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章

   圣女希璐璐拉·德·蕾库今天的祈祷仪式仍是满席。


   原本,祈祷仪式仅是冗长且无趣。以古代神圣语进行的仪式,与会者基本是无法理解的吧。如若没有义务的话,那是不可能会愿意参加的。然而,这位希璐璐拉的祈祷仪式,几乎所有人都抢着参加。


   为何,会如此地想要出席祈祷仪式呢。


   其理由非常地简单。


   那就是希璐璐拉的外表出众。


   说起“向阳圣女”,这附近无人不知。


   闪耀着如春天朝气那般淡琥珀色的秀发。A级匠人都表示就连装备都无法再现的端庄五官。以及最重要的是,从希璐璐拉人格所溢出的为善气场,可净化所见之人的内心。假如给希璐璐拉戴上光环或是翅膀的话,说是天而降的使者也不会有人怀疑的吧。


   被世人所爱的圣女……那就是名为希璐璐拉·德·蕾库的少女。


   希璐璐拉把终句说出口后,呼了一口气。


   这是祈祷结束的信号。


   礼拜堂寂静肃穆的氛围缓和了下来。无趣的仪式结束了,终于可以去喝一杯了……平时的话就会这么想的,不过从她的仪式后归来时则是例外。


   [圣女大人!请尝尝咱家采收的蔬菜!]


   [很狡猾耶!比起那家伙的蔬菜,俺的更……]


   [我家的晚餐会,请务必……!]


   [圣女大人,给你花花!]


   众人立马围在了希璐璐拉的周围。


   不论男女老少,众人争抢般地上贡。


   [诶,诶嘿嘿……非常感谢]


   垂下眉梢的希璐璐拉只能做出害羞的反应。


   在如此这般之时,希璐璐拉的前面,贡物堆积成山。


   今天并不是特别之日,这仅仅是希璐璐拉日常的一部分。光靠这个事实也看得出来她受到多少尊敬了吧。


   [……咳哼]


   不久,人群外响起了咳嗽音。那声音让吵嚷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那是女司教来了。她是枯瘦的中年女性。那因消瘦而凹陷的眼睛深处,严厉冷冽的目光仍闪烁着。


   [各位,圣女大人乃忙碌之身。那么就到此为止吧……]


   女司教冰冷的声音在礼拜堂响起。


   那话语一如往常是解散的信号。毫不讲情面,不看气氛,使得信徒们嘟哝着抱不平,然而面对高位圣职者,无人敢当面反驳。


   就如同被当作恶人来对待的司教大人,脸上的皱纹加深一些,不过那也仅是一瞬之事。立马就回归无表情了。


   [请圣女大人也能懂得拒绝。接受太多并不讨喜]


   [是,是的……非常抱歉]


   希璐璐拉咻地低下了头。


   对她来说,向仰慕自己的人说NO是非常严峻的试炼。然而,就这么下去是无法成为像女司教那般出色的圣职者。


   只是,希璐璐拉有着些许的不满。


   [内个,司教大人……]


   [……请称呼我为“上人猊下”]


   [那,那么!请称我为“希璐璐”!加上大人,有点……]


   自从获得了圣女的地位后,女司教对待希璐璐拉就采取了冷漠的态度。本以为成为了圣女就可以帮得上她的忙……。


   女司教眯了下眼,接着缓慢地开口了。


   [比起这来,该进行下份工作了。早点准备吧,圣女大人]


   接着,像是道出回忆那般附加道。


   [不好好工作的话,龙就会过来了哟?]


   龙会过来。那是以前女司教从以前起就一直用着的,类似于在教育上的指摘。这让希璐璐拉条件反射般吓了一跳。


   [……说的是呢]


   最终,这次也被蒙混过去了。虽说接下来还有工作这点是事实。由于应对了信徒们,时间没多少剩余了。必须得尽快准备。


   如今希璐璐拉的人气,正是因其美貌而来。


   反过来说,现今也仅此而已了。不仅无法像女司教那样佩戴高级圣具装备,而且连圣典与圣歌都无法全部背诵下来。


   学习,运动,圣务,就连站于人前讲话都不擅长。


   即便如此,也不能一直作为吉祥物。不想一直当吉祥物。为了能给女司教帮上忙,为了成为像女司教那般出色的圣职者,必须得更加地努力……。


   希璐璐拉就这般告诫自己,鼓起干劲。


   希璐璐拉在前往下个工作之前,为了换装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因为宗教仪式是非常繁琐的,要随着仪式更换正装。每天都必须要像结婚式上的新娘那般作出七种变装。


   (啊……)


   回到自己房间的希璐璐拉视线忽然停留在桌上。


   放在桌上的是毫无印象的发饰。那像是用白蔷薇制作而成的美丽发饰。明明仅是一枚发饰,其格调竟能让人感到如同从某处散发出香味那般。


   是谁不小心落在这里了吧。


   (……好漂亮)


   希璐璐拉如同是被蔷薇的香味诱惑了,摇晃晃地接近了发饰。她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东西。


   就连希璐璐拉那物欲贫乏的内心都被吸引了。


   仿佛能够蒸发理性的魔性美。


   若是戴上这个发饰,自己肯定会变得更加地美丽吧。若是变得更加地美丽,那说不定就会被更多的人所喜爱吧。


   就连这般,一无所能的自己……说不定也能够一直喜爱下去吧。


   那样的想法突然在希璐璐拉的脑内闪过。


   (……只是一下子)


   虽然觉得不妥,然而希璐璐拉向发饰伸出的手却没有停下。


   虽说是圣女,但仍是十多岁的少女。还是会对打扮抱有兴趣。


   不过,这绝非是盗窃。仅是稍微别在头发上,在镜子前摆个Poss看看而已。即便如此,对于希璐璐拉来说,这可是禁不住背得感的大冒险。


   胸口跳动不止,她触碰到了那个白蔷薇的发饰——。


   [噶呀!?]


   那个瞬间,雷贯穿了希璐璐拉全身。


   身体像是从内侧翻滚反转那般,强烈地痛苦以及不快感。


   回过神之时,希璐璐拉发出了悲鸣。


   [圣女大人!]


   女司教踢开门闯入房内。那是听到了悲鸣吧。


   她看到希璐璐拉的姿态,刻在脸上的皱纹变得更深了。


   然后,神色转变喊道。


   [——是龙……!龙袭击过来了……!]


   *


   从开始追龙已经过了六天。


   现在,我正在走在森林中。


   穿过郁郁葱葱的夏季山毛榉树林,不断前往深处。地面上的有毒紫土逐渐增多,山毛榉的绿叶也向着魔树的紫叶改变。这是附近魔素变得浓厚的证明,也意味着进入了危险地带。


   即便如此,脚步也无法停下来。


   毕竟罗盘眼所指的还在更远的前方……。


   [……今天内能找到么]


   罗盘眼的时限是明天早上。


   到那时为止还没有找到诅咒装备的话,就会因代价而死去。已经刻不容缓了。


   【嘛,很轻松吧。毕竟知道是在这森林里面嘛】


   玖玖把披风当作吊床躺着,打着哈欠说道。


   该说是无责任还是啥呢……都已经关乎装备者的性命了,还能如此悠哉。而且刚才就咕噜一口气喝下果汁,呼喊着【就是为此而活的哇!】。也太过放松了吧,在这种情况下。


   嘛,不过要说有余裕也是如此。


   这六天里也并不是毫无收获。


   获得了有关于龙的有力情报。


   竟然,宗教都市桑浦尔サンプール出现了龙这么一回事。根据目击证言,貌似是与在吉兹镇所见相同的纯白龙,掳走了桑浦尔的圣女,飞向了这座森林这边。


   看样子是在这座森林里筑巢了。


   虽说我没有证据表示所追的龙是同一只,不过十有八九是正确的吧。再说了,在不是龙栖息的地域,难以想象会有数只外表像似龙出现。


   因此,只要进入了那龙的巢穴,就可以找到诅咒装备了吧。


   [显示“半径30m以内,C级以上的魔物”]


   作为走在森林内的保险,给罗盘眼追加了指示。左眼的视野内出现新的指针,骨碌骨碌地回转着。针没有指向某一处,看来附近暂且是没有危险的魔物了。


   虽说罗盘眼有使用的风险在,然而在对HP以及守备力仍留有不安的现状下,必须要避免被魔物攻个出其不意。


   尤其是现在,这座森林应该有龙存在。


   虽说是盯上了龙的宝物,但是与龙的战斗风险依旧过大。假设攻击命中的话,那仅需一击,而这对于对方来说也是同样的。而且,对于Status很高且均衡的龙,攻击能否命中也说不定。这里必须得慎之又慎。


   可以的话,悄悄地侵入巢穴,收下诅咒装备。


   仅有与龙遭遇一事要设法避免……。


   那么给自己鼓劲前行时。


   [……啊]


   立马就发现龙了。


   说曹操,曹操那啥,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么。


   看到那龙,我不由得感到震惊。


   那是美丽纯白的龙。那白色鳞片反射着从树间泄下的光线,即便是在幽暗的森林中仍闪耀着光辉。作为霸者的风度从那能将人类整个吞噬的巨大身躯中释放出来。那是仅仅看着就不禁畏惧的龙。


   接着,那头龙,现在……。


   [GyaGya!][Gya——!][Gyaha——!]


