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1—神無月舞衣跟神無月星夜的日常生活

  「能夠跟以往一樣和星夜來上學,到了現在還是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就像是在作夢似的。」

   走在校園中的神無月舞衣有著嫣然笑容,罕見的美貌自然吸引周遭無數人的目光,漆黑的飄逸長髮隨著輕盈的腳步微微晃動,再加上甜美的容顏洋溢著親切的活力,不管男女任誰看了都會有所注意。

   從今天開始她也轉入這個學園成為學生。

   跟在神無月舞衣身旁的神無月星夜也是造成她受到矚目的原因,論起知名度神無月星夜可是一點都不會比龍威遜色,在學生心目中有著白馬王子般的光輝形象存在。

   這位無比俊美的青年跟神無月舞衣並肩同行,毫無疑問是難得一見的男才女貌擁有高雅氣質,附近的學生們都竊竊私語起來,討論的話題當然是身為轉學生的神無月舞衣究竟跟這位副會長有何關係,兩人交談的態度非常親密。

   看著眼前的神無月舞衣,神無月星夜用著萬分感慨的聲音說:「我也沒想過能夠和舞衣有機會再度相遇,畢竟像我這樣惡事做盡之人,早就做好準備會受到神的制裁,也認為舞衣的世界沒有我才會得到真正的幸福。」

   之前得知龍威就是亞當身為人類時候的身分,神無月星夜便曉得等待自己的結局便是徹底毀滅,為了完成唯一的願望,他不惜用謊言欺騙少年進行利用,背叛了兩人之間的友情。

   那麼等到龍威恢復神的存在,神無月星夜自認本身必遭嚴酷的制裁,無論少年多麼地仁善,他都斷然不可能饒恕背叛者。

   這正是神無月星夜一心一意盼望的事情。

   解開伊甸系統的封印喚醒亞當,神無月星夜唯一的心願除了將神無月舞衣從死亡中拯救出來外,更是決心將自己從這世上徹底抹滅。

   神無月舞衣的全部不幸全都源自於神無月星夜,因此他認為除非自己不存在世間,否則神無月舞衣就沒辦法獲得幸福。

   不過龍威跟亞當一起改變世界後,神無月星夜的願望並沒有完全實現,雖然成功地讓神無月舞衣復活過來,然而這兩人之間的巨大悲痛並未消除,神僅僅是給予了希望,至於神無月舞衣的幸福究竟如何實現,一切都取決於她還有神無月星夜了。

   按照龍威的意思,這就是比神無月星夜一死了之還要更加艱辛的世界。

  「請不要再說星夜不存在我就可以幸福這種讓人無比悲傷的話了。」

   握住神無月星夜的手後,神無月舞衣淚光閃閃的說:「當年我認為我們一家人就是星夜不幸的最大根源,只要繼續存在世上就讓你痛苦不已,所以才會決心跟媽媽一起死去,然而‧‧‧‧‧‧這是徹底錯誤的想法,只是我打算贖罪的自我滿足,就是為了拯救已經死去的我,才讓星夜不得不承擔巨大的罪孽。」

   當年得知父母的可恥貪慾以及為了獲得高昂家產意圖害死神無月星夜的冷血殘酷後,神無月舞衣陷入了深深的絕望。

   可是在她擋下神無月星夜的致命危機並且死去後,神無月星夜為了改變這位表姊的死亡命運,不惜用盡手段要解開伊甸系統的封印,期間神無月星夜違背本身的善良所做出那些罪孽深重的惡事,神無月舞衣將全部的一切看在眼裡卻是完全無力阻止只能悲痛。

   要是那時候神無月舞衣可以活下來,就算她的父母造成的罪惡讓神無月星夜再如何感到痛苦,神無月星夜也不會走上祈求自身毀滅的可悲道路。

   感受到神無月舞衣那滿溢而出的哀傷,意志堅毅的神無月星夜也是眼眸不禁淚水濕潤起來,回說:「我答應舞衣的要求,以後不會再講這些只是自我滿足的想法了。」

   有了神無月星夜的當面允諾,神無月舞衣也總算是笑顏逐開,兩人接下來繼續參觀校園內的各種設施。

   神無月星夜看著神無月舞衣對於這個校園極為地熟悉,根本不用自己帶路進行各處介紹,不免訝異的問說:「剛轉學進來的舞衣怎麼如此了解龍神學園的詳細情況?」

  「我雖然不是這裡的學生,不過之前可是一直在學園中閒逛當然熟門熟路。」

   曉得神無月星夜肯定不能理解,因此神無月舞衣也就約略地解釋。

   自從死亡後神無月舞衣的意識被移入伊甸系統的虛擬空間,那個世界除了是亞當的夢境外,也是龍威所處現實世界的反射。

   簡單來講就是龍威在生活上的一切情形,全部都會在伊甸的虛擬空間中呈現出來。

   也因此神無月舞衣當然是對龍神學園非常熟悉,就算跟神無月星夜好幾年沒有見面,她也對神無月星夜的校園生活一清二楚。

  「那麼‧‧‧‧‧‧學園祭的時候我和舞衣在夢境中見面,難道也是這個原因嗎?」

   恍然大悟的神無月星夜將之前的困惑進行發問,神無月舞衣點頭說:「那個時候龍威由於無法決定接受誰的邀約一起參加後夜祭舞會,心靈過於困擾下導致他的意志陷入伊甸系統的自身虛幻夢境中,我才有機會跟星夜見面。」

