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奇怪的树

杨间加快脚步在黑暗之中继续前进。


   “踏,踏~!”


   但身后的那个清晰的脚步声,依然不缓不慢,紧紧跟随。


   无论杨间如何加快速度始终都摆脱不掉那个脚步声,而且随着时间的过去,那个脚步声却是越来越近了。


   一开始还只是感觉脚步声只是在身后的五六米开外。


   但是随后脚步声却感觉在身后三米左右。


   再往前走,那脚步声几乎就在自己身后一米开完。


   杨间手掌死死的捏着手机,他不敢让屏幕熄灯,因为他随时做好了点开那个音频文件的准备。


   如果那只鬼真的再次袭击自己的话。


   这个音频文件传出的敲门声是自己唯一保命的手段。


   浑身紧绷,做好了随时准备击退那只鬼的准备。


   然而事情却并没有如杨间所料的那样,身后的那脚步声始终是跟在自己一米开外的位置,既没有离开,也没有继续靠近。


   而且无论是杨间加快速度,还是放慢速度那脚步声依然保持着这种微妙的距离。


   “难不成那东西在等自己手机的电量耗尽不成?”


   蓦地,杨间脸色骤变,看着手机那仅剩百分之十不到的电量心中越发的不安了。


   真是如此的话,自己死在那只鬼的手中只是迟早的事情。


   想要活着离开这里根本就不可能。


   再看手机屏幕上的电量:7%


   “低于5%电量的话,随时都有关机的可能。”


   杨间现在有些后悔了,白天的时候乱玩手机把电量给玩没了。


   “可是现在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如果我不想死在这里的话,只有在手机电量耗尽之前跑出这鬼地方,不然......”


   一咬牙,他开始跑了起来。


   以最快的速度向着那滴答滴答的滴水声传来的方向跑去。


   “踏,踏踏~!”


   身后的脚步声紧紧跟随,挥之不去。


   杨间甚至都能感觉到身后传来的那股阴冷的寒气,还有那淡淡的尸臭味。


   那只鬼如影随形,紧追不舍。


   全力奔跑之下,那滴水声的位置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但是此刻手机屏幕却是自动亮了起来。


   电量:5%。


   上面显示:为防止手机自动关机,请及时充电。


   “该死的。”


   杨间喘着气,浑身汗水直流,他看了一眼,心中越发惊慌了。


   尽管已经很累,但他却不敢停下来。


   停下来就意味着等死。


   继续咬牙狂奔。


   蓦地,眼前的黑暗之中一缕微弱的光芒出现在了眼前。


   这光芒呈现淡淡的红色在黑暗之中显得尤为清晰,如黑夜之中的一缕火星一样,虽然微弱,但格外显眼。


   “那是.....”


   杨间眼睛一亮,心中狂喜,仿佛见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然而这个时候,手中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屏幕再次亮了起来。


   上面显示:正在自动关机。


   虽然还有一点电,但手机已经开始强制关机了。


   然而就在手机屏幕彻底熄灭的那一刻。


   杨间感觉到了身后一股阴寒的气息笼罩过来,脚步声迅速逼近了......那东西从一米开外的距离瞬间就贴了过来。


   就在背后。


   黑暗之中虽然看不见,但他却能感觉到一只冰冷,惨白的手掌伸了过来,掠过自己的耳旁,向着自己脖子抓来。


   不管他如何奔跑,这只手掌始终摆脱不掉。


   “要死在这里么......”杨间已经感觉到那冰冷的手指已经触碰到了自己脖子上的皮肤。


   如冰块一样的寒冷瞬间传遍全身,激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淡淡的尸臭弥漫在鼻尖。


   已经无路可走了。


   黑暗之中那缕红光越发显眼了。


   蓦地,身后的脚步声停了下来,瞬间消失了,那只冰冷的手掌刚刚触及到杨间的脖子上却突然僵住了,没有将其掐住。


   往前跑了几步的杨间感觉到了自己身后那东西拉开了距离。


   似乎,那只鬼没有继续追着自己了。


   “刚,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再往前跑了一段路,杨间实在是跑不动了,停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浑身冷汗直冒,惊魂未定。


   回想之前那惊险的一幕。


   他可以肯定,自己能活下来绝对不是因为自己命大,而是那只鬼放弃了追杀自己,但这是为什么?


