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章

   [诺罗亚大人!冒险者登录完成了!]


   于某个冒险者工会里,希璐璐变得引人注目了。


   毕竟是美丽少女所露出的灿烂笑容。引起不整洁冒险者们的注目也不无道理。


   只是,为何会有参拜的人在啊。都已经离桑浦尔有着相当的距离了,应该没多少人知道她是圣女啊。


   还真是到哪都鹤立鸡群的少女呢。


   立足于向阳中心就如同是其宿命那般。


   希璐璐散发出来的背光,对我这种阴暗之人来说太过于眩目了。不由得想要拉开距离,然而因“旅伴”这层关系,无论怎样都会和她接近。


   [快看。这下我也是冒险者了哟]


   展示着拿着新鲜出炉冒险者卡片的希璐璐。就像是摇着尾巴的幼犬,双眼发亮星星眼地看过来。


   登录为冒险者是任何人皆可的,正因如此,就连像我这样的孤儿都能够当上……但是,散发着这般想让人表扬的气场,着实难以说出口。


   [很,很厉害呢。竟然能够成为冒险者,真不愧是希璐璐哒]


   [欸,欸嘿嘿……是么?]


   双颊染上一丝色彩,低头轻点。而这点小动作,使得周围的冒险者们一同不悦。不知为何有很多男的在说着【现充爆炸】。


   [这下就可以给诺罗亚大人帮上忙了吧……]


   [嗯?啊—,是呢]


   让希璐璐登陆冒险者,只是为了弄个假名身份证而已。嘛,若有冒险者这个身份在,也能带着去迷宫了。说不定还能获得各类帮助和支援。


   【话说,事情完了?那么赶紧出发吧】


   这么说着的玖玖不悦地拉扯着我地耳朵。


   从希璐璐成为伙伴之后,玖玖就总是在生气。


   [等等,玖玖桑!请住手,诺罗亚大人会痛的!]


   【就是在给予痛楚哟。毕竟诺罗亚最喜欢疼痛啊】


   [欸……是这样么?]


   【难道不知道么?噗,哼哼。对诺罗亚的事情一无所知呢】


   [像这种的,我还是知道的!]


   希璐璐盲信了玖玖的话。


   就像是为了和玖玖对抗那样,也来拉扯我的耳朵。


   [诺罗亚大人,喜欢被这么对待吧!嗯嗯,我可是知道的呢!]


   [停,疼疼疼……!要断了……!]


   【顺便一提,诺罗亚的“疼”是表示“超爽”的意思哟】


   [……!诺罗亚大人是感觉超级舒服吧!]


   [唔。并没有,快停下戳眼连击啊]


   [戳眼,还不够么……!?]


   [不是,才不是那意思]


   因为攻击即将变得更加地猛烈,所以慌忙地制止了。


   为什么会被无端攻击啊。


   [但是,诺罗亚大人是喜欢着痛楚的吧?]


   [不是,才没喜欢呢]


   [……欸?]


   希璐璐冻结了。


   接着,叽叽叽……地转向玖玖。


   [……玖玖桑?]


   【干嘛哟,暴力女】


   [呋呋,呋呋呋呋……]


   【啊,等下。别钻脑门啦。要秃啦】


   [为什么,你啊!总是这样,就要做这些意义不明让人讨厌的事情么!]


   【但是,很愉快啊!不行么!?】


   [……请忏悔改正]


   【等,等下,快停下!钻脑门犯规的哟!别,不要,要秃了!不要啊~变秃啦~!】


   ……如此这般,嘛,从这一来一往中就可以看出来了,两人貌似合不来。


   虽说关于旅伴间的不和还能够做点什么,但就算插入女性间的争吵,就连我也没啥用。这两人的事,只能祈祷让时间解决了。


   【O……OK,冷静Cool一下?我就告诉你件好事吧】


   [好事,是指?]


   【例如明天就能用上的诺罗亚豆知识】


   [容我细听]


   即答啊喂。甚至让人完全感觉不到直至刚才还在生气。


   【是呢……那么,这点知道么?诺罗亚的痣有——】


   [诺罗亚打人的痣有?]


