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章

转自 真白萌论坛


   翻译:猫也学外语


   扫图:秋叶怜


   ——装备决定人生。


   ——选择装备就是选择人生。


   ——操控装备也就是操控人生。


   每当听到如此平凡无奇的格言时,我都会觉得正是如此。


   「报酬?那种东西,不可能给的吧?」


   被穿着金闪闪盔甲的男人撞飞,我丢人地摔倒在地。


   冒险者工会地地板很脏,不知何人的痰还有食物残渣满地都是。在这种地方,就连一秒也不想让屁股接触到,站起来之前,肚子就被踩住了。


   [让装备栏为0的“零之诺罗亚”拿我的行李了吧。那点就足够当报酬了吧?]


   金闪闪的男人笑着倒在脚下的我。在那扭曲嗜虐的表情上,像是对工作同伴间的好感以及慰劳,那一类的完全感觉不到。大概,原本就打算用完就扔吧。


   一周内,作为搬运工跟在他的队伍里面,被尽情地使唤着,故意被叫去煽动魔物,被欺负殴打……其结果,就受到这种对待。


   原来如此,这对于没有装备的我——“零之诺罗亚”来说,不是很相符的结果么。


   [啊啊?怎么,那个表情是?是在看不起装备栏有3个的我么?]


   [……非常,抱歉]


   对于被无理取闹的生气已经习惯了。也不会对此反抗。


   再说了,他的冒险者等级可是B啊。装备栏有3的他,身上的装备是金剑、金盾,以及金铠,一级品的B级装备。


   对我这种没装备的G级冒险者来说,那是云之上的存在。


   所以,被欺负也是没办法的事。


   ……装备决定人生,这是常说的话。


   若没有了装备,人类非常的弱小。


   如果没有装备,人类无法胜过魔物。


   因此,人类与武具交换灵魂契约——进行装备。


   装备的强度会直接表现在人类的强度上面,能与武具契约的数量――即装备栏的数目,表示着人类本身的才能。


   一般人是1个装备栏。战斗职是2个。强者是3个。英雄级别的话是7个。


   然而,我的装备栏是0个。神给予的装备栏是0个,这意味着超越了无才,是足以被称作污点来轻蔑的存在。


   [啊~啊,明天开始就舒服了。毕竟带去迷宫的包袱变少了呢]


   看着那男人笑着离开的背影,我只是叹了口气。


   感情这玩意早已麻痹了,也不会悔恨以及烦恼。


   毕竟,这正是我——“零之诺罗亚”的日常。


   *


   不过,“零之诺罗亚”的一天,并不是被无情对待就结束了。


   当然也有普通的兴趣。


   其中之一,便是窥视武器店的橱窗。


   从以前起就被成为装备宅的我,光是看着华丽的装备就能变得幸福。人类是可怕的,肮胀的,总是会做些过分的事情……但是装备装备却是一直高贵,美丽。无论怎样的装备都是。其中,特别是悄然在开在商业地区之外“冴布奇武具店”的那个,无论过来看多少词都不会腻。


   [哈……真好呐]


   装饰着橱窗的,是闪耀青银色的精金铠。


   这个装备的等级是世界最高的A级。与圣剑同等级,说不定有国宝级的价值。


   要说为什么这个城镇里会有A级装备呢,那貌似是店主在冒险者时代发现的东西。因为那过无不及的美丽而不想卖出去,就一直拥有着了。确实,若是我入手了这个铠甲,我也绝对不会放手吧。这铠甲就是有如此地美丽。


   而且,这个精金铠不仅如此。装备上的话,防御力能够达到200以上。防御力只有14的我,只是装备上,防御力就猛增10倍以上。真不愧是A级装备,档次上就不一样。


   若是装备上这个铠甲,会品味到怎么样的感觉呢。要是被这个铠甲包覆住身体,肯定是如同天国般感觉吧。


   但是,我没有装备上这个铠甲的资格。


   暂不说没钱这回事。


   装备之事,即武具与灵魂的契约。


   若武器不认同所持之人为主,就无法发挥出力量。


   想要装备,就必须满足【攻击力多少以上】【职业是什么】这类装备条件。如若无法达成,那么铠甲就连穿上都做不到。如果无法装备,无论多么强大的铠甲,仅仅只是橱窗装饰物罢了。


   [……总有一天想要装备试试呐]


   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了,但是早已知道这愿望是无法实现的。


   因为,我原本就无法进行装备。


   即便再怎么喜欢装备,那也只能满足于观望。至今也是那么做的。无论多么地憧憬,无论多么地渴求,也只能一如既往地咬着牙,目送他人将其买走。


   想着那些事,一不注意就沉浸入自己的世界内。


   [我说,能从那边让让么?]


   搭话过来的,是抱着木箱的男人。就连被人靠近都没注意到,貌似把路给挡住了。


   [啊,抱歉]


   条件反射低头道歉着让开路,那男人接二连三地往武器店内搬运木箱。是进货迷宫出产地武具么。


   新的武具。即便不能入手也有兴趣。


   我如同交替般在男人离开之后进入了店里。


   [……欢迎]


   店主的冴布奇桑检查着木箱说道。不愧是原B级冒险者,那肌肉发达的巨躯给人一股威压感。这店的来客稀少,原因之一肯定是冴布奇桑的容貌吧。


   [你,你好。这些,就是今天的入货么?]


   [嗯?是啊……嘚,搞啥,原来是“零之诺罗亚”啊]


   冴布奇桑看到我的脸后就阴沉下来了。


   那也理所当然呢。冴布奇桑知道我没钱,也知道我无法装备武具。不买商品而赖在店里不走的客人。若还能对其和善,那已然是圣人君子了吧。话虽如此,不过冴布奇桑虽然不客气,但是不会无情对待我,这点就帮大忙了。不对,应该说是已经连无情对待也觉得麻烦了吧。


   [冴布奇桑。入手了什么好装备么?]