   明白之後神無月星夜安心地說:「看來舞衣在伊甸系統內的生活並不像我之前那樣的強烈憂慮,我一直擔心那個虛擬空間極為地冰冷毫無生機,玲又是如此憎恨人類,總是害怕舞衣受到我無法想像的痛苦折磨。」

  「玲不是星夜所想像那樣。」

   搖頭給予否決後,神無月舞衣講:「玲雖然極端憎恨著人類,但那是由於人類的集體惡意吞噬著她最喜歡的哥哥,凡是龍威所喜歡或者重視的對象,玲同樣也會和善對待。我在伊甸的虛擬空間生活就跟現實世界沒有兩樣,莉莉絲阿姨還有花雪阿姨也對我很好,我們觀看龍威的日常情形一點都不會覺得無聊。」

   了解這個狀況後神無月星夜也是大大地放心,然而看到神無月舞衣有著愉快的笑意時,好奇地問:「怎麼了?」

  「龍威真不愧是校園最強推土機的外號,學園祭的時候不管再漂亮的女生都能手到擒來進行親吻,就連星夜這樣俊美男生都逃不過他的手掌。還好你已經先跟翡翠跟瑪瑙接吻過,要不然珍貴的初吻就要被可愛的正太給奪去。」

   講起這件事情的時候,神無月舞衣忍不住嬌笑了起來,神無月星夜傷腦筋的回說:「整件事情也算是我的失敗,沒想到翡翠居然唆使瑪瑙對龍威下達了絕對命令,最後還被他給親吻。」

   想到當時的情形神無月星夜也是好笑起來,接著說:「不過所謂的初吻我認為應該是對喜歡的人才當真,因此我還沒有初吻的經驗,終於能夠從過往的悲哀命運中脫離,這時候也該要談戀愛了。」

  「那星夜有打算交女朋友了嗎?你在學園中受到那麼眾多女學生們的熱烈歡迎猶如白馬王子,卻始終沒有談戀愛連我這個表姊都感到可惜。」

   充滿濃厚的興趣講完後,神無月舞衣調侃說:「該不會你還在暗戀著戀香沒辦法擺脫單相思吧?但那是沒有希望的事情,戀香只喜歡龍威而且下個月也要結婚了。」

  「小時候我的確深深喜歡著戀香。」

   啞然失笑的神無月星夜講:「以往的時候我單純憧憬著戀香的堅強,為她的耀眼美麗深受吸引,可是這並非初戀,我很早以前所愛的對象就是舞衣。」

   突然其來的深情告白讓神無月舞衣受到不小的衝擊,還未等她反應過來就被神無月星夜給摟抱入懷內。

  「直到徹底失去舞衣後我才了解自己的心情就是戀愛,原本以為沒有資格也不可能講出這句話來,但是現在終於能夠說出來了,我愛妳!」

  「我也愛著星夜!」

   淚水盈滿美瞳的神無月舞衣說:「可是我無法表達出這份濃厚愛意,畢竟我的父母那樣殘酷地傷害了星夜,害怕著你跟我在一起的話無法幸福。」

  「不管伯父還有伯母對我做出怎樣的巨大傷害,那都改變不了我對於舞衣的深愛,即使過去往事在我們的心中造成永遠無法忘懷的深刻傷痕,但我跟舞衣之後一定可以慢慢地抹平傷痛。」

   將自身的堅定決心表達完之後,神無月星夜就像是對待最珍貴的寶物般摟住神無月舞衣的柳腰,極為自然地吻上了那嬌豔的櫻唇。

   止住淚水的神無月舞衣也沉浸在熱吻中,她和神無月星夜都因為本身的火熱愛情而無比喜悅。

   熱戀的情況也引起圍觀的大量學生而紛紛驚呼,不少的女學生全都忍不住黯然神傷,神無月星夜可是在這所學園中擁有最多女生的愛慕,一直以來被當成最佳的夢幻情人。

   如今神無月星夜有了女友並且公開宣示,意味著她們全都失戀。

   讚頌愛情彷彿是充滿夏天火熱的奏樂響了起來,擁有雪白六翼穿著歌德蘿莉洋裝的瑪瑙不知何時出現,十根嫩指在虛空中跳動彈奏出無比悅耳的音樂,將自身掌控聲音的天使能力給發揮出來。

   作為姊姊的翡翠則是操控空間,將神無月舞衣還有神無月星夜所在的環境轉變成月光照射的優雅庭園,浪漫的氣氛有著讓人不禁陶醉的羅曼蒂克。

   親眼目睹如此不可思議的夢幻場景突然憑空出現,圍觀的許多學生卻沒有人受到驚嚇,他們的認知早被伊甸系統更改過,無論神、天使還是惡魔做出超越想像的怪事來,都能心平氣和地當成日常生活而接受。

  「那舞衣以後就是我們的女主人。」

   滿是雀躍的翡翠講完後,瑪瑙面無表情地說:「‧‧‧‧‧‧要結婚了。」

   受到兩位天使的祝福自然讓神無月舞衣很高興,滿臉暈紅的說:「只、只不過剛開始交往而已,談到結婚也未免太快了。」

  「我倒是覺得先結婚比較好,要不然現在的風紀委員中有菲特,她身為天使取締起校園中的男女交往可是很厲害,連神都是束手無策只能乖乖被逮捕。不過我跟舞衣是夫妻的話,相信菲特也不能以校規來妨礙我們談戀愛了。」

   沒想到神無月星夜也進行調侃,更讓神無月舞衣羞得玉膚都像是火焰似的燃燒起來,嬌美的容顏滿是鮮紅赤霞依偎在戀人的胸膛上。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純情主人俏女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