可以说是爱着。


   装备框零——作为“零之诺罗亚”活着的我,在遇到玖玖等诅咒装备后,人生得到了180度的改变。强大的魔物也能打倒,冒险者等级也从G等级一口气上升到S等级。也结交到朋友了。


   事到如今要让我变回“零之诺罗亚”什么的,我可敬谢不敏。


   当然,诅咒装备是不能错过的。


   “所以,玖玖。”


   “干嘛啊,我现在正忙着找分叉的头发呢。”


   “头发分叉都无所谓呐,在街上能不能别露脸啊。要是被谁发现了就糟了。”


   一边在街上寻找,一边委婉地教训着从腰包里探出头来的玖玖。在塔上因为没有人会来,所以没有关系,但在街上就不太好了。


   在这个国家,一有奇怪的东西,马上就会被检查是不是持有诅咒装备。在这个国家之边,“是这样的魔物”就能糊弄过去……能否在神圣国通用还是个未知数。


   我反复地说明情况。


   “讨厌啊。”


   玖玖很厌烦的抱怨了。


   “因为我很闲啊。”


   “很闲……”


   “我最不擅长呆着了。”


   “作为人偶,那应该是你的专业才对。”


   “而且,如果不偶尔露面,全世界的粉丝都会伤心的吧?”


   “啊哈哈,别开玩笑了。”


   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人偶……。


   “喂,怎么是这么奇怪的表情啊,搞得我情绪都有些低落了诶。”


   “不,我在想今后该怎么办……”


   “啊,是分叉的头发!快看! 分叉的头发!”


   “啊,太好了。”


   “嗯!”


   这个人偶看起来没有烦恼真让人羡慕啊。


   唉,现在烦恼也没用。选择这种生活方式的是我,我并没有感到后悔。为还没有发生的事情烦恼,是我的坏习惯。


   现在开始考虑要做的事情吧。


   那个时候。


   ******


   ……!


   夜晚的寂静中夹杂着微弱的声音。


   虽然声音小得几乎要被风吹走,但我没有错过。


   是谁的悲鸣。


   “出来了吗?”


   比预想的要早,来晚了。我立刻向悲鸣的方向跑去。


   穿过大街,走向小巷。


   几乎没有路灯的一角。


   在那里——少女。


   不是装备狩猎,而是个红发少女。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门……好像已经被装备狩猎袭击过了。面对被切断成两半的小剑的碎片,呆呆的发愣。


   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却只有装备被毁了。手法依旧很明显。


   “装备狩猎在哪里?”


   问红发少女。


   “诶……?啊,你……不会吧……”


   她喘着气张大嘴巴。


   战战兢兢地看着我的背后……


   “……啊!”


   瞬间,伏在地上。


   几乎同时刀刃咔的一声从头上飞过。把我的残像劈开两半,头发在风压下摇晃。红色的刀刃闪耀着微弱的火光。


   毫不犹豫的袭击。


   “啊……”


   来袭的人影,稍微有些崩坏。


   趁那个间隙,手支撑身体,踢了出去。


   “……啊!”


   男人后退了。


   反应很快。但至少赚到了站起来的时间。


   “快逃。”


   站在倒下的少女面前,保护着她。


   “……什么?”


   “我没事,趁现在快走。”


   “……好。”


   片刻踌躇后,听到少女的脚步声渐渐远了。


   太好了,乖乖地逃了。


   这样……可以不用再担心她地战斗了。


   我再次与装备狩猎相对。


   打扮得如同死神一样的男人。破烂不堪的黑色长袍,手上拿着巨大的镰刀。打扮得十分吓人。不过镰刀很可爱。


   “为了慎重起见……是装备狩猎吗?”


   “啊……”


   男人不回答我的问题……但这似乎就是答案。


   他恶狠狠地瞪着我。


   “……你是谁?”


   “我是玖玖!体重是三个苹果那么多!这是小知识!”


   从不用自我介绍啊。


   “哞啾。”(玖玖的声音)


   慌慌张张地把玖玖塞进包。


   “……什么声音?”


   “我的腹语!”


   “为什么现在,腹语……?”