   【噫!好痛!请住手!】


   ……正被哥布林们欺负着。


   抱头蜷缩的龙,正被哥布林们拿着木棒啪嗒啪嗒地敲着。


   【请大发慈悲!我什么都会做的!】


   唔……这什么鬼?


   这是过于超现实的光景。有点不明所以,思考不过来。


   为什么,龙会被哥布林欺负啊?话说,为什么龙会讲话啊?不明所以的地方太多了。


   但是,得警戒这有可能是陷阱。说起模仿人声的魔物,那基本都是吃人的。除了吸引食用的人类,模仿人声就没别的好处了吧。


   别对那条龙扯上关系比较好呢。


   不管怎么说,现在就是个机会。趁现在前往巢穴获取诅咒装备吧。


   如此考虑着,正打算悄悄地远离龙的时候。


   【呜……抽泣……为什么,我会遭到这种……】


   龙呜咽着哭了起来。


   我那正打算离去的脚,也不禁停了下来。


   [这,这个,去帮助比较好么?]


   【哥布林?】


   [是龙啦]


   【但是,不想要吃一次龙看看?虽说像是鸡肉味的,但那是事实么】


   [你脑内就只有吃这么一回事么]


   比起这来,现在还是想法给龙做点什么吧。放置嚎哭着的龙,再怎么说还是有点心里不愉快。而且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恶龙,说不定能够交涉。


   问题是,要怎么把哥布林赶走……。


   [试试那个吧]


   我吸了一口气,嗖地拔出了血舔丸。拔出鞘的刀身暴露在空气中的触感。通过刀柄传来了咚咚地脉动。


   但是——没有暴走。


   心如止水。


   果然,如实验那样么。照这么看来,这应该可以当作是血舔丸代价的“规避途径”来考虑吧。由于过于单纯而导致忽略了,以『诅咒装备的代价有规避路径』为前提试着考虑的话,发现还是挺容易的。


   嘛,虽然血舔丸的使用还是有些许限制的,不过也仅是放出冲击波,那么就没问题了。


   我把刀剑向下,轻轻的刺向地面。


   森林咚地震动起来。发出了让野鸟以及魔物集团都慌忙逃跑的声音。


   [……呼]


   喘了一口气后,把血舔丸收入刀鞘。


   注意到时,周围的地面已然陷没。


   哥布林们貌似已经逃走了,已经不在这附近了。嘛,哥布林只是喜欢恶作剧而已,并不是那般有害的魔物。赶走就应该足够了吧。


   那么,龙这边是……。


   【噫……究竟,是什么……】


   比刚才还要害怕的姿态,身体紧贴着地面趴着。噗噜噗噜地颤抖着。【请大发慈悲……请大发慈悲……】这般复读着。貌似还没注意到自己被帮助了。


   虽然想要就这么沉默离开,但是看不下去了。


   [已经没事了哟]


   我向龙搭话。


   【……?】


   龙战战兢兢地抬起脸,不思议地看着我。


   [哥布林已经被赶跑了哟]


   【啊……】


   貌似此时才注意到哥布林已经不见了。


   一瞬间,呆然之后——从哭肿的眼里,再次流出了眼泪。


   【非,非常感谢!你是救命恩人!】


   [那太夸张了呐]


   【话,话说回来,你是……?】


   [我?我是诺罗亚。在做着冒险者]


   【诺罗亚大人……】


   不知为何,龙的脸嘭地变红了。


   不过,看到从披风爬出来的玖玖后,脸就唰地变青了。


   【还有,咱是玖玖哟!喜欢的三明治配料是生火腿!】


   【噫!奇怪的魔物说话了!】


   【谁,说谁是,奇怪的魔物哟!无论从哪看,都是Super美少女吧!】


   【又,又说话了!?】


   【生气!把你做成三明治配料哇!】


   【请,请大发慈悲……!】


   龙完全害怕了,抱着头颤抖着。


   令人同情,被奇怪的魔物纠缠上了。话说,害怕娇小人偶的巨大龙这一构图,总感觉太超现实了。


   【哼,那好哇。把你积攒的宝物全部都给我的话,那就原谅你】


   【宝物……?那种东西,没有啊】


   【哈?】[啊咧?]


   好奇怪呐。本以为这龙是会收集宝物的类型。不如这么说,既然拥有着诅咒装备,那应该是会收集宝物的类型啊。


   难道说,搞错龙了……?


   说起来,有着收集宝物习性的只有雄性而已啊。一部分雄性龙会从各地收集“美丽之物”——也即是“宝物”用以装饰巢穴,向雌性求婚。龙会带走圣女和诅咒装备,这无非也是因为龙认为那些美丽。因此,这条龙是雌性的话,那即是说我们所追寻的龙是其他个体的可能性非常之高。


   总是,试着确认下吧。


   [能稍微赏个脸么]


   【怎么?】


   我绕到龙的背后,把尾巴稍微抬起。


   [原来如此,雌性么]


   【……!?在,在在在,在做什么呀!下流!】


   [为啥!?]


   被尾巴一个高挥Full swing给吹飞了。


   ……还以为要死了。只是检查龙的性别而已,用不着这样吧。


   【呼呜——!】


   龙突然睁大眼睛发出威吓。表面上【呼呜——!】这样子虽然是很可爱,但是只看表情的话就【区区人类,杀死你……!】像是这种感觉。炒鸡恐怖。


   这看来该不会是触碰到逆鳞了吧。


   话说回来,这龙是雌性啊。


   照这么说,果然搞错龙了么……?


   [嗯?]


   此时,忽然注意到了。


   直至刚才,罗盘眼内的指针方向改变了。直至绕到龙的背后,针的指向本应是基本不变的。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诅咒装备的位置大幅度移动了么?


   这不可能。如此一来,这是……该不会,就这么一回事么……?


   尝试着稍微移动一下,再次吱吱吱地……改变了方向。


   仿佛,被眼前的龙所吸引住那般。


   [呐,我说你]


   【……怎么了?】


   龙泪目着,盯了过来。虽说有些警戒着。嘛不管了。


   [你……难道说,现在带着诅咒装备么?]


   尝试着直接确认,而龙却吓了一跳。


   就如同恶作剧被发现的孩童那般反应。简单易懂。


   【……没,没有带着哟—?】


   [真的么?]


   抓起玖玖靠近龙的脸。


   [快看~快看~]


   【噫,请不要把那玩意靠过来!什么都会说的啦!】


   【等下!搞什么啊,这种对待方式!?】(*指当作恐吓工具)


   玖玖像是在抗议那般挣扎抵抗着。


   而龙似乎对狂暴的玖玖更加地害怕了,认命地开口了。


   【……实际上有戴着诅咒装备。就是这个】


   龙的前爪“这里这里”地指着头部。那里正别着几乎被角给遮住的单朵白蔷薇发饰。


   认知观察后,马上明白了那正是诅咒装备。


   当作普通装备,而又过分地可爱。超越了可爱。只是看着,内心就好像被吸引了的装备。清纯,贞淑。将梦幻般的格调糅合在一起的这个装备,正所谓是男人想要结婚的装备其集合体吧。只要是男的,无论是谁,肯定都会妄想着让这件装备穿上婚纱,在教堂举行婚礼吧。即便是在我所见的装备当中,也正是令人会想作为男人去守护的装备第一名啊。


   [……找到了]


   如此嘟哝道,左眼的针如同回答正确般,嗖地消失了。


   看来正是与我所追寻的诅咒装备相符呢。


   如此一来罗盘眼的代价就搞定了。一事了结啦。


   接着就是和这龙交涉,想办法让其能让出诅咒装备就好了……。


   [话说回来……为什么龙会戴着诅咒装备啊?]


   突然就把疑问说出口了。虽然魔物装备着装备之事也并不稀奇,但是也理所当然的拥有装备限制。举个例子,没有头发的魔物不能装备发饰。于此理当,龙无法装备人类的发饰。


   【那是……】


   虽然龙欲言又止,不过最终还是下定决心说出来了。


   【实际上……我,原本是人类来的】


   [……做了这样的梦么?]


