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危機四伏的恐怖料理時間

   

  「早安,昨天在我匆忙離開之後有發生什麼事嗎?蜜雪兒應該沒有對你產生任何的懷疑吧!」

   早上的時候龍威沒精打采走在上學途中碰到了艾莉絲,看見擁有自己的容貌的人向自己問好,實在是很難習慣。

   今天是和艾莉絲交換身體的第二天,也是充滿苦難生活的延續。

   一被她這樣提問之後,龍威不由得想起昨天在浴室中和蜜雪兒裸裎相見的綺麗場景,剎那間變得滿臉通紅。

   看見他突然臉色暈紅之後,艾莉絲立即感到不對勁問說:「哼哼!怎麼神情這麼古怪,該不會和蜜雪兒之間發生什麼難以啟齒的事情?」

  「沒、沒有,只是昨晚因為蜜雪兒的關係我在浴缸中泡太久,所以差點被熱暈而已。」

   龍威急忙地否認說。

   開玩笑,要是讓艾莉絲知道自己看過她寶貴妹妹裸體的話,肯定會被當場格殺絕不手下留情。

   不過少年也沒說謊,只是刪掉非常多會對自己不利的內容而已。

   就在這個時候有一行人鬼鬼祟祟地躲在前方不遠的樹下,表情十分地專注看著這兩人。

  「那名金髮少女就是社長喜歡的人啊!我怎麼覺得和你的形容不太一樣,好像看起來有點柔弱的感覺!?」

   隊伍中的某個人用略帶懷疑的口吻說。

   明顯看起來像是領頭的男學生,有點不太肯定的回答說:「這應該‧‧‧‧‧‧只是錯覺吧!」

  「你們站在這裡有什麼事嗎?」

   此時經過這裡要進入學園大門口的森嵐寺,看著這一行人好奇的說。

   帶隊的男學生慌慌張張的說:「我們絕不是什麼可疑的人而是別校的高中部田徑社,今天是來龍神學園和你們的田徑社進行友誼賽。」

  「是這樣啊!那就別呆站在這裡進來吧!」

   森嵐寺熱情的推了他一把,沒想到腳步不穩的領頭學生就這樣衝了出去,恰巧撞上已經來到這裡的龍威懷內。

   同時就這麼好死不死地男學生的臉所碰觸到的位置,就是在胸部那裡,瞬間他就這樣當場呆住僵硬。

  「‧‧‧‧‧‧」

  「‧‧‧‧‧‧」

   撞在一起的兩人就這樣四目相對,驚訝到忘了做出任何反應來。

   週遭經過的學生們也都立即停止了動作,用好奇中混合著看好戲的視線全都往這邊望來。

  「對不起!」

   首先恢復正常的是撞人的男學生,立即向後退了好幾步。

  「竟然有人敢心懷不軌意圖推倒金毛虎王,好大的膽子,這傢伙是誰啊?」

  「不曉得,從來沒見過這個人耶!看他的制服是別校的學生沒錯。」

  「不管他是誰,反正是死定了,把他給血祭,艾莉絲上吧!」

  「殺了他!殺了他!」

   不知是誰開始起鬨圍在周圍的人不斷地呼喊著口號,喧嘩聲震耳欲聾。

   男學生慌亂中帶著對不起的語氣道歉說:「艾莉絲同學,請相信我絕對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