   [是呢,虽然还没仔细地鉴定……不过感觉这家伙应该有B级呢。攻击力也应该超过100了吧]


   冴布奇桑从木箱里取出的是一把银色的剑。极薄的剑尖像似能斩裂钢铁,刀身刻有精致的魔术图案,质朴的刀柄装饰着有品位的花纹……目光不由得被吸引了过去。


   [呜哇……好可爱]


   [可,可爱?话说……喂,脸别靠那么近]


   [诶……?呃,呜啊!非常抱歉!]


   回过神时,刀刃已经快碰到眼睛了。慌忙地把脸移开。


   [真是的,还是一如既往的装备死宅样呐……]


   [哈哈……非常抱歉]


   从以前起一看到装备就会忘我。


   尤其是高等级装备,非常地萌。只是看着就会哈哈痴汉脸地喘气,也有打算将来和这样的装备结婚。话虽如此,不过现在是不打算与精金铠之外的装备结婚。


   毕竟对我来说,无论怎么看待装备都当成无法替代的恋人呢。也正因为如此,看到他人的装备时,总有种被NTR了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发现冴布奇桑拿着像是放大镜的魔导具在调查武具。这对冴布奇桑来说应该有点棘手吧,但他也没说什么。要说是被当成空气了,或许就是那样。至少不是被当作客人来对待。


   【……呐,我说你】


   [嗯?]


   无意中窥视到木箱里面,就听见像似小女孩地声音。


   【……到底在看哪里啊……这边,我在这里……】


   看往来声方向,却谁也不在。


   那是可爱的童声高音,看来也不像是冴布奇桑说的。不对,冴布奇桑不也偶尔会发出欢乐活泼女孩般的声音,也说不定会是他呢。


   【啊啊……果然,没被装备上就不行呢……完全,动不了哇……】


   又发出声音了,然而那边依旧没有任何人。


   硬是要说的话……也只是鸟笼里面有着手掌大小的人偶。


   制作真实到令人发毛的黑发少女人偶,其红色的眼睛望着虚空。混在武具当中感觉很违和,但既然会在武具店里,看来应该是饰品装备或是别的什么吧。


   虽然那个人偶不可思议地吸引视线,但它不可能会是那声音的主人。声音再也没出现过,应该只是错觉吧。


   我没继续去在意那事,把视线转回了冴布奇桑那边。


   因为有想问冴布奇桑的事情。


   [那个……这里面有“诅咒装备”么?]


   冴布奇桑无语地看着我,露出 ‘又来了’ 的表情。对于听到“诅咒装备”就觉得恶心的冴布奇桑来说,这个提问就是禁句。即便如此我也不能不问。


   [嘛,偶尔会混进来。却也不是随处可见。即使是冒险者,也不会蠢到随便地去装备]


   [……说的也是]


   对于装备决定强度的冒险者来说,诅咒装备可谓是天敌。诅咒装备的装备条件与普通装备不同,只是接触到就会被强制装备上。而且还会挤下其他的装备……吞噬掉一个装备栏。


   再者,脱下诅咒装备的方法——不存在。


   一旦装备上了,直至死亡将我们诅咒装备分开。而且,还要持续地支付“代价”给诅咒装备……。


   正因如此,冒险者们对待诅咒装备都会细心注意地不去接触到。


   即使发现装备,在鉴定之前都绝对不会去接触,都是将之用布包起来放进箱子搬运。那么做都是预防与诅咒装备扯上关系的对策。即便诅咒装备进入市场,原则上是一经发现立即处理,故意贩卖以及装备都是违法行为。


   [哈……]


   冴布奇桑停下手上的工作,沙沙地挠着头。


   [你为何寻找诅咒装备这点我虽然不知道。但是,只有诅咒装备是绝不可扯上关系的啊]


   发出了像是在威慑那般刺耳的声音。


   [因为违法,么?]


   [也有那点,但是并不只是那点。我也曾干过冒险者,因诅咒装备而殒身的不知见过多少人了。诅咒装备那玩意啊……接触到只是失去理智还好。但是接触的瞬间立即死亡的玩意有大把存在]


   [接触的瞬间就,死……]


   不由得咽了口唾液。虽然也知道有那种诅咒装备存在,但从经验者口中听到的,果然很具有现实感。


   [这可不是威胁哦?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诅咒装备真的就是那么不妙的东西啊]


   [……我知道的]


   真的,正清楚了解着呢。诅咒装备的危险之事。因为只要居住在这个世界上,无论贵族或是穷人,无论是谁,从幼童起就会知晓此事。


   开枪时会随机杀死人的手枪——桀逆放恣七枪弹Seven·Roulette


   强制性令人厮杀游戏的棋盘——绝望游戏Game·Over·Game


   必定将装备之人杀死的人偶——杀迷人偶Mayoi·Automaton


   单是存在于此就会呼唤灾厄,与之接触将必然毁灭。


   即便如此,我——。


   [真是的……一副无法放弃的表情呐]


   冴布奇桑沙沙地挠着头。然后感觉很麻烦似的叹了口气。


   [话说你……有去过“无法回归之墓”么?]


   [诶,嘛啊]


   “无法回归之墓”是指最近在东边森林发现的迷宫。


   会出现不死系的魔物的B级迷宫,难度上是C级冒险者聚集起来就能设法攻略,现在这个城镇的冒险者们都在进行着挑战。之前我也跟着金闪男一起去过。虽然只是作为搬运工。


   只是,不知道为何会突然提起“无法回归之墓”的话题。过于突然导致我做不出正常的回应。


   [啊啊,虽然这只是在酒馆听到话呢。在“无法回归之墓”最深处的宝箱里,貌似有诅咒装备}


   [诶?]