   【才不是!真的是人类!真的是真的!】


   龙握住前爪,嗖嗖地挥着。


   举止是很像个人类啊。也感觉不到欺骗的恶意。


   这么说,难道……?


   是感觉到这点疑问了么,龙猛烈地点着头。


   【是的……我,好像变成龙了——】


   *


   龙断断续续地把情况讲述出来。


   自己正是圣女希璐璐拉·德·蕾库。


   触摸了放在自己房内的发饰,而那正是诅咒装备这么回事。


   回过神来就变成了龙。


   无论何人都不相信变成龙之事,只好逃到这座森林


   这话一时间难以置信,不过却合乎逻辑。悄悄地试着用罗盘眼确认后,【半径3m以内,存在圣女希璐璐拉·德·蕾库】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想不到,你竟然是圣女大人……]


   【相,相信么?对这般荒唐无稽的话……】


   [嘛]


   话说回来,桑浦尔的圣女么。就连我都有听过传闻。


   可说是这附近地域最有名气的名人啊。


   圣女这一存在本身,在世界上就屈指可数,然而她出名的原因并非在此。不对,虽然有有一部分是这个原因,大约一成吧。余下的九成则是——纯粹的美丽。


   据说为了见她一面,还有人从远方的国度来拜访。对她唯命是从的权力者据说也有很多,如若她有邪心,瞬间颠覆区区一个国家也毫不稀奇,净是这类传闻。


   [不过,不知道是圣女大人,诸多无礼请饶恕……]


   慌忙地低下了头。


   不仅做了性别检查,还把玖玖向脸靠过去,这完全Out了吧。


   【不,不用那么介意哟。还有,语气保持刚才那样也没关系】


   [是么?那可就省心了。毕竟也不知道面对身份高贵者该怎么遣词呢]


   【还有,请称呼我为“希璐璐”。感觉这样比较容易亲近】


   [明白了,希璐璐]


   【诶嘿嘿……好久没被叫做希璐璐了】


   希璐璐像是被饲主抚摸着地幼犬那般,嘭嘭地挥动着尾巴。大地裂开,旁树作响。他人看见的话,只能认为是龙正在发怒。好可怕。


   【诺罗亚!对咱称为“玖玖伦”或者是“玖玖亲”都可以哇!】


   [啊哈哈,那是吸鼻涕的声音吗?]


   【……】


   玖玖沉默着抓我的脸。为啥啊。


   [话说回来,圣女诱拐事件当中,竟然隐藏着这样的真实呢]


   【诶,变成我被诱拐了么?】


   [嗯。传闻是龙突然现身,把希璐璐给带走了]


   【……这是为什么呢?明明很多人看着我飞走的啊]


   【嘛,谣言之类的总会添枝加叶哟】


   玖玖罕见地说着正经话。明天是要来暴风雨了么。


   嘛,实际上关于圣女诱拐事件的传闻,仅是愚蠢的流言而已。冷静思考一下,发现都是槽点啊。不栖息在这地区的龙突然袭击了都市,像是瞄准了圣女那般将其掳走。


   只是,还留有谜团。


   ——为什么,希璐璐的私人房间里会有诅咒装备存在?


   不过……这想了也没用吧。


   这先不说,当前是诅咒装备。希璐璐看起来对诅咒装备相当地困扰。把那给夺走也没问题吧。希璐璐能够变回人类,而我则能够入手诅咒装备。皆大欢喜呢。


   [希璐璐。关于你的诅咒装备之事能够问一下么?]


   【这个的么?】


   希璐璐微微抬起视线。大概是想看头上戴着的白蔷薇发饰吧。虽说本人貌似看不见装备,不过作为装备者的话,详细情报应该是会进入脑内的。


   [有些在意。说不定还能够给你什么帮助]


   【嘛。这倒是无所谓……】


   希璐璐闭上眼,将脑内的情报给抽出来那般,断续地讲述出来。由于没有什么不便说出来的情报,关于诅咒装备的情报立马就掌握了。


   野兽与蔷薇Rose & Beast【诅咒】


   ……美丽的白蔷薇发饰。一旦装饰于身就会获得强大的力量,而另一点,则是会变成最为装备者最为恐惧之物。若要回归人类外表,必须要真实的爱。


   等    级:SSS


   种    类:饰品


   效    果:兽化(变成装备者最为恐惧之物的姿态。变身时,获得与那姿态相应的能力)


   代    价:若不与打从心底爱着的人Kiss,则无法恢复人类的外表。


   希璐璐的诅咒装备大概就这种感觉吧。


   ——获得强大力量,代价则是变成自身最惧怕的姿态。


   然后……为了变回人类,必须要获得所爱之人的Kiss。


   [原来如此]


   我装作淡然的样子,内里咬牙切齿。


   ……这个,无法夺走啊。


   【还真是相当棘手的代价呢】


   玖玖也皱着眉。从诅咒装备看来,这说不定也是相当特殊的代价吧。


   【那。该怎么做?抢?直接抢?】


   [不了,算了吧。我无法支付这个代价]


   要说想不想要的话,那肯定是想要。


   为了入手这件诅咒装备,需要背负某种程度风险的觉悟。再加上有着因这诅咒装备而困扰的人在,那就更不用说了。


   装备是为了某人幸福而制作出来的。尽管如此,但却无法让任何人幸福的话,那诅咒装备还有装备者都无法获得回报。如果我能够装备的话……能够替代担负诅咒的话,那肯定是大家都能够变得幸福的结局吧。


   但是……只有这个代价,是不行的。


   这个野兽与蔷薇代价的关键是,爱上某人。


   但是,我所爱的仅有装备而已。这并非是努力就可做到之事。


   再说了,由于是一直不知爱与被爱之事成长至今,因此并不知晓爱是怎么一回事,而且也不觉得从心底爱上某人的日子会到来。


   这个野兽与蔷薇,与我的相性是致命般的差。


   【我说,这个发饰是那么危险的东西么?】


   是从我们的表情上察觉到了么。希璐璐不安地扭动着身体。


   [不是……并非是危险的东西。只不过,该说是悍马还是野丫头……]


   【嘛,就是说这是麻烦的装备哟】


   玖玖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


   麻烦。确实可说是很中肯呢。


   虽然没有暴走以及死亡这类的危险性,不过就那种装备上会困扰的感觉。话虽如此,虽说装备会让人困扰,即便如此这也是男人享尽最大福气之事。


   【麻烦,么。那是,那个……难以应对的意思么?】


   [或许,是那样呢。虽然详细的并不大清楚]


   用暧昧的词语来敷衍过去。


   要说难以对应,那确实。但是,诅咒装备的代价有着规避途径。


   不过,这是否该传达给希璐璐呢……迷茫。


   希璐璐变回人类之时,我异常地了解诅咒装备着一回事被知道就仅剩缺点了。再加上也没有帮助希璐璐的义务,和龙一起的事情被其他人发现也很不便。


   若要在此找出益处的话,那就该直接离去吧。


   不应在这之上掺和进她的事情。


   因此,答案从一开始就决定好了。


   [很遗憾,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付那个诅咒装备]


   【是么……不过,说得也是呢】


   [不过]


   我犹豫了一瞬间,接着说。


   [说不定,能够给予你帮助]


   【诶?】


   结果,我还是伸出手了。


   向着因诅咒装备而独自痛苦的少女。


   没错……答案从一开始就决定好了。


   就这么让希璐璐被杀,美丽的诅咒装备被处分。对此沉默无视掉,对她以及装备有些无情。而且我熟知因诅咒装备使得人生偏离轨道的痛苦……因此对她的痛苦,无法当作是他人之事来看待。


   取舍选择——选择何物,抛弃何物。


   能像那样聪明、巧妙地活着就好了。如果在看到谁在痛苦之后,能够将其忘记能够笑出来的话,那就太好了。


   ……对我来说,还是很勉强。


   【真是的,太天真了呢。你啊】


   玖玖吃惊地扯着我的耳朵。不知为何像是很不开心,应该是饿了吧。毕竟玖玖烦恼的九成都是【肚子饿了】。


   [不管怎么说,先从此处离开比较好呢]


   【诶,这是为什么?】


   [因为对你的讨伐队过来了啊]


   只要当了冒险者,关于大规模讨伐的话无论如何都能够听到。


   而且希璐璐已经离开了桑浦尔六天了,差不多也是讨伐队进入森林的时候了。虽然罗盘眼没指示到,但还是应该认为没多少余裕时间比较好。


   【讨伐队……】


   【速度快的话,说不定明天就袭击过来了哇!活该!】


   【怎,怎么会……】


   希璐璐受到打击般蜷着身子。即便是误解,那也是会有大量的人类杀向自己。那除了恐怖就别无他物了吧。尤其是希璐璐,本来应该就与杀戮的血腥世界无缘。


   然而,不得不告知事实。若不知道自身是讨伐对象,恐怕会不带考虑地久接近讨伐队吧。


   【我究竟要怎么做……】


   [——没问题的哟]


   轻轻的抚摸希璐璐的头——戴着的发饰。


   [我会保护你的。必定,会让你变得幸福的哟]


   为了给可爱的诅咒装备展示好的一面,不禁说出了装腔作势的台词。


   不过,这也不是假话。包含在话语之内的想法是真实的。


   接触诅咒装备就会变得不幸……这种常识令人反感。


   即便是接触诅咒装备的人,也想要变得幸福。而且身着如此可爱的装备,也想让人认为装备了实在是太好了。就连诅咒装备那方也是,被好好地使用才更加地高兴吧。


   【……那,那是,求婚……】


   [呃,说了什么吗?]