   【——七兆个】


   [……!请稍等一下。现在记个笔记]


   [不不,那是假的]


   为什么会相信刚才的啊。


   希璐璐这点该说是一如既往的好骗呢,还是不会怀疑他人呢。虽说这点是她的美德,但完全是被玖玖当成玩具了。


   希望别在这种公众场合吵架啊,很羞耻的啊……。


   不管了。两人也吵完架了,在这城镇该做的也全做完了。


   如此一来,终于可以开始收集诅咒装备。


   [那么,两位。是时候出发了吧]


   *


   [呣呣呣……]


   希璐璐完成了冒险者登陆之后。


   在远离城镇的森林中,希璐璐摆出双手合十祈祷的姿势。面带难色,好像头疼似的呻吟着。看上去好像是在拼命地祈祷着,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对希璐璐来说,这个祈祷姿势是最能够集中精神的。


   过了一会儿,希璐璐的身体嘭地膨胀起来——变成了龙的样子。


   【好耶,变身成功了!】


   希璐璐用前脚摆出了胜利的姿势剪刀手,天真烂漫地甩着尾巴。


   森林晃动,大地开裂,动物们发出悲鸣。好可怕。


   【好疼!?】


   因大幅震动使得玖玖从我肩上啪嗒地掉下去,嘛不管了。


   [这次只需10秒就可以变身了呢]


   【是的,新记录!】


   ——桑浦尔事件过了三天。


   反复对野兽与蔷薇Rose&Beast进行实验的结果,就是明白了希璐璐可以自由地变成龙这么一回事。


   变成龙后status会飞跃性地上升,甚至可以在空中飞行,喷火。看来龙所能做到的基本都能够做到吧。


   话虽如此,恢复成人类的时候【与心爱之人Kiss】还是必要的。


   野兽与蔷薇虽是强力的装备,但与此同此也是使用不便的装备。


   至少,在希璐璐找到能真心相爱的那个他之前,我还是得陪伺于侧。如果在我不在的时候睡迷糊龙化了,那不就又回到了原点。


   虽然发生过那些事情,不过希璐璐能够面对诅咒装备这点,应该是好的倾向吧。变得一直悲观的话,诅咒装备和装备者就永远无法得到任何回报。


   而且希璐璐貌似相当中意野兽与蔷薇呢。要说是将就着的话,那偿付代价的手段可能很广泛。只不过,希望能放弃龙化的实验啊。再怎么说也不可能会想与爬虫类进行日常Kiss啊。


   【那么要飞了哟——】


   [我知道了]


   我捡起在地上闹别扭的玖玖,搭上希璐璐的后背。希璐璐一展开翅膀,身体一下子就浮起来了。漂浮感已经成为了惯例了。


   一开始的摇晃与速度,使得脑袋晕乎乎,内脏浮动,瞬间变得难受,不过一旦习惯之后,那股不快的感觉也转化成了爽快感。


   在风的上面滑行般飞翔的龙,宛如乘风而行。速度稍微提升的话,就会感觉自身幻化成风。


   就连在空中所见的景色也罢,在一开始的时候整个害怕得要死,不过渐渐地变得愉悦起来,也从容了起来。视野毫无遮挡,可以眺望远方的地平线。地上行走的人们宛若蚂蚁那般渺小,再次对世界是如此广阔抱有了实感。


   只要习惯了,乘龙也很不错呢。


   而另一边,玖玖仍旧晕龙晕车很严重。在搭乘龙的时候就决定去睡觉,基本上都是把我的披风当吊床,安稳地睡着。


   【……呣喵呣喵……诺罗亚的,耳朵……流脓……】


   究竟是梦到了什么鬼啊。虽然很在意我的耳脓成什么样了,但是叫醒她会很生气,因此只能忍耐下来了。不管怎样,睡觉的时候老实点更好。


   【玖玖桑,在睡觉的时候才会可爱点呢】


   希璐璐悄声笑了。


   确实,玖玖起床后就不可爱了。虽然这么说,但是睡着的时候也很难说很可爱啊。睡相很差还总是踢我的头,经常流口水把披风弄得湿哒哒的。


   【能够就这么一直睡下去就好了呢……总是来打扰我和诺罗亚打人】


   希璐璐嘟哝着,然而那声音从前方乘风而来让我听见了。总而言之,有点可怕就当作没听到吧。


   那之后持续了一段时间的空中之旅。


   【吸……呼……诺,诺罗亚大人……】


   希璐璐气喘吁吁地向我搭话。顺便一提,希璐璐貌似不擅长运动,即便变成了龙,体力也很少,虽说这是在以后才知道的事情了。


   [我说,差不多该休息了?]