   “个人兴趣。”


   虽然似乎蒙混过关了,但在装备狩猎还是怀疑地睁大眼睛。


   算了吧。比起那个……。


   “不好意思,让我来狩猎你吧。”


   我把思念传给戴在右臂上的淡蓝色手镯。


   以此为信号,手镯一下子膨胀起来,变成青水晶做的剑……


   不知从哪里出现的剑,使装备狩猎瞬间变得畏畏缩缩。


   “你说过要和我打吗?”


   装备狩猎突然笑了。


   “啊……不可能。这把镰刀……你知道刀刈镰的等级吗?是S等级哦。比世界最高的A等级还要高。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也就是说,我是最厉害的。”


   “…………”


   “怎么了?吓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吗?”


   装备狩猎像炫耀胜利一样,喋喋不休。


   “有了这把刀刈镰,什么装备都能像纸片一样撕碎。什么装备都是。现在连审问官都赢不了我了。被这把最强武器选中的我……没有人能取胜。”


   然后,装备狩猎架起镰刀——就向前冲来……


   找准时机,挥下大镰刀。


   目标是我手中的剑。那一击必杀的刃指向了但我的剑。


   ******


   一动也不动。


   “嗯……”


   迟了几秒,装备狩猎发出了停顿的声音。


   他的身体呆住了。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吧。因为小剑轻易地接住了自己绝对信赖的大镰刀。


   “啊……那把镰刀是S级来着?”


   有点难以启齿的气氛。还是我先开口吧。


   的确,S级很厉害。被称为世界最强的圣剑也才A级。这是必须要付出代价的诅咒装备,才能达到的等级。如果是普通的剑的话,也许就像狩猎装备所说的那样,被轻易地劈开了……但。


   “不好意思……我的剑是SSS等级。”


   在S级比赛中,和我对抗有点太困难了。


   我稍微挥了挥剑。


   瞬间──大镰刀像抹布一样被弹飞了。


   “呃……”


   因为无法理解的事情的进展,完全死机的装备狩猎。


   面向他这样,我挥舞了剑──。


   “小心。”


   用剑柄敲了敲他的脖子。


   “诶……啊……?”


   装备狩猎翻了个白眼……很干脆地晕过去了。


   然后,沉寂了。


   “啊,结束了?”


   “哗……”


   玖玖惊讶地说到,我也有同样的感受。


   “啊,S级的武器只有这样吗?”


   听说审问官在苦战,所以稍微有点警戒呢。


   “倒不如说,审问官是面对这种程度就会陷入苦战的水平吗?”


   “名不副实啊。”


   “啊,我也经历了苦战哦?”


   “是吗?”


   “嗯,手下留情相当困难。”


   以我的攻击力来说,如果直接攻击,他就会当场死亡吧。甚至可能是,明明不打算攻击却当场死亡。因此,必须像对待生鸡蛋一样细致地进行攻击。


   肩膀酸了。装备过于强大也是问题吗?


   被认为是世界最强的圣剑的攻击力是500,而我的最高攻击力却轻松地超过了3万。位数差了两个。强到这种程度的话,仅凭轻微攻击的余波,对方就有可能爆炸四散。如果认真攻击的话,城市的地图就会改变了。


   “嗯。”


   我确认周围没有人之后,摘下面具。


   “两个人都辛苦了。”


   这样安慰了她们俩。


   “游戏通关game clear!”“……任务完成mission complete。”


   面具和剑一下子膨胀起来,变成了双胞胎女孩的样子。


   她们也是我诅咒装备。


   史莱姆剑的莱姆和史莱姆盾的史。


   透明的淡蓝色的头发,宝石一样的淡蓝色的瞳孔,以淡蓝色为基调的连衣裙……就像镜像一样,双胞胎从发型到服装都一模一样。


   要说唯一的区别的话。


   “那么,要做那个!”“……咦?”


   “两人一起!”“……诶?”


   “史!”“…… 莱姆。”


   “决定了!”“……真是羞耻的一生。”(在说什么啊)


   ……是两个人的性格吧。就像用内在弥补外表一样,两人的性格正好相反。这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镜像。


   “今天莱姆是MVP?”“……嗯。史也很活跃。”


   “啊,你什么都没做啊!”“……有句话叫‘支撑走廊的柱子’。”


   “嗯,两个人都很活跃。”


   “我……”“……嗯。”


   抚摸着两人的头,脸上浮现出笑容。


   “喂,幼女杀手诺罗亚。”


   “谁是幼女杀手啊?”