   [诅咒装备好像还在迷宫中哦?那么想要的话,就去试着挑战吧。不过没装备的你,我觉得用上几百年都不可能吧]


   [……为什么,对我说那些?]


   [若是装备栏为0的你,即便碰到也无法装备的吧。而且,对这边来说,你死掉的话,做生意也能变得轻松呢]


   冴布奇桑不带好意地回答道。


   这话听起来也不像是为了帮我呢。


   不过,这个情报对我来说可是个好消息。


   [我会去挑战试试!]


   [真是如此,那就赶紧走吧]


   背对‘去去’挥手赶人地冴布奇桑,我跑了起来。


   或许能入手诅咒装备。抱着这些许的希望,我感觉脚步也变得轻快了起来。


   诅咒装备危险之事我早已明了。


   即便如此,我也想要自己的装备。


   虽然没对任何人说过,但是我的装备栏并非为0。


   只是无法装备而已,装备栏还是有的。


   而且,我装备栏的数目为——。


   ——9999.


   虽说人类最多是7栏,但这数字也过于超常了。当然没有人会相信,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装备栏为0这回事了。


   再加上,我实际上真的无法装备普通的装备……。


   我在脑海内回想起自己的status。


   诺罗亚・雷塔 冒険者  Lv10


   HP  74  MP  15  攻击力 12  防御力 14


   速度    17  魔力  17  运   11  装备栏 9999


   武器    无  防具    无


   饰品


   1:■■■■【诅咒】(装备栏=9999)


   这就是我的status。


   作为冒险者还不到平均等级的一半,不过这不是重点。


   问题是饰品一栏里的『■■■■【诅咒】』这个装备啊。


   详细内容如下。


   ■■■■【诅咒】


   ……详细不明。


   级别:???


   种类:


   效果:装思装爱(装备栏=9999)


   代价:只能装备诅咒装备。 


   懂事的时候起,就已经装备着这个迷之诅咒装备了。


   不仅颜色,还有形状,就连穿戴在何处都完全不明。


   要说有什么明白的,那就只有效果以及代价了……而且,更没想到会因这个【只能装备诅咒装备】的代价,至今无法进行任何装备。


   不过,相对于此……诅咒装备的话,无论多少都能进行装备。


   ——XXX酱在这个世界上比任何人都要强。肯定,更甚于我。


   ——因此,请你……寻找诅咒装备。


   ——然后,将来遇到的时候……肯定能够帮助我吧?


   久远到不知何时的过去。


   连样貌声音都忘记的某人,记得对我说了那样的话。


   变得比世界上任何人都要强……只有那话语是我的原动力,也是我唯一的希望。


   只要入手了诅咒装备,或许就能有所改变。


   若装备决定人生的话,那这像屎一样的人生也应该能变好吧。即便装备上自取灭亡也罢……反正也不会比现在更加落魄了。


   那么,那就没有不去入手装备的选择。


   考虑这般,我开始进行攻略迷宫的准备。


   *


   听闻迷宫深处有诅咒装备,而开始进行准备……然而以我现今的实力,别说打倒BOSS,就连突破第一层都不可能。


   对装备为零的我来说,就连打倒一只魔物都非常困难。


   但是,并非毫无办法。


   就算是我这种也有抵达迷宫最深处的方法。


   那就是……寄生。


   跟在其他强力队伍的后方,若无其事地入手诅咒装备。感觉没人会想要诅咒装备,因此大概会把诅咒装备放置吧。预计就似乎悄悄地将其入手。


   话虽如此,会专门雇我搬行李的队伍,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吧。就如之前的金闪男所说,没有在迷宫内背个包袱的余裕。若是观察看情况爱好说,若是认真进行迷宫攻略的话,看的出是不可能带过去的。


   但是,擅自跟随那就应该不成问题了吧。


   ——啊~啊,明天开始就舒服了。毕竟带去迷宫的包袱变少了呢


   这是之前那个金闪男说的话。


   从这看来,金闪男大概明天会去“无法回归之墓”。考虑到今日所见的情形,明天应该就是认真地攻略到BOSS吧。而且,金闪男大概能赢过BOSS。装备了3件B级装备,他的力量在这个镇上有着绝对的优势。即便是第一次遇到,那也不可能会打不赢其他队伍能赢过的BOSS。


   跟过去的话,肯定会被托管多余的东西吧。


   定下如此丢人的作战,我准备着前往迷宫的道具。


   带着无法装备的武具,以及大量的恢复药,为了隐藏脚步声而用破布裹住鞋底。然后为了不暴露出面孔,以防万一准备了附有大帽的披风……。


   就这样准备了一晚上,第二天的我与往日不同,充满着自信。今天,我就要入手诅咒装备,改变人生了。大脑满溢着兴奋感,就连脚步也变得飘飘然。


   与清晨开门的钟声一起离开城镇,向着“无法回归之墓”。


   藏在入口附近,等待着金闪男的到来。


   认真地进行迷宫攻略的话,那肯定是会尽早过来的,我的预想理所当然地中了。他那全身金色显眼到远处都能看见,悠然跟着队员登场。蔑视着周围让开道路地冒险者们,接着马上就从迷宫的入口——通往地下地阶梯下去了。


   除了我之外也有数名以寄生为目的 的冒险者,悄悄地跟在在金闪男队伍的后面进去了。我也混入其中。


   第一层地攻略很顺利地进行着。


   即使在远处看,也能知道金闪男一击把魔物打倒。虽然这迷宫的第一层只会出现持剑骷髅兵,但这些家伙的等级是E——也就是说,这是见习冒险者也能单独打倒的魔物。速度相当低下,动作很迟钝。


   金闪男与队员聊着天,如同去远足那样的速度前进着。而只需警戒陷阱的我反而更慢。速度的差距体现在步调上了。


   注意到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其他的寄生者了,我在迷宫内掉队了。


   话虽如此,也无需担心。


   拜昨日搬行李所赐,这迷宫到中途为止的地图都已经记入脑里了。


   稍微加快速度应该就能马上追上去……。


   那么想着,然而在道路转角处——有那个在。


   [诶?]