   龍威冷靜的回答,並且轉頭望向這副身體的原來主人,只見到她氣到彷彿有熊熊怒火即將噴發出來,連握在手上的書包都快要被撕碎了。

   如果不給她一個滿意答覆的話,恐怕‧‧‧‧‧‧

   迅速地考慮了一下後,龍威無奈的說:「現在的情況已經不是一句道歉的話就能解決,為了給四周興奮的觀眾一個合理的交代,就算不用講明你也應該曉得該怎麼做吧?」

   對於這個要求撞人的男學生點點頭表示知道,並且挺直胸膛迎接即將要發生的事情。

   而導致整件事情發生的罪魁禍首森嵐寺,眼見情況不太妙老早就迅速地逃離這裡了。

  「砰!」

   一記力量頗大的直拳就這樣命中他那不躲不閃的臉部,被擊中的部位立即紅腫了起來。

   這個因為意外而引起的小小風波總算告一段落。

   眼見沒好戲看之後,四周的人潮也開始逐漸地散去。

  「艾莉絲同學,雖然我不想多辯解什麼,不過請妳一定要相信我並不是故意做出這樣的猥褻行為來,純粹只是被人推了一把所以才會撞上妳。」

   挨了用力一拳的男學生不但沒有生氣,反而還小心翼翼地握住龍威的手露出熾熱的眼神來。

   突然被一個男人用這種熱切的目光給看著,龍威只覺得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要到滿地了,無奈的說:「對不起,我們認識嗎?」

  「唉呀!艾莉絲同學真愛開玩笑,我們不是常常在校際田徑交流賽見面‧‧‧

‧‧‧」

  「把手給我放開來,沒事握得這麼親密幹嘛?」

   心情十分惡劣地艾莉絲已經看不下去,毫不客氣地插入兩人之間硬拖著龍威往校園內走去。

   男學生原本還想說些什麼,卻被校門口的機械警衛給攔下來,只好放棄乖乖地辦理入校手續。

   龍威好奇的問說:「艾莉絲,妳認識這個人嗎?」

   艾莉絲沒好氣的回說:「當然認識,每次校際的交流賽都會看見身為別校田徑社社長的那個傢伙,而且之前你不是也見過他?」

   聽她這麼一講後龍威開始努力地回想,不過卻想不起來,於是便很乾脆地放棄了。

   由於接近學園祭的關係需要上課的堂數大幅地減少,取而代之得是自由活動時間,好讓學生們可以準備祭典的事情。

   因此今天一年A班有個重大的活動,那就是決定學園祭時誰要負責廚房的料理工作,所以還特地借了烹飪教室。

  「各位同學,現在是我們最心驚膽跳‧‧‧‧‧‧不,應該說是最驚奇的日子終於來臨了,馬上就要進行分組抽籤,如果有什麼遺言的話趁還有時間的空檔趕快想一想吧!」

   當所有一年A班學生來到烹飪教室時,森嵐寺彷彿主持人般手持麥克風大聲的說話,加上他那誇張的哀痛表情彷彿一副世界末日即將到來的樣子。

   森嵐寺繼續接著說:「諸位親愛的同學應該知道這次烹飪大賽的目的,就是為了決定學園祭時由誰負責咖啡廳的廚房工作。這次將分成小組進行烹飪賽,得到最佳評價的那一組將會被賦予神聖的廚房任務。另外記住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每組的成員有義務吃完同組所做出來的料理。」

   當聽到他所說得最後一句話時,眾人之中有人發出沉重的嘆息,也有人開始求神拜佛。

   就在這個時候關曉薇將一個紙箱放置講台上,神色嚴肅的說:「這次就分成六組,每組的成員為六人,如果不幸地抽到和某人為同一組的話請節哀,另外已經準備好胃藥以備不時之需。」

   眾人都露出心有戚戚焉的臉色來。

   艾莉絲小聲的向龍威問說:「雖然我知道森嵐寺那傢伙的個性本來就喜歡誇張一點,不過為什麼連曉薇都這樣,所有人都一副面臨生死關頭的緊張樣子,難道班上有人的廚藝很爛嗎?」