   “不用夺走诅咒装备吗?”


   “啊,来了。”


   我并不是来打倒装备狩猎的。


   是来抢夺诅咒装备的。


   看着地上的镰刀。果然,是死神拿着的镰刀。柄和刀刃等各处都装饰着骷髅,给人一种邪恶的印象。但是,那里刚刚好。正是这样的装备,戴上它的时候反差会非常大。结婚后能组建幸福的家庭。


   虽说只有S等级,但萌度还是很高的。SSS等级很可爱,但这大镰刀也是想搭讪的可爱。我想在能看到夜景的餐厅和它约会了。


   “……对别人的装备别这样啊!”


   “咳!”


   被玖玖掐住了肋下,我敷衍地干咳一声。


   “那么,快点做吧。”


   现在要做的不能让让其他人看见。


   因为这是违背世界真理的冒犯神的行为。


   “好,就这样吧!”


   玖玖悬浮着,像等待拥抱心爱的人一样,张开了双臂。


   我的手掌中,像点火一样突然出现了光的针。


   虽然纤细,却粗暴——。


   虽然神圣,但灾祸频发——。


   这种魔性和圣性混杂在一起……病态的、毁灭性的、如同诅咒般美丽的针。


   我像被引导一样握紧那根针。


   ******


   今天份的,我去重建罗马了。


   ******


   “来了来了来了!”


   喀喀喀……玖玖像坏掉了一样诡异地爆笑着。


   世界——一下子扭曲了。五感立刻就混乱了。上,下,左,右,都已经无法分辨。甚至快要忘记自己的模样。肉体和灵魂,似乎被重新构筑了。


   不久,五感又恢复了……装备的信息流入我的脑内。


   刀刈镰saw breaker【诅咒】


   ……收割装备生命的镰刀。专门用于破坏装备,装备以外的东西会直接穿过。


   等级:S


   种类:武器(大镰刀)


   效果:攻击力+ 0


   装备狩猎(能切断A等级以下的装备)


   代价:如果把眼睛从刀刈镰上移开,它就会自己破坏装备。


   ——装备夺取,完成。


   擦掉头上的汗水,松了一口气。


   “嗯,能顺利收集当然很好,不过……没有用途吗?”


   确认了效果和代价,感觉很微妙。破坏装备什么的,不可能的。


   代价也有点麻烦。在离开视线的间隙擅自破坏装备什么的。


   不过……这样的话,放进魔法包——暴食包古娜多尼 米米库就没有问题了吧。在时间停止的暴食包里,到底是动不了的吧。


   虽说诅咒装备有代价,但只要能找到逃脱之道就行了。


   “你是什么武器?”“……我有兴趣。”


   “待会儿再看吧。”


   虽然双胞胎哭鼻子似的拉着我的胳膊,但我现在只想离开这里。


   我把手一下子放在了史的头上。


   “……嗯。”


   “啊,太狡猾了!不行!莱姆也要摸摸头!”


   “啊,对不起。”


   收起刀刈镰,另一只手伸向莱姆的头。


   这样做了。


   渐渐地,有朝这边走来的脚步声传过来了。


   恐怕是正在巡逻的诅咒装备审问官们。因为这边的声音而起疑了吧。


   可能会很麻烦,也不想让别人看到这个场面。


   想着另一边逃走吧。


   但——不行了。另一边也传来了脚步声。而且看起来人很多……。


   不知不觉间,已经被夹击了。


   “玖玖,现在不要继续笑了!”


   “那个,没办法吧!你刚才太兴奋了!”(原意是情绪高涨,翻译起来有些别扭,就翻成兴奋了)


   “你这只会加剧紧张的!”