   【没,没有……非,非常感谢】


   希璐璐不知为何害羞似的用前脚遮着脸。


   嘛,这是意味着让她稍微安心了么。


   不够……稍微松了口气,而在这个瞬间——。


   ——叩叩叩叩叩叩!


   [……!?]


   突然大地发出可怕的声响。仿佛在眼前产生了雪崩那般的轰鸣声。大地剧烈地纵向摇动,大气也哔哩哔哩地颤动着。


   [……!快趴下!]


   我霎时间沉下腰,手搭上血舔丸地刀柄。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却不是什么好的预感。那是巨大魔物接近了么,还是说讨伐队做了什么……。


   我竖起耳朵警戒周边。危险察知是身为弱者的我为数不多的特技。屏住呼吸,做出了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都能够应对的姿势。


   只是……经过了不久,也没发生什么。


   [啊咧?]


   回过神已经发出声音了。


   【内,内个——】


   希璐璐怯生生地出声了。前脚遮住脸,尾巴嘭嘭地挥着,总感觉像是在遮羞。


   【这,这是……我肚子发出的声音】


   ——叩叩叩叩叩叩!


   大地再次轰动。然后,终于注意到了。


   那个轰鸣,是从希璐璐希璐璐肚子发出之事……。


   *


   [没想到,居然会饿到动不了呢……]


   看来希璐璐在这数日内,基本上没进食呢。虽说貌似有喝水和吃水果,不过仅是那些应该维持不了巨躯所需要的能量吧。被哥布林欺负一事,也是由于饿得动不了而被嘲弄了吧。对这么丢人的龙看不下去了。


   没办法了,只好在周边收集食物(魔物)了。狩猎用罗盘眼搜寻的“食用魔物”是简单的工作呢。比起狩猎,运输那块可以说要麻烦数倍呢。


   由于花费了比预料中更多的时间,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在真正变暗之前,急忙地生起火来。为了尽量地藏住烟雾,用难以发烟的榛树干柴来烧火,并且在火堆的上面吊起顶棚。


   之后,解体放在河内冷却的猎物肉。附近有水域真是省了大麻烦。虽说平时基本上只要去除内脏和放血便可,不过狩猎到的肉不立刻进行冷却果然会变臭呢。不过反过来只要取出内脏迅速进行冷却的话,那么基本上能够祛除掉大部分的肉臭。


   如果可以的话还想冷却个半天的,不过希璐璐肚饿声已经很不妙了,只好赶紧解体了。


   把在河里冷却的猎物肉解体。附近有水场真是帮了大忙。平时,只是去除内脏和血液就可以解决的情况也很多,但是狩猎的肉如果不马上冷却的话就会散发出臭味。相反,只要迅速进行内脏出入和冷却,肉的臭味就会大大去除。淋上开水把皮剥掉,卸掉骨头,沿着骨头与筋膜切下肉……。


   对这作业露出一副害怕表情的希璐璐,怯生生地发问了。


   【请,请问——,那个肉是……人面狮子Manticore,人面牛Chichevache,二角兽Bicorn的吧……?直白地说,无论哪个都是A级魔物没错吧?】


   [啊~,嗯。刚好遇见了呢。看起来能吃的样子就狩猎了]


   【竟然,那么简单地……?】


   不如说,若非是能承受住血舔丸最小出力的魔物则无法狩猎啊。虽说想要狩猎鹿角兔以及森海鱼那类低级的魔物,不过从远处稍微挥下血舔丸就爆散了。


   嘛,狩猎高级魔物也并非坏事。与普通的野兽不同,不会死后硬直,狩猎后立马就能成为美味的肉来食用,而且把血与粪便撒在周边还能驱散魔物。


   【真,真的可以收下么……?拿去卖的话,感觉可以获得一笔财富啊……】


   【是的哟,重新考虑就要趁现在哟!不要判断错误!这个爬虫类和金钱,哪个才更重要!】


   [啊~,嗯。无需介意便可哟]


   即便要去换钱,在进入某个城镇的时候就会损伤到肉吧。


   在进行这般对话,把岩盐与香草腌制的肉块并排在篝火旁。虽说变成了粗糙的料理了,不过现在比起质量更加着重数量。由于没有进行熟成和脱水可能会使得味道不够鲜美,不过这点导致了没有特殊癖味,应该会很好入口吧。


   之后成败就在于加热成何等美味了。根据这点会使得味道以及口感截然不同。


   【唔,uu……口水】


   开始烤肉后,香味在四周弥漫。这是刺激到食欲了么,希璐璐从口中流出了口水。虽然在奋斗着设法隐藏住口水,不过没有脸颊的龙无法让口水积攒在口中不流出来。即便感到害羞也只能任凭口水流下。


   [这下差不多可以了吧]


   给离火稍远冷却的肉涂上黄油,再直接用火烤一遍。全体变成不错的烧烤色后稍微切开,肉的切口变成了美丽的蔷薇色。虽然魔物肉烤过头变硬发臭,不过这种颜色刚刚好。


   ——完成了。


   [那么,请吧]


   【……!哈咕哈咕哈咕……!】


   希璐璐连饭前的祷言都没有,就直接开始吃肉了。看来是相当地饿了吧。吃相让人感觉像是饿瘦的狗狗。


   【这,这就是魔物肉……!?多么浓厚的肉啊!满溢的油脂在口中融化,竟然不会油腻,甚至是很爽口……!还有这烤得刚好得瘦肉,每咬一口甘甜的肉汁就喷涌而出……啊啊,不行……了!一块肉里面,奏响了两种味道与口感的合音!!!!】


   […………]


   以为这龙突然开始了美食点评,却像发情般扭捏着。


   再怎么说,这有点恶心呢。


   [啊,有试做酱汁,要加上么?]


   【我不客气了!】


   这是在肉汁与内脏中加入红酒以及香草制作而成的即席酱汁。虽然只是加上后强调肉野味的酱汁,不过对希璐璐来说是好评。


   顺便一提,野外料理是G级时期傍身的杂用技能之一。因为当时若无法什么都能做的话就无法活下去,所以很拼命,不过能像这样派上用途也很高兴呢。


   【呜呜……久违的进餐……诺罗亚大人是,救命恩人……】


   [再来一份也行哟]


   【……美味……好吃……真香】


   能如此高兴的话,这边制作出来也有价值了。


   【啊。人面狮子Manticore的尾巴可还行呢!像小龙虾一样的味道!】


   玖玖也不甘示弱,愉悦地吃着肉。然而这一位则如同淘气鬼那样狼吞虎咽。该说是贪吃呢,还是教养不好呢。嘛,肉还有很多就不管啦。


   【那个,诺罗亚大人……?人偶吃肉没问题么?】


   [嗯?啊啊,这个人偶是杂食性的啦]


   【人偶是,杂食……?】


   希璐璐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不过也只能断定就是这样的东西了。


   【呼~唔,相当地满足哇】


   【……神哟,感谢这一顿的恩惠】


   注意到时,准备好的大量食材已经完全消失了。


   用餐结束之时,已然夜深。月亮也大幅西斜了。处理魔物肉可能花费太多时间了。


   由于天色已晚,今天只好就这么睡了。


   今晚讨伐队袭来的几率应该很低。高级魔物的血与骨也洒在周边了,魔物也应该不会接近这附近。暂且可以认为这附近算是安全地带吧。虽说如此,但也不能怠于警戒。


   [那么,我会留下看火。希璐璐就安心地去睡觉吧]


   【但,但是……在男性面前睡觉……】


   虽然希璐璐自身感到害羞,不过这边看来则像是与大型爬虫类同处一室。因为我是正经的装备性爱者,所以应该不会惹出事端。就忍耐一下吧。


   【啊,我说,诺罗亚大人。请不要看我睡脸呐?】


   【爬虫类的睡脸没这必要吧】


   虽然没说出口,不过罕见地赞同玖玖。


   [综上所述,赶紧睡觉……]


   【话说回来,来聊恋爱话题吧!野外露宿果然就是恋爱话题吧!】


   这是旅行的氛围么,玖玖非常激动。虽然想叫她早点去睡,不过可能是白天睡太多导致睡不着吧。


   【呐,爬虫类。你有恋人么?】


   【是恋人么?那个的话,有很多哟】


   [……!?]