   不由得发出了声音。


   不知是否对这声音起了反应,那个转过来了。


   ——是骷髅兵。


   东边迷宫最弱的敌人。


   金闪男聊着天都能一击葬送的敌人。


   明明是杂鱼魔物,然而却带给了我死亡的恐怖。而没有装备的我,就算是这种杂鱼魔物都无法打倒。是我稍微放松精神就说不定会死的敌人。


   [为,什么……?]


   若是金闪男,全灭魔物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啊。


   一瞬间想到,会不会是金闪男为了折腾我而故意留下的。不过马上就打消这个念头了。认真去攻略迷宫的时候,应该不会特地去这么做。


   因此,答案简单地就得出来了。


   这个骷髅兵是被判断为无需打倒的。活着也造不成威胁的敌人。那么,就算是能一瞬间打倒,为了温存体力的话直接无视比较好。


   动作迟钝的骷髅兵,好像是不必特地去做对手,可以直接溜走……若有金闪男他们的速度的话。其他的寄生者们也是同样的吧。


   但是对我而言,就连这都很困难。


   「……」


   骷髅兵注意到我,咔哒咔哒地往这边逼近。每走一步,牙齿就咔哧咔哧咬合作响,看起来就像是在猎物之前笑着那般,更添一份恐怖感。


   快逃,本能敲响的警钟这么述说着。如果转身就跑,或许能够逃掉。


   但是,如此一来就无法追上金闪男他们了吧。


   无法入手诅咒装备,也无法改变人生……。


   [可恶!]


   我拔出青铜剑,如训练般举好。


   一刀……只需一刀。若能让骷髅兵承受一击地话,想必应该能令其感到害怕。就能趁机会前进了。若是以这迷宫最弱的骷髅兵为对手,即便没有装备或许也能稍微做下对手。


   [呜哦哦哦哦!]


   挥起剑向骷髅兵突进。虽然是初次与魔物战斗,不过相对于恐惧心理,想要前进的意志更胜一筹。


   而且,虽然看起来是这个样子,但是每天都有进行剑的训练。虽然所有人都在依赖装备的力量而轻视训练,但是只有我会每日挥剑。在脑内也进行过与魔物的战斗模拟,关于魔物的弱点也学习过了。


   骷髅怪的弱点是,头。


   对其头部进行攻击,就可使其无法保持平衡而倒地。


   根据这些知识,我向骷髅兵砍了过去。可以说是至今为止拼命训练的成果吧,斩击比骷髅兵的反应还要快。


   如瞄准那样,剑狠狠地与骷髅兵的头部接触了——。


   ——却没让其晃动丝毫。


   [……诶?]


   攻击骷髅兵的头部,就能破坏其平衡。本应如此。即便是刚当上冒险的新手,只要那么做就能对付骷髅兵。


   然而——对我而言却做不到。


   若没有装备,人类无法打倒魔物。


   对于这句话的意义,第一次理解到了。


   [啊……啊啊……]


   骷髅兵那惊悚漆黑的眼窝直直盯着我的脸。


   被其气势所压倒,不禁后退了。


   就在这个时机,骷髅兵的剑砍了过来。


   幸好动作迟钝,这边的防御得以赶上。


   [啊咕!?】


   身体跟着防御的剑一同被击飞。


   在地面上滚动弹起,在后背撞上墙壁的时候总算是停下了。冲击使得气喘不过来,忽明忽灭的视野上,可以见到骨头的颜色正咔哒咔哒地迫近过来。


   正设法举起剑的时候——注意到了。


   我的青铜剑,从正中间断掉了。


   花了数年存款买下,每天都有保养的爱剑。


   它却……没想到在初战就断掉了。


   想要破坏装备,等级更高的武器在原则上是必须的。


   这就表明,我就连骷髅兵的武器等级都比不过。


   我与最弱的魔物之间,都有着压倒性的力量差距。


   [哈哈……]


   这也只能笑了。


   一切都变得徒然。我的心恐怕也与青铜剑一同被折断了吧。


   [哈哈,哈……哈……]


   就这么逃跑,那就无法追上金闪男?


   人生也无法改变?


   ……那又怎样。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我把爱剑向骷髅兵扔过去,凄惨地逃跑了。


   *


   从最弱的魔物那里拼命地逃跑,哭着离开迷宫,被冒险者们嘲笑——。


   如同梦游病患者那样,在城镇里晃荡,回过神来已经是傍晚了。


   听到镇内傍晚时响起的钟声,总算是神智清醒了。看来败给骷髅兵的打击过大而失去了理智。


   金闪男差不多也把迷宫BOSS打倒了吧。


   脑里忽然产生这样的疑问。


   但是,谁攻略了迷宫这些事……已经与我无瓜了。就连寄生都无法做到的我,去在意迷宫攻略情报又能如何呢。


   [哈……]