   为什么制作玖玖的人没有安装消音功能呢?如果有客户服务的话,一定会联系他的。


   现在不是做这些的时候。我立刻握住史和莱姆的手——变回了面具和剑。重新戴上面具和帽子。


   变装完成时,诅咒装备审问官正好出现。


   这是一个身穿黑色军服的集团。


   与审问官的名字不同,这是体现了审问无用精神的武装团体。


   狩猎诅咒装备的——猎狗。拥有独立的司法权,在神圣国掌握着压倒性的权力。市民、卫兵、神职人员甚至领主,都不能违抗审问官。


   虽然是那种恐怖的权贵集团……。


   现在,他们看见我,都愣住了。


   说不定是正在追赶装备狩猎。


   因为那只猎物正趴在我的脚边……感到无语了吧。


   “……您。”


   一个看似领导的男人走到我面前。是个胸前戴着金碧辉煌勋章的男人。一边环视道路上的同伴,一边慢慢向这边靠近。


   那张脸刚出现在灯笼下,我便倒吸了一口气。那是一张熟悉的脸,虽然不是熟人,但因为很有名,所以单方面知道。


   这条街的审问官长——切斯特维尔。(眼根骨)


   “你就是掠夺者phantom吗?”


   切斯特尖锐地问。


   “……什么?”


   “哼,你要继续装下去吗?”


   男人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摊开来看。这是罪犯的通缉令。


   罪犯的名字是掠夺者。


   罪状是持有诅咒。只需要尸体。


   然后,人像的部分——戴着乌鸦头一样的面具。


   嗯……所谓掠夺者,的确是我。在这条街上收集装备的期间,不知不觉中,街上开始有人这么叫我了。


   审问官认为我持有最糟糕的诅咒。


   在市民眼中,我是保护街道不受诅咒装备伤害的神秘英雄。


   ……幸好用面具遮住了脸。


   “哼,你带着污秽的诅咒,就让我切斯特维尔来打败你吧。”


   切斯特拔出长剑。那是一把带着金银装饰,看起来很高级的剑。等级也相应的高,普通的可爱度。如果是洗过这把剑的水,可以从容地喝下去。不如说是花钱也想喝。那个水在哪里可以买到啊?


   ……现在不是把妄想装备的时间。


   “我上了!”


   切斯特架起长剑,跑了过来。


   看来是干劲十足。没办法。


   我也一样,拿着剑,向着切斯特的方向跑去——。


   “诶?”


   轻轻一下,从切斯特身边越过了。


   不懂得看气氛真是对不起。不过在这里,逃避也是一种选择。不去管他,继续逃跑。


   虽然背后传来了切斯特吃惊的声音,但我并没有去关心他。


   “……全员,攻击!”


   审问官慌忙举起武器。


   不断飞来的魔法和箭。


   “史!”“了解。”


   从面具上,伸出细枝一样的东西。


   在我的面前——展开了透明的屏障。


   魔法和箭,被出现在我面前的屏障阻挡住了。


   “怎么!”“那是什么?”“魔法吗?”


   审问官们动摇了,我瞬间接近——挥舞鞭子形状的史莱姆剑。审问官们战战兢兢地浑身僵硬。


   但是瞄准的不是他们。是他们对面那家店的——招牌。


   鞭子绑上了突出的招牌。


   鞭子,一下子缩短了——。


   “啊……!”


   ——飞起来了。


   越过哑然的审问官们的头顶。


   落地在墙上,再把剑伸出来,指向屋顶。


   到了这个高度,审问官已经不可能攻击到我了。


   “站住,掠夺者!”


   地上传来切斯特的怒吼,不管他。


   没有时间陪审问官耗。我也有安排的。晚饭啊,吹吹风啊。


   而且,再不回去的话,在旅馆等着的同伴会担心的。


   请允许我先告辞了。


   我背对着来自地面的怒吼和脚步声,在屋顶上狂奔。使用史莱姆剑,快速越过房顶的空隙。在复杂曲折的地面上是追不上这个移动速度的。审问官的气息很快就消失了。


   “嗯……总算是躲过了。”


   “啊,为什么要逃呢?”


   玖玖从包里蹦了出来。


   “稍微做一下就行了吧,那些杂鱼都是秒杀吧?”