   【不,不是这个……我觉得,应该差不多进入艾姆特伯领エムド伯領了。


   [誒,这么快?]


   这么一说,往地上看去,现处初夏却很多放牧地。正如传闻中的艾姆特伯领的特征一样。艾姆特伯领的平地很少,而且土质偏重像粘土,正是难以培育农作物的环境。虽说像燕麦和豆子之类的还能够培育,但是小麦与大麦还有黑麦以及根菜类都很难培育。因此,谷物供给大部分都依靠输入,自领则是以畜牧业为主。


   [说是快到了……]


   这么说来,希璐璐地飞行速度是相当地快呢。由于在空中飞行时景色缓慢流动导致没什么实感,不过这可是只消一个钟头便可在都市间移动呢。一般来说,在都市间移动至少都要花费半天到一天地时间呢。


   [照这么说,马上就到领都了么]


   把地面上所见地街道与地图对照后,把握了现在所在地。


   【但是,诺罗亚大人……为了什么才过来艾姆特伯领?】


   [为什么,是么。艾姆特伯领对装备迷来说,可谓是圣地的场所吧?]


   【唉,哎呀,我太寡闻所以不知道……】


   是这样啊。因为没怎么反对,所以还以为希璐璐也像来圣地呢。


   [艾姆特减少的那些农民,就用去发展工商业了哟。尤其是装备生产业兴盛,像领都柯拓ケトゥ以及商业都市拓奇玛莉纳トーチマリナ那样,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装备生产集聚地。而这并不只意味着产量多,就连可以生产现代最高等级——C级装备的职人也很多,甚至“艾姆特制”成了高级装备的代名词。在我爱读的【月刊·装备迷】当中,也经常有艾姆特伯领的特辑,所以就想着过来巡礼一趟]


   【哈,哈啊……说的太快有点听不清,大致上就是想要去看看没错吧】


   [是的呢。正因存活于世上,才要去圣地巡礼呢]


   事实上希璐璐的飞行能力帮大忙了。若是徒步旅行的话,不知要到几个月后才能到达艾姆特伯领呢,而且在空中没有设卡也就无需过路费了。


   还有就是,希璐璐的飞行能力在探寻诅咒装备时很派得上用场。


   [啊,希璐璐。停下Stop]


   确认了左眼的罗针眼,指针几乎直指正下方。


   在指针的前方,貌似有诅咒装备存在。


   多亏了希璐璐,使得罗针眼的代价变得简单了呢。因为移动速度成阶段上升了,“范围指定”也可以简单地设定。即便随便地扩大搜索范围,只要和希璐璐一起享受为期七天的空中之旅,大部分地方都能够到达吧。


   实际上距离这次罗针眼的期限还相当有余裕。


   [指着下方就代表着在这附近么]


   【但只能看到森林而已……】


   [唔嗯,也没听过这附近有未发现的迷宫呢。也说不定有一个或两个古代遗迹]


   不管怎么说,罗针眼的设计并没有亲切到会告知那附近的事情,因此也只能靠自己的双脚去探索了。运气不好的话,就得要去挖掘埋在地下的遗迹吧。不如说,运气=0已经足够充分让人去那么认为了,可怕。


   [嘛,哪里能着陆呢]


   考虑着这些寻找开阔地,视线转到地上时。


   [……嗯?]


   从林木的间隙中窥见的街道——在森林中蜿蜒延伸的人工线上,可见有某些不自然的地方。


   [希璐璐。稍微降下高度]


   【……?好的,我明白了】


   希璐璐盘旋着往地面接近。貌似做不到像龙那种滞空于某处的技巧,这点有些许不便。虽说可能是由于希璐璐是个运动白痴。


   [嗯——]


   从龙的背后稍微探出身子,凝目注视。在这种时候要是有望远设备可用就好了呢,这点就不能奢求了。


   下降了一会儿后,终于能清晰地看到地面了。


   然后见到的,是侧翻在地的马货车以及在旁边拔剑的骑士们。


   明显是在战斗中。警戒的气氛甚至蔓延到上空。


   是被魔物袭击了吧……虽然起初是这么想的,不过样子看起来奇怪。


   哪里都没有所谓的敌人。但是,仅仅是警戒散开着,很有违和感。骑士们胡乱地挥着剑,而且很像是集体都变成了混乱状态的样子。


   【啊咧,这里是哪里?我的天空城呢?】


   这么说着就一个急转弯,貌似把玖玖弄醒了。感觉披风中有磨蹭着的动作。接着伴随着哈欠,听到呣喵呣喵的声音。


   【啊咧,诺罗亚?记得应该是看到我的比基尼姿态兴奋而死的啊……】


   [就算是擅自把人杀死,杀人方式也没这样的吧]