   漫无目的地游荡着。也不知道要去往哪里。只是,是身体已经成习惯了么,不知不觉就到了冴布奇武具店门前了。


   店前的橱窗里依旧装饰着精金铠。


   精金铠的青银色光辉也如往常那样。


   然而却无法如同往常那样疗愈我的内心。


   这具精金铠也会在英雄般的人物出现之时,被轻易地装备上吧。那个人肯定是一切都与我不同吧。比任何人都要强大,有勇气,身着华丽的装备……。


   [啊啊……真好啊]


   脸上流过温热的东西。而且也止不住。


   [我也想要这种装备啊……]


   作为冒险者,无论是谁曾这么梦想过。


   全身穿戴着华丽的装备,英姿飒爽地拯救世界的梦。


   而我直至今日都还做着这样的梦。


   所以,幸苦也还会锻炼下去,被欺负了也不肯放弃冒险者这一职业。即便只能装备诅咒装备,但能装备上9999个的话,说不定就连英雄都能够当成。说不定如同曾几何时某人所说的那样,或许能成为世界最强……。


   但是,一直做着不切实际的梦,也该结束了。


   再说了,身穿诅咒装备若能成为英雄的话,其他人早就去做了。而且就算是误触诅咒装备的人,至今为止也有许多。尽管如此,直到现在也没人愿意去接触诅咒装备。


   为什么?答案很简单。


   因为诅咒装备没有价值。


   只能装备那些诅咒装备的我也是,同样毫无价值。


   这不仅限于冒险者,而是所有职业都一样。


   装备所能给予的不仅仅是战斗力。


   书记官的羽毛笔,还有司祭的圣典,就连搬运工的背包……全都是装备。


   这个世界里万物皆有魂寄宿,无能的人类与之进行魂之契约进行装备,总算是能够独当一面了。没有装备就能与他人同样的工作,这个装备社会可没有这么简单。


   若无法进行装备,何况说英雄,就连人都当不成。


   [啊啊……我会就这样,一直都是“零”么?]


   手靠着玻璃,向精金铠问道。


   然而肯定是没有回答的吧。


   就在那个瞬间——。


   ——店铺消失了。


   [诶?]


   一瞬之后轰鸣声到达。


   由于事态过于突然,导致无法把握状况。回过神之时,视野正咕噜咕噜地打转着,由此可以明白自己正如同石子般在地面翻滚着。


   [咕……!怎,怎么了……!]


   设法起身,抬起头。


   至此还算冷静。然而,我的思考就此停止了。


   ……消失了。


   直至数秒之前,本应存在于夕阳之下的城镇——没了。


   热闹非凡的街道,变得悄然无声。周边的商店街,转眼间变成了瓦砾堆。簇拥在街上的武具店如同将肠胃的东西倾泻那般,喷吐着坏掉的武具。不知道是不是被刚才的冲击波吹飞……像是人体一部分的东西,正如同马粪那样四处滚动。


   与傍晚染红的天空相映,恍如世界末日。


   [怎么回事,这个……]


   不知所以然。就那么以屁股着地的姿势就那么后退着。


   然而手却碰到了什么硬物。


   看过去,那是青银色的碎片。


   刚好在我所在的附近,散落着大量同种颜色的碎片。


   正因为每天都一直盯着看,那是什么东西一下子就明白了。


   [……精金,铠?]


   那是可是世界最高的A级装备。


   装备在原则上,若不是等级更高则无法破坏。


   本应如此,然而却因冲击波而粉碎了。残骸粉碎四散。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一件事是明白的……那就是至今为止相信的世界,与精金铠一同粉碎四散了。


   [咳哼,咯哼……诺罗亚,么?]


   因那声音回头一看,发现冴布奇桑正从瓦砾下爬出来。


   [冴布奇桑!太好了,你没事!]


   [虽然店完全不是没事呐,话说……喂喂,这什么鬼]


   看到坏掉的精金铠,冴布奇桑的表情凝固了。


   [喂,诺罗亚……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我不知道。注意到的时候,突然就来了冲击波……]


   [冲击波?那什么鬼?]


   冴布奇桑皱着眉头,以锐利的目光环视周围。毕竟是原B级冒险者,那眼睛就像是不留遗漏般地抓住周边地状况。现在的冴布奇桑不是平时的武具店老板,而是值得依赖的老手冒险者。即便是如此极限的状态中,在冴布奇桑旁边的话就会产生出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希望。


   然而——。


   [……开玩笑的吧]


   从冴布奇桑口中所发出的是,如同恐惧中幼童那般颤抖的声音。


   [……是诅咒装备]


   追溯冴布奇桑的视线,在那的是染满血的男人。眼睛如血鲜红,赤红的血管绷在全身的皮肤上,咔咕咔咕地,如同骷髅兵那样走着。


   每当他挥动手中红黑色的刀,就会产生出冲击波消灭城镇。起初还以为是高级魔物……但是从那染血的铠甲可窥视到的些许“金色”有些眼熟。


   然而,即便感到如此眼熟,也无法断定就是他。


   其姿态的改变正是有如此程度。直至今早还令人厌恶的帅脸,已然变成了毫无感情的幽鬼那般。若有能把B级冒险者的他逼迫成这种姿态的话,那肯定是——。


   [可恶,蠢货……蠢货……!]


   冴布奇桑咬牙切齿地骂着,那巨体也在微微的颤抖着。


   [——这蠢货,竟然去碰诅咒装备!]


   *


   在瞬间被消灭的城镇中,沾满鲜血的金闪男摇摇晃晃地走着。


   即便不看那染红的眼睛以及闪电般浮现的血管,也应该可以一眼就看出他已经失去理智了吧。


   每当他挥下红黑色的刀,就有十几甚至二十几栋建筑被消灭。力量太过于压倒性了。那是连金闪男所使用的B级金剑,也视同于玩具般的力量。


   [可恶!好死不死,居然棘手的诅咒装备扯上关系……!]


