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迷路

周正的一吼惊醒了教室内的所有人。


   尽管他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傻了,但是求生却是每个生物的本能。


   “想活命的跟我走。”


   方镜率先一吼,然后一马当先的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冲了出去,直奔教室后门而去。


   他们所在的楼层是在五楼,想要离开这学校必须先下楼,如果是在二楼,或者是一楼的话,相信他会毫不犹豫的翻窗跳下去。


   但这五楼跳下去的话那和自杀没有任何分别。


   方镜的逃命举动具有很强的调动性,其他人反应过来,几乎本能的跟着他一起冲出教室。


   杨间也没有迟疑,立刻离开这里。


   他有预感,那个周正似乎拖不了那老人太久。


   “轰隆......”


   之前被风化的地面因为人多一踩,立刻就出现了坍塌,有好几个同学直接就掉了下去。


   “张伟,苗小善。”


   杨间吓了一跳,急忙绕开塌陷的地方。


   “呸,我没事,他娘的,刚才哪个畜生推了我一下,我要告他谋杀。”张伟摸着屁股,痛的直吸气。


   还好只是掉到了下面一层教室,才三米左右的高度还摔不死人。


   可是当张伟撇过头去看看其他人落下来的人时,却眼皮一跳。


   一个人躺在地面上,睁大了眼睛,脖子处汩汩的冒着鲜血,嘴中发出咯咯的声音,似乎还没有断气,杨间看见一根染血的钢筋从她的脖子处穿了过去。


   是苏蕾~!


   这是班上学习成绩很好,又长的比较漂亮的一个女同学,平日里还有不少校外的追求者,没想到也出现了意外。


   受了这样重伤,叫救护车都来不及了,更别提还是眼下这种情况。


   “你们都快起来离开这里,别耽误时间。”


   杨间喊了一声,便顾不上关心别人了,立刻就走。


   “杨间,不要你说我都要离开这鬼地方......靠,就跑了,你这家伙以后别想问我要资源了。”张伟骂道。


   此刻一群学生这个时候就像是疯了一样,冲出教室,然后顺着楼梯下楼,


   “能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么?”


   杨间此刻心中忐忑不安,脑海之中那个穿着黑色长衫,身上满是尸斑的老人身影一直挥之不去。


   若是老人真是鬼的话那个周正能对付的了么?


   他也说了,鬼是杀不死的。


   能对付的鬼只有鬼。


   等等......难道那周正也是鬼?


   瞬间,杨间感觉头皮发麻,浑身一寒。


   难道自己刚才在听鬼讲课?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可在教室走廊外,周正却依然在尽力拖住这个老人,不让他再次用出鬼域。


   一旦鬼域再次出现,那些学生只要还在鬼域内,便是离开了教室也不可能活着走出这地方。


   但,这黑衫老人的恐怖程度已经超过了他的想象,能拖多久他心中没有底。


   众人这个时候顺着楼梯疯狂的往下奔去,像是一群受到惊吓的野兔一样乱窜着。


   一层,两层,三层......


   仿佛离开这里的希望就在眼前。


   但是就在方镜跑到楼梯中间的拐角处时,突然一声轻微的滋滋声响起,楼梯内的灯瞬间熄灭了,整个楼梯陷入了黑暗之中。


   这黑暗浓郁无比,伸手不见五指,透过窗外甚至看不到一丁点的光芒。


   “啊~!”


   灯一黑,有女同学吓的尖叫出声。


   “该死的,那个周正到了极限么?不会鬼域又出现了吧,那个老人到底是什么级别的鬼,真的可怕。”


   方镜脸上冒出了冷汗,黑暗之中他不敢做过多的停留,而是回头吼了一声:“都快走,别停下。”


   他其实不想救这些人,但却不能让他们死在鬼域内。


   否则鬼域会变的更加恐怖。


   摸黑继续顺着楼梯走下去,这对熟悉这里环境的他们而言并不困难。


   可继续往下走去,过了一会儿方镜蓦地脚步一停,他发现不对劲了。


   不止是他,后面的杨间也发现了异常,他此刻浑身紧绷,已经留意到了,自己走过的楼梯似乎已经不止五层的高度......而且前面还有楼梯。


   “都停下。别走了。”


   前面的方镜一停,后面的其他人也都下意识的跟着停了。


   这种情况之下,浑身是迷,又比较镇定的他似乎成了现在这群人的主心骨。


   “方镜,怎么了,为什么不走了?”有女生颤抖着问道。


   “你不走我可要走,我不想留在这里等死。”


   有男生恐惧之下继续往前走去,很快就没入了黑暗之中。


   “方镜,你他妈的别乱带节奏啊,会出人命的。”


   也有人停了下来,带着哭腔道。


   “还走个屁,从五楼到这里你们难道没有数自己走了多少层楼梯么?”方镜大骂道。


   “都在逃命哪里还会算这个。”


   慌不择路的情况之下的确是不会顾及那么多,不是每个人都有一颗冷静的头脑。


   此刻,杨间沉默了一下开口道:“灯光熄灭之前我们已经走到了三楼,正在往二楼半走去,但是到了那里的时候灯光熄灭了,本来再下走一楼就能走出去的,可是从灯光熄灭的那时候开始算我们至少往下走


   了三层,甚至是四层,换句话说我们已经走到了地下。”


   “但这教学楼并没有地下室。”


   “靠,杨间你别说这么恐怖的事情好不好,这都什么时候了。”黑暗之中有人回道。


   “那现在怎么办,走还是不走?”