   被當事者這麼問以後他露出不知該怎麼回答的困窘表情來,敷衍的說:「好像是這樣沒錯。」

   聽說在幾個月前的情人節不只是自己受害而已,就連風蒼嵐、森嵐寺以及關曉薇都因為艾莉絲所做的料理,味覺慘遭狠狠地蹂躪差點痛不欲生。

   從此以後一年A班流傳著這句話,那就是‘想死的話,就來吃艾莉絲所煮的東西吧!’。

   經過被害者森嵐寺大力的宣揚之後,所有人都知道吃她親手所煮的東西真的是一件攸關生命安全的事情,後果就是輕者口吐白沫倒在地上,重者則是當場昏迷不醒。

   偏偏就只有金髮少女不曉得這件事而已,而且也沒有人敢向她提。

   森嵐寺突然想到某件事,說:「啊!今天要用的材料有一箱放在班上忘了帶過來,不好意思麻煩艾莉絲妳把它拿來。」

  「好的,沒問題,不過我怕太重想請阿威幫忙。」

  「可以啊!你們就兩人一起去吧!」

   龍威當然知道拿東西這只是森嵐寺的藉口而已,目的就是要支開艾莉絲。

   無奈的是他不曉得兩人正處於身體交換的狀態,所以自己只好這麼做。

   一等到兩人離開之後,所有的學生就再也忍耐不住開始吵鬧了起來。

  「為什麼不乾脆一開始就把艾莉絲從這次的烹飪大賽給剔除掉,這樣一來不就沒事了嗎?」

  「這可不是在開玩笑,我絕對不想和她一組吃到傳說中赫赫有名的恐怖殺人料理啊!」

   對於眾人爭先恐後的發言,關曉薇淡淡的說:「艾莉絲已經期待這次的烹飪比賽很久了,對自己的廚藝非常有信心,那麼‧‧‧‧‧‧誰要自告奮勇告訴她實情?」

   在剎那間所有的人都安靜下來。

   現在的情況就像是一群老鼠提議要去幫貓的脖子上掛上鈴鐺,這樣就可以獲得生命安全保障,但誰也不願意當第一個犧牲者。

   此時站在講台上的關曉薇就像是早已料到會是這種反應,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說:「現在我們就開始進行公平的抽籤,無論接下來的命運為何請各位同學勇敢的接受吧!」

  「等一下!」

   因為熬夜的關係而顯得精神不振的風蒼嵐,忽然舉手這麼說。

  「有什麼問題嗎?」

  「我自願和龍‧‧‧‧‧‧不,是艾莉絲一組,所以不用抽籤了。」

   這個發言彷彿就像是震撼彈般充滿爆炸性的威力。

   有不少人用佩服的眼光看著風蒼嵐,但是更多的人則是露出一副他肯定精神不正常的惋惜表情。

  「吾友,雖然我很不想這樣講,但是你瘋了嗎?上一次所體驗到的恐怖經歷難道還不夠?」

   對於森嵐寺的疑問,風蒼嵐用充滿自信的口吻說:「像我這種超級天才的思考迴路,是你們這些凡人不能理解的。」

  「好一個風蒼嵐式的答案,請問一下班長這樣可以被允許嗎?」

   關曉薇點頭說:「如果有人自願犧牲的話,當然是可以的。」

   全班立即響起一陣歡呼聲,慶祝自己中獎的機率又減少了。

   才成為這個班級新學生沒多久的夏櫻,此時舉手發言用靦腆的笑容說:「如果可以的話,我也要自願和艾莉絲同學一組。」

  「真的嗎?」

  「那實在是太棒了,夏櫻妳真是個好人救了我們一命啊!」

   喜出望外的學生們紛紛地對她表達感激之意。

   「不知道該稱他們是英勇的戰士還是天下第一號大傻瓜,反正用來當作犧牲的祭品已經有兩人自願報名了,但殘酷的是還剩下三個名額在等待著,現在立即進行抽籤活動。各位,不管最終結局是哭是笑就讓我們開始吧!」

   在森嵐寺言語的挑動之下,整個班級的情緒都為之沸騰起來了。

  「希望不要是我希望不要是我希望不要是我‧‧‧‧‧‧」

  「阿彌托佛、南無觀世音菩薩、滿天神佛、耶穌基督、阿拉,不管是誰都好請保佑我不要這麼衰中獎啊!」

   每個學生抽獎之前神色都緊張無比,嘴裡肯定是唸唸有辭,就算知道這只是心理安慰而已仍然想要這麼做。

   當看見籤上面沒有恭喜中獎訊息的時候,不論是誰都會忍不住大大地鬆了一口氣,露出歷劫歸來後發自內心的欣喜表情。

   雖然中獎機率實在是很低,不過犧牲者終究還是誕生了。

   森嵐寺大笑說:「恭喜了,島津,再次強烈地恭喜你成為第三號祭品。」

   無視於週遭傳來的刺耳笑聲,只見島津兩眼無神地直視手中的紙條,上面寫著歡迎到味覺殘酷地獄一遊等字句。

   整個人呆住的慘白表情,就像是看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關曉薇班長,接下來我臨時有事必須請假。」