   【哈……我说你,肯定是诺罗亚的假货吧!若是真正的诺罗亚,现在马上就会[玖玖大人,prpr!]兴奋地呐喊的哇!】


   [呐,梦中的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虽然迷惑更深了,但感觉还是不知为好。


   [比起这些,貌似有麻烦了]


   【那是指,H的那个?】


   [一般全年龄对象的[]麻烦啊]


   【……嗯——,没看见哇】


   [在那边哟]


   说着这些指向骑士们所在的时候——。


   [……!?]


   突然从虚空中出现了“眼”和“口”。


   相当地突然……使得骑士们都没反应过来。


   "口"在空中飞着,向貌似领队的女骑士右腕伸出牙齿。


   铠甲凹陷下去,使得女骑士武器脱手。


   周围的骑士们慌忙应战,然而与此同时“眼”与“口”都消去了身影。已经感觉不到气息了……刚这么认为的时候,"口"这次从别的地方出现,袭向骑士。


   [魔,是魔物的袭击啊……!]


   刚才骑士们以之为对手的,恐怕就是隐藏身姿和气息的魔物吧。


   有这种本事的,也就名为变色龟Turtle Leon的龟型魔物了。拥有着可以用光魔法透明化的甲壳与鳞片,悄无声息地接近攻击猎物。唯一可见的也就鳞片覆盖不到的眼与口了,然而那也仅在出壳攻击的一瞬间而已。那种透明的能力,再加上相当高的防御力,应对起来可谓是困难至极。


   好死不死竟然是被变色龟Turtle Leon袭击。


   虽然攻击力不高,但却是以压倒性的猥琐流而被指定为A级的魔物。


   [得赶紧去帮忙……]


   在我看来,骑士团的武器基本都是C~B级。只有领队的女骑士武器看起来是A级的,然而武器种类却是“鞭”。鞭子的攻击力相对较低,恐怕连打穿变色龟的防御力给予伤害都做不到吧。


   再这么下去,骑士们只会被单方面干掉。即便攻击也造不成伤害,即便说要逃跑,敌方的速度意料之外地快。与其说是骑士们太弱,应该说是对手太差。


   也不能看着他们这么被杀死。虽说有些不愿骑士们牺牲,但于此之上,我可不是能眼睁睁地看着可爱装备们牺牲的男人。


   [希璐璐,降下去!]


   【我,我明白了】


   希璐璐啪嗒啪嗒地拍着翅膀往地上突进——。


   在骑士们的面前,咚~地着陆了。


   与其说是着陆,这基本就是掉落呢。地面嘎吱嘎吱地断裂开来,卷起了莫大的尘土。


   【嘶!嘶!】


   看到希璐璐变得泪目,果然是着陆失败啊。看来还不擅长着陆。


   [啊,又新来一个么……!?]


   华丽出场的龙,明显地让骑士们惊慌失措。


   嘛,会惊讶也无可厚非。一般来说龙是不会突然从空中降落的。


   然而现在,连说明的时间都很宝贵。


   [我来帮忙了!]


   仅告知了这点,我就从希璐璐身上降下。


   [喂,喂,这很危险的啊!]


   领队女骑士发声了,但是没有回答的余裕。这边在耐久方面也有难处啊。只是吃下一击就可能受到致命伤。


   因此要迅速地——。


   [显示出"变色龟的位置"]


   罗针眼里显示出了新的指示。


   虽然罗针眼里已经有指示着“诅咒装备”的方位了,但没关系。


   在左眼的视野内,罗针盘啪地闪耀起来,接着出现了新的磁针。


   针咕噜咕噜的晃动着,接着清楚着指示一个点。


   [……找到了]


   多亏了希璐璐扬起的尘土,那“违和感”很明显。


   潜藏在风景当中,仅些微地晃动。若不被告知便不会注意到那般巧妙地隐藏起来了,但是见过一次之后就能够确定变色龟就在那里。而且左眼的针也像是在说‘正确’那样,嗖地消失了。


   只要知道了所在地,剩下的就只是攻击了。能给予变色龟伤害的武器,在这个地方怕是只有血舔丸而已。


   [请退后]


   [想,想做什么……?]