   “不,毕竟他们才是正义的那边。”


   确实,如果是坏人的话,随时都可以处理掉。


   但是,诅咒装备审问官是守护城市和平的人。没有他们的话,城市的居民会很困扰。我并不希望如此。我现在就还住在这个城市里。


   “而且弄不好还会变得很重要,他们对我相当戒备。”


   “……一如既往的胆小鬼chicken。”(感谢@a6425102 提供的解释)


   “希望说我是慎重派啊。”


   安全,慎重,不要失败——这是我的信条。


   垂下肩膀,重新戴上被吹乱的帽子。


   就那样,在黑夜中跑着离开了。


   “诺罗亚大人!你回来啦!”


   回到旅馆,被穿着围裙的少女迎接。


   像春天的阳光一样的琥珀色的头发,让人感受到新绿气息的翠绿的眼睛,散发着纯洁光芒的无垢肌肤。是让人联想到完美的艺术品的存在。


   让一百个人来评价,一百个人都认为美丽的原圣女。


   意外成为我旅行伙伴的少女,希璐璐。


   “现在!饭!”


   玖玖正要从我的包里跳出来。


   “诺罗亚大人,我帮你拿包吧。”


   “诶?啊,嗯。”


   “呜”


   希璐璐……自然地接近我,取下了包。虽然这样也可以呐,但是看起来好像紧紧抓住了包口,是我的心理作用吧。


   “呵呵。”


   盯着这边的希璐璐突然红了脸。


   “怎么了?”


   “不,这样做的话……总觉得是新婚……”


   “喂!喂,让我出来!你听不见!喂!”


   “对不起,你在说什么?”


   “那个,这样的话,就是新婚了……”


   “让我出来啊!哎!要是惹我生气的话,以后我会报复回来的!”


   “能再说一次吗?”


   “我们是新……”


   “混蛋!你妈妈是混蛋!”


   “喂,玖玖好像要哭了,快拿出来吧。”


   “……好吧。”


   希璐璐虽然表情很严峻,但还是释放玖玖……


   “混蛋!这只发情的蜥蜴!”


   “因为玖玖总是来打扰我!”


   “什么啊,来吧!我告诉你,我的拳头比声音更快!”


   “哇,那我的拳头,比光还要快!”


   “光是什么呀!我的拳头,有草莓的味道!”(?)


   “我的也有蒲公英的味道!”(??)


   “哼,抱歉了,我的拳头更香!”(???)


   “啊,够了,不要吵吵嚷嚷的。会给邻居添麻烦的。”


   这两个人……虽然知道不对付,但是能不能搞好关系啊?


   每当两人发生这种无聊的争吵时,房东就会更加唠叨。好不容易租到了长期旅馆,如果中途被赶出去就麻烦了。虽然说只要打到了魔物就能赚到很多钱,但我不想浪费……。


   “啊,对了!我做了晚饭!”


   希璐璐好像重新振作起来似的,拍了拍手。


   装备们迅速做出反应。


   “食物!”


   “希尔姐亲手做的菜!”“……真的吗?”


   史和莱姆也一下子变成了幼女.ver,走向了餐桌。


   我感到有点抱歉。


   “饭什么的,随便弄弄就可以了。”


   因为我的原因,被带到了这里。白天还要做纺织和抄写的副业。总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靠女人赚钱吃饭的废柴。


   “不行,要好好摄取营养。”


   “营养吗?”


   我至今没有想过这样的事儿。吃饭什么的,吃饱就可以了。


   “小美的饲料也准备了哟”


   “是吗?”


   希璐璐一拿起装食物的容器,挎在肩上的包就马上奔了过去。


   从满嘴獠牙的嘴里,伸出一口唾沫的舌头,咕嘟咕嘟的!真棒!像个贪吃食物的穷小子一样的包。


   暴食包小美,也是一个诅咒装备。


   能把吃的东西收纳的极好的包。


   方便和可爱兼备,完美。


   “小动物吃饭的光景果然很和谐。”


   “诶……?”


   我看到小美吃饭的样子,肚子也饿了。


   兴冲冲地走向餐桌。玖玖她们已经开始吃了。


   我也开始吃吧——手停住了。


   “怎么了?”