   話一說完後只見他那壯碩的身體立即衝向教室的門口,一副人擋殺人、佛擋殺佛般勢不可擋的威猛模樣。

   看見這突然發生的情形森嵐寺胸有成竹般的嘲笑說:「哼哼!島津,你以為自己是第一個想從祭品台上逃跑的傢伙嗎?兄弟們,全都給我上。」

   冷笑幾聲後在他的指揮下,好幾個男生奮不顧身地撲向了島津。

   雙拳不敵四手好漢不敵人多,過沒多久遭人攔截下來的島津就被粗糙的厚重麻繩給嚴密的綑綁起來,完全沒有逃走的機會。

   現在的他簡直就像是要來祭祀用的牲品般毫無抵抗的能力。

   接下來中獎的人是關曉薇,即使是一向給人冷靜穩重印象的她,不會輕易地被外在事物影響,也突然間刷地一聲臉蛋呈現不健康的蒼白之色。

  「看來曉薇對幾個月前生病的時候,艾莉絲特地為她所煮的特製稀飯味道還餘悸猶存,真是不幸喔!」

   森嵐寺幸災樂禍的說。

   在已經選拔出兩位犧牲者的時候,全班的人莫不屏息以待最後一位的誕生。

   就在這個時候烹飪教室的門被人給推開了。

   眾人原本以為之前去拿東西的龍威和艾莉絲回來了,不過沒想到的是出現的人卻是一位從未見過穿著別校制服的男學生。

   他用客氣的口吻問說:「請問艾莉絲同學在這裡嗎?」

  「是的,沒錯,請問你找她有什麼事?」

   關曉薇用感到疑惑的語氣回說。

  「我是莊園高中部的田徑社社長皇玉彌,由於和艾莉絲同學不小心發生了一點誤會,所以特地前來向她道歉‧‧‧‧‧‧啊!你是剛剛在校門口推了我一把後就逃之夭夭的可惡傢伙。」

   當他的目光看見森嵐寺的時候,忍不住叫了出來。

   森嵐寺笑著說:「別這麼生氣嘛!你不也是由於這樣的關係所以因禍得福幸運地遇到了一個美好的體驗,雖然不怎麼大不過那個時候的彈性觸感應該挺不錯的吧!」

   就像是被人當場說中心事般,皇玉彌的臉在剎那間就像是番茄般顯現出鮮豔的紅色來。

  「少、少胡說八道了,總而言之是因為你推了一把的關係,因此才會讓我不小心對艾莉絲同學做出那麼失禮的事情來,所以待會我向她道歉的時候你也要幫忙作證。」

  「呃!這個‧‧‧‧‧‧」

   聽到對方提出這個要求的時候森嵐寺明顯地露出為難的神色,如果讓艾莉絲知道早上校門口所發生事件的罪魁禍首竟是自己的話,恐怕暴打一頓的下場是絕對躲不過。

   急中生智下他想起了一個有關於艾莉絲的情報,悄悄地靠近皇玉彌的耳朵小聲的說:「剛才的那件事確實是我的不對,因此想要用某個方法補償你一下看能不能接受。」

  「什麼方法?」

  「既然都來了難得有這機會你就參加我們班級的烹飪活動,恰巧現在正在舉行料理的分組抽籤,艾莉絲那一組可是超級搶手的,每個人都擠破頭想要和她同一組,到現在只剩下最後一個名額。我知道身為3A親衛隊隊長的你可是艾莉絲的愛慕者,每次有校際田徑比賽都在旁率隊為她加油打氣,因此讓你不用抽籤就直接和她同組,也算是我的小小補償。」