   [只是斩下去而已哟]


   我闭上眼睛,手搭上血舔丸的握柄。


   [哈!]


   最大限度地往手腕注入力量,一口气拔出刀。


   虽然视野被遮蔽住了,但是刀所发出地轰鸣一如以往。刀身将大气的震颤通过握柄传达至手心。发出冲击波应该不用暴走吧。


   立马收刀入鞘,接着睁开眼。


   深掘开的火山口映入视野。那在闭眼之前还没有的。周边的地形发生了变化,树木横倒一片,如同暴风雨过境龙卷风摧毁停车场后的模样。


   然后,重点的变色龟……连个影都看不到。又藏起来了么,还是说被消灭掉了么,难以判别。


   [玖玖,变色龟怎么样了?]


   【貌似死了哟。而且甲壳也四散了】


   [啊,真的耶]


   仔细环顾四周的话,能发现有着像是厚玻璃片的东西。变色龟的甲壳格外硬实么,就和女王蜘蛛的甲壳一样,没法完全消灭掉。说是这么说,但是也消灭掉了大部分了。


   【血舔丸的攻击力怎样?】


   [那啥,上升了呢]


   用血舔丸把敌人打倒,就能提升攻击力。


   确认下自己的攻击力,确实是上升了差不多三百点。话虽如此,由于看不到所以没什么实感呢,可以当作是把变色龟打倒了吧。


   [话说,没事么?]


   向待在后面的女骑士搭话。女骑士惊呆住了,那头盔下面的脸也变得相当地滑稽。


   [誒?啊,啊啊……是呢。帮大忙了]


   [伤势呢?]


   [那点没事。这种程度喝下恢复药马上就治好了。其他人也……虽然有重伤的,但貌似没死者]


   女骑士环顾了四周后,放松地抚着胸口。看来应该是个认真善良的人吧。


   女骑士给部下们下达了数个指示之后,再次转过来面对我。


   [啊,自报家门迟了呢]


   女骑士脱下头盔。


   藏在头盔的金发,如水流般飘柔地落在肩膀上。虽然脸被泥土和血弄脏了,而且一本正经地嘴角紧闭,即便如此那份美丽也没有丝毫减少。


   她向我敬礼接着说到。


   [我是塞拉·瑞泽尔セラ・リッツァー。艾姆特伯领骑士团团长。对于这次的帮助,改天再来拜谢]


   [骑,骑士团长……]


   比预料中的身份还要高呢。


   尤其是艾姆特伯领的骑士团,听说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精锐集团。能当上这种骑士团的团长,想必是有一定实力的权力者吧。


   [啊,我是诺罗亚。在当冒险者]


   【以及我是玖玖哟!】


   [誒?在说话么,那货……]


   [是的。相当能说哟,这货……]


   【等下!"那货""这货"地,不带这样的吧!?对女士太失礼了哇!】


   [呜哇,又说话了……]


   【生气姆Q!这女人,要成为玖玖punch的锈迹了哇!】


   [停下来吧]


   总之先把玖玖镇住。


   顺便说下,玖玖punch会怎么生锈是个谜。


   [不过,是么。是叫做诺罗亚殿嘛。不仅使役着龙,还能使出刚才那般凌冽的攻击……就如同神话中的英杰那般。想必是有名的冒险者吧]


   [嘛,姑且好像是S级]


   [S级……!原来如此,怪不得那么强]


   塞拉桑就这么接受了,只不过表情上还有些无法释然。


   [不过,但是……没听说过能把周边一带都消灭的S级冒险者……姑且,您还是人类吧?该不会双亲是战术兵器吧?]


   [是的。如假包换的人类]


   【不不不,那点还不清楚哇!】


   [唔。没必要把话搞得那么复杂吧?]