   “啊,吃之前,有点在意菜名。”


   “菜名?是肉酱……听说是诺罗尔大人爱吃的东西。”


   “啊,肉酱啊。”


   再次看了看盘子里。


   “……好奇怪啊,肉酱是蓝紫色的吗?”


   “啊,你注意到了吗?”


   “嗯,没注意到,眼睛才有问题吧。”


   “稍微尝试了下!用果酱和蜂蜜代替了番茄!”


   希璐璐挺起了胸膛。


   “果然,甜的食物更美味!”


   “是吗?”


   “嗯,先尝一口吧!”


   希璐璐的眼睛闪烁着期待的光芒。不是可以拒绝的气氛。经常处于被动的希璐璐好不容易凭自己意志行动了。不吃的话,就不是男人。


   试着,用汤匙舀了一口尝尝。


   “嗯,这样啊。”


   不知为什么,我看到了花圃。


   在五彩缤纷的花圃对面,有人向我招手。


   ——喂,诺罗亚君!过来这边呀!


   ——啊,快来啊!大家都在等着!


   啊,这是死的时候看的东西。


   我慌忙甩开花圃,意识回到眼前的盘子里。


   ……是杀人料理。


   甜味与甜味的,梦幻协作。


   创造和破坏的奇迹。


   对于几乎没有尝过甜味的我来说,这部跨界作品似乎有点太刺激了。或者说,已经不是果酱和蜂蜜融合的水平了。绝对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


   “刚才翻白眼了,没事吧?”


   “啊,啊……太好吃了,白眼桑也想说‘你好’。”


   “是吗!太棒了!”


   希璐璐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打破这个笑容,对我来说,太困难了。


   这么说来,我忘了……希璐璐的关键缺点。虽然散发出什么都能做的光芒,但实际是会把大多数事搞砸。


   但是,装备们没有提出意见。


   这么想着,看看大家。


   “不工作吃的饭好好吃啊!啊,再来一碗!”


   “脸蛋儿,要融化了……!”“……三颗星。”


   嗯,没有像样的味觉。


   “那么,明天也让我来做晚饭。”


   “不要提前啊!”


   全力阻止了希璐璐。


   一个小时后,希璐璐终于打消了这个想法。


   说实话,还是装备狩猎那边比较轻松。


   ******


   “话说,你的工作怎么样?”


   饭吃了,碗也洗了。洗了澡后,史和莱姆也睡了,我也该睡了。


   正在梳头发的希璐璐,像想起什么的问了。


   不过看起来更像是,晚饭的时候顾虑太多没有问。


   “嗯……还行吧。”


   我压低了音量,检查房间外面的气息。这不是能让隔壁邻居听到的对话。希璐璐所说的工作是……大概是收集诅咒装备吧。


   “不顺利吗?”


   “不,收集方面做得很好。”


   “那是,和往常一样,等级很低?”


   “不,S级很高了吧。”


   虽说比最高等级低了两级,但已经超过通常装备的极限等级了。


   这个城市的诅咒装备等级都很低。今天得到的是S级,但是到现在为止在这个街道上找到的都是F到D级。当然低等级的诅咒装备也可爱,和高等级的不同,可以没有紧张感地交往……不过在实用性方面,还是不如之前到手的诅咒装备。不过相应的,代价也很轻,收藏也增加了。这样也很好。


   “大概,在神圣国,高等级的会被优先处理吧。剩下的都是低等级的了。”


   “在这里,只有杂鱼啊。哪一个都称不上是毒或者药。”


   “不过,也不仅仅是为了收集诅咒装备。”


   这当然是主要目的。这个城市——雷文雅德raven yard,可能是因为有诅咒装备的处理场,诅咒装备的数量也很多。在这条街上的话,收集也会有进展。


   但是,还有另外一个目的。


   本来,只是收集的话,没必要特意去规制严格的神圣国收集。


   我的另一个目的是——圣都的入市许可证。


   ——“她”的事,你知道吗?


   ——大罪人,想要我告诉你吗?


   ——所以,能到我这里来吗?


   ——我来告诉你,你的一切吧?


   ——你不会不来吧?


   ——因为,那样的话会死的吧?


   ——很开心很开心■■游戏就结束了吧?