   在森嵐寺講完之後皇玉彌原本氣憤的神色受到了動搖,疑惑的說:「這樣可以嗎?我又不是你們班上的學生,其他人應該無法接受吧?」

  「別擔心,我在這個班級可是一言九鼎,沒人敢反對的。」

   森嵐寺露出信心十足的表情,對著眾人說:「這位同學非常想要和艾莉絲一組進行料理比賽,既然如此的話我想讓他參加這個活動也無妨,各位有意見盡管說出來。」

  「沒有,絕對沒有,森嵐寺你說了就算。」

  「我們全都一致同意你的這個決定。」

   全部的學生立即通過這個意見毫無反對的聲音,只差沒有熱淚盈眶地用力地鼓掌叫好。

   皇玉彌一開始的時候還懷疑森嵐寺所講的話,現在看到這種情形也不得不承認自己錯了,滿懷感激的說:「真是太感謝你了。」

   他完全不曉得自己被人賣了還在幫人數鈔票。

  「沒什麼,這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露出燦爛的笑容後森嵐寺繼續說:「對了,我有一件事情想要拜託你。」

  「只要我力所能及的地方一定會幫忙到底。」

  「等一下你向艾莉絲道歉的時候,千萬不能把早上推了你一把的人就是我的事情給說出來,身為同班同學彼此有些糾紛總是不太好。」

   聽到是這件事心情如小鳥般雀躍的皇玉彌十分乾脆的說:「這當然沒有任何問題,我一定會守口如瓶。」

   在他如此爽快的應允後,一直提心吊膽的森嵐寺總算稍微地放鬆一口氣。

   決定好和艾莉絲同組的成員之後,其他人的分組很快就完成了。

   看到分組的名單公布出來的時候,風蒼嵐帶著惋惜的語氣對著森嵐寺說:「你這次是和龍威一組嗎?」

  「對呀!反倒是你這次發什麼神經,居然自願參加超級恐怖料理魔王的那一組,難道上次吃的苦頭還不夠?」

  「沒什麼!只是我想這樣做。」

   簡單回答後風蒼嵐就不再說話。

   雖然覺得他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彷彿就像是目送死刑犯上斷頭台般充滿憐憫之情,但森嵐寺完全不以為意。

   等到龍威和艾莉絲將食材搬回來之後,這時才發現眾人已經分好組了。

   不過少年對這件事早已心知肚明,森嵐寺肯定就是為了這個目的所以才會編造一個理由將艾莉絲給支開。

   畢竟在身為受害者之一的他大力宣揚之下,整個班級早已對艾莉絲特制料理的惡名到心驚膽跳的地步了。

   現在龍威的組員有一臉憂愁色的關曉薇,她認命地將裝著胃藥的瓶子拿出來擺在桌上以備不時之需,還有經過連續熬夜看來疲倦到不行的風蒼嵐以及帶著高興笑容的夏櫻。

   剩下的兩人除了被五花大綁的島津之外,就是早上校門口碰見的那個外校的男學生。

   這些成員基本上就是一個很怪異的組合,那個傢伙怎麼出現在這裡?

   感到奇怪的龍威悄悄地問了一下風蒼嵐,這時才明白整件事的前因後果,他似乎是為了找艾莉絲所以才會來到這裡,結果就被森嵐寺給拉了進來參與此次的料理活動。

   遲疑了一會後皇玉彌終於忍不住開口說:「艾莉絲同學!」

  「什麼事?」

   說實在地龍威真的不太想和他有任何接觸,畢竟光是被一個男的用熱情眼光看著就足以令他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可是對方都已經開口叫了自己,也只能硬著頭皮回答了。