   话又说回来,没想到会有被怀疑是否为人类的那天呢。虽然在我看来,像塞拉桑这样的实力者足以算是人外了。


   [只是,真令人吃惊呐……能使役这般大型的龙种。就连王都的近卫龙士队,使役小型的飞龙都竭尽全力了……]


   被塞拉桑饶有兴趣地眼光看着,希璐璐被吓到全身颤抖。遇到塞拉桑他们后,希璐璐并非是借来的猫,而是借来的龙那般老实,不过这也有些缘由。


   因为在早就决定好在龙化的时候,在人前不要说人话。原本,龙就不会说人话,若是龙一说话,那就不可避免地会在坏的意义上引人注目。说到会讲话的龙,要是和桑浦尔的圣女诱拐事件联系上就麻烦了。


   正因如此,就变成了扮演成普通的龙这么回事了……。


   [呼呣……老实地出奇呢,这龙]


   塞拉桑转过头。看来是突然生疑了吧。这么一想,希璐璐不可能会知道“普通的龙”会是怎样啊。


   [是,是的,因为充分调教过了]


   [呵,真了不得呢。如此大型的龙种,听说就连A级的调教装备都不可能调教呢]


   [那是从蛋开始就一番调教的缘故吧]


   【……被诺,诺罗亚大人,一番调教……这是怎么了,如此地心跳不已……】


   [啊咧?刚才说话了吧?]


   【啊,没有……才没有说话嘎哦~!】


   希璐璐华丽地自爆了。


   [……刚才说了吧?绝对是说话了吧?]


   [有,有这回事?我怎么听不到?]


   【就是说啊!龙可不会说话!】


   [是么,听错了么……喂,嗯?啊咧……?]


   感觉漏洞百出,那就改变下话题。虽说这迟钝感也很厉害呢。


   [话说回来艾姆特伯的骑士团在这种地方做啥?]


   有些许在意。印象中,虽然这里是在艾姆特伯领的领都附近,但是特地需要骑士团出动,应该是相当重要的事情吧。看样子,也不像是来讨伐变色龟。


   [啊啊,说到这个啊……这附近,好像有里装备工会的据点呐]


   [里装备工会?什么啊,那玩意]


   【我也没听过呢】


   [专门从事违法装备的犯罪集团。主要是买卖赃物和管制的装备。貌似有时候……也会和诅咒装备搭边]


   [原来如此,我对这有点感兴趣]


   是无法出现在台面的装备么。这也有点让人兴奋不已呢。


   那种 坏大叔系ちょいワル系 的装备,这也很令人感兴趣呢。


   [话说,刚说了有交易诅咒装备么?]


   [嗯?啊啊,说了]


   [顺便问下,那个里装备工会的据点,是在哪个方位?]


   [那边]


   看来这不是什么军事机密吧,塞拉桑直接就说出来了。


   塞拉桑所指的方向,是偏离街道的森林。


   [……果然么]


   虽说预想过了一些,竟然和罗针眼的指针方向一致。


   这就是说,我所追寻的诅咒装备,如今在里装备工会的据点里。


   麻烦了呐。说不定这情况有些棘手啊。


   [只不过,据点的场所还未明了]


   塞拉桑以苦闷的声音这么说道。


   [之后要继续前进的话,情况很严峻的意思么?]


   [啊啊。路上辉遇到A级魔物是预料之外啊。受害比预想中更甚]


   [印象中,这附近是不会出现A级魔物的吧]


   [啊啊,是那样……本应是。只能说是运气不好了呢]


   真的是运气不好。再说了,在马哈里奇城镇附近的伊比尔熊也是如此,A级的魔物本就不可能栖息在离人这么近的地方。人们所生活的土地上,对A级魔物来说,魔力之源的魔物过于淡薄。也因如此,仅能在迷宫当中目击到。虽说偶尔会突然闯进村庄附近,但这是非常罕见的。


   不可能会对像这样的A级魔物做出对策。


   [话虽如此,准备了相当多的恢复药。但是恢复药却无法治愈骨折和部位缺损。战力下降,无法避免……]


   在拉货马车附近的骑士们,受重伤的确实不少。虽说用恢复药回复了HP,但是骨折和部位缺损的状态异常却治愈不了。而且没持有A级恢复装备的人在,要立马恢复能够战斗的状态是不可能的吧。


   [老实说,这下难办了啊。击溃里装备工会刻不容缓……但因为我的不中用,放纵了那群恶党……就连现在,像大小姐那样的被害者……]


   塞拉桑紧绷着的表情崩溃了一瞬。在那瞬间,能够窥探到在“认真可靠的队长”这一假面之下,有着如同‘害怕着的少女’那般的真容。


   [里装备工会,有那么不妙么?]


   [啊啊……这一切,都要怪诅咒装备啊]


   [诅咒装备?]