   冴布奇桑咂嘴,然后接触掉在旁边的剑于盾。一瞬间进行完与武具的魂之契约,马上就装备完成了。真不愧是B级冒险者,没有被武具拒绝装备。


   [虽然质量不怎么样,但也比没有要好吧。那么,逃跑吧]


   冴布奇桑站起来,向仍腰软的我伸出手。


   [说是要逃……藏起来不是更好么]


   [你说说哪里能躲啊。安全地带那玩意,哪里都没吧]


   [那是,虽然是那样……]


   实话说,感觉没法逃掉。


   因为理性恢复了些许,所以大脑才会被绝望给填满。愈是冷静下来,愈是考虑方法,愈是觉得不可能在这种状况下生还。


   冴布奇桑好像是看不惯这样子的我,逞强地向我展露出笑容。


   [这个不算什么啦。这种程度地修罗场我可经历多啦。而且也不是第一次被卷入诅咒装备的麻烦事]


   [……冴布奇桑]


   [行了,跟我来。绝对会想办法解决给你看啦]


   多亏了那展露出来的笑容,不安也渐渐消失了。


   还是第一次看到冴布奇桑如此值得依赖呢。


   跟着这个人的话,肯定能得救。


   如此确信,准备抓住冴布奇桑的手——。


   ——啵咚。


   [诶?]


   一瞬间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


   知晓之后,这次又变得无法理解了。


   为什么冴布奇桑的手……会掉在地上?


   像寻找答案那般,提心吊胆的抬起头。


   ——只见晚霞的天空。


   冴布奇桑的上半部分消失了。


   而我不知为何,竟想着要快点把那找到。


   只是,即便环顾四周也……没有。哪里都没。消失了。明明是那么庞大的身体,竟然一瞬间消失不见了。


   在做着那些事的时候,冴布奇桑剩下的部分晃动起来,干脆地往地面倒去。温热的血液濡湿了我全身。


   接着周边也变得安静了。


   城镇,如同逝去般失去了声音——。


   ——咯。


   突然,从背后传来了脚步声。


   ——咯。


   脚步声变近了。


   ——咯。


   正在靠近过来。


   ——咯。


   声音就快到这边来了。


   ——咯。


   声音就在身后。


   …………。


   那之后,声音就停止了。


   好像站停了。


   我战战兢兢地转身。


   [……!?]


   ——那男人正盯着我。


   鼻子快要碰到鼻子的距离外,是那男人失去了感情的脸


   「……」


   就连悲鸣都发不出来。


   被吓得全身僵硬,就连手指都动不了。


   从男人那完全失去表情的脸上,读不出任何感情。


   只是,那睁大到将要蹦出来的眼球一直盯着我。那光溜溜的红眼球里,映照着我皱巴的脸。


   男人的手里仍旧握着红黑色的刀。那刀就像是被野兽的舌头舔舐过一般,带着黏滑的光泽。仔细一看刀身,咚、咚、咚、咚……细微地脉动着。就像是猎物在眼前那样欢喜颤动地跳动着。


   「……    ……   」


   我仍然无法发出声。就像是忘记了发出声音的方法那样,只能啪嗒啪嗒地张嘴喘息。


   男人那无表情的脸更加逼近过来。已然是眼球就快要与眼球接触到的那种距离。


   男人保持着那种距离,嗖地举起刀。


   视野的一角瞥见那举动,吓了一跳。


   ——要死。


   那么想到的瞬间,身体擅自地动起来了。


   并非是想活下去,仅仅只想着逃跑。


   身体如同弹射般向前飞扑,在地上难看地滚着。


   那一行动在结果上拯救了自己的生命。


   [……]


   刀被挥下——直至一秒之前我所在的地方被轰飞了。


   产生了巨大火山口。土地如同水花般被吹散。


   男人貌似马上就注意到打空了。


   仅是把头转过来,再次看着我。


   紧接着就那么把脸逼近,直盯过来。


   就像是,在评价着我那样……犹豫着要不要攻击我。


   ……为何,搞不清楚为何不马上杀过来。


   明明就一下把冴布奇桑杀掉了。若要杀的话,希望能做得干脆一点。反正也无路可逃,无处可躲了。


   那么想着,放松掉全身的力气。


   是啊……没必要躲开那刀。


   躲掉一次,也仅是延长几分钟的性命。再者,若是活下来,接下来的也是不值一提的人生。为了续一秒而承受这般恐怖,那还不如干脆死了更好。


   放松全身力气,紧紧闭上眼睛——。


   【——呼哇……这啥,施工的声音?这不是把人吵醒了么】


   从脚边传来了不合时宜的悠然声音。


   那是能让人联想到调皮的女孩子,天真无邪的声音。


   以为是幻听,然而声音再次传来。


   【话说……呼哇!?什么鬼啊,这是!?难道睡个午觉就变成大件事了!?诶,施工?是施工么!?】


   大概不是施工。


   【而且这已经傍晚了!?假的吧,难道睡了将近10个钟头!?】


   那个,是在这个时间点,要感到吃惊的地方么。


   【话说,啊咧?这个,不就是连你也要死节奏么?那就让人难办了。别那样做吧】


   说让我别那样做,那我就很难办了。


   不如说,非常吵啊。在他人做好觉悟去死时候。


   快忍不住了只好睁开眼。


   往脚边看过去,有手掌般大小的少女人偶,黑发赤瞳,镶嵌着花边和蕾丝的黑色礼服。对这些都感到眼熟。


   对了,这个人偶是冴布奇桑店里的东西。


   装载的鸟笼坏了么,人偶正掉落在地上。如同人偶那样不会动。只是感觉那表情正在细微地动着。


   【呜哇……难以置信。连你也死掉的话,那不就是永远的放置play么。话说这个姿势,不是很容易抽筋么……】


   有些难以置信,声音明显是从这个人偶传出来的。


   【我说你啊!装备上咱吧!]