   “要不再往下走几层试试?也许杨间算错了也有可能。”


   就在众人商议的时候,突然黑暗之中冒出了一丝微弱的光亮,是一个女同学颤抖着拿着手机打开了灯光。


   手机还能用?


   众人见此顿时惊喜起来,急忙掏出手机打开灯光。


   立刻十几道灯光亮了起来,但比起班上的人数而言简直太少了,其他人难道都走散了么?


   而且古怪的是这灯光并没有平时那么强烈,仿佛被周围的黑暗给逼退了,只能往前照亮一米不到的位置。


   再往前,就是那浓郁如墨一般的黑暗了。


   这种黑暗压抑的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仿佛随时都会迷失在其中。


   “继续往前走。”


   方镜咬着牙,他现在也没有办法。


   这不是个人的力量能够对抗的存在,只能祈祷那个周正还没有死能够再拖住那只鬼一下,将这鬼域给破坏掉。


   否则......所有人只怕永远都要迷失在这鬼域之中,一辈子都走不出去。


   继续顺着台阶往下走。


   这一次不只是方镜,很多同学都开始算层数了。


   一层,两层,三层........


   越算下去心中越惊慌,当他们算到五层的时候,看见前面楼梯还没有走完,所有人都停住了脚步,手脚一阵冰凉,惊恐的脸色出现在每一位的身上,此刻已经有女同学崩溃了,直接瘫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已,已经走了五层。”


   “我也算的是五层,这,这下完了,我们走不出去这里了。”


   “鬼打墙,一定是鬼打墙......”


   一时间,所有人不知所措。


   方镜也脸色格外难看,不敢继续往前走了,他心中很不甘心,难道他这辈子就要稀里糊涂的死在这里么?


   “杨间,你这家伙没死吧。”


   忽的,他带着暴戾的语气喊了一声。


   “方镜,我没有得罪你吧,你不要这样咒我死。”杨间脸色一冷道。


   方镜转身过去,从穿过人群,一把抓住杨间的衣襟,恶狠狠道:“既然没有死,那就带路,如果是你的话你一定能活着离开这里,以你的潜力绝对是不会死在这鬼地方的。”


   杨间道:“你知道的比我多,你都走不出去,我能有什么办法。”


   “你一定知道什么,你他娘的到底说不说。”方镜脸色有些狰狞道。


   他已经走投无路了,只能寄希望于杨间,如果这个杨间真的能成长到未来那个高度的话,绝对不可能死在这里。


   从之前到现在他已经开始留意了这个杨间。


   短短片刻分析出了那敲门鬼的规律,还有逃跑时候清楚的算着楼梯的层数。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适应力极其恐怖的家伙。


   普通人一下子接触到鬼域还有厉鬼已经吓的六神无主了,哪里能和他这样冷静。


   这是一种天赋。


   寻常时候这种天赋很鸡肋,即便是有,也一辈子用不上,但世界大变的情况之下,这种天赋能增加生存几率,如果能成为驭鬼者的话,这天赋更是能让驭鬼者在和鬼打交道的时候变的十分有优势。


   “方镜,你问我也没用,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如果我有办法出去的话我也不会待在这里,在这地方哪怕是多待一秒钟都有可能碰到那玩意,你以为我想死么?”杨间道。


   方镜心中一凛,这才意识到这个时候杨间还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新人。


   他感觉自己有些可笑,自己居然在这个时候求助他。


   是未来杨间对自己的影响太大了么?


   “方,方镜,不好了,你看......”忽的一个同学哆哆嗦嗦指着厕所的大门道。


   教学楼的三楼和二楼楼道之间有一个厕所。


   “靠,转了一圈还在二楼半,这下是真的完蛋了。”


   “不,不是这个,你们看那门后面,好像有一个人影。”那同学颤抖着,举起手机用灯光照了过去。


   众人顿时吓的连连后退。


   在那厕大门的玻璃窗后一个高大人形的模糊轮廓出现在灯光之中。


   “谁,谁在里面。”有人壮起胆子喊道。


   希望厕所里的是同学。


   “嘎~!”


   一声拉长的开门声响起,却见黑漆漆的厕所里面伸出了一只惨白的手臂,这只手臂搭在门上缓缓的将门推开。


   “不是人,这是另外一只鬼。”


   方镜瞬间眸子陡然一缩,但最后他却又露出了凶狠之色。


   “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那就给我去死吧。”


   用尽全力抓着杨间奋力一推,将其往那无尽黑暗的厕所推去,打算那这家伙的性命暂时拖住这只新生的鬼。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神秘复苏