   左右倾听了一下。


   紧随其后的那脚步声再也没有出现了。


   自己似乎暂时的安全。


   “先不管了,既然那东西没有追过来,那就说明我现在没事,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尽快离开这里。”杨间喘了喘气,他抬起头看了看那红光的位置,然后走了过去。


   很快,他来到了这散发出红光的位置。


   “灯泡?玻璃珠?”杨间楞了一下,黑暗之中他实在看不清这是什么。


   他试着伸手摸了摸,那散发出红光的位置。


   “啊~!”


   瞬间,杨间感觉到了一股剧烈的刺痛,他迅速的收回手掌。


   “这,这不是灯。”


   然而让他恐惧的是,他看见那散发出红光的玻璃球竟黏在了自己的手上,而且还在疯狂的蠕动着,竟钻出了一道口子,没入了自己的手背当中去了。


   冰冷,痛苦,瞬间笼罩全身。


   杨间倒在地上,疼痛让他浑身抽搐,宛如抽筋扒皮,碾碎灵魂一般。


   但是在痛苦的挣扎之中,杨间发现周围起了变化。


   围绕在自己周围的黑暗开始迅速退去。


   看得清了......


   周围的一切都看的清了。


   仿佛一下子自己就有了夜视的能力。


   疼痛来的快,去的也快。


   挣扎还没有三分钟,杨间便觉得那种痛苦开始如潮水一般退去。


   他整个人近乎虚脱的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浑身的肌肉因为刚才的疼痛都还在微微的抽搐着。


   “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一会儿,杨间恢复了一些之后方才死里逃生一般挣扎的坐了起来。


   然而当他看清楚周围一切的时候,他却眸子陡然一缩,脸上露出了骇然之色。


   眼前是一棵树。


   一颗苍白,宛如骨头生长而成的树。


   树上挂着破破烂烂的人皮,脏臭的布条,还有干尸的脑袋,怪异的纸幡.....但让他更加恐惧的是在这树的树干上却躺着一个足足四米高的人。


   不,不是人。


   而是一个影子,一个和人一样轮廓的影子,仿佛由黑暗凝聚而成。


   这个高大的黑影一动不动,倒挂在树上,脑袋朝地。


   认真看去,却发现这黑影的胸口上钉着一个成人手臂粗细的铁钉,不,确切的说应该是民间常用的棺材钉,那棺材钉不知道点钉在树上多少年了,锈迹斑斑,仿佛要断裂。


   “嘀嗒,嘀嗒~!”


   那黑影钉着的地方正在流出黑色的血液。


   之前一路走来,黑暗之中的那滴水声,竟然是这个。


   可是当杨间看到这巨大黑影的脑袋时,顿时浑身一凉。


   那黑影的脑袋,没有面孔轮廓,只有一个凹口,那个凹口似乎是那黑影的眼睛的位置,之前发出红光的似乎就是它的眼珠子。


   杨间看了看手背。


   “咕噜~!”


   裂开的皮肉被撑开,一颗红色的眼珠子转了几圈露了出来,同时一个奇怪的视角出现在了脑海之中。


   仿佛手背上真的长出了一颗眼睛,这眼睛的画面能够传递到脑海之中。


   诡异,怪诞,亦或者是一种未知的能力。


   但杨间看着这颗怪异的白骨树,还有那上面的人皮,干尸以及钉在这树干上的巨大黑影。


   “这里很诡异,不管这树是什么东西,还是尽快离开比较好。”


   他隐约感觉到这被钉在树上的这巨大黑影比那老人还要可怕。


   而且他也似有觉察那挂在树上的干尸那一双空洞的眼眶似乎在暗中注视着自己。


   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看了看手背上那露出来的红色眼睛,一股阴霾笼罩心头,挥之不去。


   只是眼下并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


   周围的黑暗仿佛已经褪去了,杨间能够很清晰的看见周围的一切。


   这是一个昏暗,无尽的空间,空无一物,只有这颗白骨枯树。


   仿佛异世界一样,根本就不是自己所熟知的学校。


   但他回头看去,却能看见自己来的方向有一扇门,那是......厕所的门,


   原来那扇门离自己这么近,之前竟然没有发现。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神秘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