   前几天,自称人偶大师的人送来了一封神秘的信。


   那封信上说,如果不见到人偶大师,我会死的。


   让鉴定装备持有者看了信的封蜡,结果发现那个人偶大师似乎是神圣国的都城——圣都。


   但,圣都与其说是行政中心地,不如说是具有圣地意义的地方。周围有强大的结界,进入圣都需要许可证。


   为了得到那个许可证,必须经过诅咒装备审问官的严格检查。


   当然,我不可能去正规地拿到。因此设法回避检查,拿到许可证。


   为此已经做好了准备……不过该怎么做,还不知道。


   “啊……啊,这么说来!”


   希璐璐的声音变明朗了。


   大概是想要切换变差的气氛吧。


   “诺罗亚大人知道掠夺者phantom的传闻吗?”


   “呃……啊……”


   “最近,城市里流传的神秘英雄! 披着像夜晚一样黑色的斗篷,戴着像月亮一样苍白的乌鸦面具,好像是消灭了邪恶的诅咒!”


   “啊,嗯。”


   这么说来,我还没有告诉希璐璐关于掠夺者的事情。


   因为……普通的害羞。


   “街上流行掠夺者周边!掠夺者馒头啊,掠夺者饼干啊,掠夺者果汁啊孩子们也沉迷于掠夺者游戏……”


   “嗯,所以说,我就是那个掠夺者。”


   “运动神经超棒!头脑清晰!而且,面具下隐藏着的是绝世美男子!”


   “啊,嗯,很厉害。”


   住手……不要让传达的门槛越来越高啊……。


   “好帅!我想见一次!”


   希璐璐像童女一样眼睛闪闪发光。总觉得,像是要破坏孩子的梦想,真的很抱歉……到底还是不能不告诉她。


   “……大概希璐璐已经见过了。”


   “啊,不会吧?”


   “真的。”


   “肉店的汉娜大婶(46岁)!”


   “啊,嗯,对不起,错了。”


   “嗯?但是,有传闻说汉娜大婶每天晚上都带着面具去闹市……”


   “她到底在干什么啊,都46岁了。”


   没办法,我垂下肩膀。


   “……掠夺者是我。”


   “哦?”


   希璐璐真的没有注意到呢,吓了一跳。


   “这样啊……没想到会被传成这个样子。”


   我不太想听。不知道为什么,出了奇怪的汗。


   本来打算尽量偷偷摸摸地行动的……。


   “英雄是诺罗亚大人!是诺罗!”


   “是诺罗?”


   受了玖玖的影响吗?嗯,这样也可以。


   “不,我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英雄。”


   我的行动只是为了私利和私欲。只是有人因为那个行动得到了帮助。我并不是想特意去拯救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


   “被人奇怪地期待也很为难啊。我不想那么引人注目……”


   “我想到了!我要高价卖出诺罗亚的签名!”


   “啊!握手会的门票也要准备好……!”


   “就是这个!”


   “……你们其实关系很好吧。”


   总之,引人注目NG。


   拥有诅咒装备的话,生死不论的神圣国。


   虽然不会审问官还杀不了我,但还是应该避免被通缉。如果被通缉的话,即使持有许可证,也不能进入圣都。


   安全,慎重,不要失败——必须要这样做。


   “暴露身份什么的,无论如何也要避免……”


   “那是装的吗?”


   “不是的。”


   我摇了摇头,打了一个哈欠。


   “差不多该睡了,明天早……”


   明天从早上开始就有工作。


   为了接近审问官的布局就是这个工作。不能迟到。


   我裹着毛毯,靠在墙上坐了下。


   也许是作为冒险者的个性使然,坐着比躺着更能放松。


   闭上眼睛,放慢呼吸的节奏,睡魔马上就来了……。


   ******


   夜渐渐浓了,城市像死了一样地安静了下来。


   一个男人走在街上。他对着街上的臭气皱眉。加装了金属防滑装置的鞋底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


   “喂。”


   “对,对不起,切斯特维尔司令官!”