  「早上那件事真的是一個誤會而已,我知道這聽起來很像是個藉口,但事情的起因是由於被‧‧‧‧‧‧被某個不認識的人給推了一把,所以才會不小心做出那種失禮的行為來。」

   就在這個時候皇玉彌想起了曾經答應過森嵐寺的約定,所以硬生生地改口。

  「是剛才那件事啊!我已經完全不在意了。」

   龍威確實沒把那件事給放在心上,反正只不過是和男性有個身體碰觸而已。

   聽到這樣的回答之後皇玉彌緊張到不行的表情徹底地放鬆下來,接著像是鼓起極大的勇氣般說:「那麼在兩校田徑練習賽結束之後,身為田徑社社長的我想要舉辦一個聯誼會,不、不知道艾莉絲同學是否能賞臉參加?」

  「這個‧‧‧‧‧‧」

   此刻被問到的問題令龍威感到了猶豫起來,並非身為這副身體真正主人的他不曉得要不要接受才好。

   最後龍威採用拖字訣回說:「讓我考慮一下。」

   皇玉彌還想講些什麼,所幸這個時候夏櫻插了進來說:「料理的時間已經開始了,艾莉絲妳可以幫我的忙嗎?」

  「沒問題!」

   趁這個難得的機會龍威當然就藉此擺脫了皇玉彌,並且小聲的說:「謝啦!夏櫻!不過妳怎麼知道要來幫我?」

  「因為親愛的主人不是因為那個人的關係露出很苦惱的神情嗎?」

  「有這回事啊!我還以為自己掩飾的很好呢!」

  「其他人也許是看不出來,不過我可是對主人的所有一切都聊瞭若指掌喔!」

   夏櫻用十分有自信的笑容回說。

   就在時間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森嵐寺像是懷抱著某種不可告人的目地來到了龍威這組,問說:「喂!料理做的怎樣了?」

  「都交給夏櫻去處理,我和其他人只負責幫忙切菜洗菜之類的工作。」

  「為什麼會這樣?妳之前不是信誓旦旦的說要在這次的活動中展現苦練已久的廚藝嗎?害我期待了那麼久。」

   森嵐寺用無法理解的驚訝語氣說。

   龍威想起艾莉絲前幾天確實有這樣講過,不過總不能告訴他現在兩人正處於身體交換的狀態,只好含含糊糊的說:「呃!這、這個‧‧‧‧‧‧看到夏櫻的料理技術這麼高明,我覺得還是藏拙好了。」