   诶,想不到这么放荡啊?


   【呜哇……就是清纯系Bitch那玩意呢】


   玖玖自己听到这话,露出一副败兴的样子。被这人偶觉得败兴,作为人说不定已经完了吧。


   [顺,顺便问下,恋人的数量是?]


   【大概有一万人呢】


   [一,一万人?那不会有点多么]


   【诶,诶嘿嘿……是这样么~?】


   [不是,这没在夸你]


   【认真的话,还能增加更多哟】


   [一万竟然,不是认真的……?]


   【这家伙,不得了的性兽呢……】


   感觉头开始痛了。感觉就像是窥探到了不该知道的内情。


   [不过,是么……有很多恋人么……]


   【难道说,看上了这家伙了么?别那样哟,这种像宅圈公主的家伙】


   宅圈是什么啊。死宅社交圈的略称么?


   [不是,才不是那样呢,只是在想如果有很多恋人的话,那么说不定野兽与蔷薇的代价可以解决]


   ——不得不爱上某人的诅咒。


   其严酷程度有着个人差异。虽然与我相性很差,不过因人而异也可以相当轻松吧。


   问题是,【打从心底爱着】这一表述,是要到何种程度该怎么样……成为恋人这种程度地话应该足以说是爱着的吧。照这样,希璐璐说不定马上就可以便会人类了。


   [希璐璐让恋人的某位Kiss吧。只要那一位一人进行协助的话,那么就……]


   【和,和恋人“啾~”么?那,那种事太不要脸了!】


   啊咧,虽然在放荡,意外的正经?


   【没有结婚的话“啾~”是不可以的哟!要是“啾~”了的话,会有小宝宝的啦!】


   [哈?]【哈?】


   玖玖一副惊呆的表情,不过我大概,应该也是同样的表情吧。


   [那个,那么……如果是和恋人以结婚为前提的Kiss呢?]


   【说是和恋人结婚,做不到的哟!明明相互间的事情都还不了解……】


   [……那个,恋人是指啥玩意?]


   违和感越发膨胀。


   虽然只是说不定,希璐璐是搞错了什么了吧。


   【呐,你啊……知道恋人指的是什么吗?】


   【当然,知道哟】


   希璐璐从鼻子呣哼地呼出气。


   【恋人是指,就是那个呢……感情好到可以牵手这种程度的人,就是这意思没错吧】


   [啊,嗯。大致搞明白了]


   说是理所当然呢还是别的呢,希璐璐比预料中的还要不谙世故呢。


   不如说,很纯真Pure啊。应该是有意识地远离那些知识把。


   [尤其喜欢特定的一人,之类的没有么?]


   【特定的一人么?虽然有些害羞,不过……喜欢司教大人哟?】


   [啊咧?说到这地区的司教,不就是个老婆婆么?]


   【是的呢。五十多的女性】


   【明明是个女的,熟女控Fetishism?很糟糕呢,这家伙……】


   【控?指的是什么虽然不是很懂。因为司教大人教授了许多事情所以喜欢。对没有家人的我,从孩童时期就像女儿般给予疼爱。而且,为了他人而不惜努力,是非常棒的人。是我的憧憬】


   [原来如此,非常明白了哟]


   ……这意味着希璐璐连爱都不晓得。


   这下子,希璐璐要支付代价可就麻烦了。她所抱有的感情,肯定只有亲爱。对特定的某人抱着恋爱感情之事貌似也没有。


   竟偏偏让如此棘手的人戴上了野兽与蔷薇。


   [……嗯?]


   不对……也并非如此?


   说不定,这点不也会有“规避途径”么?


   【这之后,该怎么办才好……】


   因为我沉默了,而变得不安了么。


   希璐璐发出嘶哑软弱的声音。爬在地上尾巴也耷拉着。


   【我,一无所有了。容貌端庄是仅有的优点,然而却变成了这副丑陋的姿态。被爱着的人们厌恶,从爱着的故乡被赶了出来……】


   像是在遮住表情那样趴着。只不过,隐藏不住从那大眼睛流出来的眼泪。拼命抑制着的呜咽,然而以龙的身躯无论如何都会泄露出来让人听到。


   恐怕是想起了刚变成龙之后的事情吧。那应该就是侵蚀着她内心的创伤记忆吧。


   容貌端庄,恐怕对她来说就是心灵的栖息之地吧。因为容貌好而被爱,自己的价值仅此而已,若无此项则自身毫无价值……看起来陷入了这种想法当中。


   因一个诅咒装备,人生被糟蹋了的少女。


   想要尽可能地给予帮助。


   [呐,希璐璐现在还爱着桑浦尔地人们么?厌恶你,把你赶出故乡的人们……]


   【…………】


   是不想被听见哭泣声吧,希璐璐沉默着点了点头。


   不可能会不爱的吧。正因如此,她才会如此地悲伤。


   [是嘛,那么……]


   那事情非常简单。我轻轻地拭去了希璐璐的眼泪。


   对着很不思议抬起头的希璐璐,我就如让她放心那般展露出了微笑。


   [——明天,去桑浦尔吧。说不定,有可能变回人类]


   *


   ——若不与心爱之人KISS,则无法恢复人类之姿。


   这就是野兽与蔷薇的代价。


   这里重要的是【从心底爱着的人】这一部分。一看到就会认为是指恋人或是单相思的对象……不过,代价的说明里,并没有写着【抱持着恋爱感情的异性】。“恋爱感情”以及“异性”这些,估计不是必要条件。


   也就是说,像是亲爱与家人之爱之类的也好,只要是从心底爱着的话。


   希璐璐肯定能够变回人类。


   这大概就是野兽与蔷薇代价的规避途径。


   虽说这也只是臆测,不过应该有尝试的价值。


   而且,现在正是最佳时机。为了打到希璐璐的讨伐队,应该已经从桑浦尔出发了。现在的桑浦尔里,难以想象还留有能够对抗希璐璐的战力。


   因此,我们就赶紧前往桑浦尔了。


   乘在希璐璐背上,从空中前往桑浦尔。


   虽说是第一次搭乘龙……还真是相当惊险的体验呢。至今未曾体验过的速度感以及摇晃,导致搭乘后很快就变得难受。内脏像是被上下激烈摇晃的感觉。而且连鞍和镫之类的东西都没有,身体也无法安定下来,一旦松懈则会被甩掉。


   【呜噗……赶脚好恶心……】


   玖玖脸色发青捂着嘴巴。直至刚才还在说着【咱是风哟!】的样子就如同假的一般,老实了下来。看起来,这人偶貌似还搭载着晕乘载物以及呕吐的机能。再怎么样,在这种难以动弹的空间吐得话也受不了啊。


   [没,没问题么?要袋子么?]


   【美,美少女才不会呕吐哇!】


   【那,那啥……在背后吐这事请万万不要呐?】


   【都说了,不会吐的吧!会好好地吞进去的哟!】


   [吞下呕吐物这点,对美少女来说是OK的么?]


   【勉强Safe哟!】


   [是这样啊……呜]


   和玖玖聊着呕吐的时候,这边变得更难受了。


   虽然这么说,但除此之外的旅程可算是很顺利。空中没有任何障碍。可以用最短路程前往目的地。


   【啊,可以看到桑浦尔了!】


   持续飞了半天,在太阳开始西斜的时候。


   希璐璐突然兴奋地发出了声音。由于兴奋使得后背晃动着,差点被甩了下来。玖玖则【唔噗】按着嘴巴。


   [诶,已经看到了么?]


   【是的】


   以我的视力还无法确认到桑浦尔。希璐璐大概是变成了龙之后使得视力也强化了吧。原本以为到桑浦尔的距离,至少要到明天才能够到达,没想到希璐璐的飞行速度是预料之上呢。


   [……嗯?]