   塞拉桑焦急得咬牙切齿。


   [里装备工会交易的诅咒装备,在领内各地产生了莫大的被害。不知到究竟牺牲了多少人。而且,里装备工会的那群家伙,淡然地就让诅咒装备暴走啊。而那仅仅是为了杀掉看不顺的人]


   [……暴走]


   回想起了在故乡发生的诅咒装备暴走。虽然那种规模的暴走不常见,但即便如此,诅咒装备的暴走很多都以“天灾”表现出来。就是有如此地威胁。


   话说回来,玖玖以前说过。过去的人把诅咒装备让奴隶去拿,当作爆弹使用的事情很多。如果里装备工会也那样使用诅咒装备的话……这话题并不怎么令人愉快呢。


   [……装备,明明是为了让人幸福]


   我嘟哝道。


   即便,那是诅咒装备也是如此……那也是为了使某人获得幸福而制作出来的。


   装备者也好,周边的人们也罢,无法救赎任何人果然是不行的。


   然而这想法貌似与塞拉桑不合。


   [啊啊,说的是呢]


   塞拉桑点头回应,然后这么附加道。


   [正因此,我……给予人不幸的诅咒装备,不予承认]


   对诅咒装备抱有相当地恨意么,从塞拉桑的话语中只能感到憎恨之情。


   我们看起来一样,但有着决定性的差别。


   厌恶诅咒装备的,正义的骑士。


   如此这般的她,如果知道眼前的我——给予塞拉桑帮助的我,拥有着诅咒装备,那会怎么想呢。是会改变想法么,还是说变成敌对关系呢。


   [……抱歉呐。让你听这种牢骚]


   [没是,没那么……]


   【啊,诺罗亚!耳屎堆积起来了哟!呜哇,好大坨!真搞笑!】


   […………]


   […………]


   由于玖玖突然插话,使得气氛变得无语。还以为稍微老实了一下,就搞出这个……怎么办啊,这难受的氛围。


   先不管怎么说,无法放置如今的塞拉桑不管。


   [我说,我可以一起去么?]


   脑子一热就试着建议了。


   [誒,诺罗亚殿么……?]


   [是的]


   【我也,在的哟!】


   [啊,这个人偶怎样都好的]


   【才不好啊喂!】


   【嘎哦……噗……】


   【刚才,你笑了吧!?这龙,绝对笑了吧!】


   [总之,这个是我的冒险者卡片]


   展示冒险者卡片让塞拉桑看。


   [如你所见,我的身份是有保证的。S级也是真实的]


   [不是,并没有怀疑诺罗亚殿。如果要害我们的话,早就下手了吧。诺罗亚殿能够成为同伴着实令人安心……但是]


   塞拉桑踌躇了一会。


   [但是,没问题么?很危险的哦?]


   确实,让诅咒装备暴走的话,就算是我也不知道能否平安。


   而且,共同战斗的话,也有被塞拉桑知道拥有诅咒装备的风险。


   [没问题的。粗暴之事早已习惯了]


   [是么……要怎么感谢你才好]


   莎拉低着头,握住了我的手。那只手微微地颤抖着,仿佛能传达出她肩上有多少不安和恐惧。


   [……谢谢]


   [不,不用,并非是需要那么感谢的事情哟]


   [没有这回事。若没有与你相遇,不知会损失多少不下。就连里装备工会之事,也会推迟吧。真的是无论如何感谢都不为过……]


   【诺罗亚,耳屎掏出来了,要看么!?很不得了哦,这个!】


   […………]


   【啊咧,没看见么?难道是,无视耳屎的类型?】


   […………]


   [……咳咳。总,总之,非常感谢给予协助]


   [啊,好的]


   嘛,原本我一个人也能想办法搞定的吧。


   若是如此,我就能入手诅咒装备,也能帮助到塞拉桑他们吧。


   但是,我的耐久方面还很弱小,单独攻入里装备工会根据地的风险太大了。受到偷袭的话,说不定会受到致命伤。虽说只要挥下血舔丸就可以全灭敌人,但若是那么做的话,就会使得坏男人系装备们也牺牲,而且寻找的诅咒装备也可能会消失。


   因此,对我方来说,有塞拉桑跟着比较令人安心。


   [那么,一起努力吧]


   [啊啊。必定,让里装备工会毁灭]


   再次与塞拉桑握手。


   肩上的重担卸下来了么,塞拉桑的手已不再颤抖了。


   *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0装备栏的最强剑士 但是、诅咒装备(可爱)的话能随意装9999个(我的诅咒装备不可能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