  「什麼!?早知道是這樣的話剛才的分組不就沒意義了‧‧‧‧‧‧」

   發現到自己似乎講了不該講的話之後,森嵐寺急忙地閉嘴。

   對他的真正目的一清二楚的龍威不忍他這麼失望,拿起一盆生菜沙拉說:「這個是我剛才做的,如果不嫌棄的就拿去品嘗吧!」

  「那真是太感謝了,島津這個傢伙我順便帶走囉!」

   喜形於色的森嵐寺如獲至寶般拿著這盆生菜沙拉,並且把被五花大綁的島津給拖到教室的角落去。

   此刻有不少學生也放下手頭上的工作聚集在這兩人的身邊,臉上盡是一副看好戲的期待表情。

  「各位同學久等了,現在馬上就要展開黑暗料理的獻祭活動。」

   最愛炒熱氣氛地的森嵐寺用興奮的語氣說,當仁不讓的再次手拿麥克風成為主持人。

   環顧了一下圍繞在周圍十幾位的學生,森嵐寺以無庸置疑的口吻問說:「第一號祭品就選定是意圖逃跑的島津,有沒有人反對?」

  「沒有!」

   頗有默契的眾人異口同聲地回答。

   對於露出邪惡笑容並且手拿裝滿生菜沙拉盆子逐步靠近的森嵐寺,島津拼命地搖頭表示抗拒。

   無奈全身上下都被麻繩給綁得緊緊的,絲毫動彈不得。

  「事到如今何必抗拒,像個男子漢好不好?」

   島津用顫抖的語氣回說:「會、會死人的‧‧‧‧‧‧絕對‧‧‧‧‧‧」

  「就是會死人才有趣啊!呵呵!」

   說完之後森嵐寺毫不客氣地撬開島津那緊閉的雙唇,隨即把一些生菜沙拉倒入他的嘴巴裡。

   所有的人都露出緊張的神情目不轉睛地盯著島津看,彷彿在期待什麼有趣的事情發生。

   三十秒過去了‧‧‧‧‧‧

   一分鐘過去了‧‧‧‧‧‧

   到了兩分鐘時始終沒看到預期中劇烈反應發生的森嵐寺,終於沉不住氣地問說:「現在你有什麼感覺?」

  「‧‧‧‧‧‧味道還不賴!應該說這生菜沙拉吃起來滿普通的。」

   島津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說。

   不死心的森嵐寺忍不住說:「這怎麼可能?不用再繼續強忍了,其實你是不是已經難過到快要口吐白沫?或者是痛苦到想要滿地打滾?」

  「都不會‧‧‧‧‧‧真的沒騙你,事實上這生菜沙拉普通到連我自己都嚇到了。」

  「騙人!?我不相信啊!」

   大驚之下森嵐寺簡直難以相信這個事實。

   一旁的某位學生狐疑的說:「會不會是生菜沙拉這道料理太過於簡單了,所以不管廚藝再怎麼爛味道也不會差到那裡去。」

  「雖然這是常理但對方可是艾莉絲耶!光是一個簡單到極點的稀飯都能弄成難吃到極點的恐怖地步,就算形容成擁有核彈級的威力也不為過,照理說生菜沙拉也應該一樣啊!難不成這其中有什麼問題在?」

   即使事實擺在眼前森嵐寺還是無法接受。

   被眾人詭異的行動所吸引也跑過來的皇玉彌不滿的說:「真是的,雖然艾莉絲同學的切菜手法看的出來確實是很生疏,但廚藝怎麼可能像你們形容成的那麼糟糕?」

   為了證明給其他不相信的同學看,皇玉彌大口吃著這道生菜沙拉。

   森嵐寺無法置信的說:「關於艾莉絲廚藝之爛可不是只有我一個受害者,你和島津是不是味覺都壞掉了?」

  「才不是這樣,應該是你的味覺有問題才對吧!」

   對於喜歡的對象被批評成這樣,皇玉彌不禁生氣地反駁。

  「算了,問你們這兩個傢伙根本不準,我去找一些深受其害的人過來評比。」

   賭上一口氣的森嵐寺,於是便把風蒼嵐和關曉薇給拉了過來。

   在他說明完後風蒼嵐便毫不遲疑地夾了一口生菜沙拉來吃,原本還十分猶豫不決的關曉薇看他這麼做以後,也只好試吃看看。

   將生菜沙拉吃進去之後,關曉薇不禁皺起秀眉來。

   就像是看到一絲希望的曙光,森嵐寺語帶期待的說:「味道是不是很糟?千萬不要客氣直率地把感想說出來吧!」

  「不,實在是太平凡,讓我之前一直膽戰心驚的情緒和特地準備的胃藥全都白費了,看來艾莉絲的廚藝和以前比起來真的進步很多。」

   接著風蒼嵐也用彷彿早已預料到這種情形的語氣說:「所以我不是講過跟艾莉絲同一組,根本是件沒什麼的小事而已。」

   聽到兩人這麼講以後,還是無法死心的森嵐寺最後乾脆自己也進行試吃。

  「這、這怎麼可能?那個艾莉絲居然能做出人類可吃的料理,我不相信啊!」

   聽到這句話後眼看已經沒有好戲可看,聚集而來的學生全都一轟而散。

   心情十分惡劣的森嵐寺回到自己的小組後,發現桌上的義大利麵不知為何緣故閃爍著妖異的光輝,其他的組員則是手腳不斷抽搐地躺在地上。

   記得最後的料理過程應該是交給龍威去做。

   由於一開始的時候龍威很有信心的說自己的廚藝已經練習很久,已經擁有一定的水準,森嵐寺和其餘的同組成員知道他是一個不會隨便空口說白話的人,於是便放心地把料理的最終步驟完全交給他負責。