   此时,地面进入了视野。


   那是正进入山道的人群。估计应该是龙的讨伐队吧。虽说为了在森林内前行而轻装上阵,从远处就能够知道用着战斗装备保护着身体。他们是注意到空中的希璐璐了么,混乱了起来,不过马上就整队了。


   【嘎!?】


   魔法装备者们用冰弹打了过来。


   这再怎么说也没法打中希璐璐。虽说高度有些下降,但这还是在空中。攻击原本就无法够得到。


   只是,希璐璐被吓了一跳而背后一个激灵。是没有遭受攻击的经验么,貌似变得恐慌了起来。为了避开冰弹,用着Z字型杂技般的飞行方式——。


   【呜噗呃呃呃呃……】


   那个晃动,使得玖玖吐了出来。


   【嘎呀!?】[呜哇!?]


   和平的空中旅程,一瞬间变成了地狱绘图。


   讨伐队之后也接着发出冰弹,然而还是届不到希璐璐。他们的目的恐怕是为了挑衅吧。说不定向着桑浦尔前进的事情被感觉到了吧。也就是说,准备在此处拦截么。


   只是,话说回来……冰魔法装备也太多了吧。


   到了让人觉得讨伐队基本持有的程度啊。


   印象中,讨伐龙而准备冰魔法装备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对于不擅长体温调节的龙种来说,冰属性可说是弱点。随着体型变大,体温会更加难以下降,不过反过来说,一旦体温下降,就会有很长时间难以动弹。


   话虽如此,那些冰魔法装备的数量,不可能是一个都市能够拥有的。若要说是从各地收集起来,那也只是从希璐璐被掳走的一周前开始啊。难以想象一周能够聚集到这等数量。


   ……这怎么回事。莫名地感到不安。


   是我遗漏掉什么重要的事情了么。心底产生了这般疙瘩如同沉重污泥般感情的漩涡。


   然而,并不能因此就打道回府。希璐璐能过够来桑浦尔,只有讨伐队不在的现在,


   最终,直至到达了桑浦尔,还是没能够搞明白那不安的正体为何。


   *


   与讨伐队接触之后继续飞行,终于在天黑前到达了桑浦尔。


   有着向阳都市之称的桑浦尔是满溢着明亮色调的都市。温和的阳光倾注于都市,从空中看,正如光之泳池Sun Pool。


   希璐璐是着急了么,如同冲刺般降落在了桑浦尔的中央广场。虽说有着不习惯于飞行的消耗,不过希璐璐的表情很明朗。相信着些微的希望,一副毫不怀疑的样子。


   然而。


   [……呜哇~!?][龙出现了啊!?][快逃……!]


   突然间龙来袭了,让市民们都四处逃窜。那反应也是理所当然的呢。毕竟桑浦尔内的无论是谁,都把现今的希璐璐当作是“掳走圣女的恶龙”来看待的。


   【请,请等一下!】


   希璐璐慌忙地呼喊道。


   只不过,这是个坏招。希璐璐那如雷般地声响,扩大了恐慌。四处产生了悲鸣以及怒吼,城镇那悠闲地景光瞬间消失了。


   【等,等下……各位,请听我说】


   这次小声地发话了。是接受到了这话语了么,有数人停下了脚步看着希璐璐。在广场骚动着的类型变了。从纯粹的恐惧,变成了混杂着好奇心的恐惧了。


   受到注目的希璐璐,吞了吞口水后开口道。


   【虽然可能无法相信……但我是希璐璐拉。圣女的希璐璐·拉·德蕾库】


   骚动变得更大了。比起惊讶,困惑更深。


   【变成这种姿态,是因为触碰到诅咒装备了……这只是一时间的。恢复原样之事,是可能得。与爱着的人“啾”的话,就可以恢复原样了。请务必给予帮助】


   希璐璐拼命地拜托着。然而,没有回覆。众人只是相视,毫无动作。仅是从远处向着希璐璐传去冰冷的视线。


   感觉希璐璐的身体在颤抖着。恐怕是,一直是处于向阳处中心的希璐璐拉,从未受到过如此冰冷的视线吧。


   【那,那个……请帮助……】


   由于没有回答而变得怯懦了么。发出了难以想象是龙所发出的软弱声音。只是,没有会认真倾听恐怖之龙声音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


   [——究竟,是在闹什么?]


   一名初老的女性从人群中穿过。女性黯淡的白发上戴着司教头冠,后面跟着教会的圣骑士。这大概就是希璐璐说过的“司教大人”吧。


   女司教看到希璐璐时,睁大了那耷下的眼睛。


   与此相对应,希璐璐的表情也啪地变得明亮了。如同从云间窥视到了太阳一般。那笑容就像是在说,这下就得救了。


   【司教大人!是我!希璐璐拉】


   希璐璐拼命地诉说着。


   【虽然难以置信,但这是真的!由于诅咒装备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已经无法顾及到形象了吧。


   希璐璐兴奋地单方面控诉着。


   【拜托了,司教大人!请亲我!那么做的话,就能够恢复人类的姿态了!】


   […………]


   女司教闭眼沉默了一会。


   之后睁开眼,对希璐璐展露了微笑。


   那是如同母亲般慈爱的笑容,希璐璐安心地呼气——。


   [——冰锁缚Ice Bind]


   【……诶?】


   突然间,冰锁链飞过来将希璐璐全身缠住。


   [在,在做什么……]


   在我困惑的时候,女司教所持地手杖发出青白色的光茫,产生出更多的冰锁链。锁链缠上呆住的希璐璐,无情地将其按倒在地。


   [各位,趁现在赶紧逃跑!趁我压制住的时候……赶快!]


   女司教突然焦急似的喊道。


   【司,司教大人?】


   【切莫被恶龙的话语迷惑了!这龙可以夺取吃下的人类声音!这家伙……把圣女大人的声音夺走了!]


   【究,究竟,说什么……?】


   勉强起身的希璐璐……使得冰锁链碎裂了。在回归寂静的广场里,仅响着冰被弹开的声音——以此声音为开端,人们哗然逃离。


   【啊,等下……请等一下】


   虽然希璐璐恳求着,然而这次已无驻足之人了。对于龙的话语,已经没人听进去了。


   广场上转眼间就没人了。


   【啊……啊……】


   希璐璐呆住了。从那表情上感觉不到愤怒以及打击。说不定,只是还未理解遭受背叛之事吧。浮在希璐璐脸上的,只是纯粹的迷茫。


   [是这么回事么]


   因女司教刚才的行动,终于注意到了。


   各种违和感的正体。一直不安着的正体。


   [全部,都是你干的么]


   我盯着女司教。


   [指的什么?]


   做出了一幅如同毫不知情的表情。


   【真是不得了的演员呢,这老太婆】


   [啊啊]


   真是很了不得的演技呢。照这么看,被欺骗了也说不定呢。


   只是,她也太冷静了吧。难以想象是现在正立于龙的面前的那种程度啊。就连刚才在龙的面前焦急都难以置信的程度啊。


   肯定是以此演技一直欺骗着希璐璐吧。


   ……真的是,令人不爽呢。


   [是你,在希璐璐的私人房间内放置诅咒装备的吧]


   由于从内心涌出的不快,使得话语也变得刺耳了。


   [有什么根据……]


   [是你们拿着的冰魔法装备哟]


   女司教以及部下们,拿在手上的全部都是——高等级的冰魔法装备。我不可能会看错装备。这作为对龙的对策,理所当然是很适合的……只是适合到过于不自然的程度了。


   [你们所拥有的冰魔法装备,数量太多了。如同预先从世界各地收集那般]


   高等级的魔法装备,每一个都相当地高价。若非确信会有非栖息此地的龙袭击这个桑浦尔的话,那是不可能会收集此等数量的吧]


   [而且,你貌似从以前就认识希璐璐呢。被抱于相当的信赖呢。正因如此,也能够知晓希璐璐最为恐惧的东西吧。也正因如此,才能够事先做好对龙的处置对策吧]


   野兽与蔷薇的效果是【变成装备者最为恐惧之物的姿态】。


   如果女司教知道那个效果的话,那么希璐璐会变成龙之事也应该能够预测到吧。如此一来,这种不自然的对应速度也能够理解了。


   虽然能够理解,但还是搞不懂。


   [为什么,要做这种……!]