   在他面前的审问官们慌忙敬礼,离开了道路。


   男人也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切斯特维尔——站在雷文雅德教区的审问官顶点的男人。如果损害了他的心情,即使是审问官,也有可能被判死刑。


   在这个城市里,没有人敢违抗切斯特维尔。


   不……应该说不能有。


   “掠夺者……”


   想起这个名字,切斯特痛苦地咬着牙。


   掠夺者——那是,近来在雷文雅德出现的人。


   据调查……在夜晚像乌鸦一样突然出现,用某种方法夺走诅咒装备的市民的英雄。


   虽然不知道目的,可能是在模仿审问官吧。没有听说有恶意使用诅咒装备,难道是代替审问官来审判诅咒持有者吗?


   没有了诅咒装备,城市的确会变得和平。


   乍一看,似乎与审问官的目的一致。


   但是,那样是不行的。如果没有诅咒装备……。


   “可恶……可恶……”


   刚才和掠夺者面对面的一幕,即使讨厌也会想起来。


   终于追上掠夺者了。再过一会儿,就可以猎杀掠夺者了。但是,因为无能的部下,错失了机会。


   只要能好好地和掠夺者战斗,现在就可以把那个头颅作为特产盛酒吧……切斯特焦急地咬着手指,在街上走来走去。


   “司令官!”


   背后传来事务性的女声。


   是副官罗瑞斯韦莱特。带着铁面一样没有感情的表情,紧紧地敬着礼。由于职务的关系,总是在受伤,露出的手臂上缠着带血的绷带。


   认真工作的人——那就是切斯特对她的评价。


   “审问的结果?”


   “啊,嗯,装备狩猎的诅咒装备好像被抢走了。”


   “被抢走了……哼,你到底用了什么魔法?”


   诅咒装备不可能被抢走,带着这样的想法,切斯特直接无视了被抢走的可能。


   诅咒装备不能卸下。这是神创造的绝对真理。


   大概是有什么小伎俩吧……大概是微不足道的事吧。


   “没有其他信息吗?”


   “有……”


   罗瑞斯很难得的不愿意说。


   “说,这是命令。”


   “啊……”


   罗瑞斯胆怯地端正姿势,报告道。


   “附近居民的证词显示,犯罪现场有过少女的声音。”


   “呵呵。”


   有力的情报。对,我要的就是这种东西。


   切斯特稍稍向前倾。


   “什么声音?”


   “……爆笑。”


   “啊?”


   “少女好像在爆笑。”


   “……为什么?”


   “不清楚。”


   有什么开心的事吗?


   “还有,好像听到了两句话。”


   “是什么?”


   “莱姆也要抚摸……然后,情绪高涨。”


   “嗯。”


   切斯特摸着下巴思考。


   “有什么线索吗?”


   “有。”


   不由得这么问了。


   莱姆也要抚摸?情绪高涨?


   ……完全不明白意思。


   不,语言的意思勉强明白。但是,不认为是字面上的意思。至少可以肯定,这不是会在犯罪过程中大喊大叫的台词。


   对于那个掠夺者,应该有某种意义。


   “大概是暗号之类的。”


   “是这样吗?”


   可能是假装成日常对话,与同伴取得了联系吧。


   这是有关掠夺者的重要情报。没错。


   “罗瑞斯,去查一下莱姆也要抚摸和太紧张了。迅速。”


   “是。”


   罗瑞斯敬礼后,向待命的部下发出了指示。


   看到这一幕,切斯特忍不住笑了。


   “库库库……掠夺者,你终于露出尾巴了。”


   四处逃窜的掠夺者。追逐也好,抓住也好,最后都会像晚霞一样消失的英雄。而且因为乌鸦的面具和斗篷,无法捕捉其外表的特征。


   简直就像乌鸦一样。


   但是,这种毫无意义的捉迷藏很快就会结束了吧。


   在今晚的事情中,我明白了这一点。


   掠夺者因为害怕切斯特的高等级装备而逃跑了。这是切斯特的战斗力远远超过掠夺者的证据。


   那样的话,把掠夺者的那个逃跑的路线封住就行了。


   和掠夺者的一对一的决斗——只要能准备好舞台,就是切斯特的胜利。


   “——掠夺者phantom,不要再妨碍我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0装备栏的最强剑士 但是、诅咒装备(可爱)的话能随意装9999个(我的诅咒装备不可能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