   但目前這詭異的情況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森嵐寺看著已經完成的義大利麵,狐疑的問說:「你加了什麼食物,麵為啥看起來如此鮮紅並且混合著綠油油的不明物體?」

  「哦!這是番茄義大利麵,為了提升風味我還加了打碎的混合蔬菜汁和少許的芥末。」

   艾莉絲若無其事的回答。

  「那這些倒在地上不斷抽蓄的傢伙又怎麼了?」

  「可能試吃後覺得太美味了,因此幸福到昏了過去。」

  「是這樣嗎?」

   雖然對於這個回答抱持著高度的懷疑,不過警戒心不夠的森嵐寺還是開始吃起自己的那一份。

   僅僅吃了一口而已就讓他在瞬間大腦呈現一片空白,現在彷彿有位重量級的拳王不斷用拳頭狠K自己的腦袋,只覺得天旋地轉快要昏了過去。

   舌頭如同是慘遭龍捲風肆虐後整個麻痺起來,什麼味道都嚐不出來。

   簡直已經不是用難吃可以來形容了。

   這種相似的感覺就像是之前在吃艾莉絲所煮的食物一模一樣,不,搞不好已經超越了也說不定。

   強忍著想要倒在地上就此一眠不醒的衝動,森嵐寺把裝著義大利麵的盤子端到尚未被鬆綁的島津面前。

  「這是什麼?」

  「少囉嗦,給我吃就對了。」

   森嵐寺連解釋都懶的回答,就直接把把麵倒入他的嘴裡。

   島津的臉色在那一瞬間就咻地慘白,然後從喉嚨處的皮膚開始轉成火焰般的色澤,最後整張臉變得紅腫。

他不由自主地發出荷荷的怪聲,接著鐵塔般的身體猛然地站了起來,拼命想要掙脫繩索的束縛。

   結果掙扎了幾下後就口吐白沫轟然地倒了下去。

   (果然‧‧‧‧‧‧這真的是殺人武器啊!)

   絲毫沒有同情心的森嵐寺,冷眼看著這一切情況。

   在一旁的皇玉彌好奇的問說:「他怎麼會忽然趴倒在地上?」

  「沒什麼!對了,你要不要嚐嚐看這盤義大利麵?」

  「它看起來怪怪的,我還是敬謝不敏好了。」

   森嵐寺當然不可能這麼簡單就放棄,鼓起三寸不爛之舌遊說:「這是龍威特製的義大利麵,艾莉絲說她最喜歡吃了,真的不要試一下味道?」

   他面不改色地說著天大的謊言。

  「這句話是真的嗎?」

   皇玉彌不禁提高了聲音說。

  「也許你不是這裡的學生所以不清楚,但我可是這個班上最誠實的好人,絕對不會說謊。來!快吃吧!」

   看著森嵐寺遞到自己面前那盤詭異的義大利麵,雖然自己的內心警報突然間狂響著,但他一想到艾莉絲說她最喜歡吃了的這句話,立即將所有的顧慮全都拋到腦後。

   要是能了解她的喜好的話,就算這盤麵是情敵所做也非吃不可。

  「那我就不客氣了。」

   看著即將受到超具有攻擊力食物荼毒的皇玉彌,森嵐寺非常好奇等一下會出現什麼樣的反應。

   結果他一口氣把剩下不多的義大利麵全都吃進嘴裡,臉上的表情在剎那間就像是被零下冷氣團給急速地凍僵,就連原本拿在手上的叉子也掉到地上發出鏗鏘的清脆聲音。

   就跟前幾位的無辜受害者一樣,失去意識的皇玉彌就這樣口吐白沫往後倒在地上,引起了一陣不小的騷亂。

   這場料理競賽無庸置疑的是夏櫻獲得了完全的勝利,足以媲美米其林三星主廚的美味料理受到眾人的一致好評。

   因此對於由她負責學園祭的廚師工作,沒有人提出異議來。

   附帶一提的是龍威的料理在私底下也得到一致的強烈惡評,所有人都認為這是受到艾莉絲的影響,印證了近墨者黑,近朱者赤的古諺。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純情主人俏女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