   虽然交往不久,但还是能够确定希璐璐并非是会让人憎恨之人。


   也能确定并非是应遭受如此对待的人。


   再说了,如果只是要杀死希璐璐的话,本应可以更加效率地做到。毕竟女司教接近希璐璐地机会多如山。像这般……夺走希璐璐的尊严,在痛苦中将之杀死之事,本应不必如此的。


   […………]


   女司教接着沉默。那是判断随便回答就会出现破绽吧。


   不知何时,感情从女司教的表情上消失了。


   【这,这是搞错了吧?】


   希璐璐战兢兢地发问。


   【司教大人没有那样做的理由……而且攻击我这事也是,肯定是搞错了吧?】


   女司教对希璐璐的提问没有答复。宛如没有听见那般。


   她沉默了一会,最终叹了口气。


   [……各种误算重合了,不过就这样吧。关于冰魔法装备准备了很多这点是正解呢]


   女司教稍微远离了希璐璐,然后唰地举起手。


   以那为信号,圣骑士们一起架起了武器。机敏地如同事先训练过那样,转瞬之间就包围了希璐璐。


   圣骑士们手里的是冰的魔导书。那是为了有效率地杀死龙的武器。


   [把那龙杀死]


   女司教放出了如冰般冷漠的话语。那眼里不带任何温度,感觉不到一丝慈悲。


   [上人猊下猊下,还有民众在场……]


   [不用管,那个少年时恶龙的同伴]


   [是]


   圣骑士们点头接受后,一起开始了咏唱。


   从四周飞出了冰锁链。瞄准的是希璐璐。以她的巨躯是无法避开的。


   【嘎呀!?】


   希璐璐的身体被冰锁牵制住。希璐璐想要抵抗,然而比起她把冰弄碎,冰锁增加地更快。


   看到最终被绑缚住无法动弹的希璐璐后,圣骑士们发出了欢呼。


   【司,司教大人!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为什么?]


   女司教的表情扭曲了。


   [还没明白么。真是愚蠢的*女娃呢]【译:日语的[娘]在这里不知道说得是女儿还是女娃,暂且这样】


   【诶?】


   [……这还用说么?是你太过碍眼了哟]


   她像诅咒一般在希璐璐的耳边细语着。


   [你单凭着美丽,就得到了一切。作为圣女的地位,名声,以及众人的爱。是我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入手的……一切]


   【那,那种事情是……】


   [你蒙受恩宠。只是在你的身边,我就被逼入阴影处。我一直抱着怎么样的想法……如今变成那副身姿的你,能够明白吧?]


   消瘦女司教的脸,嗜虐地扭曲着。宛如与希璐璐对照那般,阴险丑陋的脸庞。


   ……总算是理解了。她这是嫉妒希璐璐。嫉妒着希璐璐所拥有的一切,想要从她那里夺走一切。因而把她变成了丑恶之人。


   【那种事……我……】


   希璐璐呆然地垂着头。被所爱之人投以此般明确的敌意。不可能不会受到打击的吧。


   女司教如同心情大好那般,嗤笑着希璐璐。


   [诸位,还没结束。趁龙的体温下降之时。——冰吹雪Diamond dust]


   女司教挥下冰法杖,刮起细小的冰片。其他的圣骑士们也追随着,转瞬之间,视野被暴风雪染白。


   【诺罗亚大人!】


   希璐璐在冰锁的缝隙中移动翅膀,将我包覆住。是打算从暴风雪中保护我吧。明明自身才是最痛苦那个。


   希璐璐的体温逐渐地降低了。动作逐渐地迟钝下来。那纯白的鳞片,也附上了浅浅的伤痕,痛苦之情浮现于希璐璐的脸上。


   就在希璐璐因伤而痛苦之时,圣骑士们以及参观的市民们都发出欢声。


   [啊啊,是么……]


   这就是野兽与蔷薇真正的代价么。


   只要被爱便可。曾以为那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然而,错了。仅仅身姿变得恐怖而已,就会轻易地让对方露出本性。被大量的丑陋感情以及冰冷的视线相投。


   即便如此,也不得不爱。


   对恐惧,憎恨,想杀死自己的对方,也不得不打心底去爱着。


   只是变成了龙的姿态,仅此便难以获得他人之爱么。


   希璐璐应该已经不行了吧。肯定会对爱着的人们失望了吧。爱也完全被冷却,冻结了吧。


   于此之后,不知希璐璐还能否爱上他人。受到的对待便是如此。


   【我说诺罗亚!想点办法呀!咱可是畏冷的哟!]


   不输给暴风雪声那般,玖玖大喊着。


   我耷下肩膀,点了点头。


   [……时机刚好呢]


   再这么呆再这里,希璐璐恢复成人类的可能性也很小。


   就连桑浦尔的市民,也难以好好地对话吧。


   再这么纠缠,希璐璐只会衰弱下去。


   别的先不说,暂切撤退吧。只不过,不觉得会有下个机会呢。


   [……没办法了]


   本打算慎重做出敌对行为的,但现在也没法那么说了。毕竟这边也是关乎着性命。


   我紧闭起眼睛,拔出血舔丸。


   虽说周围有很多人在——不会暴走。


   其原因很简单。


   血舔丸的代价是【暴走直至杀尽进入视野内的生物为止】这么一回事。


   也就是说,视野内没有进入生物便不会暴走。严谨地说,一瞬间就让暴走平息了。


   因此——我在拔出血舔丸之前,会闭上眼睛。


   这单纯至极的行为,正式这把血舔丸规避代价的方法。


   不过,闭着眼睛没法正经地进行战斗。会变得满身破绽,只能胡乱地击发出冲击波而已。虽说如此,在这个状况下,能拔出来就足够充分了吧。


   以血舔丸的话,只是广场上那些人类的程度便可一扫而光。至少,若没有A级魔物那种程度耐久力的话,就连这把刀最小出力的冲击波都无法承受。


   因此,我——。


   【诺,诺罗亚大人,等……!】


   虽然听到了希璐璐制止的声音,但是我已经行动起来了。


   大幅举起血舔丸——。


   ——狠狠地往地面突刺。


   【……!?】


   ——轰鸣,接着震动。


   这是赶走哥布林之时无法比及的冲击。


   立足点崩溃了,感觉到掉落那般的漂浮感。


   设法摆好体势,将血舔丸入鞘。


   接着睁开眼睛后,广场整个变貌了。整个广场都陷没了,成了个巨大的火山口。倒在地上的是圣骑士们。虽然不至于死亡,但应该是暂时无法进行攻击的状态吧。队列已经崩溃到没影了,还有很多人的武器从手中落下。


   【干得相当华丽呢……】


   [嘛,不做到这种程度可就没效果了呢]


   破坏美丽的都城景观虽然会惭愧,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为了不造成大量屠杀,也只能这么做了。


   先不说别的,刚才的冲击使得冰锁解开了。希璐璐应该可以行动了吧。


   [希璐璐,趁现在逃跑吧!]


   我向希璐璐呼唤。


   只是,希璐璐拖着软弱的步伐,朝着女司教走去。


   【……司教大人】


   [冰……冰锁缚Ice Bind!]


   女司教毫不犹豫地咏唱,只不过手上的法杖没了。貌似是被刚才的冲击吹飞了。魔法装备一旦不在手,便无法使用魔法。


   [有谁么,攻击这条龙!赶紧杀掉它!趁其虚弱之时!赶紧!]


   女司教大声嚷嚷着。看来她现在满脑子只剩下怎么杀了希璐璐。从小陪伴长大的感情看来已经不存在了。不对,正是因为一直在一起,才会积蓄怨恨么。


   再这么下去,糟了。


   [希璐璐,快停下!赶紧离开这里吧!在这里的人们,已经都是敌人了!]


   【……诺罗亚大人。稍微,给我和司教大人谈一谈的时间】


   [对方可听不进人话!暂且先撤退!]


   【拜托了……就一会儿】


   希璐璐那么说了之后,站在女司教的前面。女司教慌忙地去捡起法杖,不过希璐璐比这更快地张开大口向其迫近。如同将人类整个生吞那般,满是牙齿的大嘴……。]


   [噫……!]


   会被杀,应该是这么想的吧。


   女司教崩溃地发出悲鸣,表情也变得扭曲。


   [你,要是你……要是你,不存在的话……!]


   那眼睛就像是仅凭眼神就能将人咒杀那般。


   承受着那般敌意,希璐璐如同满身伤痕的孩童般颤抖着。


   只不过,接下来从希璐璐口中发出的话语并非是怨恨。


   【啊啊……太好了】


   那是非常细微地声音。


   【有过来真是太好了。能够知道司教大人的真心,太好了】


   在场的任何人,都无法抓住希璐璐话语中的真意。


   包括我,女司教也是,以及圣骑士,还有市民们……。


   全都被震惊到了,注视着希璐璐。


   【我伤害了司祭大人,深深地、深深地……】


   眼泪静静地从希璐璐眼里流出。


   与龙极不相符的慈爱的泪水。


   圣骑士们,不知不觉间停下了动作。


   说不定,他们可能是注意到了吧。这条龙,究竟是谁……。


   无论身姿如何改变,那温暖向阳的心仍旧不会改变。


   众人吵嚷发出了怀疑的声音——最终,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女司教。


   女司教退缩了,开口是准备反论么。


   然而,比她还要快地。


   【……非常抱歉】


   希璐璐低下了头。


   【……再也不会过来了。与其去伤害到别人】


   别人指的恐怕就是陷害希璐璐的人吧。


   即便遭受如此对待,她还是以慈爱之心相待么。


   ——圣女。


   人们以此称呼希璐璐。曾以为那仅仅只是表明立场的话……说不定,是我误会了。


   正因为她足以被称之为圣女才会被如此称道。


   【诺罗亚大人,走吧】


   希璐璐背对着桑浦尔的人们,回到我这边。


   [……可以么?]