   [诶?]


   【赶紧装备,不是说了么!】


   [说装备上……]


   说不定她可能是武具。但是,我无法装备普通的武具。不不,她会是普通的武具这点,倒是不怎么这么认为呢。


   【怎么?是不知道怎么装备的那一类么?安心吧!咱可是诅咒装备哟!就连初学者,只需一碰就可以简单轻松地装备上了哇!】


   [诅咒,装备?]


   【没错哟!明白的话,那就赶紧come!现在可是触摸免费哟!】


   平时貌似收费的样子。


   【喂,怎么了?难道说……只是触摸还不满足么?]


   [不是,对于对方是人偶,而且还说触摸之上,不明所以呢……话说,才不是这样啦]


   我咽了下唾液。


   眼前就有诅咒装备(自称)。


   那是欲求不止的诅咒装备。那是就连我都能装备上的武具。


   然而,我的手却颤抖不前。可能是变得害怕诅咒装备了吧。


   毕竟见识到了真正的诅咒装备。


   毕竟见识到因诅咒装备而使人生被颠覆的男人——。


   【喂!你后面!】


   [后面?]


   转过头,发现男人正举起刀。


   [呜哇!?]


   [呜嘻!?]


   我猛然前滚,与刚才同样地避开了刀。


   刀一挥下去,地面就爆炸了。


   虽然我算是成功回避了,但是爆炸中心点刚好是那个人偶的所在地。仅是攻击的余波都有能将精金铠破坏的威力。那个人偶应该也被破坏了吧……那么认为。


   【好痛!?】


   那个人偶轻轻的掉下来。


   【我说,很痛的啊!?真是的,难以置信!】


   只是痛而已么。意外地坚韧呢,这个人偶。


   【我说你!避开就代表着想活下去吧!】


   [诶……]


   这么说来,我又避开刀了么。不去躲避的话,明明就能死去了。就能向这种一处的人生说再见。


   明明如此……为何?就连自己也搞不懂。


   但是。


   【想活下去的话,就赶紧装备咱!】


   [……想活下去的话]


   这说法就像是只要装备上了这个人偶,就能胜过那可怕的刀。


   我瞥了一眼男子。就这么下去,迟早会被男人的刀消灭吧。至今能够躲避掉攻击,那也只是某种类似于奇迹的东西而已。仅是多亏了男人在攻击我的时候莫名地犹豫……但是,想要杀了我,这点从攻过来之事就可以明白。


   吃下攻击的话,就能轻松地死去吧。


   也不用再这么害怕下去,可以从只有困苦地人生解放了。


   但是……就这么被杀掉真的可以么?就这么保持着“零”结束可以么?


   ——将来遇到的时候……肯定能够帮助我吧?


   还没见到“她”,就这么死去可以么?


   [……啊啊,是这样啊]


   终于,搞明白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如果说,能够存活的话……想要活下去。


   不想要在这种地方,就这么一无所有零地结束人生。


   所以,我向人偶伸出了手。


   如同寻求在那人偶前方的希望那般。


   然后——。


   ——触碰了人偶。


   那个瞬间,世界骤然扭曲了。


   [……咕!?]


   全身的血管里,电流哔哩哔哩地奔腾——肆虐着。好像身体从内部开始破裂那样的激痛。血液咕嘟咕嘟地沸腾着,筋肉发出了扑哧扑哧地悲鸣,内脏搅成一团,骨头吱吱嘎嘎地变形着……那般令人无言地疼痛,如同将身体重造一般。


   接着,在最后——头脑之中,情报爆发了。


   诅咒人偶玖玖・瓦拉朵露 【诅咒】


   ……给予持有者诅咒的人偶。无论如何抛弃,回过神来已在身边。“七人偶”之一。


   等    级:不明


   种    类:饰品


   效    果:掠夺爱(夺取他人的诅咒装备)


   代    价:运=0


   (译:PS——ジユジユ・ワラドール直译是——咒咒·稻草人偶)


   [这,这是……?]


   接连不断发生不明所以然的事情,导致大脑跟不上。


   总之,刚才那就是装备的感觉么。装备武具后,据说为了与武具相合,魂与肉体会重构。刚才的激痛就是这个原因吧。


   [是这样啊,这就是装备……]


   终于,我获得了自己的装备了……。


   【好耶,这下就能动了哇!咿~耶!喜悦的正拳突击!嘿咻!嘿咻!】


   ……唔,无法沉浸于感慨。


   是由于装备的影响么,直至刚才还只能轻微动着的人偶正嘭嘭地跳着。动作相当烦人。已经变得想要把这装备脱掉了,虽然脱不掉。


   [那个,玖玖?]


   根据刚流入脑内的情报,貌似那就是这人偶的名字。


   试着呼唤其名,玖玖动作瞬间停下,然后嘟起嘴。


   【一来就直呼其名?只是装备上就已经装成男朋友了?】


   [那种打算,一丁点都没……还是说叫玖玖桑比较好么?]


   【为啥不直接叫名字啊!又没说不能直接叫名字啊!】


   [抱,抱歉]


   这人偶什么情况,好麻烦。


   【话说回来,咱的能力明白了吧?】


   [就是,“掠夺爱”的那个?]


   【对哟。咱的力量是,将这个世界的真理——装备系统给扭曲】


   [装备系统……?]