   【是的】


   希璐璐心意已决。那么,我说什么也没意义了吧。


   我一搭上后背,希璐璐就立马展翅。


   升空的希璐璐环视着广场,视线最终停在了女司教那里。从背后是无法看出希璐璐现在究竟是怎么样的表情。只不过,后背有些颤抖。


   【……永别了】


   最后从希璐璐口中漏出的,是离别的话语。


   虽然不知道是向着谁。但说不定并没有向着某人。


   希璐璐那句话如同切断留恋般——迅速地上升了。


   一口气地远离了地面,视野哗然开朗。


   不知不觉间,太阳已经往西边地地平线沉浸下去了。


   天空豁然分开成两种颜色。


   耀眼红通的西边天空,以及染上夜色的东边天空。


   希璐璐背对阳光,往夜色的天空那边飞去——。


   *


   飞了一段时间,貌似累了的希璐璐往草原降落。这是还未熟悉着陆么,猛烈地将草给吹飞,那样子几近坠落。搭乘在后背的我和玖玖猛然地被甩飞到草地上。


   【呕啵咯咯咯咯……】


   玖玖又吐了。整个就没能忍住。这下完全和美少女这词搭不上边了吧。


   嘛,吐了能变得老实也还行么。


   话说回来,现在担心的是希璐璐那边。


   希璐璐在草地上蹲着。显然身心皆已疲惫。


   [没事么?]


   向其搭话后,希璐璐微微抬起头,点了点。接下来大概就是露出微笑了吧。毕竟嘴角上扬……然而表情崩溃了。


   【……说没事,可能不对】


   希璐璐声音颤抖着。龙的表情扭曲着,就像是想哭的孩童般。


   【……很害怕】


   [是么]


   【无法变回人类了】


   [关于那个,还有机会哟。再去一次桑浦尔的话……]


   【……不是这个。不可能了。桑浦尔的人们……并不足以】


   不足。爱不够是怎么回事。


   【……爱着的,本是这么想的。但是,说不定原本是打算爱着的。回想起来,为了能被大家所爱,一直考虑着这些。为了不被讨厌,不被失望……】


   结果就是并没有深爱过任何人吧。


   即便是爱着的,但被敌意相对后还要爱下去是很困难的。


   跨过这个苦难,说不定就是野兽与蔷薇所示的“真实的爱”吧。


   耗其一生,也不知道是否能遇到会爱上这幅姿态的人。


   理想地说,又见到希璐璐现在的样子也不会厌恶对待的人在就好了……。


   【……我,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希璐璐趴着脸,嘟哝着。


   【我已经,一无所有了……做不到,任何……】


   她因一件诅咒装备,就失去了一切。美丽的容貌,爱着的人们,爱着的故乡,地位,名誉,以及财富……一切。


   ——零。


   和以前的我一样,零。


   和我一无所有,什么都做不到,只能干流泪的时候一样。


   不管怎么说,也不能放置不管吧。


   反正已经搭上了同一条船了,只能奉陪到最后了。


   [一无所有的话,要跟我一起走么?]


   【……诶?]


   希璐璐抬起脸。


   [我们正在进行诅咒装备的收集之旅]


   【收集诅咒装备,之旅……?】


   会搞不懂也正常。毕竟会收集诅咒装备的人,从来就不存在呢。会以那种动机踏上旅程的,这个世上估计就我一个。


   不过,重要的不是这点。


   [开始旅程后,就会和各式各样的人相遇。如此一来,肯定能在某天遇到看见你也不会感到厌恶的人吧。能够好好地与你交心的人……]


   即便不多也可。仅有一人也行。即使只有一位,只要找到那样的人,连希璐璐……肯定可以从心底爱上吧。


   只要能够恢复成人类,之后应该可以美好地过下去了吧。即使有着‘持有诅咒装备’这一阻碍,希璐璐的话肯定能够被众人所爱吧。


   因此。


   [到那时为止,我会在一起的哟]


   【……】


   希璐璐像是动摇了那般晃动身体。


   【为什么……会如此为我?】


   希璐璐提问了。


   带着混杂着期待与不安的表情,再一次。


   【为什么,为了这般丑陋的我……】


   为什么,吗。


   虽然没办法好好地用语言表达出来,但我认为理由有很多。能具体表达的理由,希璐璐能接受的合适理由,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理由……都有很多。


   但是,第一的果然还是……。


   [我觉得很美丽呢……你的内心]


   正因希璐璐变成了异形,才得以好好地看见她的内心。


   其内心就如同温柔的阳光。


   正因如此,即便变成了龙也好。


   [如果是你的话,一起旅行感觉也不赖]


   【……我这样的,可以么?】


   [……正因是你才行啊]


   【……被这么说还是第一次】


   突如其来的风,让希璐璐的泪珠飞舞。那是透明的液滴。令人恐惧的龙所滴落的泪水,沐浴在夕阳之下,如美丽的宝石般闪耀。


   【啊啊——】


   在夕阳的逆光中,希璐璐笑了。


   【——已经,找到了哟】


   在推敲出其话语的意思之前。


   再次,吹起了风。柔和的阳光在草原荡漾着。


   不知何处起舞的花瓣覆住视野,使我反射性地闭上了眼睛。


   就这样……不知经过了多久。


   风停下了,睁开紧闭地眼睛时。


   ——少女,就在眼前。


   那是美丽到令人眩目的少女。伫立在花瓣雨当中,淡琥珀色的头发也随风飘柔。其姿态宛如一幅名画,毫无现实感。假若此时她以花之妖精自称,说不定也会令人信服。


   对这等少女,肯定是没有见过的。


   但是,立马就明白她是希璐璐了。虽无法言明,但那纯真的表情,手指细微的动作,颤抖着的呼吸,看起来仿佛在传达着,她就是希璐璐。


   [唔……啊呜……]


   是被我一直盯着感到害羞了么。


   希璐璐忸忸怩怩着,连耳朵都发红了。


   [变,变回来了吧……?]


   慌慌张张地希璐璐像是冷静了那般说道。为何不与我视线相对,一下扭捏地绕着手指,一下又弄着流海。


   [原来如此]


   我自己接受了。


   【插图】  


   希璐璐为什么会变回人类。


   像我这样的人,不可能会被抱以特殊的爱。如此一来,那就是说“亲爱”应该也能够清偿野兽与蔷薇的代价吧。果然,这也有规避途径呢。


   我对此做出了结论。


   [啊……]


   希璐璐按着腹部,露出了微笑。


   [诶嘿嘿……诺罗亚大人的宝宝,怀上了呢]


   [哈?]


   有点不明所以,稍微回想一下。


   ——“啾—”的话,就会有小宝宝的!


   这么说来还没解开这个误会啊。


   [不是,我说。亲一下就有孩子是……]


   [……啊,好像要生了]


   [那不可能]


   [……难道,不想承认么?]


   [你啊,只有奇怪的知识呢]


   话又说回来,对魔物却有着详细的了解呢。恐怕是被过滤掉一部分的知识,并非是无知吧。真是难搞。


   [嘛,责任要好好地担下……]


   希璐璐的脸向我迫近,露出了无邪的微笑。


   [今后还请多多指教。诺罗亚大人]


   [……唔,嗯]


   我在谜之魄力下只能机械地点头了。


   这个,可以当作是要和我一起旅行的意思吧。


   总感觉,难对付的旅伴增加了。


   不过嘛,也并非全是坏事么。毕竟让希璐璐取回了几分笑容,我认为虽然无法万事顺利,但是一是顺利还是能够得到的。虽然只有很少的+,但好歹不是-或者0。


   [呼……]


   仰望天空。


   夜色临近前如余烬的晚霞。


   与太阳一同几乎隐没与地平线那边,天空也基本染上了夜色。


   我与玖玖相遇之时,也是在这片晚霞之下吧。


   虽说日落象征着终结。


   我想,对我们这些埋没之人来说,则是象征着新开始的天空。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0装备栏的最强剑士 但是、诅咒装备(可爱)的话能随意装9999个(我的诅咒装备不可能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