   虽然不知道那指的是什么。


   但是,所说的意思还是能够理解到。


   扭曲世界的真理——确实如此。或是【掠夺装备】或是【脱下诅咒装备】,在这世界里是绝无可能之事。即便可行,也不可做。因为那是神所订立下的,绝对的,如同自然法则般的东西。打破其法则之事,正如同冒渎神。


   【如果你有使用诅咒装备的觉悟,那咱就可以比任何装备都要强]


   注意到之时,我的手中出现了针。


   那针如光所汇聚而成。


   既纤细,又粗犷——。


   既神圣,又不详——。


   如这般相反的要素同时集聚在一根针内,看起来很不可思议。


   【那么,想活下去的话,就将那针刺入咱的心脏!】


   玖玖在空中浮起来,双手张开。如同等待着爱人的拥抱,毫无防备地将胸口敞开。


   往那里将针刺入这事,即便对方是人偶也会感到抵触,但是……。


   [……!]


   由于男人再次行动起来,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男人的刀已经举起来了。已然无法再次避开。


   [啊,不管啦!要怎样就怎样啦!]


   【来吧,随时都行哇!】


   自暴自弃地将针刺入玖玖。


   几乎毫无抵抗,针就进入了玖玖的身体。


   【来啦来啦!就是这哟!等的就是这个哟!】


   咔嗒咔嗒咔嗒……玖玖像是坏掉般笑着——。


   以她地身体为中心,咕尼噫噫噫——空间发出这样的声音扭曲了。


   景色也胡乱地混合起来,全身仿佛在咕噜咕噜地回旋。脑袋被激烈地摇晃着,往上,往下,往右,往左,一切都莫名其妙。


   于此之时,右手出现了手里正握着某物地触感……。


   [……哈]


   回过神来,视野已回归正常。


   夕阳比之前所见之时,更加地下沉了。


   夜幕来临前,天空的晚霞如余烬那般。


   往脚边看去,散落着金色铠甲的碎片。


   手里则是,红黑色的刀……。


   【啊,终于恢复理智了?】


   转向声音来源方向,玖玖正坐在旁边的瓦砾上。是由于无聊么,打着哈欠晃着腿。


   [究竟,怎么了……]


   嘟哝的时候,脑袋像是裂开般疼痛。


   伴随着疼痛,脑内出现了情报。


   血舔丸【诅咒】


   ……红黑色脉动着的妖刀。愈是打倒敌人吸取鲜血,愈是会增加攻击力。拔刀出鞘之时会精神会被刀夺取,斩杀敌我双方。因此被称为“皆杀之剑”。


   级    别:SSS


   种    类:武器(刀)


   效    果:攻击力+1万6300 吸血(根据此刀所打倒生物的攻击力而增加武器攻击力)


   代    价:拔刀出鞘就会进入“暴走狂战士状态”。将进入视野内的生物杀尽之时才能将刀放下,恢复理智。不定期给予血液,刀就会暴走将装备者杀死,获取其血液。


   ……这就是,这把刀的情报吧。


   [sss级……?攻击力,一六三零零……?]


   这是以往的常识所无法想象的。世界最高的等级应该是A级,至于攻击力,就连圣剑都应该只是5000左右。这位数差距相差也太大了。


   【哼?在诅咒装备中,也算是相当强的剑呢。而且……还能继续成长哇,那个】


   [……是,那样啊]


   仅是现状,就拥有着一挥改变周边地形的威力。


   使其成长的话,会变成怎么样呢。而我连想象都想象不到。


   装备了如此这般的刀,这事现在也都没有实感。


   不禁试着地把刀架在身前。


   咚咚咚地脉动着的红黑色刀身。


   现在正反射着夕阳闪闪发亮。


   [……好漂亮]


   无意识地说出了这句话。


   直至刚才都觉得非常不妙……但这刀在现在看起来,感觉要比任何装备都漂亮。比我痴恋的精金铠更甚……压倒性地。


   [这就是,我的装备……]


   虽然难以相信,但这就是事实。


   想到这里,愉悦之情如潮水般涌上来。


   [哈哈……]


   眼泪流了出来。控制不住感情。


   因为,多年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终于,获得了自己的装备了……。


   【啊咧?我说你,这不是和咱那时的反应不一样么?这很伤人就是咯】


   [抱,抱歉]


   【嘛,不过……太好了呢】


   玖玖突然笑了……


   【你已经不再是“零之诺罗亚”了哇】


   [诶……?】


   没有说过的印象,这是怎么知道的。


   有着些许在意,不过因为接下来的话语使得马上就忘记了。


   【你在这之后,会变得比任何人都要强。就连世界最强都能够当上】


   [世界第一?]


   【是哟!魔王?勇者?像那些家伙,全都可以1回合击沉哇】


   [是,么……?]


   看着手里的刀,并没感到什么实感。


   败家犬的体质,或许已经渗进内心深处了。


   即便如此,说不定……像这种想法还是涌现了出来。


   ——XXX酱在这个世界上比任何人都要强。


   记忆的深处,某人在述说着,


   若能相信那话语。


   那说不定,我能成为至今为止所憧憬的英雄。


   不,不仅仅是英雄。


   【——你已经,无论任何人物都能够当成了哇!】


   [……]


   在玖玖的话语以及笑容前面,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无语凝噎,眼角发热,脑袋乱成一团……。


   啊啊……今天一天发生了太多事了。


   哭泣,受挫,绝望……回头一看梦想已然成真。


   应该不会把一生分量的情感浮沉给体验完了吧。


   经过了如此动荡的一天,仅有一事是明白了的。


   ——装备决定人生。


   这句话,正是如此。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0装备栏的最强剑士 但是、诅咒装备(可爱)的话能随意装9999个(我的诅咒装备不可能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